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2章 丰硕战果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吴懿、费观和董和乘船逃走,大船上的两千余士兵却没有小船,无法逃生。≯≯> ≦.﹤≦1≤Z﹤W<.≦

    留在船上,势必会被卷入巨大的波浪,无法活命。

    跳入湍急的江水,即使被江水卷走,却还有机会能保住性命。士兵们见吴懿、董和和费观这些军主将都坐着唯的艘小船逃跑,不顾大军。士兵们也有样学样,没有留下来继续去堵住孔洞,纷纷跑出船舱,跑到甲板上,咬咬牙狠跳入江水,期待奇迹的生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个个人影落下,江面上水花四溅。

    士兵落入江水,浮起后立刻在水伸开双手狗刨。两千余士兵,不断地从大型战船上跳跃下来,这是个什么样的场景啊?

    震撼!

    无奈!

    悲恸!

    其局面之悲壮,令人惨不忍睹。三国,最厉害最常见的计谋无非是水、火之谋。从剿灭黄巾时的火烧长社,再到曹操火烧乌巢,后又有诸葛亮火烧博望坡,把火灭掉曹操无数大军。到后来,周瑜领兵又火烧赤壁,致使曹军元气大伤,再也难以南下。

    然而,这还没有停止。

    于禁率大军伐关羽,被关羽水淹七军,举淹了于禁率领的大军。后续,又有刘备率领率领大军攻打孙权,在夷陵被把火烧得狼狈逃窜,以至于白帝城托孤。

    可以说,演义到处都充斥着水、火之谋。

    这样的借天之力,无疑是最厉害,也是最霸道无情的。

    所谓水火无情,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甘宁率领百人潜入湍急的江水,冒着生命危险凿穿船底,得到的结果就是吴懿率领的三四万大军全军覆灭,所有的士兵面对湍急的江水,不是被大水冲走,就是因为不会游泳被淹死。几万人的死亡,无疑是悲惨的,这些士兵没有死在战场上,却窝憋的被大水淹死。

    然而,两军对垒,无所不用其极。

    只要能获胜,便是好计谋。

    几万人的覆灭,只能怪将无能,累死千军。

    “轰!轰!”

    时间逐渐的流逝,江面上传来阵阵巨响,吴懿所在的大船最终还是沉没,免不了被江水吞没的命运。

    几层高的大型战船,没入江水掀起滔天巨浪。

    波波的江水不断地汹涌出来,使得吴懿等将校乘坐的小船都不停地摇摆晃动。幸好坐在船上的将领人数比较多,能稳住小船,这才让小船勉强不被冲过来的巨浪掀翻,堪堪保证吴懿以及其余将领的安全。

    最后艘大船淹没,其余的小型战船早就已经全部覆灭。场大雨降临,使得江水湍急,洪水猛兽厉害如斯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,救我!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死,不想死啊!”

    “拉住我,求求你,拉我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面上,上演着幕幕令人心痛的场景。个个士兵张嘴呐喊,都代表着条条鲜活生命的呐喊求救。然而,没有人救援,有的只是自救或者等死。董和面如土色,神色悲恸,听着江水士兵的求救声,心如刀绞。几万名大好儿郎,全都没江水吞没,这是种怎样的战争啊?

    吴懿和费观都是面色苍白,神色惨淡。

    但是,眼却露出丝庆幸的眼神,好歹还是活下来了。

    董和看着脸色灰败的吴懿和费观,终于按捺不住心的怒火,伸手指着吴懿,大骂道:“竖子!若非是你,四万士兵岂能全军覆没,你该死,该死啊!”董和说话的时候,指着吴懿的手都在不停地颤抖。

    个个士兵的死亡,让董和的心在滴血。

    吴懿冷哼声,却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他也明白这次大败,是因为他和费观的原因造成的。

    若是听从董和的建议,早些兵攻打南郑,决计不会被凿穿船底,出现目前大军全灭的情况。

    吴懿不说话,费观却不是忍气吞声的人,他双眼死死盯着董和,语气森冷,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董县令,你若是于心不忍,那就自己跳下去,腾出个位置出来给需要救援的士兵。反正你没多大用处,不如用你的命换个士兵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董和大骂声,又喝道:“费观,小人耳!若无你,局面也不会如此颓势,你这个无胆竖子,可恨!该杀!”

    吴懿和费观,轮番被董和炮轰。

    这时候,董和也存着破罐子破摔的心理,想着局势回天乏力,肆意的泄着心的不满。费观性格要强,不似吴懿,见董和反驳,立刻就和董和对骂。两人不断破口大骂,好在交锋也仅限于打口水仗,并没有撕破脸皮动手。

    两人骂得正欢的时候,吴懿眉头挑了挑,大喝道:“好了,事情都已经生,你们再这么吵下去也无济于事。现在好不容易逃出来,好好想想后路。你们是聪明人,应该知道所有船夜间被凿穿,周围定有敌军埋伏,想想怎么逃走吧!”

    局势糜烂,吴懿却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他想到大船被凿穿,立刻联想到周围可能还有大军埋伏。

    费观和董和听了吴懿的话,立刻不说话,闭嘴沉思。直以来,两人都被眼前生的事情弄得头皮麻,为怎么才能活下来而担忧。现在坐着小船逃出来,心刚刚缓下来,还没来得及考虑周围有敌军的事情,经吴懿说,两人都意识到问题所在。

    小船上,众将校缄口不语。

    这艘船上,除了吴懿的侍卫,没有士兵,全是将校。

    如今的局面,没有士兵不可能抵挡周围的敌军。所有人心都没有底气,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即将生的危局?

    到现在,已经过了几个时辰。

    天色,也没有深夜那般漆黑片,勉强能看清楚十米内的范围。

    “将军,快看,前方有船。”

    坐在吴懿身旁的侍卫边划船,边盯着前方。

    突然看见前方出现艘小船,立刻大声疾呼。刹那间,所有人循声望去,目光都被吸引到前方的小船上。和吴懿、费观和董和等人狼狈不堪的模样相比,前方小船上的人都是赤裸着上身,手拎着长刀,脸凶神恶煞的模样。

    尤其是站在船头的青年壮汉,手提着口七尺长刀,站在船头上,迎风破浪,颇有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。

    甘宁也看见大船上的主将,咧开嘴笑了笑。

    那模样,映入吴懿眼,如同恶魔冷笑,令人背脊寒。

    “啊嚏!”

    吴懿感觉手脚冰凉,心也是胆战心惊。他坐在船被江面上的冷风吹,立刻感觉浑身冒起鸡皮疙瘩,觉得周身冷。尤其看见甘宁咧嘴冷笑,让吴懿心底拔凉拔凉的,感觉堕入无间地狱,非常难受。

    “谁给我杀了此贼?”

    吴懿深吸口气,伸手指着甘宁,大喝声。然而,身后却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“谁给我杀了此贼?”

    吴懿眉头皱起,又大吼声。

    可惜,身后依旧是寂静得吓人,并没有人主动站出来。他回头把目光看向董和,觉得董和或许可以试试,至少可以借刀杀人。

    然而,董和的心思却极为敏捷,下看穿吴懿的想法。想也不想,董和立刻说道:“吴懿,我是臣,不是武将,你甭找我去送死。哼,你堂堂益州大将,为什么不自己冲上去杀敌建立功业,这可是获得主公谅解的大好机会,好好把握啊!”

    董和知道大势已去,已经失去抵抗的心思。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也显得狂妄随意。

    吴懿并没有被董和激将,就立刻拔出腰间战刀冲上去杀敌。他还在犹豫间,却见站在船头的青年壮汉乘着小船,劈波斩浪,快冲过来。他心急,目光看向保护他安全的侍卫,命令道:“你,上去杀了那青年汉子。若是杀死敌将,赏千金,官升三级。”

    侍卫心撇撇嘴,官升三级,这是狗屁。

    和性命相比,很明显升官财都被抛到脑后,没有诱惑力。

    然而,众将校虎视眈眈,由不得侍卫不冲上去。侍卫铿锵声拔出腰间战刀,迅的小船,横刀在胸前,作出防守的架势。等接近甘宁小船的时候,侍卫大吼声,迅举起战刀朝甘宁劈去。

    甘宁不屑笑,萤火之光,也敢于皓月争辉。他握紧横江刀的刀柄,扑棱棱番,刀刃向外,顿时出嗡嗡之声。

    旋即,横江刀猛然削出。

    这刀,快若闪电,疾若奔雷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眨眼工夫,兵器碰撞。股巨大的力量从横江刀上倾斜而出,如同是江波浪,波波的汹涌而至,连绵不断,使得侍卫双手颤,无法挡住甘宁削出的刀。仅仅是招,侍卫手的战刀就被磕飞出去。

    甘宁嘴角上扬,冷笑声,横江刀再次削出,并且快往右拉,刀光闪烁间,便看见颗头颅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刹那间,腔热血喷涌出来,溅落在吴懿、费观等人身上,领几人心胆寒。

    刀,便杀死侍卫。

    甘宁暴喝道:“还有想死的,尽管来?”

    声如炸雷,使得吴懿和费观心惊胆裂,不敢和甘宁争锋。

    甘宁横江刀放在身前,大雨落在刀上,迅将刀上的鲜血冲刷掉。眨眼间,横江刀又银白如镜,透出股寒冷的气息。两艘小船相遇,甘宁横江刀指着船上的人,喝道:“有谁不愿投降,站出来,我解决了他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吴懿等人都是面色苦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谁会主动地站出来找死?

    甘宁嘿嘿笑,大手挥,说道:“很好,很好,都是识时务的俊杰,全都带走。”声令下,便有人将以吴懿为的将校全都带走,至于江的士兵,只能说两军交战,死伤难免,甘宁并不会因为这些士兵要死,就去救援。

    这战,甘宁不费吹灰之力,灭掉三四万大军,又活捉益州军主将,可谓是战果丰硕。

    至此,刘焉三路大军,都失去威胁。

    ps:第三更,收工。终于赶出来了,求收藏、鲜花咯。周,拜请诸君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