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7章 最后一路大军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南郑,太守府。≧ >  ≤.≤<1<Z≤W﹤.

    书房,王灿坐在主位上,俊朗的面庞上露出抹歉意。

    下方,跪坐着名身穿锦衣华服的青年壮汉。

    这青年身体精壮,长得浓眉大眼,双虎目精光闪烁,鼻梁高挺,颌下虬髯浓密如钢针遍布。即使青年挺直跪坐,双手摁在大腿上正襟危坐,却也透出股野性,不过面对王灿的时候,却是谦卑恭敬。

    王灿深吸口气,说道:“兴霸,委屈你了!”

    锦帆贼甘宁,甘兴霸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佯装败给裴元绍的甘宁,当日甘宁离开南郑,便返回长江之上。甘宁离开后,率领百锦帆贼在长江上横行肆虐,大肆扩充实力。同时,因为得到王灿财力的支持,甘宁水军实力也是急剧的膨胀,短时间内就已经制霸长江,成为长江霸。

    甘宁拱手说道:“为主公效命,宁不进步委屈,反而甘之如饴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甘宁的确活得滋润潇洒。

    锦帆贼横行长江,不管是长沙太守孙坚,还是荆州牧刘表,只要是在长江之上,都得看甘宁的脸色行事。如今的甘宁,已经不是拥有几艘小船劫掠的锦帆贼,而是当之无愧的江上霸主。长江之上,锦帆贼来去如风,不受约束,只需要不停地扩充实力。可以说,甘宁的日子,简直是神仙日子,令人欣羡。

    王灿又问道:“兴霸,如今水军的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提及麾下的水军,甘宁双明亮有神的眸子顿时精光闪烁,脸上露出兴奋地神情。

    “主公,时至今日,汉水军生天翻地覆的变化,已有大型战船三艘,型战船五艘,小战船十艘,其余的艨艟、战舰更是无数。同时,百水军也变成五千水军,虽然水军士兵的数量依旧有些少,但这五千人都是水好手,非常厉害。”

    甘宁粗大的手不停地挥舞着,那模样好似是指点江山,挥毫洒墨,相当的风骚。

    王灿望着甘宁的神情,脸上也露出欣慰的神情。

    现在的甘宁,即使有野性,可也有上位者该有的气势,这才是统领水军气势的大将。王灿笑说道:“兴霸,兵贵精,不贵多,水军需要绝对的精锐。我们目前还屈居汉,水军暂时用不上。因此,你还有足够的时间展水军,训练出更多的精锐,以备将来之用。”

    甘宁点头道:“主公放心,末将定训练出更多的精锐水军。”

    王灿满意的点点头,又和甘宁说些平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时间,书房欢声笑语,两人都是开怀大笑,相谈甚欢。

    约莫半个时辰的时间,王灿都没有问甘宁返回汉有什么事情?因为作为个上位者,作为个领导,王灿必须要和甘宁交流番,让甘宁觉得他做的事情是得到认可的,这也是王灿担任汉太守以来,逐渐悟出的道理。

    上位者,不仅是官大,还要能纵横捭阖,拉拢住下属的心。

    三国演义,赵云长坂坡七进七出,救出幼主刘禅,回到刘备身边。

    这时候,刘备看见自己唯的儿子安然无恙,心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但是,刘备却做了个摔子的动作,下将刘禅抛出去,并且说为个孺子,几乎损失他员上将。或许刘备这样做有作秀的嫌疑,但是却传达出个信息,那就是看重赵云,觉得赵云对他来说比儿子都更重要。

    试想下,当赵云看见刘备的动作,又听见刘备的话,会是什么心情,当然是非常激动。王灿和甘宁诉说家常,说些平常的事情,就是为了拉近两人的关系,使得甘宁能够更加死心塌地的追随他。

    两人番相谈后,王灿才问道:“兴霸,你此番返回汉,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甘宁拱手说道:“回禀主公,宁返回汉,原本只有件事情,不过在长江上遇到件事情,故此有两件事情向主公禀报。”

    王灿眉头挑,道:“你且详细道来。”

    甘宁闻言,微微欠身,将放在身旁的包裹拿起来,恭敬地递到王灿面前。

    “兴霸,此是何物?”

    “主公看便知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着接过甘宁递过来的包裹,放在案桌上。

    当他打开系在包裹上的丝带,摊开包裹后,顿时睁大眼睛,嘴也张得老大。好半响,王灿才反应过来。此刻,王灿脸上的神色非常凝重,因为案桌上的东西稍不注意,就会来带杀身灭族之祸,必须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兴霸,玉玺被孙坚拿走,怎么会在你手上?”

    案桌上的物件,正是玉玺。

    这玉玺,正是甘宁从孙坚手抢来的。

    甘宁笑说道:“主公,卑职带着锦帆军在长江上流窜,突然遇到从荆州逃窜至长江上,顺被返回长沙的孙坚。那时候,孙坚得到玉玺的消息传遍荆州,末将也是有所耳闻,就将玉玺从孙坚手抢过来,然后把孙坚家人放走。”

    王灿面露诧色,又问道:“你抢玉玺,怎么没有传出消息?”

    甘宁闻言,脸上也是露出抹钦佩的神情,说道:“孙坚也算是条汉子,因为末将放他条性命,他竟然背下私藏玉玺的事情,并没有将此事声张出去。正因为如此,末将得到玉玺后,才没有被人知晓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后,眉头微蹙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后,王灿笑道:“兴霸,我看不是孙坚不声张,是想让兴霸归顺他吧。”

    甘宁点头说道:“主公料事如神,宁佩服。孙坚的确数次派人拜访末将,想要说服末将归顺他,不过都被末将虚与蛇尾,打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做得好!”王灿夸奖声,说道:“只要你日不归顺,孙坚便不会声张出去,因为孙坚还抱有希望,还想着你归顺他,玉玺就又能重回他手。”说到这里,王灿顿了顿,问道:“兴霸,除了玉玺的事情,你还现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说话间,王灿将玉玺重新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,玉玺还不是见光的时候,只能私藏起来。

    等有朝日,这就是王灿手的利器。

    甘宁抿紧嘴唇,脸上露出凝重之色,道:“末将乘船返回南郑,在长江上碰见许多插着刘字大旗的战船。虽然战船不大,胜在数量多,而且穿上还有许多身穿益州军服侍的士兵。这些士兵屯在江上,许久都没有动静,不知为何?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猛然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好,好,兴霸真乃吾之福将!”

    王灿大笑三声,抚掌道:“刘焉派遣三路大军攻打汉,其路自褒城出,已经被我击败;另路自南江县攻来,却被邓正斩杀大将庞羲,小将高沛和小将杨怀,剩下的大军也是苟延残喘,不足为虑。昔日,公达就曾预测刘焉可能还有路大军,可惜直未被现,如今被兴霸碰到,当真是天不佑刘焉,天佑汉啊。”

    甘宁听后,眼顿时闪过道精光。

    他眼珠子转,问道:“主公,既然是刘焉大军,末将这就返回长江上,率领锦帆水军,将刘焉屯在江上的大军全部灭掉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尽显出股江上霸主的气势。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却问道:“兴霸,你返回后,需要几日才能起攻击?”

    甘宁估算了下,然后竖起四根手指,说道:“主公,末将返回长江之上,率领大军出击,恐怕得有四天时间,才能起攻击。”

    “四天时间?”

    王灿微微摇头,说道:“时间太长,拖不了这么长时间,等四天后,恐怕刘焉的大军全都已经登6,向南郑攻来了。到时候你带着大军抵达,也只能击沉些空船,对于其余上岸的大军,没有多大威胁。”

    甘宁摊开手,无奈的说道:“可是末将返回,也只带了百余人,而刘焉大军几十艘战船,足有几万人,如何能击败这么多船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甘宁顿时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王灿和甘宁同时说道:“有了!”

    两人都是眼睛贼亮,甘宁问道:“主公,您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王灿从案桌上拿起支毛笔,递给甘宁,说道:“我们把各自的办法写在手心,看看办法是否相同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在手心写下了两个字,甘宁接过毛笔后,也是写了两个字。两人相视笑,然后同时摊开手掌,只见王灿手写着‘凿船’两个字,甘宁手写着‘水鬼’两个字,两个不同的词语,却都是采取同种办法,派水鬼凿穿大船,船上的士兵不通水性,自然就失去了战斗力。

    甘宁起身拜道:“主公,末将这就告退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甘宁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王灿却站起身,说道:“你稍等片刻,我有物要送与你。”说着话,王灿走到书房外,吩咐几声,便有士兵去执行命令。

    不多时,士兵又回到书房外,递给王灿杆旗和方印绶。王灿拿着大旗和印绶,交到甘宁手,说道:“你佯装败给裴元绍,直领兵在外,没有返回南郑,登台封将的时候也少了你人。不过,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,自今日后,你所帅水军称‘锦帆营’,你之官职封横江将军,替我镇守长江,据长江为己有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王灿尽显出无限的野心。

    长江横贯东西,据长江为己有,不可谓不难,但是却也有挑战性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甘宁抱拳喝道:“主公且安心,末将定不负主公厚望。”

    甘宁接过锦帆军的大旗,以及王灿手的印绶,眼眶微红,脸上露出感动的神色。他佯装被击败,回到长江继续做贼,而王灿却没有忘记他,直惦记着他,足见王灿是真的欣赏他。甘宁裹起大旗,又将印绶收入怀,深吸口气,朝王灿拜了拜,将后背上的帽子盖在头上,然后悄悄离开太守府。

    来无影,去无踪。

    甘宁将玉玺交给王灿后,又离开南郑,直奔刘焉的战船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,求收藏咯,嗯,还有鲜花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