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8章 破关(上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费广率领驻扎在关内的士兵离开后,严颜就在城楼上来回踱步,镇守葭萌关。小≯说 ≥> .

    严颜身旁,还有两个士兵跟随。

    无论严颜走到哪里,两个士兵都会跟在严颜屁股后面,保护严颜。

    两个士兵,是费广给严颜配备的侍卫,美其名曰保护严颜的安全。然而,以严颜的能耐,斩杀两名士兵不过是眨眼间的事情。

    让两名士兵刻不离的跟在严颜身边,实际上是为了监视严颜的举动,保证严颜不做出出格的事情。究其原因,还是费广打心底不相信严颜,表面让严颜镇守葭萌关,实际却架空严颜的权利,让严颜有名无实,只是个光杆司令。

    严颜被两个士兵监视,无法行动,麾下却有两千汉兵,这两千汉兵却没有人监视,只要两千汉兵采取行动,足以颠覆葭萌关的防守。

    汉兵休息的营帐,士兵们穿着衣服躺着,并没有入睡。

    “哒!哒!”

    名士兵急匆匆走到营帐,伸手卷起营帐门帘,从外面快走进来。

    校尉见士兵回来,忙问道:“有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这名校尉长相普通,身材瘦削,眼却闪烁着智珠在握的眼神,让人不敢轻视。士兵走到校尉跟前,拱手道:“大人,营寨负责防守葭萌关的士兵说葭萌关的将领费广已经领兵离开,严将军个人留在城楼上,镇守葭萌关。”

    校尉笑道:“好,这费广竟如此配合。有严将军守关,大事成矣。传令下去,立刻按照原计划行事,抓紧时间,要快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听了后,离开去传达命令。

    营帐的士兵都开始行动起来,这些士兵并不是几百人起行动,而是分散开来,几个人起出去,分开行动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样,才没有让营寨巡逻的士兵起疑。

    因为绝大部分的士兵都已经和费广起离开,营地的士兵很少,这些士兵出了营帐后,并没有遇到多少巡夜的士兵,让分散开来的汉兵轻易的躲在偏僻地方,开始行动。个个士兵分散开来,让营寨到处都是汉兵。

    个士兵在营纵火,火势难以快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然而,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士兵分散开来,散落在营寨点火后,就好像是无数的星星之火,快汇聚在起,形成大火。如今秋高气爽,天干物燥,营寨的物品都很干燥,非常容易被引燃。

    汉兵扔出火把后,无数的火光燃起来,场大火燃烧,迅的合拢在起,熊熊燃烧的大火令营寨的士兵都恐慌无比。

    “起火了!”

    名益州士兵现大火,立刻大声呼喊。

    然而,营寨各个地方都燃起大火,使得火光冲天。

    营寨的益州士兵遇到突如其来的事情,都慌了神,愕然的看着营寨熊熊燃烧的大火。

    由于费广率领大军去攻打王灿,营寨只有少许士兵,光靠这些士兵并不足以浇灭扑灭燃烧的大火。若是严颜麾下的士兵能参与灭火,肯定能迅灭火,可这些士兵本就是纵火的人,怎么会反过来又去灭火呢?

    此时,汉兵全都离开营帐,在营帐外集合。

    那校尉见火势燃烧起来,已经难以压制,立刻找来名汉兵,吩咐道:“快,快去通知严将军,说营寨内起火,火势滔天难以抑制,请将军派人支援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这名汉兵抱拳回答,便快离开了。他跑出营寨后,迅往城楼上跑去,不多时,这名士兵跑到城楼上,大声疾呼:“报!”

    严颜心如明镜,知道生的事情,却问道:“你跑来城楼上,有何要事?“

    这名汉兵脸上露出急色,说道:“严将军,营寨内燃起大火,火势滔天,难以扑灭,请将军派人灭火!”

    严颜神色肃,喝道:“营寨内本就有士兵,何必要其余士兵前去救火。你立刻返回营寨,组织营寨内的士兵救火,务必保证粮草的安全,不得有失。所谓大军未动,粮草先行,若是粮草被焚毁,葭萌关也不安全,容易被攻破,你明白么?”

    士兵摇头道:“将军,营寨士兵不够,难以灭火,还请将军派人救援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!”

    严颜点头颔,伸手捋了捋喝下胡须,目光看向负责保护葭萌关安全的校尉,吩咐道:“你立即传达命令,让关内和关外埋伏的士兵去营寨救火,务必要把营寨内的大火扑灭,保证粮草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校尉闻言,愣了愣。

    他有些疑惑,不知道严颜怎么会知道葭萌关内还有伏兵。

    费广出兵救援严颜,埋伏在关外的士兵已经暴露,严颜知道这件事也是很正常的。然而,关内埋伏的士兵严颜却已经知晓,让校尉非常惊愕。因为关内埋伏的士兵,除了葭萌关守将费广,校尉章桐,以及费广的心腹,其余人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恰巧,这名校尉就是费广的心腹,才能被任命为守关校尉,留下来监视严颜。

    他听了严颜的话,脸上露出思索的神情。

    莫非,严颜已经得到将军的信任?校尉想到这里,却还是说道:“将军,关外的确藏有伏兵,不知关内什么时候藏着伏兵,莫非将军说笑的?”

    严颜哼了声,喝道:“今日下午,费将军带我巡视营寨,就已经告诉我营寨的布局。现在局势危急,营寨燃起大火,若是所有的粮草都被焚烧殆尽,你能承担起粮草被焚的责任?哼,立刻传达命令,将关外和关内埋伏的士兵集合在起,让他们立刻去营寨救火。”

    严颜何许人,眼光毒辣,经验老道,今日下午和费广起巡视葭萌关,就已经将关内的布局记在心,费广的小伎俩也都被严颜现。

    “可是?”

    校尉没有反驳,默认了严颜的话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想说话劝阻,毕竟埋伏在关外和关内的士兵涉及葭萌关的安全。

    严颜直接打断士兵的话,说道:“费将军领兵去攻打王灿,胜券在握,定能击败王灿,暂时无需关内和关外的士兵布下埋伏。倒是营寨起火,若是将军领兵返回葭萌关,现所有的粮草都被焚烧干净,没有颗粒粮食,你能承担这个责任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!”

    校尉连连摇头,粮草被烧的责任哪是他能够承担得起的。校尉咬咬牙,说道:“严将军,您放心,我这就去召集所有士兵集合,去营寨灭火,保护好粮草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!”严颜摆摆手,有些不耐烦。

    校尉脸色苦,顾不得严颜的神情,赶忙去集合所有士兵。

    见校尉离开,严颜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他朝前来报信的士兵微不可查的点头颔,这名士兵也是点头回应下,然后快回营寨去了。营寨和葭萌关关卡的距离本就不远,这名士兵返回营寨后,趁着大火造成的混乱,挑选出两百多命士兵悄悄地离开营寨,往葭萌关大门的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葭萌关下,大门打开。

    关外的伏兵迅被校尉带入关内,然后又把埋伏在关内的伏兵也抽调出来,快往营寨的方向跑去。此时,火光冲天的营寨内,严颜带进来的士兵迅集合,列阵而立,等待校尉带着葭萌关的伏兵赶来。

    至于那两百多汉兵,已经往葭萌关门口行去。

    校尉带着埋伏在关内和关外的士兵刚刚抵达营寨,就看见火势滔天。见此,校尉面色苦,生这种情况,少不得要被费广降罪了。他深吸口气,吩咐道:“快,所有人都去救火,先灭掉粮仓燃起的大火,再灭其他地方的火。”

    士兵们的到命令,立刻往营寨内冲去。

    然而,这些士兵刚刚冲进营寨,就被站在营寨内侧的汉兵砍杀。

    这些士兵都懵了,不明所以,都是自己人,为什么会这样?被杀死的士兵露出不甘之色,下瘫倒在地上,被砍伤的士兵大声惨叫,不停地往后退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声喊杀声从营寨内响起,旋即冲出无数的汉兵。

    这些汉兵神色狰狞,都是手持汉刀,快杀出来。突如其来的杀戮打了校尉个措手不及,让校尉脑片空白。

    站在最前面的益州兵仅仅是愣了愣,就直接被冲过来的汉兵劈死。

    校尉迅反应过来,脑闪过严颜驻守关卡的画面。

    糟糕,计了。

    校尉心叹息声,看着快冲出来的士兵,张脸变成猪肝色,非常难看。这名校尉也是相当的果断,立刻命令道:“撤,往大门口撤去。”

    往关卡的方向撤去,方面是能守住葭萌关大门,另反面也能有条退路。

    校尉知道旦主动撤退,会损失很多士兵,但不得不撤退。

    若是大门被严颜的士兵掌握住,就断绝了退路,而且很难夺回来。校尉领兵快撤退,汉兵则疯狂的挥舞着汉刀追赶,落后的益州兵都被追赶上来的汉兵杀死。追以逃,快往葭萌关大门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此时,葭萌关城楼上。

    严颜右手摁在大环刀刀柄手,瞥了眼跟在身后的两名侍卫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严颜大喝声,猛然拔出腰间大环刀,转身削出。

    这刀,快若奔雷,下就削掉身后右侧士兵的脑袋,刀光继续往前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次斩杀掉第二名侍卫。两名士兵,眨眼工夫就被严颜杀死,他目光凛冽,神色冷峻,看向其余士兵,大声喝道:“你们已经被包围,放下武器投降,本将饶你们不死。”

    ps:三更完成,收工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