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5章 成都风云起(上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成都,州牧府。≯   <.≦≤1≤Z≤W≤.≤

    刘焉躺在床榻上,奄奄息,精神萎靡不堪。张褶皱得像是老树皮的脸苍白无力,整个人浑像是从棺材爬出来的死人。只是,刘焉微微呼吸间,以及时不时眨动的眼睛,显示出刘焉还有口气在,这时候的刘焉不仅是身体受伤,心也是伤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刘瑁死,使得刘焉萎靡不振。

    不仅是白人送黑人,更是意的继承人身死。

    几天时间,刘焉头上的银掉落许多,如今已是稀疏得很,用根银丝带捆绑着。刘焉想着刘瑁死前的惨状,就恨得牙痒痒,干枯的双手紧握成拳,恨不得将当日做法事的道人全部杀光。

    当日,刘焉将做法事的道人请入府上,方面为刘瑁祈福驱邪,另方面为刘焉堪舆,查看州牧府内的布局,方便作出修正。道人带着九个身穿道袍的人借着刘焉给的权力,在府上四处穿梭,名义上是校正州牧府布局,暗却准备逃逸的路线。等查探完情况,十个人开始为刘瑁祈福驱邪,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整天,最基本的法事都没有做完,第二天还得继续。

    因此,十个道人都留宿在州牧府上。

    天黑杀人夜,夜幕下,十个道人身穿黑衣,悄悄的在府上穿梭。因为白天摸清楚了府上的基本情况,十个人轻易的就摸到刘瑁的房间,杀死刘瑁。当行人赶到刘焉房间的时候,恰巧碰到刘焉起夜,而同时又遇到刘瑁身死被现。十人泄露了行踪,只得尽力刺杀刘焉,却也只是重伤刘焉,没有机会杀死刘焉。

    即使白天找好退路,退走的时候,依旧死掉两人。

    生这样的事情,刘焉气愤不已,而始作俑者赵韪却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这时候,赵韪已经不是救下刘焉的功臣,而是造成刘焉重伤,刘瑁身死的罪人。

    即使刘焉没有怪罪他,他也在第时间赶到州牧府,向刘焉请罪。事情的起因都是因为他句话,让刘焉重伤,刘瑁身死。此时赵韪不主动请罪,很可能就会让刘焉怀疑他。然而,事情却又不是赵韪所为,他都觉得很冤枉。

    本事好心片,却让事情变得团糟。

    刘焉离开州牧府,是为了‘钓’,最终杀了马相的余孽,本是非常高兴的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的刘焉却没有半点兴奋,有的是充斥在胸腔内的怒火。

    房间,只有赵韪和刘焉。赵韪俯伏在地上,大气儿不敢出,他的左肩上依旧缠着层层的白布,白布上透出点点殷红,很显然是鲜血染红的。赵韪以头磕地,颤声说道:“主公遭此大难,都是由于赵韪识人不明,致使瑁公子身死、主公遇刺,韪虽然忠于主公,却是由于韪劝说主公,才会生这种事情。韪万死难辞其咎,请主公降罪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赵韪声音哽咽,眼眶通红。

    滴滴晶莹的泪珠从眼流下来,滴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那情景,好像是赵韪也悲恸刘瑁身死,为刘瑁感到惋惜。

    其实,赵韪也是聪明人,他明白生了这样的事情,推脱责任说不定就被暴怒的刘焉刀斩了。与其如此,不如自己以退为进,主动承认错误,向刘焉请罪。他俯伏在地上说话的时候,肩膀不停地颤抖,额头上冷汗直冒,左肩上更是渗出点点殷红,显然是伤口不停地流血,染红了白布。同时,伤口处剧烈的疼痛也让赵韪身体颤。

    “你是该死,若不是你,瑁儿不会死!”

    刘焉的声音低沉嘶哑,透出股苍凉的意味。

    只是,当刘焉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赵韪心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从这句话,赵韪能够猜出刘焉并没有杀他的心思。不过,赵韪依旧是俯伏在地上,顾不得肩膀上的伤势,等候刘焉落。长期跪在地上,他肩膀上的伤口破裂开来,不会儿,便已经染红了包裹在肩膀上的白布。

    刘焉瞥了眼赵韪,见赵韪左肩上片殷红,心叹口气。

    旋即,他嘶声说道:“起来吧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赵韪又朝刘焉拜了三拜,这才缓缓站起身,恭敬地站在刘焉身旁。刚才跪在地上等候刘焉降罪的时候,赵韪尚且只感觉肩膀疼痛难忍,此刻却觉得肩膀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,让他嘴角不停地抽搐,身体也是微微的晃动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赵韪!”

    “主公,您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孤交给你件事,限你三日内带兵剿灭成都内所有道观,不管是什么道观的人,统统杀光,个不留。这些道观的道士,便是给瑁儿陪葬的人。孤要让所有人知道,不是任何人都能够承受孤的怒火。同时,你立刻将做十个道人的画像传遍益州,旦有现者赏万金,封千户侯;有缉拿道人的人,提着级来见孤,赏万金,封万户侯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赵韪点点头,便拖着病体离开。

    三日内,成都内杀戮四起。,无数道观的道人遭受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当然,道观也可能任由赵韪屠戮,每座道观都有着不俗的力量,每剿灭座道观,都会消耗刘焉的兵力。场场杀戮后,虽然剿灭了成都境内的道观,却也使得刘焉麾下的势力损失了十分之二,这都是道观道人反抗造成的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刘焉的命令也迅传达下去。

    无数的百姓都兴奋无比,开始寻找刺杀刘焉和刘瑁的刺客。然而,逃逸的个人都已经改变装束,回到汉境内,使得刘焉的抓捕计划落空。

    三日后,赵韪完成命令后,将成都内的道观屠戮空。

    他托着疲惫的伤体,回到州牧府,面见刘焉。

    刘焉直接问道:“事情完成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赵韪站在旁,恭敬地道:“回禀主公,成都之内,再无道士,所有道观,都已经焚烧殆尽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好!好!好!”

    刘焉朗声大笑,褶皱的老脸上浮现出快意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身体动,便引动小腹处的伤口,而且整个人激动的时候,更是咳嗽不已,身体不停的颤抖。丝丝猩红的鲜血从他的嘴角流溢出来,吓得赵韪连忙走到刘焉身旁,替刘焉抚顺气息,又拿出丝帕擦拭掉刘焉嘴角的鲜血。

    好半响后,刘焉躁动的情绪才稳定下来,他深吸口气,缓缓说道:“赵韪,加大力气搜寻凶手,就是刮地三尺,也得将几人找出来,我要让这个人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,让他们就是死了,也不得安生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的时候,话语几乎是从牙缝透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赵韪想了想,又说道:“主公,瑁公子身死,益州后继无人,还请主公派人去长安接回位公子,稳定益州局势,以免被王灿小儿所趁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这句话说得有理。瑁儿身死,益州不能没有继承人。”

    刘焉眼光闪烁,沉声道:“王灿小儿正疲于应付孤的大军,巴不得益州内乱,他才能从抽出身来。这时候,王灿小儿应该很高兴吧。哼,只要泠苞击败邓正,领兵逼近汉,严颜再领兵从褒城主动出击,攻打南郑,再在上还有路大军突然杀出,直奔南郑,三路大军合围,想必王灿又高兴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刘焉说话间,眼露出疯狂的眼神。

    此时,刘焉已经是彻底的失去理智了,否则他便不会派人屠杀成都的道观。

    每座道观都有着自己的香火,都有着各自的信徒。

    刘焉派赵韪屠杀成都境内的道观,已经激起了民愤,使得刘焉在百姓成了暴君,成了个不体恤百姓生活的州牧。不过,刘焉可管不了这么多,他想了想,问道“赵韪,你说长子范、次子诞、四子璋,哪个适合接任益州之主?”

    赵韪很想说刘璋适合,因为刘璋年轻,适合掌控,但赵韪却并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益州的继承人,属于刘焉的家事,赵韪不敢插手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赵韪说道:“长子刘范知书达理,聪慧敏捷;二子刘诞能力出众,卓尔不群;四子刘璋宽宏敦厚,气质不凡。四人都是人之龙,都非常优秀,韪时也难以挑出谁更能胜任世子。主公乾纲独断,慧眼识人,定能挑选出最适合继承益州的公子。不管是哪位公子,韪定然尽心竭力,辅佐世子,稳定益州。”

    刘焉笑着点头,赵韪的话,其实只有最后句让刘焉欢喜。

    刘焉最惧怕的是赵韪和某个儿子有关系,与他立下的世子相悖,这才试探赵韪。现在赵韪说不管是谁,都尽心辅佐他立下的继承人,便是最符合刘焉的心思的。

    顿了顿,刘焉说道:“四子刘璋宽宏仁厚,知书达理,素有贤名,孤认为最适合接任益州牧,成为益州之主。你立刻派人前往长安,求见皇帝,说孤三子刘瑁夭折,膝下无子,让四子刘璋返回益州,让孤享受晚年之乐。”说到底,刘焉是心疼幼子。

    “诺!卑职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严颜和泠苞可有信传回?”

    “暂无!”

    “你要时刻注意两人的消息,并且督促最后路大军,让他们尽快出击,直捣王灿老巢南郑,让王灿不得不从褒城回援,从而打开战争的局面,集兵力剿灭王灿。”不得不说,刘焉的消息太过落后,到现在依旧没有严颜的消息,这也是严颜深入汉腹地,才使得严颜的消息没有传递出来。

    刘焉和赵韪说话时间不长,不多时,刘焉已经是微眯着眼睛,透出股苍凉的神情,不能继续支持。

    赵韪见此,立刻道:“主公,您休养身体要紧,卑职告退。”

    刘焉摆摆手,示意赵韪离开。

    书房,刘焉叹口气,眼睛望着房梁,阵呆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