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2章 刘焉之死(中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赵韪站在书房外,阴沉着脸,细薄的嘴唇紧紧抿在起,眼露出愤怒的眼神。≥≧ .他已经通知州牧府的下人,不准其余人来打扰刘焉,却不想益州从事贾龙进入府,竟没有遇到阻拦,直接被刘焉召见,让赵韪非常愤怒。

    他掌握军政大权,也是知道最近的消息。然而,赵韪害怕刘焉身体承受不了,便隐瞒所有消息。却不想贾龙拜见刘焉,肯定告诉刘焉最近的消息。

    推开房门,赵韪缓步朝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当他只脚踏入书房的时候,神色立刻变化,变得谦卑恭敬起来。

    “卑职赵韪,拜见主公。”

    赵韪缓步走到书房,朝刘焉恭敬地揖了礼。赵韪行礼后,并没有挺直身体,依旧是微微弯腰站立,因为刘焉坐在书房,并没有让他坐下。贾龙望着赵韪的情况,心不停地冷笑,现在赵韪触了刘焉的眉头,肯定不好受吧!

    刘焉不说话,赵韪便站在原地不动。

    “坐!”

    好半响,刘焉才张嘴突出个字。

    赵韪拱手道:“多谢主公。”说完后,赵韪才挺直了身体,大步走到坐席上撩起衣袍,坐了下来。赵韪目光撇过贾龙,眼冰冷的眸光闪而逝,旋即赵韪便恢复谦卑恭敬的神态,静静地坐在坐席上,等刘焉话。

    果然,刘焉问道:“赵韪,前线战事如何?”

    赵韪拱手说道:“主公,王灿大军凶猛,局势危急,卑职正在调遣将士抵御王灿大军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刘焉干枯的手掌巴掌拍在案桌上,愤怒不已。

    刘焉眼闪烁着愤怒的光芒,随手抓起摆放在案桌上的卷竹简,直接砸向刘焉,喝道:“孤才是益州之主,是益州的主人,你的权利也是孤赋予的,可你得到前线的消息,却知情不报,隐瞒实情。哼,若不是贾从事来拜见孤,你恐怕都快要掌握州牧府,让所有人都为你所用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刘焉阴测测的说道:“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,日为臣子,就应该恪尽职守,要有做臣子的本分,知道什么该做,什么不该做。若是不按规矩办事,逾越出线,恐怕就要面临灭顶之灾。”

    番话,说得赵韪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赵韪颗心沉下去,冷冰冰的。

    他竭尽全力稳定益州局势,为刘焉尽忠。因为顾及刘焉的身体安危,才没有告诉刘焉所有的消息,却没料到刘焉不辨忠奸,竟然猜忌他。

    有道是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赵韪心有怨言,却还是站起身,扑通下跪在地上,说道:“主公,卑职忠于主公,绝无二心,请主公听卑职解释!”

    刘焉眉头微皱,但还是颇为信任赵韪,毕竟赵韪是跟随他多年的老臣。

    然而,刘焉正要说话的时候,贾龙突然站出来,说道:“主公,赵大人掌握军队权利和政事权利,权倾益州,这也是为主公着想,以免主公操劳过度,身体不能承受。主公,赵大人拳拳赤子之心,天地可鉴,绝对是忠于主公的。主公放权给赵大人,是英明之举。现在前线危急,还是商量对策要紧,请主公三思。”

    刘焉听完贾龙的话,不仅没有息怒,反而更加愤怒。

    心,怒火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张褶皱得像是老树皮的脸,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,让赵韪心冷,赵韪看向贾龙的时候,目光森冷,恨不得撕了贾龙。

    表面上,贾龙好意替赵韪辩解,可暗地里却给赵韪下套子,暗算赵韪。

    话语,贾龙说赵韪掌握大权,权倾益州,再结合赵韪知情不报,明显是蒙蔽刘焉,欺上瞒下。这使得刘焉非常愤怒,刘焉垂垂老矣,在没有子嗣继承益州的时候,任何人妄图掌握益州的权柄,都要遭到刘焉的打击,赵韪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刘焉哼声道:“赵韪,回家去吧,等想清楚后,再来见孤。”句话,直接剥夺赵韪所有的权利,将赵韪打到底端。

    赵韪大声道:“主公,请听赵韪言,让赵韪解释啊!”

    “回去吧!”

    刘焉神色不耐,摆手示意赵韪离开。

    赵韪还是不甘心,又拜道:“主公,请听赵韪言。”

    刘焉见赵韪胡搅蛮缠,心更是升起无尽的怒火。他抬头看向书房外,喊道:“来人!”声音落下,立刻有两名士兵从书房外走进来,朝刘焉揖了礼,恭敬地站在书房,等候刘焉的命令。

    刘焉大喝道:“给我拖出去!拖出去!”

    声令下,两名士兵拖着赵韪离开书房。赵韪神色凄凉,大声的喊道:“主公,你不辨忠奸,迟早要出祸事,要出祸事啊!”

    “哼,自以为是!”

    刘焉哼了声,脸上露出愤怒的神情。

    刘焉听了贾龙的话,将赵韪撵出府去,却不知赵韪被撵走的时候,脸上露出愤懑之色,双眼眸闪烁着冰冷的光芒。刘焉生病的这段时间,让他掌兵、理政,他得到权利后排除异己,提拔亲信,已经将麾下的实力融入到益州。

    若是刘焉把他惹急了,刀兵相见还不知谁胜谁负呢。

    赵韪心不服,上了马车往府邸行去。

    书房,刘焉脸色依旧不好,沉声问道:“贾从事,把事情仔细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贾龙缓缓说道:“主公,最近几日内,关于前线交战的情况已经传得沸沸扬扬。驻守褒城的严颜被王灿击败,已经投降王灿。大江上,吴毅率领的大军全军覆灭,包括吴懿、费观、董和在内的将领全都被活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刘焉惊呼声,露出惊诧的神情。

    同时,刘焉听了后,脸色变得潮红起来,感觉肺腑内气血翻腾。他身体本就不好,心烦躁不安的时候,就不停地咳嗽着,潮红的脸上布满妖异的红晕。刘焉张嘴咳嗽,好阵后,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贾龙坐在下方,依旧能感觉刘焉的身体经受不住折腾,又疲乏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蓦地,刘焉又轻咳两声,伸手从袖口拿出张白色丝绢捂着嘴,刹那间,丝绢就被染红,这情况显然是被贾龙刺激,又咳血了。

    贾龙假慈悲,好心说道:“主公,益州风雨飘摇,您可要保重身体啊!”

    刘焉摆摆手,道:“无妨,无妨,都是老病患,不足为虑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刘焉又问道:“还有什么消息,尽管说出来!”

    “诺!”贾龙轻声回答道:“现在,泠苞将军率领的大军被邓正阻拦,再加上其余两路大军都被消灭,三路大军已经名存实亡。其实,三路大军失败也不甚重要,最可怕的是王灿在严颜帮助下,杀死葭萌关守将费广,夺取葭萌关往成都而来,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。葭萌关被夺,成都就暴露在王灿的大军下,非常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刘焉听了后,感觉脑轰的声炸响,胸气血喷涌,顿时口鲜血从嘴喷洒出来,染红了胸前的衣衫。

    贾龙见此,心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然而,贾龙却站起身,走上前去,说道:“主公,您是益州的顶梁柱,可要保重身体,以益州大局为重啊。”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刘焉呼吸急促,费了好长时间,才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刘焉脸上没有了妖异的红色,变得苍白无比。此时刘焉心非常愤怒,他麾下有三员大将,其是庞羲,其二是吴懿,其三是严颜,事到如今,庞羲被杀,吴懿被擒,严颜投降,对刘焉的打击不可谓不大。

    庞羲身死,为刘焉尽忠。

    吴懿被擒,消息尚未可知。

    然而,严颜投降王灿,让刘焉非常的愤怒。刘焉深吸口气,说道:“贾龙,孤吩咐你件事你,这件事必须要做好。”

    贾龙道:“主公请吩咐。”

    刘焉说道:“严颜投降,罪不容恕,你立刻领兵擒拿严颜家眷,斩示众三日,孤要让严颜知道投降的后果,让他悔恨生。”

    贾龙叹声道:“主公,严颜家眷早已经不知所踪,据说半个月前就被带往南郑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被带走了?”

    刘焉神色愤怒,大喝道:“王灿小儿,欺人太甚;严颜匹夫,孤要将你挫骨扬灰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刘焉双眼翻,砰的声栽倒在地上。刘焉歪歪斜斜的躺在地上,嘴角也流溢出丝殷红的鲜血。贾龙见此,心虽然兴奋到了极点,想着刘焉命呜呼就好了,但他也知道不可能,只能是刺激刘焉,让刘焉快的步步走向死亡。

    贾龙等了片刻,大声疾呼道:“主公昏倒了,快来人,快来人。”

    顿时,书房外跑进来个个士兵,快将刘焉抬走,又有人去请医者来救治刘焉。

    这些士兵望着贾龙的时候,眼露出惊愕的神情。

    贾龙不来州牧府,刘焉安然无事,并没有出现昏厥的情况。然而,贾龙来了两次,刘焉就昏厥两次,还真是怪异的很啊。不过这些士兵却不敢说什么,毕竟贾龙是益州从事,是刘焉重臣,他们最多在心嘀咕下。

    贾龙不顾周围士兵的眼光,跟着士兵往刘焉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刘焉被抬回卧室,医者耗费好大的力气,才让刘焉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医者坐在旁,说道:“大人,您身体的病由来已久,难以根治,再加上您上了年纪,身体非常虚弱,不能受刺激,不能动怒,要好好地静下来修养才行。若是再受刺激,您的身体恐怕就支撑不住,还请大人保重啊!”

    说完后,医者便起身离开,名士兵也跟着医者去取药。

    房间,只剩下刘焉和贾龙两人。

    此时,刘焉感觉身体轻飘飘的,说话都有些困难。他躺在床榻上,沉默许久,才说道:“贾龙啊,我身体乏了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贾龙闻言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屋子,只剩下刘焉人,他望着房梁,喃喃自语道:“大限将至,不甘啊!”

    ps:三更之,求收藏、鲜花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