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9章 甘宁逞威(上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黑夜,月满拦江。≯>  ≤.≤<1≦Z≦W≦.﹤

    轮圆月挂在天际,圆圆的月亮映照在水,随着江面上的丝涟漪晃动着。

    江面冷风吹拂,艘艘大船静静的停靠在江心,矗立在江面上好像是头头巨兽停靠,非常吓人。战船上,个个三叉架子撑着口铁锅,铁锅是烧得通红的黑炭,炭火熊熊燃烧,照亮了漆黑的夜晚,将战船周围映照得片通红。

    战船上,士兵们都已经休息,巡夜的士兵也只有十多人,非常少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是因为吴懿屯兵在大江上,不惧怕敌袭。

    因此,吴懿才敢用这么少的人巡夜,不仅如此,即使是十多个巡夜的士兵都是靠在船舷内侧,眯着眼睛打盹,并没有凝神戒备。士兵们睡得着,可吴懿躺在床榻上,辗转反侧都难以入睡,原因是刘焉传达命令明日就要进兵,攻打南郑。

    吴懿翻来覆去睡不着,干脆起身穿好衣服,往船外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甲板上,江面的冷风吹,吴懿登时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他望着周围打盹儿的士兵,并没有苛责,因为他也认为并不会有敌军来袭。吴懿望着迷蒙的江面,脸上露出沉思之色,心盘算着如何能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,往南郑进军,攻打王灿。

    他站在船头上,望着迷蒙的江面,怔怔出神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天色突然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咦!天怎么暗下来了?”吴懿忽然惊醒过来,抬头望去,看见闪烁着星星的天空突然浮现出簇簇乌云,将挂在天空的圆月笼罩,星星也都是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黑云密布,江面映照的月影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转眼间,已经是黑云压城城欲摧,黑压压的夜令人心悸。

    “滴答!滴答!……”

    滴滴雨水落下,溅落在地板上,出哗啦啦的声音。正闭目打盹儿的士兵感觉脸上凉凉的,睁开眼看见大雨倾盆而下,急忙拿起放在旁的长矛,往大船内走去。然而,吴懿浑身被打湿,却依旧怔怔的站在雨幕,望着水花四溅的雨幕呆。

    雨势很大,他并没有因为大雨倾盆而下,就立刻返回船里面。

    吴懿的侍卫见此,赶忙拿着件蓑衣跑出来,给吴懿穿上。

    士兵做完这些,便静静地站在吴懿身旁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天助我也,天助我也!”

    突然,吴懿朗声大笑,脸上露出欣喜的神情,他摊开双手在雨幕,接着从空落下的大雨,笑说道:“下得好,这场雨下得好!”说话的时候,吴懿又往船头走去,他站在船头上,伸出脑袋,打量着水花四溅的江面,见江水急促,水势湍急,更是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好在所有战船的锚都非常重,足够保证大船停靠。

    “将军,雨越来越大,请将军返回船舱。”

    吴懿的侍卫站在吴懿身旁,轻声劝说。

    他大袖甩,带起无数的水滴,笑道:“好,走,返回船舱。”这时候,即使吴懿穿了蓑衣,身上依旧被雨水打湿,髻也有些凌乱。他走进船舱,股热气迎风扑面而来,使得吴懿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,同时感到阵冷气从脚底传来。

    “快,立刻给将军准备姜汤,热水!”

    吴懿的侍卫吩咐声,便有士兵下去准备。

    不多时,士兵端着碗冒着热气的姜汤走到吴懿身旁,恭敬的递给吴懿。

    侍卫接过去,递给吴懿喝后,又让吴懿洗了个热水澡,这才放下心来。吴懿是大军的统帅,若是吴懿出了问题,他们这些侍卫也得跟着遭殃,不仅是面对军法处置,还有面对吴懿妻子的恶言恶语。

    因此,吴懿的侍卫格外的小心,以免吴懿身体出现状况。吴懿享受了三星级待遇,换上身干净清爽的衣服,吩咐道:“立刻请众将到大厅议事。”

    大厅,也就是大船上单独开辟出来议事的地方。

    吴懿身穿锦袍,披着件墨黑色披风,往大厅走去。

    约莫刻钟,所有的将领都聚集到大厅。这些人朝吴懿躬身揖了礼,便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等候吴懿说话。但是,吴懿却没有说话,反而是走到大厅门口,望了眼大厅外倾盆而下的大雨,脸上露出抹笑意。

    好半响,吴懿才返回坐席上坐下。

    他扫了眼大厅的将领,深吸口气,说道:“诸位,天降大雨,使得江面雾气朦胧,水汽弥漫,视线受阻,无法行船。而且大雨落下使得江水猛涨,水势非常湍急,四处都是漩涡,这种时候行船,非常危险,很有可能出现翻船的威胁,诸公有什么对策?”

    说是翻船,其实是夸张的说法。

    虽然江面水流湍急,可操舵的人熟悉风向,般是不会出现危险的。

    “将军,主公已经下令进军,攻打南郑,打开目前的僵局。即使水势湍急,可主公命令传达下来,我等就必须赶往南郑,完成主公的命令。即使有翻船的危险,那也不过是少数的两艘船,不可能所有大船都遇到漩涡。再者,我们乘坐的船是大型战船,无惧风浪,将军不用担心大船的安危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,名叫董和,字幼宰,南郡枝江(今湖北枝江)人。

    董和在刘焉麾下,历任牛鞞县长、江原县长,现在担任成都县令,随吴懿起出征。

    他面相清冷,眼睛狭长,双眼上方的眉毛呈献个字,透出股凶狠的意味。董和坐在坐席上,正襟危坐,神色冷峻,透出股冷意,使得周围的同僚都觉得有些压抑,不敢距离董和太近。

    演义,董和并不出名。

    但是提及董和的儿子董允却非常有名,和诸葛亮、费祎、蒋琬并称蜀汉四英。

    其实,史书,董和的权柄也非常重。

    刘备入主益州,立刻就征召董和为掌军郎将,与诸葛亮起署理左将军大司马府的政务(时刘备任左将军兼大司马),而且董和与诸葛亮也是相谈甚欢,关系非常好。有道是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能够得到诸葛亮的青睐,足见此人的能力非常强。

    但是,能力强往往遭人妒。

    尤其是吴懿,对董和的意见非常大。

    其原因,是因为吴懿和董和的意见相左。

    董和劝说吴懿抓住机会,趁王灿领兵离开南郑的时候,领兵攻打南郑,使得王灿尾难顾。然而,吴懿却说等另外两路大军胜利后,再齐聚三路大军进攻南郑。因为有另外两路大军保驾护航,吴懿就不是孤军奋战,他率领的大军也更加安全,没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吴懿听了后,心微冷,目光看向右侧第人,眼露出期待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董县令,汝之言差异!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,名叫费观,他坐在右侧第位。

    此人身穿大袖博领长衫,衣袂飘飘,唇红齿白,眼神平和,神色淡雅,颌下三缕长须微微晃动,端的是气度不凡,令人心折。

    此人出身荆州大族,刘焉入蜀的时候,也跟着迁入蜀。不仅如此,费观和刘焉还有着复杂的姻亲关系,刘璋的母亲,是费观的族姑,也就是说费观和刘璋是平辈论交的关系。不仅如此,费观还娶了刘焉的女儿,又是刘焉的女婿。

    和吴懿样,费观属于刘焉系的外戚。

    吴懿的妹妹嫁给刘瑁,是刘瑁舅兄。

    费观的族姑嫁给益州牧刘焉,生下刘璋,是刘璋表兄;而且费观又娶了刘焉的女儿,又是刘璋的妻兄,关系非常复杂,但总归是外戚。

    两人都有着相同的背景,也都是站在同条战线的人。况且,吴懿的想法,费观也是认同的,他看见吴懿的眼神,立刻心领神会,站出来反驳董和,不让董和的计谋得逞。费观和吴懿样,都想继续逗留江上,过逍遥日子。

    董和听后,问道:“费大人,敢问您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董和透出股不屑。

    那眼神,令费观和吴懿都感到阵不舒服。

    但是,无论如何,两人的确比不上董和的资历。董和是草根阶层,从基层步步走上来的,历任各级官吏,各方面能力都比两人强。两人唯比董和厉害的就是背景,因为两人都有刘焉作为靠山,而董和却是草根,只能是靠自己的能力往上爬。

    费观笑道:“董县令,您不妨去船头看看大雨的情况。若是您观察情况,应当明白按照目前的雨势,没有两天是不可能停下的。大雨直下,雨势非常湍急,江面上雨雾朦胧,若是行军,对于大船来说,负载太重,阻力太大,很容易生事故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费观嘴角上扬,露出抹冷笑,道:“董县令,您若是急于行军,想要建功立业,可以率领军作为先锋,先行赶路,攻打南郑,您如何?”

    说完,费观得意的望了眼董和。

    吴懿听后,也是露出笑容,费观这番话说得太好了,太符合他的意愿。

    大厅,其余的将领都是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这三位神仙相互掐架,他们站在旁边观看最合适。旦参与进去,不管是保持立,还是支持其方,都要遭到另边的攻讦,或是遭到两边的围追堵截。因此,大厅坐着的小将都是冷眼旁观,等胜利的边宣布命令,出言附和便是。

    最终,董和听见费观的话,大骂声:“竖子!”

    旋即,董和便不说话了,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若是独领军出击,他实力太小,势单力薄,根本无法立足。董和是精明人,看得清局势,当然不可能主动领兵出击。

    吴懿和费观相视眼,立刻宣布决定:等大雨停下后,再赶路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距离大船百米外,艘小型战舰在大雨乘风破浪,不停地晃动着。战舰上,名精壮青年站在船头,望着远处迷蒙隐约透出的艘艘大船,眼露出冰冷的光芒。

    这夜,注定不平静。

    ps:三更完毕,收工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