第412章 剁掉一根手指。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军大帐外,气氛压抑,让人难以喘过气来。> ≯≯ <.≤≦1<ZW.

    大锅,沸腾的滚水不停地冒着个个气泡,即使是站在远处,也能感觉到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刘鹤年纪轻轻,凭着股机灵劲儿,才能混入益州官场,出仕为官。

    然而,刘鹤经历的事情很少,就像是温室里面的花朵,傲娇得很,其能力和任安相比较,可谓是个在天上,个在低下。

    引路的士兵将刘鹤引到军大帐,便做自己的事情去了。刘鹤站在军大帐外,看着石灶噼啪燃烧的木柴,大锅沸腾的滚水,闪闪光充满杀气的汉刀,咽了口唾沫,吓得差点六神无主。

    “大人,走吧!”

    站在刘鹤身后的士兵提醒声,将刘鹤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刘鹤深吸口气,往前走去。两个士兵相视望,微微摇头叹息,都露出苦涩的神情,但还是跟在刘鹤身后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当刘鹤绕过热气腾腾的大锅,大步走向营帐的时候,站在营帐门口的士兵大喝声,其余两侧的士兵听见后,立刻大喊回应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吼声陡然响起,打了刘鹤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他心突,脚下软,个趔趄就往前面栽倒下去,幸好身后有两名士兵看守,将刘鹤拉住,才没有出丑。

    “好险,好险!”

    刘鹤伸手擦拭掉额头上的冷汗,心片冰凉。

    这时候,刘鹤即使是猪脑子,也能猜测出王灿的意图。尤其是他在营寨外等了个时辰,让刘鹤明白王灿从开始,就没有打算迎接他。不仅如此,王灿还派遣个士兵来羞辱他,故意将他拖在营寨门口,给他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“呼!呼!”

    刘鹤猛吸几口气,然后大步朝营帐走去。

    两名益州兵跟在刘鹤身后,却被守在营帐门口的士兵拦下来。等益州兵把腰间的兵器卸下来,这才允许两名士兵跟在刘鹤身后,进入营帐。

    行三人,进入营帐后,神情肃穆。

    刘鹤大袖挥,拱手道:“益州使节刘鹤,拜见王太守。”刘鹤和任安样,都只是做了个样子,并没有真正的揖礼拜见王灿。不管是上次的任安,还是现在的刘鹤,都是代表着益州,而王灿仅仅是汉太守,不足以让两人揖礼拜见。

    而且,作为个使节,做事情的时候不仅要有礼、有节、有据,还要考虑自己的身份,保住自己的气节。

    王灿并没有刁难刘鹤,也没有绕圈子,直接问道:“直接说吧,赵韪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开门见山,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可正是因为这样,才让刘鹤非常恼火。

    刘鹤来之前,准备了很多话,想要和王灿辩论番,将王灿置于不忠、不仁、不义的境地,让王灿下不来台,低头认错,从而完成赵韪的任务。然而,王灿开口就问赵韪给出的条件,让刘鹤满肚子的腹稿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让刘鹤非常憋屈,烦躁得很。

    刘鹤眼珠子不停地转动,想着怎么引导王灿的思路,半响后说道:“王太守,赵将军派遣刘鹤拜见太守大人,是为了解决两家的问题。从目前的局势看,王太守和益州和平共处,才是上上之选,所谓‘和’则两利,旦交战,则双方都受到危害,对于王太守来说,也是场灾难。”

    “狗屁不通!”

    王灿嘿嘿冷笑,说道:“本太守没有这么时间听你说废话,既然你不说,我先把你煮了,等赵韪重新派人来商议事情。”王灿脑袋微微抬起,目光看向营帐外,喊道:“来人,将刘鹤扔到大锅里,煮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两名汉士兵快走进来,朝刘鹤走去。

    保护刘鹤安全的士兵立刻站出来,怒目相向。

    虽然两人没有战刀,却还是凝神戒备,准备动手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刘鹤啊刘鹤,你居然有两个忠心耿耿的下属,令人感动啊!既然如此,本太守先成全他们,把他们的脑袋砍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益州士兵听了后,神色大变,却还是动不动。

    刘鹤看见汉兵大步走过来,眼珠子转了转,大喝道:“王太守,你不用为难保护我的两个士兵,你要杀我,我自己去大锅里。”

    刘鹤双手大袖拂,哈哈大笑道:“可笑啊,可笑啊,堂堂汉太守竟怕我儒生。”说着话,刘鹤转身就往营帐外走去。他走路的步伐很慢,心等待着王灿叫住他。果然,就在刘鹤刚走出段距离,快要接近营帐门帘的时候,王灿的声音传来:“慢!”

    刘鹤闻言,立刻停下来。

    他心有些害怕,却明白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的道理,王灿顾全名声,是不可能杀他的。刘鹤转过身,急走两步,说道:“王太守,你不杀我,想羞辱我么?哼,若是如此,大可不必,只要我自己下锅,也能让王太守达到目的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,连消带打,让王灿为之愕然。

    王灿哈哈大笑,说道:“你还真是腐儒个,自作清高,令人讨厌。我没让你下锅,你却要自己去,是不是想要让我劝说你?诶,何必这样呢?说吧,直接说赵韪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王灿摆摆手,将进入营帐的两个汉兵打了。

    刘鹤心憋闷,也知道王灿贼精的很,骗不了王灿,直接说道:“王太守,我家赵将军愿意向太守大人俯称臣,并且把益州所有郡县都拱手送给太守大人,由太守大人大人益州牧,但唯的条件是成都保持独立,赵将军等其余的益州将校也继续留在成都,王太守不得插手成都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绝无可能!”

    王灿大手挥,直接拒绝。

    若是成都独立出来,就成了国之国,王灿不可能答应。

    刘鹤哼了声,也是寸步不让,说道:“太守大人,您若是不答应,我成都誓死抵抗,成都有兵有粮,王太守想要攻下成都难如登天,到时候太守大人损兵折将,可就不好了。既然太守大人不答应,那就战场上见。”

    “告辞!”

    刘鹤番话说完后,准备告辞离开。王灿这个人太吓人了,喜怒无常,多留在这里分钟,就多分危险。

    王灿见此,冷笑道:“刘鹤,我汉军营地,可不是你家的后花园,不是你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。而且成都面临危机,你出使的时候,就应该有身死的准备。”王灿命令道:“来人,将他们三人全部拉下去,躲掉根手指,以示惩戒,让赵韪明白该怎么样才有诚意。”

    “嗒!嗒!……”

    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个个士兵迅跑进来,三两下就拉着刘鹤离开。

    不多时,营帐外就传来三声惨叫声,三个人左手的小拇指都被剁掉,然后才被送走。王灿沉思番,喊道:“来人,去请郭嘉来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营帐外的士兵回应声,立刻去传达命令。

    不多时,郭嘉就来到王灿的营帐内,朝王灿行了礼,然后坐下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奉孝,赵韪上次说愿意划地而治,今日派刘鹤前来,却愿意拱手奉上益州,不过还想成都独立。由此观之,赵韪给出的砝码越来越重,好像是逐步的放宽条件,却又没有直接选择投降,奉孝觉得这是什么与缘故?”

    郭嘉想了想,说道:“主公,赵韪是在试探主公的底线啊!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奉孝,你的意思是赵韪想要试探我能够接受的范围,而且还会派人来。”

    郭嘉点头道:  “对,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王灿冷笑两声,说道:“好,就让他慢慢的试探,下次再有使节前来,可就不是剁掉根手指这么简单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郭嘉拱手道:“主公之言有理!”

    大寨门口,刘鹤以及身边的两个士兵都是面色惨白,畏惧的望了眼营寨,都是露出恨恨的神情。

    驻守在营寨门口的士兵见此情况,心不停地偷笑。

    刘鹤三人上了马车,往成都而去。

    马车快奔驰,等返回成都后,刘鹤顾不得手上的伤势,立刻朝州牧府奔去,前去拜见赵韪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,求收藏、鲜花咯,周,急需诸位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