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6章 夜战(上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入夜,轮明月高悬,清冷的光辉洒落下来,驱散了漆黑的夜幕。小≥说≧  .

    葭萌关内,大帐。

    费广正襟危坐,神色严肃,言简意赅的将严颜提出的策略说了出来,让大帐的将校讨论,该如何出兵攻打王灿?

    然而,出兵攻打王灿,却不是件易事。

    并不是费广下令大军出击,士兵直接冲出去和王灿拼杀番,就能轻易的击败王灿。因为旦被王灿击败,葭萌关就要面临威胁。所以,费广要集思广益,听取所有将领的意见,以此来确定是否出兵?

    费广声音落下,大帐片寂静。

    将校们都低眉垂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气氛,变得凝滞起来。

    严颜见将校们不说话,眼珠子转,站出来拱手道:“将军,王灿屯兵在外,虽然凶猛狠辣,阴险狡诈,可是面对葭萌关天险,却只能望洋兴叹,无法攻破葭萌关。只要将军驻守葭萌关,和王灿对峙,不日后王灿自会退去,无须担心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严颜停顿了下,又道:“王灿狡诈如狐,计谋毒辣,若是领兵出战,很有可能被王灿利用,反过来袭击大军。昔日,我领兵驻守褒城,每次和王灿交战,都认为自己的计谋天衣无缝,可是到头来,所有的计谋都被王灿看穿。王灿之能,非同寻常,我看还是留在葭萌关,不用出兵,以静制动方为上策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,说得合情合理,都是为长期防守葭萌关考虑。

    然而,话语却抬高王灿,贬低了驻守在葭萌关的守将,使得众人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尤其是费广,更是脸色铁青,鼻息咻咻,胸燃烧着怒火。

    领兵去攻打王灿是由他提议的,麾下却没有个将领胆敢出战,领兵去攻打王灿。正因为这样,这才让严颜说出防守不出的番话,这样的场景让费广觉得自己在严颜面前丢了面子,心非常不舒服。

    对麾下的将领,都是非常不满。

    王灿虽然厉害无比,可王灿也是人,也有弱点,也能被击败。

    费广这么想,其余的将领却不这么想。然而,众将被严颜的话激将番,都非常愤慨,心也嘀咕着怎么样才能击败王灿。

    和刚才的沉默相比,众将都被挑起了好战之心。

    每个人,心都有只冲动的魔鬼,都有着攀比的心思。严颜说的话,成功挑起了将领心的比拼之心,让所有将校都忍不住想要冲动把,证明自己的能力。因此,这些人都考虑着领兵出击,打败王灿取得令人瞩目的战功。

    “将军,末将愿为先锋!”

    章桐察言观色,立刻站出来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将军,我等愿意出战!”

    有章桐牵头,其余将士都异口同声的说话,准备出战。那模样、那架势,好像是赴死的士兵,准备着最后的决战。严颜见众人如此,微微摇头,说道:“费将军,用兵乃是大事,不可冲动,三思而后行啊。”

    费广露出不屑之色,笑道:“将军莫非是怕了王灿,不敢出战?”

    严颜叹声道:“将军,严某不是怕了王灿,而是因为出兵必须要慎重,若是草率出兵,很容易被王灿利用。再者,严某提出的策略虽然有可取之处,却又有许多漏洞,很容易就被王灿看出来,望费将军体察。”

    对于严颜小心谨慎的态度,费广心是嗤之以鼻的。

    又想击败王灿,却又不主动出击,哪会有这么好的事情让你击败王灿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费广大手挥,说道:“将军不必再劝,我意已决,今晚按照将军之计,前去攻打王灿营地,顺便摸摸王灿大军的底细。只要将王灿的大军引出来,再以伏兵半路杀出,定能击败王灿,举建功。”

    严颜听了后,心嘿嘿冷笑。

    费广还真是愚蠢,这不过是他以退为进的激将法。

    事实也是如此,所有人都被严颜激起胜负之心,想要击败王灿,证明自己。这些将领代表着驻守葭萌关的所有士兵,旦这些将校都想着击败王灿,而不是好好地驻守葭萌关,天险葭萌关就已经不是天险了。

    “章桐听令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命你为大军先锋,率领麾下营士兵佯攻王灿营地,务必要将王灿的大军引诱出来。若是无法完成任务,及早撤退,返回葭萌关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章桐抱拳大喝声,又坐回坐席上。

    费广目光环视了坐在大帐的众将眼,说道:“其余将领,随我起率领大军埋伏在路上,等王灿领兵追赶章桐的时候,本将再率领大军从半路上杀出,立刻就能杀王灿个措手不及。如此,胜利指日可待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英明!”

    众将齐声附和,脸上露出钦佩之情。

    费广又把目光停留在严颜身上,说道:“将军,葭萌关是成都门户,至关重要,关系着大军的安全。此番我领兵出击,还需有员上将驻守葭萌关,保证葭萌关的安全。因此,请将军留在葭萌关内,保证葭萌关安全。”

    严颜拱手道:“费将军如此看重严颜,某自当尽全力助将军守住葭萌关。”

    费广笑道:“好,众将立刻去点齐兵马,准备出战。”

    刻钟,将校们点齐兵马,在葭萌关下严阵以待,随时准备出战。

    费广骑在马上,手宝剑挥,喝道:“出!”声令下,葭萌关城门快打开,费广马当先冲了出去,随后黑压压的士兵迅冲出,消失在夜色。城楼上,严颜望着远去的大军,又回头看了眼周围的士兵,心冷笑连连,就这些士兵真的能挡住他么?

    大军远去,路上,章桐说道:“将军,留下严颜守关,是否过于草率了?”

    费广自信满满,道:“无须担心,我早已吩咐士兵驻守葭萌关,严颜留在关内,无非是让他做做样子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英明!”

    章桐笑了笑,拱手道:“将军,末将先行步。”说完后,章桐大喝声,立刻率领麾下的营士兵往王灿的营地奔去,他的目的是佯攻王灿,诱使王灿领兵出战,只要王灿领兵追击,就算是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夜色昏暗。

    天空的月亮早已隐去,只剩下几颗星星点缀。

    汉军营地,火光通红,火把噼啪不停地燃烧。营寨门口,两名士兵站在箭楼上,身体打得笔直,打量着远处漆黑的夜色,凝神戒备。营地内,巡夜的士兵手持长矛,来回巡逻。营地内的其余士兵都已经酣睡过去,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营地外,章桐率领营士兵缓缓的摸进汉军营地。

    由于夜色漆黑,站在箭楼上望风的士兵也没有被现营外的异状。当距离营地二十米远的时候,章桐拔出战刀,大吼声:“杀!”

    刹那间,所有的士兵轰然回应。

    两千士兵同时喝喊,声音如平地里声炸雷,惊醒营地内酣睡的士兵。章桐骑在战马上,手握着重新换上的口战刀,迅的往营地内冲去。两千余士兵突然起攻击,打了巡夜的士兵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敌袭!”

    “敌袭!”

    站在箭楼上望风的两个士兵看见敌军冲来,大声吼叫。同时,两人都迅敲响铜锣,召集营内士兵集结。

    “嘭!嘭!”

    轰轰的声音不断响起,章桐率领士兵将挡在营寨外的拒马全部推翻在地,往营地内冲去。没有拒马阻挡,个个士兵如狼似虎的冲入营地内,和营地内士兵相互砍杀。这些益州兵不仅肆意挥刀杀人,同时又将熊熊燃烧的炭火打翻在地上,使得营地内火光四起,变得边混乱。

    因为周仓和裴元绍没有出现,章桐领兵杀入营地后,如入无人之地。

    不多时,便有几十个士兵死在章桐的刀下。

    章桐杀得起劲的时候,营地左右两侧突然杀出无数的士兵。左侧领兵的将领是周仓,右侧领兵的将领是裴元绍,两人都是哈哈大笑,不约而同的朝着章桐杀去。裴元绍更是大吼道:“无胆鼠辈,你家裴爷爷在此等候多时了,受死吧!”

    说完后,裴元绍挥舞着狼牙棒,状若疯魔般冲入益州军。

    狼牙棒阵乱舞,狼牙棒尖端上的尖刺破空,挂着刺耳的锐啸声砸向士兵,带起蓬蓬殷红的鲜血。

    刹那间,鲜血喷溅,嘶吼声不断。

    个个士兵倒下,殷红的鲜血染红了大地,空气都弥漫着股令人作呕的腥味。

    章桐听裴元绍说早就等候多时,知道王灿早就防备有人偷袭,他率领营士兵攻击营地,了王灿的计谋。但是,章桐不仅没有失望,反而透出股兴奋的神情,因为这样的情况,王灿才会领兵追击。

    他神色大变,吼道:“糟糕,计了,撤,撤!”声令下,章桐迅撇开裴元绍和周仓,立刻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他麾下士兵得到命令,也立刻撤退。

    章桐领兵撤退,刚刚跑出营寨门口的时候,营寨外突然又响起阵喊杀声。

    只见冲过来的大军最前方,为之人赫然是王灿。

    他手持柄汉刀,带着士兵往益州兵冲去。章桐见王灿冲过来,眼眸亮,脑闪过斩杀王灿的念头。但是,这念头刚刚闪过,王灿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因为他纵然能冲向王灿,也会被周仓和裴元绍缠住,难以脱身。

    因此,章桐还是选择撤退,带着士兵迅往葭萌关方向撤退。眨眼工夫,王灿、周仓和裴元绍率领的大军汇合。

    王灿大喝道:“随我杀敌!”

    士兵得到命令,都是快的追赶章桐率领的逃兵。

    此时,章桐边领兵逃窜,边回头注意着王灿的动向。他望见王灿领兵追来,心乐不可支的兴奋着,只要王灿愿意追击,任务就已经完成九成,只剩下最后将王灿引诱到大军埋伏的地方。

    伏击王灿,取得胜利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