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3章 引狼入室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葭萌关,地处葭萌县,因此而得名。≯ .

    葭萌关位于嘉陵江与白龙江会合之处,走6路能够上通汉,下至成都。乘船顺着嘉陵江而下,可以抵达巴西重镇阆,其地理位置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王灿率领大军从南郑县出,想要领兵攻打成都,先就必须要攻克葭萌关,才能往下直奔成都。

    然而,葭萌关地处山岭,地势陡峭,关前关后都是山峦重叠,危岩峭壁,树林密布,大军难以通过。关内,仅有条石阶小道,曲曲折折通到关上。这关隘是通往成都的要塞,只要军驻扎,简直是得天独厚,夫当关万夫莫开,占据绝对优势。

    此刻,葭萌关外五里处。

    两军追逐,局面非常混乱。

    前面不停逃跑的是严颜率领的益州军,后面吆喝着竞相追逐的是王灿率领的汉军。此时,严颜身披件残破的战袍,骑在战马上,神情狼狈,披头散,头上的头盔早已经掉落,身上的铠甲也是多处被划出伤痕。他手持大环刀,手策马奔驰,望着远处的葭萌关,眼闪过抹兴奋。

    益州军后面,王灿率领裴元绍和周仓快奔驰,快追逐严颜。

    两军你追我赶,快朝葭萌关奔去。

    这幕,也映入葭萌关守将眼。

    由于葭萌关地势险要,两侧都是陡峭山岩,树林密布,易守难攻。因此,驻守葭萌关的士兵并不多,却都是精锐,足以保证葭萌关的安全。

    葭萌关的守将费广,是费观族兄,借着费氏族的关系,担任葭萌关守将。

    说起来,只要是和刘焉有关系的人,官职都很高,待遇优厚,而且任务也都很轻松。似吴懿和费观,两人率领的第三路大军不仅重要,而且任务轻松。

    吴懿和费观如此,费广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葭萌关占据地势之利,两侧有山岩巨石抵挡,只要守住关隘,足以保证葭萌关安全。因此,费广的任务轻松,而且舒坦。此刻,葭萌关城楼上,费广双手撑在城楼上,俯身向前望去,看见远处尘烟四起的情况,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传令兵何在?”

    费广喊了声,负责传达命令的士兵三两步走上来,走到费广身旁,拱手道:“将军,卑职在此!”

    “立刻派斥侯查清前方情况,看看关外生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费广伸手指着烟尘四起的地方,眼露出凝重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虽然是凭借费观的关系担任葭萌关守将,可自身还是有能力的,做事谨慎小心,有点谋略,才能稳稳地担任葭萌关守将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传达命令的士兵快下了城楼,去传达命令。

    不多时,城楼下的大门打开个六尺宽的口子,四名斥侯飞奔而出。随后,大门又立刻关上,防止其余人进入葭萌关。费广做事谨慎,没有探查清楚情况,便不会主动打开关门,让快奔驰而来的大军进入葭萌关。

    因为葭萌关掌握在手,费广就游刃有余,不惧后面的大军。

    历史上,霍峻率领百多人镇守葭萌关,挡住刘璋麾下将领率领的万大军。百人,挡住万人,是什么个概念?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绝对令人称奇。

    并且,霍峻还出兵举击溃万多人的大军。

    方面,是因为霍峻才华出众,才能率领百余士兵守住葭萌关,并且击败刘璋大军。但是,从另个角度分析,却是因为葭萌关地势险峻,易守难攻,才让霍峻能防守葭萌关年有余,并且战胜刘璋万余大军。

    此时,费广就是要将葭萌关牢牢控制在手,不能出现任何纰漏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出去探查消息的斥侯快奔回。

    关外,竞相奔跑的大军还没有抵达葭萌关,仍有段距离。

    大门快打开,斥侯策马而入,随后士兵就把大门关上。四名斥侯先后进入关门,都是翻身下马,朝葭萌关城楼上跑去。四人走到费广跟前,都恭敬地朝费广行了礼,站在前方的名斥侯拱手道:“将军,前方情况已经探明。”

    “哦,详细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回禀将军,最前面狼狈奔逃的是严颜,严将军。后面追逐的是王灿率领的大军,严将军不敌王灿,请将军派兵支援。”

    “嘶嘶!”

    费广听后,猛然倒抽口凉气。

    他镇守方,也算是益州军里面的名高级将领,知道目前的情况。

    庞羲、杨怀和高沛已经被杀死,泠苞率领大军又死死的被邓正钳制住,无法取得进展。可以说,泠苞率领的大军已经失去作用,只有靠严颜和吴懿率领大军打开局面。可现在,驻守褒城的严颜也被追得狼狈逃窜,岂不是又被消灭路大军。

    刘焉气势汹汹攻打王灿,却落得这般惨状。

    这情况,还是费广不知道吴懿战败。

    等吴懿率领的大军全军覆没,所有将校都被生擒的消息传出,想必又是轰动整个益州的消息,足以震惊蜀。

    士兵见费广陷入沉思,急忙问道:“严将军请将军支援,如何应答?”

    “立刻派兵救援。”

    费广想也不想,立刻回答道。

    如今两路大军溃败,只有相互团结在起,才能抵抗王灿。费广虽然对葭萌关有信心,却也知道王灿手段惊人,如今严颜被击败,他被动防守非常困难,有严颜相助,就会轻松许多。因此,士兵问,费广就立刻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想了想,费广喝道:“章桐何在?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此!”

    章桐,费广麾下员校尉,颇有能力。此人面相平平,略显宽厚,然而长得是孔武有力,精壮无比。他身穿件鱼鳞甲,头戴银盔,掌口大长刀,银亮如镜的刀刃在阳光照耀下,散着冰冷的光芒。

    费广吩咐道:“命你率营士兵,前去营救严将军,不可恋战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章桐抱拳应和,然后迅离开。

    片刻后,城楼下大门嘎吱下打开,章桐马当先,率领营两千余士兵往前方奔去,大军快奔跑,溅起地的烟尘。此时,葭萌关外的战场,烟尘四起,热闹无比。王灿骑在乌骓马上,望见葭萌关打开,紧绷的神色终于露出抹笑意,只要蒹葭关的守将派遣士兵救援严颜,大事成矣。

    两侧,裴元绍和周仓也都是相视笑。

    这时候,裴元绍和周仓,以及麾下的士兵都是不约而同的减缓度,放慢追逐的脚步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和前面快奔跑的益州军就隔开段距离。

    “严将军,你走前面,我来垫后。”章桐手的长刀横在胸前,看着后面追来的汉军,眼精光闪烁。他倒是很想领兵冲上去厮杀番,却碍于费广的命令,只能保护着严颜率领的逃兵进入蒹葭关,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“多谢将军!”

    严颜脸上露出感激之色,策马快往前面冲去。

    后面,裴元绍见严颜策马逃窜,当即加快度,冲上去大骂道:“严颜,无胆鼠辈,有胆量的和你裴爷爷大战三百回合。”裴元绍出声喝骂,周仓也是不甘落后,却将目光转向章桐,大骂道:“兀那鼠辈,报上名来,你家周爷爷先杀你,再杀严颜。”

    章桐听后,气得暗暗跺脚,恨不得冲上去杀死周仓。

    只是,军令如山,他只能掩护严颜率领的残兵败将快撤退。

    葭萌关城楼上,费广见大军奔驰而来,迅命令道:“开关门,放大军入城。”

    声令下,看守城门的士兵快打开大门,将严颜率领的大军放进去。奇怪的是,严颜领兵进入后,竟然没有斩杀驻守关门的士兵,进入后直接停在葭萌关内,没有动静。后面,章桐领兵掩护大军,却被周仓追上来。

    周仓手口汉刀,锋利无比,杀入大军,如虎入羊群。策马所过之处,掀起大片大片的血雨。不多时,周仓身上的铠甲已经被鲜血染红。相比于周仓,裴元绍更加暴戾。杆狼牙棒四下乱舞,砸得守关的士兵胆寒。

    王灿领兵在后,见严颜率领士兵进入葭萌关,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章桐负责领兵垫后,挡住汉军。

    他看见周仓来势凶猛,快策马挡住周仓。

    只听见声尖啸声,章桐手战刀猛然劈向周仓。周仓见此,嘿嘿冷笑两声,拎刀就劈过去,兵器碰撞,汉刀直接在章桐战刀上留下了条三寸长的豁口,而且汉刀上携带的力量非常大,震得章桐虎口麻,双手握着战刀都是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章桐见不敌周仓,立刻领兵后撤。

    同时,对于王灿大军的实力也有了初步的认识。

    严颜的武艺在益州数数二,非常厉害。见严颜狼狈的模样,章桐心原本有些疑惑。和周仓交手,见对手这么强劲,也认为严颜被打得狼狈不堪是在情理当。章桐领兵后撤,快撤退到大门口。

    章桐撤退的时候,周仓和裴元绍领兵快追逐,想要追上章桐,进入葭萌关。然而,就在裴元绍和周仓杀向益州军的时候,费广大喝道:“杀!”

    声令下,葭萌关两侧突然涌出无数的益州军,迅杀向裴元绍和周仓。

    “有埋伏,有埋伏!”

    裴元绍和周仓大声呐喊,麾下士兵杀敌的时候,也开始后退。

    “铛!铛!”

    这时,汉军后方传来铛铛的鸣金声音。

    裴元绍和周仓听到后,立刻大声喊‘撤退’。顿时,所有的汉士兵舍弃益州士兵,不停地往后撤。好在从葭萌关两侧冲出的益州军也停下来,并没有追赶,等到汉军退去后,立刻收兵返回关内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