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9章 孤身入营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绵竹关的大军兵分两路,王灿领兵南下,直奔成都;严颜则领兵北上,迅往巴川奔去,准备解决泠苞。  .

    刘焉派遣三路大军攻打汉,其余两路大军被剿灭后,仅泠苞领兵抵抗。

    往邓正交战的期间,泠苞依靠着附近城池的补给,稳扎稳打,不断地后撤。大军后撤,也是泠苞接到赵韪的命令,准备返回成都。泠苞想要离开,可邓正率领的大军就像是贴膏药死死的粘着泠苞,让泠苞无法脱身。

    泠苞领军在巴川驻扎下来,依靠巴川县城的补给和粮草支援,和邓正对抗

    邓正斩杀庞羲后,便没有采取其余的手段,仅仅是步步为营,逼迫泠苞。

    双方没有生大战,却暗潮汹涌。

    不管是邓正,还是泠苞,都在等待机会,等待个能彻底消灭对方的机会。双方都谨慎小心,每走步都是谨慎无比,并没有留下任何纰漏,正因为如此,邓正和泠苞的交战才会直对峙到今日。

    巴川城外,益州军营地。

    由于邓正步步紧逼,泠苞并没有退入城,害怕被邓正包围。

    同时,巴川县城的县令也不允许泠苞率领大军入城,因为泠苞旦率领大军进入巴川城,就会将巴川县城的命运和泠苞连结在起,使得巴川县令进退失据,不能自己做主。只要泠苞不入城,巴川县令就可以随时投降王灿,成为王灿麾下的人。

    大帐内,泠苞神色凝重,满是风霜的脸上透出股担忧的神情。

    下方,邓贤盘腿而坐,也是神色忧虑,唉声叹气,拉耸着脑袋,没有半点精神。

    由于巴川县令的不配合,即使泠苞背靠巴川,可巴川补给的粮草已经不足以支持泠苞麾下万多张嘴。这样的情况使得泠苞空有谋略,却得不到平台施展才华。

    虽然泠苞和邓正对峙,能够面对邓正而不败,可没有粮草支援,没有武器装备,他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不能带着士兵赤手空拳去冲杀。

    “邓贤,军粮食够吃几日?”

    泠苞思虑良久,睁开微眯着的眼睛,出言询问。

    邓贤说道:“将军,营只剩下四日的粮食,四天后粮食告磬,军队就可能生哗变。诶,这也是巴川县令阳奉阴违,竟然克扣我们的粮食。再加上邓老贼算准时间,掐着我们粮草不足,直避而不战,却又紧跟在后面,使得我们直都难以摆脱汉军。”

    邓贤神情愤慨,接着说道:“将军,与其被动受死,不如主动出击。现在秋夜正浓,夜晚的时候月色很淡,天色昏暗,只要等到夜色浓厚的时候。将军率领大军出击,偷袭邓正,说不定还能取得胜利。”

    泠苞目光冷,说道:“邓贤,你忘庞羲是怎么死的吗?”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邓贤听后,低呼声,脸上迅浮现出抹苍白之色。

    对于邓贤来说,庞羲之死的确令邓贤难以忘记,因为被邓正伏击的时候,情况惨烈,让邓正为之惊悸。若不是邓贤选择和泠苞起突围,勉强逃出去,其结果肯定和庞羲、高沛、杨怀样,被邓正砍了脑袋,成为邓正的战功。

    邓贤心直很忌惮邓正,现在被泠苞提醒,心立刻升起抹惊惧。

    老而不死是为贼,邓正老奸巨猾,营地肯定有防守,不会轻易被人偷袭。

    沉默半响,邓贤说道:“将军,大军粮食不足,我们却不能主动出击,再过几日我们就得空腹交战,难道将军已有应对之策……?”说到这里,邓贤眼眸盯着泠苞,问道:“将军,您是作何打算的?”

    泠苞叹口气,说道:“只能强行退兵了,现在的情况是不得不退。即使被邓正追上,损失部分大军,也必须要后撤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邓贤有些疑惑,直以来,泠苞都想击败邓正,率领大军长驱直入,攻打南郑。

    现在两包突然间放弃击败邓正的想法,让邓贤有些错愕。

    然而,邓贤心更多的是欢喜,只要泠苞率领大军撤退,即使被邓正穷追猛打,死伤许多士兵,但只要能摆脱邓正,返回成都就行。

    泠苞叹口气,无奈的摊开手道:“邓贤啊,我率领大军撤退也是实属无奈。现在情况危急,其是没有足够的粮草和兵器支持,其二是王灿领军逼近成都,赵韪坚持不住,让我领兵返回,驻守成都。诶,现在各方面都不利于我们啊。”

    邓贤眼珠子转,说道:“若是情况如此,邓正就绝不会让我们领兵后撤。”

    泠苞点头说道:“所以,我才说即使是损失部分大军,也要后撤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两人都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大帐外,突然传来阵急促的脚步声,只见营帐的门帘卷起,名青衣士走了进来,这人正是庞羲的幕僚谋士。庞羲死后,这青衣士就跟着泠苞做事,到如今已经成为泠苞的左膀右臂,心腹之人。

    青衣士走进来,神色恭敬,拱手道:“将军,刚刚得到斥侯传回消息,严颜率领大军北上,距离营地的方向只有十里的距离。”

    “嘶嘶!”泠苞猛地倒抽口凉气,说道:“再探消息!”

    严颜领兵来犯,对于泠苞来说,绝对不是件好事情,弄不好,泠苞麾下的万余大军都要留在巴川,无法返回成都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青衣士拱手抱拳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青衣士再次返回营帐内,拱手说道:“将军,严颜领兵在营地外五里处安营扎寨,停留下来。更重要的是,严颜驻扎的地方非常重要,是我们撤往成都的必经之地,若是将军领兵后撤,势必要和严颜打场硬战,只有打败严颜,才有生路。”

    泠苞摆摆手,将青衣士打。

    邓贤见此,说道:“将军,严颜堵住去路,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泠苞神情凝重,道:“严颜可不比邓正这老狐狸,严颜更年轻,而且武兼备,武艺极高,单是严颜人,就能够轻松地斩杀我们两人。只要有严颜领兵驻扎,我们就无法返回成都。诶,早知如此,就不该和邓正较量,现在后路被严颜截断,前方又有邓正率领的大军死追不放,可谓前有豺狼,后有虎豹,令人头疼啊!”

    泠苞刚刚说完,营帐外又传来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名士兵奔跑进来,喊道:“报!”

    语气急促,透出股慌张,而且看士兵脸上的神情,就知道又生了大事。泠苞见士兵慌忙的模样,心阵烦躁,忍不住呵斥道:“慌慌张张,成何体统,遇到什么事情,仔细的说清楚?”

    士兵说道:“将军,严颜带着名随从,孤身来到营地,现在正在营寨外等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严颜来了?”

    泠苞猛然从坐席上站起来,神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泠苞深吸几口气,平复了内心浮躁的心情,猛地伸手抓起放在案桌旁边的战刀,挂在腰间,说道:“邓贤,走,随我去看看。”说话的时候,泠苞迈开步子,就往营帐外走去。

    邓贤摁住刀柄,也快跟随泠苞出了营帐,往营寨外走去。

    泠苞和邓贤来到营寨门口,放眼看去,只见严颜身穿件黑色长袍,外罩件皮袄子,并没有穿铠甲,戴头盔。

    严颜身后,严直肃然站立,拿着严颜随身携带的大环刀,跟在严颜身后。

    “严颜,背主之贼,来此作甚?”

    泠苞来到营寨外,突然大喝声。

    他脸上露出愤怒的神情,铿锵声拔出腰间战刀,对准了严颜。周围士兵见此,也都是手持长矛,死死的盯着严颜。

    只要泠苞句话,士兵们就会冲上去斩杀严颜。

    严颜微微笑,说道:“泠将军,今日严某为你而来,莫非将军让严某在这里说话?”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泠苞见严颜丝毫不惧,嘴角抽搐两下,旋即将手的战刀入鞘。他并没有下令杀死严颜,反而摆手,将严颜迎入营寨。

    严颜大笑两声,摆手道:“请!”

    两人联袂进入营寨,严颜更是昂阔步,大步行走。

    周围的士兵望见严颜谈笑风生,面不改色,都露出钦佩的神情。

    似严颜这样单独个人就敢冲入敌军营寨的人,可真是不多,而且严颜作为军主将,却深入益州军营寨,已经是以身犯险,旦泠苞下令围杀严颜,纵然严颜武艺高强,也难以摆脱益州军围杀,最终只能是饮恨收场。

    当然,事情本就需要分别对待。

    不同的情况,有不样的处理方式。严颜孤身进入泠苞营寨,是权衡考虑后,才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严颜曾经和泠苞有过交集,了解泠苞的为人,而且严颜曾经也是益州军的员大将,有了这层关系,严颜才敢孤身入虎穴。换做是王灿,恐怕刚刚入营,就被疯涌上来的士兵包围,而不是像严颜这样,还能够轻轻松松的进入营寨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,求收藏、鲜花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