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8章 步步紧逼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刘焉突然死掉,对于王灿来说,没有多大的影响,因为王灿大军压境,只需要足够的实力,就能够拿下成都,奠定胜局。≥≯ ≯ .

    然而,对于益州内部,却是风雨欲来,尤其是成都,影响更甚。

    若不是刘焉早早放权给赵韪,大事情由赵韪处理,使得赵韪掌权,益州的官员早就内讧自立,或者是选择投降王灿。

    迎接刘璋的人还没有返回成都,益州的继承人就没有下落。或许刘璋返回后,也不能起多大的作用,但益州官员的心能稳定下来,如今没有刘璋坐镇,官员的归属心凝聚不起来,没有个目标存在。

    再加上王灿领兵在外,更让益州的官员摇摆不定。

    绵竹关,军大帐营内,王灿看向郭嘉,说道:“奉孝,刘焉身死,赵韪并没有派遣大军迎击三路大军。大军屯在雒城、绵竹关和涪城等待赵韪的答复,太过于被动,我决定领兵迫近成都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郭嘉笑着拱手道:“主公,任安前来拜见主公并没有取得效果,回去复命后,赵韪肯定会再次派遣使节前来向主公求和。这段时间内,主公率领大军迫近成都,紧逼赵韪,是非常正确的决策,嘉以为可行。”

    刘焉三路大军被消灭,使得益州空虚,无兵无将,王灿率领大军根本不惧赵韪兵,旦两军交战,吃亏的还是赵韪。

    王灿领兵逼得越紧,赵韪就越难受,底线也就放得越宽。

    当然,王灿也可以领兵直接攻打成都,但是即使有贾龙在成都作为内应,也势必要损失许多士兵。王灿步步为营,逐渐瓦解赵韪等人誓死抵抗的心思,最终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,不耗费兵卒占领成都,才是最佳办法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看向荀攸,又问道:“公达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荀攸说道:“主公,大军往成都行去,是正确的做法,理应如此。然而,大军的后方还有泠苞率领万余精兵和邓正交战,若是泠苞突然撤退,率领大军突袭主公,势必会影响到主公攻打成都的计划。因此,攸建议主公留下军垫后,保障后路安全,以免被泠苞突袭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王灿巴掌拍在案桌上,恍然说道:“公达说得有理,我都险些忘记泠苞了。这几次和刘焉麾下的军队交战,连战连胜,没有遇到挫折,有些忘乎所以,已经忘记泠苞率领的军队正和邓正交战。此人能够率领万余大军,靠着南江、巴川的补给,能够坚持这么久,也算颇有能耐,不可小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泠苞在后面,那就次性的解决泠苞。嗯,我决定派遣路大军前去剿灭泠苞,解决后顾之忧。”

    “子龙武双全,有子龙领兵,我能放心。”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说出心的决断。

    荀攸摇头说道:“主公,严将军和子龙将军都是武勇兼备,两人都属于上马能杀敌立功,下马能统帅大军的人才,也有击败泠苞的能力。不过,攸以为主公派遣严将军去剿灭泠苞,更为合适,请主公三思。”

    郭嘉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,见没他的份儿,便微眯着眼睛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王灿摇摇头,说道:“公达,希伯占领褒城的时候,可是斩杀了邓正的儿子邓方,若是希伯前去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王灿眼睛突然亮。

    王灿脸上露出抹笑容,说道:“公达,你是想让希伯和邓正和解,化解矛盾?”

    荀攸点头说道:“主公英明,严将军突袭褒城时,斩杀邓方,这件事情若是不处理好,迟早会生出乱子。即使邓正惧于主公的威势,表面上没有表示,暗地里肯定也会有所行动。因此,想要解开两人之间的恩怨,必须要两人当面解决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化解严颜和邓正之间的矛盾是方面,另方面是因为泠苞和严颜都是益州将领,曾经起为将,严将军领兵攻打泠苞,相比于子龙将军更好,也更容易说降泠苞。”荀攸拱手说道:“不管严将军和邓正关系如何,都必须要解决泠苞,这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郭嘉微不可查的点头颔,脸上露出抹笑容。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公达老成谋国,我有公达相助,胜过千军万马呀。好,就派希伯率领大军去攻打泠苞。”说完后,王灿喊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名士兵快从营帐外跑进来。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请严将军议事!”

    “诺!”士兵点头回应声,便抱拳离去。不多时,严颜身穿甲胄,大步走进营帐,躬身揖礼:“末将严颜,拜见主公。”

    “坐!”

    王灿摆手示意严颜坐下,然后问道:“希伯,你对泠苞有多少了解?”

    严颜不明所以,据实说道:“回禀主公,泠苞此人,气血方刚,有勇有谋,在益州军将领,也是属于上上之选。虽然泠苞的武艺逊于周将军和裴将军,但胜在智谋还算可以,也是不可多得的武将。泠苞和邓正对峙月余,想必主公也能够看出泠苞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王灿颔道:“我准备让你领兵擒下泠苞,为我所用,你可能胜任?”

    严颜微微思索,说道:“主公,末将杀了邓正的儿子,恐怕……!?”

    王灿正色道:“邓方被你斩杀,你也因此得罪了邓正,这也是我派你前去攻打泠苞的原因之,希望你能化解和邓正的矛盾。如今邓正致仕,失去功曹之位,再加上邓方也被你斩杀,邓家上下再无人做官。这样吧,我给你个名额,可以安排邓家后辈进入军任职或者是官场为官,这是我给你的特权,你斟酌使用,不到必要时候,不要使用。”

    说穿了,这就是利益的交换。

    用权利换取邓方的性命,但王灿还是希望严颜不使用。

    严颜单膝跪在地上,抱拳说道:“请主公放心,颜虽肝脑涂地,必定会击败泠苞大军,生擒泠苞,化解和邓正的矛盾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道:“去吧,早日领兵击败泠苞,等我拿下成都的时候,希望你能领兵归来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告退!”

    严颜抱拳大喝,站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等严颜离开,王灿又吩咐道:“公达,你立刻拟令,命令子龙、周仓和裴元绍,让他三人放弃佯攻的姿态,直接率领大军攻打成都。下次,等赵韪派出使节的时候,我要在成都外会见赵韪的使节,而不是绵竹关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荀攸拱手回答,立刻去拟定命令,将命令传达下去。

    大军,启程往成都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赵韪派遣任安去绵竹关拜见王灿,不仅没有达成任务,反而让王灿放弃囤积在雒城、绵竹关、涪城的兵力,大军迅南下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变化,立刻牵动无数人的心,有欢呼庆幸的,有心叹息的,有畏惧害怕的……总之,不同的人有着各异的想法。不管如何,王灿麾下的大军南下已成定局,成都已经面临着王灿围城的危险。

    成都,益州从事贾府。

    贾龙、李元和崔赫三人坐在书房,商议如何打开城门,迎接王灿入城。

    李元说道:“贾公,王灿已经领兵南下,不久后,将要抵达成都。然而,我们住在程度内,却没能起到作用,旦王灿攻下成都,我们向王灿邀功的话语权都没有。现在已经到最后关头,必须要有所表示,才能加强我们在王灿心的分量,重振益州大族的风光。”

    崔赫狠道:“贾公,实在不行,咱们兵变吧,费了赵韪,迎王灿入城。”

    贾龙摇头说道:“你们太天真了,真当赵韪是傻子么?呵呵,赵韪狡猾得很,不可能等我们去杀他的。此人直和我们作对,对我们的切知根知底,恐怕我们有动静,赵韪立刻就会兵围剿,不到万不得已,不能和赵韪闹翻。”

    崔赫不耐烦的说道:“既如此,如何打开城门,迎接王灿。”

    贾龙眉头微皱,道:“事情还需从长计议,不可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“开城门迎接王灿是好事,只得鼓励,但若是冒着家族被灭的危险,去打开城门,不值得我们去做。家国天下,我们第要务是保证不被赵韪灭族,在这个前提下,再去打开城门,帮助王灿入城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入汉的时候,已经答应归顺王灿,可那是形式逼迫,不得以而为之。相比于家族的生死存亡,不管是什么事情,都要搁在旁,等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贾龙说得云淡风轻,却让两人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这两人,都想着在王灿面前表现,才会急着想打开城门,迎接王灿入城,却忘了自己家族的安全。被贾龙点醒后,两人都是深吸口气,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。

    李元脸色大变,说道:“贾公,你的意思是赵韪可能对我们下手?”

    贾龙说道:“切都是未知,我也不知晓。”

    崔赫伸出指,轻轻的敲打着案桌,缓缓说道:“贾公,我们与其被动挨打,不如主动出击。贾公以赴宴为由,将赵韪引到贾公府上,趁其不备,将赵韪杀了,这不就解决赵韪这个大患,贾公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贾龙捋了捋胡须,说道:“这倒也算是个办法,就是不知道赵韪是否肯赴宴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书房外传来侍从的声音:“老爷,赵将军派士兵找您有事。”

    贾龙大声说道:“你让他稍等片刻,我立刻就来。”旋即,贾龙朝李元和崔赫说道:“你们等会,我去去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贾龙个人往大厅而去,接见赵韪派来的士兵。

    不多时,贾龙就返回书房,说道:“赵韪召集成都的大家族,想要招募士兵守城,他派遣士兵来请我,还有你们两人,走吧,立刻去州牧府。”

    崔赫和李元点点头,跟着贾龙,往州牧府行去。

    ps:三更完成,收工,求收藏,鲜花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