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1章 甘宁逞威(下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深夜,漆黑如墨,大雨下个不停。≧  <.<≦1ZW.

    董和躺在床上,身上盖着层薄薄的被衾,翻来覆去都睡不着。

    他和吴懿之间意见相左,究其原因是董和认为兵攻打南郑是大好机会,能够盘活整个局面,滞留在江上拖延时间只能拖死两外两路大军,最终把这路大军也拖死在江上,不敢进入汉攻打南郑。

    如今的局面,不死不活,令董和非常恼火。

    然而,董和只是个成都小县令,论官职、论背景、论权利,都比不上吴懿,而且吴懿才是大军主将,董和只能听从吴懿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诶!竖子难成大事。”

    董和心暗骂声,坐起身,披上件锦袍,穿上鞋往大船甲板上走去。

    站在船内,望着船外哗啦啦直下的大雨,董和心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董和望着船外夜幕呆的时候,突然感到大船剧烈的晃动下。这下,险些让他摔倒在地上。董和以为是大浪冲来,才会这样,便没有注意。

    然而,大船又连续晃动了段时间,才逐渐的稳下来。遇到这样的情况,董和心突地升起不好的预感,顾不得倾盆而下的大雨,直接往甲板上跑去。他站在船舷内侧,伸出脑袋往船外看去,却见大船周围漆黑片,并没有任何突情况。

    大船轻微的晃动着,并没有停下来。

    董和不明所以,心满腹疑惑,却不知道大船已经濒临危险,开始慢慢地下沉。

    这时候,甘宁带着麾下的五个人已经成功凿穿船底。

    大船底部,六个成年人拳头大小的孔洞在船底显现出来,湍急的水流不停地通过孔洞涌入船,逐渐的形成个小漩涡。大量的江水涌入船,使得大船缓缓下沉,无法稳固的停靠在湍急的江面上。

    “叮!叮!……”

    在大船底部被凿穿的同时,其余战船的船底也传出叮叮声音。

    声音清脆,音调不高,转瞬间就淹没在湍急的水声。

    约莫半个时辰,六十艘战船的船底都被凿出孔洞,江水快涌入船,使得战船开始下沉。然而,生的这切船上的士兵都没有察觉。因为船上并没有巡夜的士兵,使得甘宁带着百人轻松的凿穿所有的战船。最终,六十艘战船从停靠在江面的远古巨兽变成溺水的旱鸭子,渐渐的下沉。

    大雨落下,水势凶猛,水面也跟着猛涨。

    这也是董和站在船上伸出脑袋打量,却没有现大船开始下沉的原因。

    不过,随着江水快的涌入船底,大船从轻微的晃动,变成了剧烈的震动。少许警惕性高的士兵清醒过来,四周打量了番,又继续沉睡。没有人想到在水流如此湍急的时候,会有人潜入水去凿穿大船的底部。

    士兵都认为是水流湍急,致使大船晃动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士兵才没有察觉大船出现的异状。

    大型战船高数层,排水量和承载能力比小型战船强很多,能支持的时间也长。因此短时间内并没有出现任何状况,仅仅是震动的时候微微下沉。然而,小型战船却已经是明显的漏水下沉,许多的士兵都觉船体下沉,船舱也出现江水。

    “船漏水了!穿漏水了!”

    不知何时,寂静的夜空突然响起声尖唳的嘶吼声。这声音快淹没在雨声,却清晰的传入董和耳。

    “遭了,刚刚的情况肯定是大船漏水。”

    董和被突如其来的声音下点醒,立刻反应过来大船周围上涨的水不是水势猛涨造成的,而是因为大船漏水,逐渐的下沉使得江水蔓延上来。他身上已经被大雨淋湿,却浑然不觉,转身快往船舱内跑去,奔向船舱底部。

    董和跑到船内底部的时候,并没有士兵巡查,周围空无人,然而江水迅涌入船底,已经蔓延到膝盖。

    “来人!来人!”

    董和不停的大喝,却没有个士兵应和,这些士兵都去休息,没有人巡夜。

    “竖子误我大事!”

    董和心暗骂声,若不是吴懿拖延,立刻攻打南郑,岂能被水鬼凿穿大船。

    这时候,董和已经明白过来,可定时因为大船的底部被凿穿,才会出现这种状况,因为出现的不仅是艘船。来不及思索,董和立刻跑到士兵休息的地方,将所有的士兵叫醒,迅带着士兵往战船底部跑去,想要堵住被凿穿的漏洞。

    然而,六个漏洞星罗棋布,江水快涌入其,就好像是泉眼喷水,水势非常大,难以堵住。而且越往后,涌入的江水越多。

    董和带着士兵们到船底,江水却已经淹到小腹处,情况非常危急。

    当即,董和便命令士兵去堵住孔洞,可漏洞太大,水流冲进来非常湍急,难以堵住。

    董和见此情况,让士兵尽量堵住孔洞。

    然后,董和又返回甲板去指挥士兵,准备逃生。

    船舱,吴懿也被惊醒过来,他看见有董和派士兵去船底主持大局,便没有随董和起,而是赤脚跑到大船甲板上,打量着遍布在周围的战船。此时的江面上,喧嚣热闹,充斥着无数的士兵大声呐喊,所有的喊声全都是围绕着个话题,那就是战船被凿穿,船体开始下沉。

    见此情况,吴懿的颗心也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若是艘船出现故障,可以认为是水势湍急,破坏了战船,使得战船下沉。然而,夜间所有的战船同时下沉,这肯定是水鬼凿穿战船底部,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哒!哒!……”

    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,吴懿回头望去,竟是费观跑出来。

    “将军,战船下沉,赶紧靠岸,赶紧靠岸啊。”费观遇到大船漏水的情况,刚开始有些慌乱,却还是快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“靠岸?”

    吴懿愣了愣,脸上突然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对,只要靠岸,就能保住性命。

    他转身看向身旁的侍卫,命令道:“传令,起锚,往岸边靠。”

    侍卫听了命令,立刻去传达命令。

    操舵的士兵得到命令,脸上却露出黯然之色。这时候,传达命令已经晚了,船内积水太多,使得船体下沉的厉害,再有大雨滂沱,水势太过湍急,让战船无法随意改变方向。此时,战船可谓是内忧外患。

    旦无法堵住战船的孔洞,大船很快就要下沉。

    吴懿所在的大型战船不停地下沉,局面已经是岌岌可危。大船如此,小型战船的情况更加糟糕,甚至有的战船已经沉入江。

    无数的士兵见无法乘船逃生,只能跳入江,想保住性命。

    刚跳入江水,湍急的水势迅冲来,立刻就将士兵卷走,不知道冲往何方。

    此时,作为始作俑者的甘宁,已经乘船远离大型战船,站在远处观看。甘宁站在船头,湿漉漉的头披在肩膀上,伸手撩开这在额前的丝,眼闪烁着兴奋的神色。看着吴懿所在的战船逐渐下沉,甘宁更是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回头看向站在身旁的小,甘宁和声问道:“回来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小答道:“全都回来了,并没有人员伤亡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甘宁大叫声好,脸上的笑容更甚。

    此番甘宁率领百余人出击,不费吹灰之力凿穿吴懿率领的六十艘战船,可谓是收获巨大。而且,不废兵卒,就几百几万大军,这才是最令甘宁兴奋地。有此大功,足以证明他的水军是纵横长江的霸主,无人可敌。

    或许6地上,能够敌得过甘宁的将领大有人在。

    然而,水交战,能够敌得过甘宁的将领不过只手的数量。

    小站在旁,突然说道:“将军,既然已经凿穿六十艘战船,这些战船的孔洞都非常大,肯定无法靠岸,最终都要淹没在江,我们是不是可以撤退了?”大型战船沉入江水,水势湍急,肯定会掀起漩涡,使得水流往大船的方向流去,甘宁的小船距离大船虽然远,也容易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因此,小提醒甘宁,早些离开。

    甘宁闻言,摇头说道:“凿穿六十艘战船,破掉江上屯聚的几万大军,还不足以显示水军的能耐。我们停在大船远处,等船上的主将落入水,或者是乘坐小船逃生,我们就可以擒获主将,这才是最大的功劳,大功摆在眼前,岂能视而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?”

    小还欲说话,却被甘宁伸手阻止。

    甘宁深吸口气,大声道:“大丈夫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这次,必须将大船上的主将生擒,献给主公,才算是圆满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小无奈的摇摇头,只能站在旁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又有无数的小型战船沉入江,型战船也开始逐渐被淹没,无数的士兵落入水,在冰冷的江水不停地扑腾着。可惜,这些士兵在益州也经常和水接触,也都能够游泳,但是面对大雨滂沱,水势湍急的情况,扑腾几下就被涌过来的大浪给淹没,迅冲走。

    面对恶劣的环境,人力的作用显得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几万大军,落入水后,根本无法逃脱。

    士兵,勉强有水性好的,能够迅游走,但是无数的士兵起落入江,使得会水的士兵也难以游走,很容易就被周围的士兵摁住脑袋,拖入水,立刻变成江的条死鱼,难以活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吴懿所在的战船也即将面临沉没的危险。

    江水,已经蔓延到距离甲板两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甲板上,吴懿、费观、董和以及种将领都聚集在起,面色凝重,眼露出恐惧的神情。

    面对死亡,没有人能够坦然面对。

    “将军,大船现艘应急的小船。”正当吴懿担忧生命安危的时候,他身旁的侍卫突然跑过来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吴懿闻言,如闻天籁之音。

    这时候,吴懿紧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丝喜色,他急忙说道:“快,快,立刻搬出来,搬出来。”董和、费观等将领听后,也都是露出喜色,有应急的小船,终于能保住性命了。不多时,吴懿的侍卫和几个士兵便抬着艘小船来到甲板上。

    船小,却足够容纳甲板上的将领。

    小船迅落入江水,个个将领也顺着绳索进入小船,想要快逃生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却不知道甘宁早已经等候在远处,等着他们出现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,出去趟,更新晚了,抱歉,小东会加班写出第三更,估计很晚,见谅。

    第三更很晚,大家可以明日早再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