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3章 刘焉自己送上门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百余黑衣人,并没有对刘焉造成威胁。≯  ≥≯ ﹤.﹤<1ZW.

    唯的伤害是赵韪左肩被洞穿,鲜血如注,不停地流淌下来,染红了半边衣襟。

    马车,赵韪右侧后背抵着马车,左侧被战刀刺到的肩膀露在外面,唧唧哼哼的**个不停。此刻,原本红润的脸色也变得苍白,非常吓人。他双手死死抓住坐榻,手背上青筋暴起,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停地冒出来,滴落在脸上,这次额头冒汗不是心虚被吓的,而是由于肩膀上疼痛给折磨的。

    刘焉见此,立刻吩咐道:“回府!”

    赵韪听了后,却睁开了眯起的眼睛,咬紧牙关,缓缓说道:“主公,韪身体不适,无法陪主公继续去道观给瑁公子祈福。因此,主公可派遣两个甲士去道观,将道观的观主请到府上,为瑁公子做场法事,替瑁公子驱邪。“

    说完后,赵韪又倚靠在马车上,唧唧歪歪的哼着。

    不提赵韪心的心思,刘焉却被赵韪感动得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刘焉心暗道:汝不负我,我必不负汝!

    刚才的情况可谓是惊险万分,若是赵韪扑出的度稍慢片刻,稍微有丝犹豫,戳入马车里面的钢刀就不是刺入赵韪的肩膀,而是刺死刘焉。

    单单是赵韪奋不顾身的救下刘焉,就足以让刘焉感动,现在赵韪又劝说刘焉派人去请道观的观主为刘瑁祈福驱邪,可谓是忠肝义胆,令刘焉心下感动。他眼眶微红,握着赵韪右手,激动地说道:“赵韪啊,你身体受伤,不要说话,不要乱动,等返回府上后,孤立刻派人救治你。”

    赵韪点头说道:“多谢主公!”

    刘焉掀开马车窗口上的门帘,喊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他刚说话,就有名骑马的校尉飞跑过来,跑到刘焉跟前,拱手道:“大人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刘焉命令道:“你立刻甄选两个识路的士兵去道观,将道观的主事请到府上,其余的士兵立刻返回成都,回府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校尉抱拳应和声,转身去挑选两个机灵的士兵,将事情吩咐下去。旋即,校尉便带着士兵保护着刘焉返回成都。这场去祈福的事情,最终是虎头蛇尾,以刘焉诛杀百余黑衣人落幕,但事情却没有完结,因为刘焉的目标不止于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成都东南五里,道观。

    内院,书房!

    屋子,坐着两个年人。

    左侧之人身穿黑色道袍,手持拂尘,颌下长髯及胸,髻乌黑浓密,系在起的髻上插着根木簪。他盘腿而坐,如同尊雕像动不动,但是眼眸偶尔闪过的丝精光却显示出此人的不凡。

    右侧之人身穿黑色衣袍,腰间悬挂着柄黑铁长剑,颌下满是络腮胡,长得是浓眉大眼。此人跪坐在地上,身体打得笔直,粗大的双手放在膝盖上,虎口处露出厚厚的茧子。此人正是城东大宅谋划着想要刺杀刘焉的人。

    此人和道人坐在起,让人觉得很奇怪。

    但是,事实却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道兄,刘焉已经往道观行来,道兄作何打算?”跪坐在右侧的黑袍人轻声说了句,语气,却含着股凌厉的意味。

    身穿道袍的年人轻轻的甩拂尘,说道:“刘焉来此,无非是祈福问道,驱邪避凶,亦或是预测将来的走势。只要刘焉来此,我会单独设间屋子,邀请刘焉详谈。旦刘焉入了屋子后,就身不由己了。即使屋子外有刘焉的士兵把守,只要稍微施加手段,就能摆平刘焉,兄不必忧虑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!”

    佩剑的年人嗯了声,然后说道:“我会带人在道观内等候道兄佳音,若是道兄无法解决刘焉,我会带人出手,若是道兄加上我依旧无法完成任务,道兄应该知道楼主怒,可不容易熄灭的。”

    道人说道:“我在此地已有大半年时间,熟悉情况,足以解决刘焉,放心便是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的时候,屋子外响起叩门声。

    “进来!”

    道人喊了声,旋即名身穿道袍的青年走了进来。这名青年神情略显憨厚,但双灵动的眸子却显示出此人不是憨傻之人。他进屋后,朝左右两侧的人各自揖了礼,然后说道:“刚刚得到消息,刘焉途遇到刺杀,双方交战激烈,尚且不知晓是何人意图刺杀刘焉。”

    “哦,竟有人刺杀刘焉?”

    右侧的黑袍年人露出惊愕的神色,说道:“刘焉杀人无数,也是得罪了无数的人啊!”

    道人捋了捋颌下及胸长髯,叹道:“诶,刘焉来此可是大好机会,竟然有人从刺杀,可惜,可惜啊!若没有人横插脚,刘焉很可能到道观来,我们就有机会下手。如今刘焉遇刺,想必会半道而返,不会来此,看来杀死刘焉的计划要变动才行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说道:“这也简单,刘焉既然有前来道观的心思,那就证明他寄希望于道观解决问题。他不来,我们可以自己去。只要道兄去刘焉府上化缘,便可以设法让刘焉留住道兄,只要道兄能在刘焉府上做法祈福,我们就能混进去,到时候趁着夜晚,就有机会行动了。”

    道人摆摆手,斥退了青年。

    他脸上露出沉思之色,说道:“嗯,此计可行!”

    然而,青年刚离开不久后,又有名身穿黑色道袍的青年叩响房门,进入书房。青年神色急切,说道:“观主,道观外来了两个士兵,两人自称是刘焉州牧府的士兵,他们急匆匆的进来,要见观主。”

    道人闻言,立刻站起身,朝黑衣人说道:“兄稍等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来到大厅外,只见两名士兵身着甲胄,腰悬战刀,透出股凌厉的气势。

    道人做了个揖,拂尘扬,说道:“两位施主前来观,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站在左侧的士兵说道:“州牧大人请你去州牧府,有要事相商,时间紧急,赶紧走吧,随我们道去州牧府。”

    道人眼珠子连连转动,问道:“不着急,老道得闻闻可是要堪舆、祈福,或者是驱邪避凶,做法事等等?”

    士兵摇摇头道:“我等不知!”

    道人见两人不知道,心思便活络了起来,说道:“施主有所不知,若是做法事、祈福和驱邪避凶等事情,需要更多人同前往,才能完成事情。若仅仅是老道人,无法做完所有的事情,所以老道才要问清楚事情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站在右侧的士兵附耳在左侧的士兵嘀咕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旋即,左侧士兵就说道:“道长,您还是多带些道童,以免抵达州牧府后,又要重新返回道观。”

    道人听了后,脸上露出抹笑容。

    他双手合在胸前,说道:“两位施主稍等片刻,老道这就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老道便急匆匆回内院去了。

    约莫刻钟后,老道便带着九个道童出来了。这九个道童当,和道人商议刺杀刘焉的黑袍人赫然在列,只是此人已经换上袭道袍,并且拿着做法事的桃木剑,以及堪舆、驱邪避凶需要用的罗盘等等。

    九个道童,都是身穿黑衣道袍。

    但是,九个人除掉和道人说话的黑袍人,有四人类似于黑袍人,这四人都是指节粗大,虎口有着厚厚的茧子。另外的四人则是身材瘦削,穿着道袍,举止投足间自有股仙风道骨的气势。

    士兵见道人带着九个人出来,目光扫,停留在黑袍人身上。

    这两名士兵都是老卒,眼光毒辣,眼就看出黑袍人的不凡之处。

    他伸手指向黑袍人,说道:“道长,此人虽然身穿道袍,可气质却不似出家之人,你再看另外四人,这四人的手掌宽大且手指修长,并且手指关节出都有茧子,很明显是练武之人,你这道观夹杂这些人,恐怕有些不对啊!”

    老道和黑袍人闻言,都是心凛。

    好厉害的眼睛!

    两人心叹息,黑袍人垂眸不语,道人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停顿了片刻,道人笑了笑,说道:“施主眼光精准,老道佩服。至于施主说道观的道童会武艺,这也是无奈啊。如今身逢乱世,即使益州有刘益州这样贤明的人治理,依旧有贼匪,我们有几个会武艺的人,也是不得不培养些看守道观的人啊!”

    士兵听了后,点头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顿了顿,士兵说道:“既如此,道长请!”

    说完,两名士兵转身往道观外走去。道人见此,心松了口气,挥了挥手的拂尘,跟着两名士兵往道观外走去。黑袍人神色如常,脸上并没有任何神情波动,旦两名士兵看破情况,直接杀人灭口,并不会泄露消息。

    现在蒙混过去,自是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行人,出了道观,紧随士兵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汉,南郑,太守府。

    大军返回南郑后,休息了天。

    第二日,王越派人传来消息,严颜的家眷已经接到南郑,并没有引起刘焉的注意。这都是刘焉直忙于处理大军和王灿交战的事情,以至于忽略了成都内部的其他情况,才会让王越的人轻易带走严颜家眷。

    大厅,王灿坐在主位上。

    下方,站着绑缚双手的严颜和严直,两人神色都有些郁闷。因为自从投降王灿后,王灿并没有搭理两人,而是等着回到南郑后,到现在才召见二人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灿开口便让两人郁闷。

    ps:第二更,收工,今日就两更,抱歉,明日恢复三更万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