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7章 夜战(下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夜幕下,章桐领兵快逃窜。  ≤.≤≤1≤Z≤W≤.≦﹤

    旋即,章桐麾下的两千余士兵也被汉兵击溃,不断逃窜。

    面对周仓和裴元绍两个黑脸大汉,章桐麾下的营士兵根本无法挡住。那口银亮的大刀,杆闪烁着冷光的狼牙棒,就像是阎王帖子,碰到谁,谁就遭殃。

    章桐的任务是领兵佯攻王灿的营寨,试探王灿的情况,佯攻阵后立刻装作不敌,领兵往后撤退。然而,随着章桐撤退,士兵逃窜,局面已经不受章桐控制,弄假成真,演变成真的不敌王灿的大军。士兵们纷纷扔掉手的战刀、铠甲和大旗,慌不择路的逃窜,路上,散落在地上的武器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两千余士兵,被王灿追杀,损失惨重,还没有抵达费广率领大军埋伏的地点,就已经有大半的士兵消失不见,只剩下几百人随章桐起逃命。

    见此情况,章桐心悔恨,简直是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本是佯攻王灿,假装不敌,现在却变成真的不敌王灿。章桐心叹息声,大吼道:“撤,快撤!”

    章桐策马跑在最前面,夺路逃窜。

    虽如此,章桐还是清楚的记得费广埋伏的地点,并没有因为道路狭窄,亦或者是路途崎岖,就不往费广埋伏的方向奔跑。对于章桐而言,现在就是和时间赛跑,早刻跑到费广埋伏的地点,就能早刻摆脱王灿,保证自己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鼠辈,看箭!”

    章桐拍马快赶路的时候,身后突然传来声大喝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去,瞪大了眼睛,脸上露出惊愕的神情。只见五六十米外,王灿稳稳的骑在乌骓马上,搭弓射箭。王灿握住弓箭的手松,支弓箭如流星般脱弦而出,急促的朝章桐射去。弓箭的度极快,章桐来不及闪躲,只能把战刀竖起,用刀身挡住射来的弓箭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弓箭和刀身碰撞,擦出溜耀眼的火花。

    “好霸道的力量!”

    章桐双手撑住战刀,面色苦。他感觉弓箭射在刀身上,好像是块巨石从天而降,撞在刀身上,难以抵挡。

    章桐骑在战马上,仅靠双腿贴紧马腹,保持着身体不晃动。因为转过身去抵挡弓箭,虽然成功的挡住王灿的弓箭,可身体阵晃动,有些不稳,随着胯下战马快奔跑,险些从马上摔下来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弓箭声再次响起,章桐听见后,身体俯伏在马背上,下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呼!终于躲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章桐俯伏在马背上,呼吸急促,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。他双腿夹紧马腹,催促着胯下战马加快度。

    王灿的弓箭太厉害,要是再来几箭,他根本挡不住。而且,王灿射出的弓箭又快又狠又准,若是被射箭,小命就危险了。章桐心急切,看着前方狭长的官道,暗暗祈祷不要被射。

    其实,王灿的战马是乌骓马,度极快,想要追上章桐也是可以的。只是有裴元绍和周仓两个拼命十三郎杀入益州军,让益州军节节败退,王灿根本无需亲自去冲杀,只需要吊在大军后面,不用以身犯险。

    以王灿的箭术,要射杀章桐也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不过还需要章桐引路,将费广引出来,王灿就时不时放支冷箭,并没有下杀手。

    裴元绍和周仓领兵不停追赶,逃逸的益州军越来越多。到现在,章桐麾下只有两三百士兵跟随,已经快要成为光杆司令。

    这路追来,被汉军杀死的益州兵足有六七百人,并不是所有士兵都被杀死,而是章桐领着士兵逃窜的时候,有些士兵慌不择路,并没有跟着章桐往既定的方向逃窜,朝四面方奔窜,使得士兵越来越少,几乎全灭。

    “终于到了,得救了。”章桐长长的舒了口气,脸上露出轻松地神情,他策马转过身去,大笑道:“哈哈哈……王灿,你计了,埋伏了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周围突然冒出无数的火把,照亮了漆黑的夜空。

    王灿扫了眼周围冒出的士兵,心冷笑。

    计?不知道谁是傻子?是谁计了?凭驻守葭萌关的士兵,想要击败裴元绍和周仓率领的汉兵,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他微眯着眼睛,盯着章桐,迅捻起支弓箭,往章桐射去。第支弓箭射出后,王灿没有任何停滞,再次捻起第二支弓箭,又射向章桐。连续两支弓箭射出,度都非常快,紧接着,又是第三支弓箭射出,三支弓箭都射向章桐的要害。

    “咻!咻!咻!”

    弓箭破空,直奔章桐的要害。

    这时候,章桐刚刚松口气,等候着费广领兵冲杀。然而,费广还没有到面前,弓箭却已经射来,他瞥见弓箭后吓得亡魂大冒,赶忙拎起手战刀,想要挡住射来的弓箭。章桐武艺很差,却还是感觉到第支弓箭是朝着胸**来的。

    他将战刀挡在胸前,想要挡住弓箭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声脆响,章桐的战刀挡住了弓箭。

    来不及高兴,章桐又被继续射来的弓箭吓得魂不附体,第二支弓箭瞄准他的咽喉,距离咽喉只有几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这是偶,章桐想要挥刀挡住弓箭已经不可能。

    他本能的用手臂挡在脖颈处,减缓弓箭的度,眨眼工夫,弓箭便射在他的手臂上,巨大的力量从弓箭上传递出来,戳入他的手骨,疼得章桐哇哇大叫。不仅如此,弓箭上的力量使得他重心不稳,从战马上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所谓无巧不成书,由于章桐摔倒下来,才逃过王灿的第三支弓箭。

    第三支弓箭,紧随第二支弓箭射来,瞄准章桐的额头,只要章桐稍晚片刻落在地上,就会被弓箭射脑袋,命呜呼。

    “保护我,保护我!”

    章桐大声嘶吼,脸上露出恐惧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被王灿追杀到这里,路上都恐惧无比,等遇到费广率领大军出来,终于能保证安全了,心立刻高兴起来。然而,正当他兴奋的时候,竟是三支弓箭连续射来,使得他的手臂被弓箭刺裂手骨,受到重伤。

    大起大落,不外如是。

    从官道两侧冲出的士兵迅将章桐围起来,保护章桐的安全。费广也策马到章桐跟前,说道:“章桐啊,你引诱王灿出来,功劳甚大,回到关内,我会论功行赏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将军!”

    章桐咧开嘴,强自笑了笑。

    论功行赏,算是对他的补偿吧。

    费广率领大军杀出,立刻就杀了汉军个措手不及。然而,有裴元绍和周仓压阵,迅稳住了局面。两军交战,不仅是比拼士兵的数量,还有将领的能耐,所谓将无能,累死千军,有个万军之斩敌将级的将领,足以稳定大军。

    若是严颜率领费广麾下的大军冲杀,裴元绍和周仓根本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其缘故,是裴元绍和周仓打不赢严颜。

    然而,费广麾下士兵虽多,却没有能够挡住裴元绍和周仓的将领,无法凝聚战斗力。

    两军交锋,裴元绍和周仓分别位于左右两侧,各自带领营士兵冲杀。两人领兵在黑夜杀戮,如同是两支锋利的尖锥,快刺入费广的益州军,所过之处,好似劈波斩浪般,无人能敌。

    汉兵肆意杀戮,带起蓬蓬鲜血,战场上根本没有人能挡住裴元绍和周仓。

    这,也就是武将的作用。

    三国,是个武将杀戮,谋士逞威的时代。

    费广手唯的底牌是天险葭萌关,易守难攻,能够挡住王灿大军。

    然而,费广却以己之短,攻彼之长,舍弃固若金汤的葭萌关,选取领兵去偷袭王灿,便落了下乘,从开始就注定费广无法击败王灿。

    当然,费广出战,不仅是费广的个人意愿,也是由于各方面的因素促成。其最重要的环,便是严颜的表演。因为严颜步步让费广有了好战之心,想和王灿拼斗番,最终落得现在的局面。

    益州军从刚开始突然杀出,占据定的优势。到现在,被裴元绍和周仓步步紧逼,不断的后撤。

    费广见此,脸上也露出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战场上,真刀真枪的实战,才能体现出王灿大军的恐怖。交战时间不长,费广便现王灿麾下的士兵极为凶狠,手的战刀也非常锋利,普通的战刀根本挡不住。然而,这却是严颜没有告诉费广的,使得费广领兵冲杀,立刻就吃了个暗亏。

    益州军挡不住汉军,连连败退。

    费广,也终于体会到严颜战败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咕噜!”

    费广麾下的将校都吞了口口水,睁大眼睛,脸上露出惊骇的神情。汉兵太凶猛了,每个益州兵手的战刀最多碰撞五次,就被汉刀劈断。没有武器,只能赤手空拳的抵挡。这样的局面令众将校都为之心颤。

    “汉兵,破敌!”

    裴元绍边挥舞狼牙棒,边大声嘶吼。他的嗓门极大,浑厚洪亮的声音在官道上来回的回荡着。

    “破敌!”

    “破敌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个个汉兵也是扯开嗓子大吼,都兴奋的挥舞着手锋利无比的汉刀,劈向挡在身前的益州兵。刀光闪烁,鲜血飞溅,汉兵所过之处,如同压路机碾过,所有的益州兵都无法抵挡,只能不断地后撤逃窜。

    王灿骑马站在大军后面,脸上露出璀璨的笑容。他抬头看向费广,这厮被侍卫围成圈,包裹得像个粽子,让王灿无法下手。

    不过,大局已定,费广也不过是负隅顽抗,拼死挣扎而已。

    “将军,撤吧!”

    章桐站在费广身后,手臂上的弓箭已经被拔出来。手臂上的伤口用截衣衫包裹着,但衣衫都已经被伤口流出来的鲜血染红。费广听了章桐的谏言,脸色阴晴不定,眼睛盯着王灿露出抹嫉恨之色,旋即下令道:“撤!”

    他有些后悔没带严颜出来,有严颜相助,定能击败裴元绍和周仓。

    命令下达,大军快后撤。

    王灿见费广大军撤退,神色古井不波,并没有什么变化。然而,他突然望见葭萌关方向燃起了大火,顿时笑了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,求收藏、鲜花咯,拜请诸位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