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0章 甘宁逞威(中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大雨滂沱,豆大的雨滴落在江面上,溅起无数的水花。≧ >  ≤.≤<1<Z≤W﹤.

    随着大雨落下,水势也变得湍急起来,小船行驶在江心,简直是风雨飘摇,随时都可能被湍急的江水吞没。然而,江面上的艘小船却好似粘皮糖样稳稳的贴在江水上,随着江水的翻滚而起伏跌落,并没有因为水势湍急,就下被大浪打翻。

    黢黑的夜幕下,  江面上漆黑片,除了战船船舱内隐隐透出的红光,已经没有其余的火源,整个战船周围都是片昏暗。

    战船上,十余个巡夜的士兵早就消失不见,回到船舱,躲入温暖的被窝。

    这样的大雨天气,非常凉爽,睡觉简直是种享受。

    因此,没有士兵愿意出来巡夜,再加上艘艘战船连环紧扣,都是停靠在江心,又有大雨滂沱的恶劣天气,根本不可能遇袭。这种情况,6地的士兵无法攻到江心,江上的水贼没有大战船,又非常容易在湍急的水流翻船,因此所有战船的警惕性都非常低,并没有危机的感觉。

    此时,江面上水雾迷蒙,天地间片昏暗。

    艘小船逐渐的靠近大型战船,没有益州士兵察觉。

    小船上,尖角型的船头上,站着个虬髯青年。他长得虎背熊腰,赤裸着上身,身上四处可见的伤痕,令人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光溜溜的膀子上肌肉坟起,根根青筋似蚯蚓蠕动,遍布在手臂上,滴滴雨珠从身上流淌下来,汇聚成条条小溪流。青年下半身穿着截短裤,已经被雨水打湿,他伸手抹了把脸上的雨水,盯着静悄悄的艘艘战船,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。

    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从太守府离开的甘宁。

    甘宁站在船头上,手拎着柄七尺长的锋利大刀。这柄大刀的刀背非常厚,而且刀背上还打了九个孔洞,孔洞穿有九个铁环,长刀挥动的时候,铁环和刀背上的孔洞生碰撞,立刻就能出叮叮叮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柄刀,便是甘宁的随身武器横江刀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甘宁把横江刀插在船头,眺望着湍急的江流,眼露出急切的眼神。随着小船不停地前进,终于停靠在大型战船边缘。

    此时,这艘大型战船上的争吵早就已经落幕,吴懿和费观联手,成功压制董和,使得本应该是明日进军南郑的时间延缓到大雨停歇后再赶路。不管刘焉的命令如何,两人都有滞留不前的理由,而且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,更是让两人敢留在大江上不前进。

    吴懿和费观获胜,会议也就散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吴懿终于能够放下心来睡觉,不用担心大军进攻南郑的事情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防守松懈,甘宁率领百锦帆儿郎悄无声息的接近大型战船,却依旧没有被现。

    甘宁站在船头上,望着湍急的江面久久都没有丝毫动静,脸上露出凝重的神情。

    虽然目前大雨滂沱,使得江面水汽朦胧,无法看清楚周围的情况,给甘宁率领百人行动提供了优势。然而,有好处,也有坏处,恶劣的天气却也给甘宁出了道难题,面对倾盆而下的大雨,如何能在水势湍急的江水保住性命,这也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嗒!嗒!……”

    甘宁背负着双手,在船头上来回踱步。

    他脚步沉稳,脚踩在水滩,出嗒嗒的声音。

    小站在旁边,见甘宁脸上带着焦急的神色,脸上也是露出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他想要出言安慰甘宁,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,只能是将目光落在湍急的江面上,静静地等待消息。他双目圆睁着,死死的望着水花四溅的江水,心暗暗祈祷。突然,小船旁边水花四溅,露出个硕大的脑袋出来,小见此顿时喜出望外,欢喜道:“回来了,回来了!”

    这厮时兴奋,声音显得突兀,有些大。

    幸好大型战船没有巡夜的士兵,否则很容易被现。

    甘宁回头瞪了小眼,便蹲下来,伸手将从江水伸出脑袋的人拉拽起来。

    “将军!”

    上来的人和甘宁样,也是赤裸着上身。这人也是虎背熊腰,肌肉坟起,露出强健而有力的胸膛。他拱手朝甘宁揖了礼,然后深吸口气,平复了有些急促的呼吸,紧随着这人,小船周围又有几个脑袋钻出水面,不多时,又有九个壮汉从江面上伸出手,快被小船上的人拉到船上。

    战船上所有人,都是赤裸着上身,只穿着截短裤。

    这船上的百人,都是甘宁的心腹,也都知道甘宁的事情。

    此番甘宁返回南郑县,拜见王灿,竟然得到王灿特制的锦帆营大旗,以及甘宁被封为横江将军,统帅所有的水军,简直是令人兴奋。

    这般扬眉吐气的事情,令甘宁麾下的心腹都为之激动。当初甘宁佯装败给裴元绍,黯然离开的时候,这些人心还有些怨言,可现在都非常高兴。甘宁升官,意味着他们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。所谓人升天,鸡犬得道,便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曾经的水贼,摇身变成为将军。

    这种事,以前不敢想,现在却变成现实。

    世事变化,就是这般难以预料。

    不多时,战船上就多出十个刚从江面上冒出的壮汉。这十个人依次站立,排成排。甘宁清点番,见个人也没有落下,心顿时松了口气。这样恶劣的天气在水下游动,无疑是增添了困难,让甘宁都为这是人担忧,好在都是水好手,并没有折损人。

    甘宁看向第个返回小船的人,问道:“查探的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这人拱拱手,回答道:“将军,我探查的区域有六艘战船,都是小型战船。”

    甘宁目光又望向第二个人,摆手让他们依次作答。

    第二个返回小船的壮汉拱手道:“回禀将军,我探查的地方有艘战船,两艘型战船,六艘小型战船。”

    第三个说道:“我探查的区域有五艘战船,全是小型战船。”

    第四个说道:“我探查的其余有三艘战船,两型战船,艘小型战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个人,都依次作出汇报。

    甘宁听了后,将每个人汇报的数量全部叠加起来,最终得出所有战船的数量。由于十个人潜水探查消息,每个人负责处,并没有重复的区域,只要将十个人所探查的战船统计起来,就可以探查清楚刘焉大军的战船,也能从战船的数量大致推断出这路大军总共有多少士兵。

    不过,甘宁却觉得不管这路大军人数有多少,都是死路条。

    单是大雨滂沱的时候,没有警戒这条,就足以证明领兵大将不通兵法。

    甘宁心藐视统帅益州军的大将,却非常重视这次行动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因为这次消灭刘焉大军,是王灿亲自下达的任务,也是甘宁第次接受王灿的任务。因此,甘宁要做得漂漂亮亮的,圆满的完成任务,证明他的能力。整个过程,甘宁计划得非常周密,并没有冲上去,就立刻派人破坏战船,而是小心谨慎,先派人查探清楚情况。

    十个人探查的战船加起来,甘宁也是倒抽口凉气。

    六十艘战船!

    这是个什么概念,般的大型战船,能容纳两千多人。而三国东吴最大战船是五层高,能容纳三千余人。当然,刘焉水军不多,也没有足够的工匠,不可能拥有这种大型战船,最多也就是容纳两千余人的战船,而且只有艘。

    相比于大型战船,型战船就显得差太多,仅仅能够容纳百余人。小型战船更是不堪,仅能容纳四百人余人。所有战船统计下来,刘焉大军约莫三四万人,这是个相当恐怖的数据,若是登岸后直奔南郑,肯定要影响王灿的大局。

    “将军,战船数量统计出来了,现在怎么处理?”小站在旁,轻声询问。

    甘宁盯着眼前的大型战船,微眯着眼睛,仔细考虑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甘宁说道:“我们要凿沉六十艘战船,却只有百余人,人数有些少。好在所有人都精通水性,是水好手,勉强能应对目前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“刘焉大军的主将占据唯的艘大型战船,这艘大船需要的人多些,用五个人凿沉大型战船,随我起行动。剩下的人用于凿沉其余的战船,不过要尽量满足型战船两个人,小型战船个人。做事的时候,不管是谁,只要完成自己的任务后,立刻去帮助其他人凿沉周围的战船,争取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甘宁目光看向小,吩咐道:“小,你负责将人数分配下去,抓紧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小点头回应声,立刻召集小船上的人站在起,分配任务。除去甘宁率领的五个人,其余人都要去凿穿战船,任务颇为艰巨。

    刻钟后,小将所有人分配好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脚下的小船,眼露出丝担忧,说道:“将军,我们去执行任务,咱们的小船怎么办?这么大的风浪,若是个大浪冲来,小船就要被冲翻,而且水流湍急,船又没有人看守,很容易被冲走啊!”

    甘宁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不会把它系在战船上,等完成任务后,再来取么?”

    “啊,对!”

    小眉开眼笑,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甘宁摇头笑了笑,然后深吸口气,命令道:“行动!”话音落下,站在船上赤裸着上身的汉子都拿起凿穿战船用的凿子和铁锤,跃而起,跳入湍急的江水。这些人,个个都是浪里白条,水游龙,在江水肆意翻腾,并没有受到湍急水流的影响,快的往指定的战船游去。

    小将小船靠在战船边缘,系好后,也带人跃入江。

    甘宁深吸口气,也是低喝声:“走!”旋即,甘宁便拿着工具跳入冰冷的江水,跟在甘宁身后的五个壮汉相视望,都咧开嘴笑了笑,也拿起工具跳入江水。行六人,以甘宁为,往大船底部游去。

    此时,条小船空荡荡的,在江面上飘摇晃动,没有人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水花四溅的江面上,道闪电劈下,照亮了漆黑的江面,

    旋即,轰隆隆的雷鸣声响起。

    那炸雷响起,如同万鼓齐鸣,气势雄浑霸道,好似是个个士兵股足劲儿,挥舞着鼓槌不停地敲打着战鼓,给潜入江水的甘宁助威。然而,雷声虽大,却没有吵醒已经进入梦乡的吴懿以及麾下的大军。

    危机降临,所有士兵却在沉睡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,求收藏、鲜花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