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6章 成都风云起(下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刘焉遇刺的那夜,州牧府火光闪耀,喊杀声不断,夜都没有停歇。≯  ≥≯ ﹤.﹤<1ZW.

    但是,第二日却清风雅静,没有半点消息。

    即使有人借着各层关系去打探消息,却没能得到半点消息。这次,州牧府下人的口风很严,所有打探消息的人都是尽兴而来,失望而归。然而,就在第二日,又突然生令人惊骇的事情,刘焉派赵韪领兵屠杀所有道观的道士,三天时间,将成都境内的道观全都毁灭,没有留下座。

    这时候,百姓虽然恐慌,却也在揣测州牧府到底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都不停猜测的时候,又突然传来了消息。

    刘瑁身死,刘焉身受重伤,已经濒临死亡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如同瘟疫样在成都快传递着,半天时间,所有人都快的知道州牧府上生的事情。与此同时,人心思动,上至达官贵人,下至贩夫走卒,都感受到股压抑的气息,山雨欲来风满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州牧府,书房。

    休养几日后,刘焉小腹处的伤口终于开始结痂,逐渐的好转。

    他斜靠着张坐榻,脑思考着益州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益州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,不仅是动了对汉的战斗,还有内患滋生。刘焉虽然年老,却依旧坚持着处理益州的事情。这时候,刘焉已经明显感觉到身体每况愈下,因此更迫切的想要将位置传下去,传到刘璋手。唯让刘焉遗憾的是,刘瑁被刺杀,他最意的继承人被杀死。

    书房外,响起轻微的叩门声:“大人,贾从事在大厅等您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到书房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门外传来声回应,旋即便响起由近及远的脚步声。片刻后,书房外响起叩门声,贾龙已经到书房外。刘焉依旧微眯着眼睛,闭目养神,并没有因为贾龙的到来,就起身迎接。让贾龙在屋子外等了片刻,喊道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刘焉依旧坐在原地不动。

    贾龙推开房门进来,见刘焉没睁开眼,心暗骂两声老贼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走上前去,恭敬的朝刘焉行了礼,然后双手垂放在胸前,动不动,等候刘焉问话。刘焉不说话,贾龙自然是不敢率先打扰刘焉闭目休息的,两人都不言语,就这么安静的相处着。

    约莫刻钟后,刘焉才睁开眼睛,浑浊的目光落在贾龙脸上,见贾龙并没有露出不耐的神情,相反是露出耐心等待的表情,才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对于贾龙,刘焉曾经非常看重,因为是贾龙帮他稳定了局面。

    到后来渐渐疏远,是由于贾龙为的益州大族实力太大。

    到现在,贾龙完全被闲置。

    原因只有个,因为贾龙是益州大族的领军人物。

    这,就是让刘焉忌惮的原因。

    刘焉身体扭动了下,想要换个姿势,却下拉扯到小腹处的伤口,疼得龇牙咧嘴,猛抽几口凉气。好半响,才平复下来,不过脸上却又升起抹潮红之色,显然是受伤不轻。他看向贾龙,沉声问道:“你来见孤,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贾龙微微低下头,不敢平视刘焉,眼角的余光却也注意着刘焉的变化。

    撇见刘焉疼得龇牙咧嘴,心立刻嘿嘿冷笑。

    他恨不得刘焉疼得死去活来,最好是吐血三升,或者是直接昏厥过去。饶是如此,他的脸上却没有露出分毫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贾龙还恭敬地朝刘焉揖了礼,说道:“主公,成都的局势不容乐观,非常混乱。其原因是成都的道观全部被毁,激起了民愤。百姓纷纷请愿,希望主公能够重修道观,让百姓上香祈福,有个寄托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刘焉派赵韪屠杀道观,其原因是刘瑁被刺杀。

    贾龙心思灵透,也知道其的情况。而且,当日在河道处出现的百黑衣人,正是贾龙及益州大族派出去刺杀刘焉的。

    只是,刘焉贼精,竟然还有伏兵。

    幸好贾龙事先就找好托词,让人以马相余孽的身份,将事情掩盖过去。

    刘焉嫉恨道观的道士,贾龙则专挑刘焉愤恨的事情说,其目的就是要刺激刘焉。

    贾龙今日前来拜访刘焉,其实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。现如今,益州的大事几乎都是赵韪在处理,贾龙作为益州从事,权利非常大,却已经被架空,完全被闲置下来。他来拜见刘焉,目的有二:其是打探刘焉的伤情,看刘焉的情况如何?其二是为了刺激刘焉,让刘焉更加的愤怒。

    果然,刘焉听了后,顿时怒了。

    刘焉鼻息咻咻,问道:“是哪些人请愿?有多少百姓想要重修道观?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出来,立刻让贾龙明白件事情,刘焉想杀掉情愿的百姓,以及杀掉想要重修道观的百姓。贾龙寻死番,心暗暗冷笑,杀,让你杀个够。

    他沉声说道:“回禀主公,由于张道陵的缘故,益州百姓多信奉道教,但是成都境内,就有四成百姓喜欢去道观上香祈福。现如今,百姓们见成都所有的道观夜间消失,都非常愤慨,都想请主公重修道观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贾龙更是望着刘焉,期待着刘焉的反应。

    成都,是益州府,人数非常多。

    四成百姓至少也有几十万人,刘焉想要杀人,但是敢杀这么多人么?

    这时候,贾龙期待着刘焉的反应。

    刘焉听了后,倒抽口凉气,脸上露出无奈的神情。脸色是阵铁青,阵阴沉,尤其是目光看向贾龙的时候,也都是目光森冷。他骂道:“群刁民,竟如此大胆,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。你立刻将请愿的人全部拘押,孤要看看有哪些人想要重修道观,哪些人想要和孤较量?”

    贾龙当然不会随刘焉的意愿,他说道:“主公,这群百姓狡猾得很,生怕主公杀害他们灭口,都已经躲到百姓里面,找不见人。”

    “刁民!刁民!……”

    刘焉气得咬牙切齿,大声喝骂。

    他大骂的时候,身体又免不了阵晃动。偶尔晃动下,还不会牵扯到身体的伤痛,但是身体晃动的时候,便扯到了小腹的伤口,使得刘焉不停地倒抽凉气,喉咙嘶嘶的出声音。贾龙见此,心暗爽,又添油加醋的说道:“主公,百姓们还写了封信交给主公,请主公阅览。”

    “递上来!”

    刘焉低喝声,强自忍着痛楚,脸上露出凝重的神情。

    贾龙从袖口摸出张白布,上面写满了字,不过字迹潦草,歪歪斜斜,到处都是涂抹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乍眼看,就知道是没有读多少书的人写的字。刘焉摊开白布,映入眼的是四个歪歪斜斜的大字:刘焉老贼!刘焉还没有看后面的字,就已经被气得不轻,他冷哼声,扔掉白布,喝道:“刁民,该杀,该杀!”

    但是,刘焉又升起抹无力感。

    几十万百姓,如何杀得完。

    不是不敢去杀,而是不能下手去杀。

    刘焉心无奈,又想到他心爱的儿子刘瑁被刺杀,他灭了道观也是理所当然,情理当。如今却有百姓来反对他,是何道理?他越想越气,心就感觉堵,脸色也逐渐的变化,张脸变成了猪肝色,喉咙也感觉堵,不停地咳嗽着。

    “咳!咳!……”

    刘焉不停地咳嗽,脸色又从猪肝色变成了潮红色。

    贾龙见此,心甚是得意。他并没上去帮助刘焉,而是站在原地动不动,垂着脑袋任由刘焉咳嗽,这都是他为死去的十余家豪绅大族报仇。

    刘焉越疼痛,贾龙就越的高兴。

    “主公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贾龙装模作样的询问声,可刘焉正咳嗽得厉害,哪里听得见。

    因此,贾龙又继续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刘焉张开嘴,哇的突出口鲜血。

    鲜血吐在地上,还夹杂着些许小血。,口心血吐出来,刘焉更是面如金纸,潮红的脸色又变得苍白起来。而且刘焉咳嗽的时候,免不了又是阵晃动,使得小腹处的伤口不停地扯动,刚刚结痂的伤口又破裂开来,丝丝殷红的鲜血流溢出来,染红了刘焉小腹上缠着的白色布带。

    “来人,快来人!”

    贾龙见刘焉疼得死去活来,气息逐渐衰弱,这才大声吼叫。

    刹那间,房门打开,个个士兵冲进来,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刘焉旧疾复,贾龙可以选择不说话,但是情势危急,旦刘焉出现大问题,他也要被追究责任。现在刘焉身体受到重创,这样的情况刚刚好,最好折磨刘焉生死不能。因此,贾龙急忙吩咐道:“快,将主公扶到房间去,立刻请医者来替主公诊治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几名士兵将刘焉搬回房屋,又有士兵去请医者来诊治刘焉。

    有其他人插手,贾龙则直接离开了。

    现在,他已经达到了目的。

    贾龙心情舒畅,,迈着轻快地步伐,往自己的府邸返回。他成功的获得刘焉的情况,也使得刘焉病体加重,是该采取行动了。

    要使刘焉灭亡,就必须让刘焉加重病情,才能命呜呼。

    所有的棋子,都可以使用了。

    益州大族,不是刘焉屠杀番就能杀完的。

    ps:第三更,收工。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