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1章 刺杀刘焉(下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不多时,两人来到刘瑁居住的院落,直奔刘瑁的房间。>≥≥  <.≤1ZW.进了屋子后,只见个脸色苍白,面容清癯,双眼眸乌黑透亮,带着股灵动之气的青年卧倒在床榻上,此人正是刘焉第三子刘瑁。他看见刘焉到来,赶忙起身,要给刘焉行礼。

    刘焉把希望都寄托在刘瑁身上,哪能任由刘瑁折腾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他快走两步,健步如风,丝毫不像是垂垂老矣的老人,走到刘瑁身前,把摁住刘瑁的双臂,和声说道:“瑁儿,不用起身,不用起身。你身子不好,要好好休养身体,不要劳累过度了。”

    刘瑁低声道:“累爹爹担忧,瑁儿之过。”

    说完,刘瑁脸上露出黯然的神色,这具病怏怏的身体让他饱受折磨,非常难受。

    刘焉有四个儿子,长子刘范,次子刘诞,三子刘瑁,四字刘璋。

    四个儿子当,刘瑁最为聪明伶俐,也最像刘焉年轻的时候,让刘焉非常喜欢,但是刘瑁的身体却也是最差的,体弱多病,让刘焉头疼不已。因此,刘焉才会留下刘瑁在益州,这不仅是疼爱刘瑁,更是担忧刘瑁的身体安危。

    刘焉轻轻的拍拍刘瑁的手,露出慈祥的笑容,说道:“傻孩子,你是爹爹的儿子,爹爹不关心你还能关心谁。好了,你现在安心养病,不要操劳其他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刘瑁点点头,然后又躺在床榻上。

    刘焉和善的笑了笑,又找来负责治疗刘瑁身体的医者,询问了番刘瑁身体的病情,得知刘瑁并没有大碍,这才放下心来,

    他又吩咐伺候刘瑁的侍女,让侍女好生伺候,有情况随时禀报,之后才带着赵韪离开了。两人又往书房走去,刘焉问道:“赵韪啊,你说瑁儿老是无缘无故的昏厥,但医者却说没有大碍,到底是什么原因?”

    赵韪知道个屁,他瞅了眼刘焉的神色,心不停地思虑。

    良久,赵韪说道:“主公,卑职听闻成都东南五里方向有座道观,驱邪颇为灵验,不如去道观为瑁公子祈福,说不定能收到奇效呢?”

    刘焉听了后,神色亮,点点头:“嗯,这也不错,你去准备,孤和你道去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赵韪得令,转身去准备了。

    刘焉身为益州牧,掌握方权柄,手握生杀大权,出府趟自然是不能有丝毫怠慢,必须要做好保护工作。刘焉人独自返回书房,坐在坐席上,脸上露出担忧之色,不是担心他自己的安全,而是担忧刘瑁的身体。同时,眼也带着丝希冀的神色,希望去道观祈福,能够有用,治疗好刘瑁的身体。

    坐在书房,刘焉目光凛冽,丝毫不像是个老人。

    相反,反而是像个护犊子的家长,他望着房门,喃喃自语:瑁儿,父亲定为你处理好内患,免除你的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坚定,露出坚毅的眼神。

    没用多长时间,赵韪已经来到书房,请刘焉出行。

    州牧府外,两辆马车停靠在外面。

    周围,又有无数的士兵把手。两辆马车,最前面辆马车非常宽敞,而且通风透亮,车摆放着张案桌,案桌上还有些水果供刘焉使用。刘焉见赵韪要乘坐后面的辆马车,吩咐道:“赵韪,随孤道而行,你和孤坐在马车,尚且能够说话解闷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赵韪受宠若惊,赶忙朝刘焉的马车走去。

    但是,赵韪也能感受到刘焉老了,真的是老了。

    否则,以刘焉的性格,断然不会做出这种拉拢他的事情出来。

    等刘焉和赵韪上了马车后,驾车的马夫扬起马鞭,大喝声,便催促着战马快奔跑,朝东南方向五里处的道观奔跑而去。马车周围,又有上百士兵道随行,保护刘焉的安全。在刘焉和赵韪离开州牧府的时候,遍布在州牧府探查消息的探子也赶忙离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贾府,书房。

    贾龙、李元、崔赫坐在书房,宾主落座。

    贾龙神色严肃,身穿黑袍,正襟危坐;李元身穿淡蓝色长袍,脸上带着丝喜色;崔赫则是身穿褐色长袍,露出冷笑的神色。

    贾龙问道:“探子传来消息,刘焉离开州牧府,你们两有何看法?”|

    李元拱手说道:“贾公,刘焉离开州牧府,这可是个动手的好机会,我们益州大族被刘焉排斥,已经是露出了獠牙。我们要杀刘焉,越早动手越好。”

    崔赫也是赞同道:“刘焉心想要撇开益州大族,却不知益州大族盘踞益州上百年,牵连甚大,不少官员都是益州大族出身。他不通知贾公,就领兵攻打汉,如今已经有路大军被击败,想来其他的大军也是难逃厄运。既然我等准备迎王灿入益州,就做得果断些,制造混乱,派人装扮成劫匪或者是其他人,杀掉刘焉,除掉大患。”

    贾龙点头说道:“这事情宜早不宜迟,但是必须要谨慎,不能泄露身份,否则事情没有办成,我等都要遭到灭顶之灾。”

    自从刘焉屠杀益州大族后,便和刘焉誓不两立。

    如今刘焉出行,贾龙也是心动了。

    李元说道:“贾公说的有理,必须要小心谨慎,举杀掉刘焉,我们合计合计,商量出套万全之策出来。”

    书房,三人你言,我语,都是商量着杀死刘焉的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成都,城东。

    座大宅,大厅坐着几个精干的年汉子。

    坐在主位上的年汉子身穿黑衣,头戴方璞巾,腰间悬挂着柄黑铁长剑。他手指关节粗大,目光凛冽,冷冽的目光掠过其余众人,说道:“已经得到确切消息,刘焉往东南方向去了,我们早已得到消息,可却无法接近刘焉,准备了这么久终于得到消息了。现在,是该有结果的时候,都下去准备好,等刘焉落脚的时候,伺机刺杀刘焉。记清楚了,不成功,便成仁,都给我放亮招子,小心应对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大厅,众人轰然回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刘焉出行,可谓是牵动了益州许多人的心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以贾龙为的益州大族,以及城东想要刺杀刘焉的人,其余的各种人物也都是关注着刘焉的动向,想要弄明白刘焉到底做什么事情?或者是心怀鬼胎,想从牟利的。时间,因为刘焉出行,本就暗朝汹涌的成都突然间风起云涌。

    各路牛鬼蛇神,都闻风而动。

    而此时,刘焉和赵韪坐在马车,丝毫没有察觉到益州的变化。或者是,两人早就有了万全之策,已经预料到局面的变化。

    其缘故,只有刘焉和赵韪知晓。、

    成都,突然间风起云涌,局面难以预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