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0章 刺杀刘焉(上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益州,成都。≧ ≯≥ ≤.≦﹤1≤Z﹤W.

    州牧府,刘焉书房。

    赵韪坐在刘焉对面,言不。

    此刻,刘焉阴沉着脸,砰的声将案桌上的竹简股脑全都推到在地上,随后低声喝骂道:“废物,都是群废物!堂堂方大将,竟被南郑大族的人设计杀死,当真是丢人啊!”距离邓正击杀庞羲、杨怀和高沛后,隔了四天,消息才传回成都,刘焉才得到庞羲被杀的消息。如今大军都是泠苞在主持,邓贤作为副将辅佐泠苞。

    赵韪安慰道:“主公,庞羲自大,不听劝告,以至于灭亡。如今泠苞率领大军,和邓正对峙,大军气势鼎盛,定能击败邓正。泠苞是知兵之人,率领大军定能击败邓正,不负主公厚望。”

    刘焉听了后,气呼呼的喘着粗气,好半响才平复了心的怒火,叹道:“如今局势不明,也只能期待泠苞立功,希望泠苞不会让人失望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刘焉又问道:“严颜可有信来?”

    赵韪说道:“严将军攻下褒城后,屯兵褒城不出,已经成功拖住王灿的大军,让王灿不能随意动弹。褒城的局面至今仍在僵持当,尚且没有新消息。严将军面对王灿大军,屯守褒城已经是有些困难,想要击败王灿颇为困难。如今只能等泠苞和另路大军取得胜利,让王灿不得不回援,才能让严将军松口气,大军和王灿对峙,只能看严将军自己的能耐。”

    刘焉老脸上露出欣慰的神情,道:“严将军老成持重,当为我心腹。”

    此时,刘焉尚且不知严颜失败的消息。

    等严颜被擒的消息传回来,恐怕都得好几天之后了。

    刘焉说起严颜的事情,情绪方才好转了些。他神色略显阴沉,低声问道:“此次和王灿交战,按照你的建议,撇开益州大族。孤也明白他们人多容易泄露消息,便同意你的提议,没有让贾龙和任岐等益州大族知晓。他们没有参与机要,如今有何动静?”

    赵韪眼抹戾色闪而逝,说道:“尚且没有任何动静。”

    刘焉道:“如此就好!”

    对于赵韪心的想法,刘焉明白。

    但是,刘焉却支持赵韪的做法。因为益州大族盘踞在益州,使得政路不同,刘焉的政令无法得到贯彻。刘焉想要建立起威信,就必须要有人做打手,赵韪心想打压以贾龙为的益州大族,正和刘焉的想法,因此刘焉才会默认赵韪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是,刘焉又不会让贾龙为的益州大族被赵韪压得无法翻身。

    若是那样,以赵韪为的人又成为新的大族,不符合刘焉的平衡之道。

    刘焉需要的是赵韪打压贾龙,形成个平衡,要把目前益州大族鼎盛的气焰压下去,让众人都明白他才是益州之主,而不是个大家族的家主就能够影响到益州的政治决策。只可惜,刘焉垂垂老矣,精力不济,根本没有过多的精力来治理益州,更多的事情是用在安排后事方面。

    赵韪眼珠子转,转换话题,说道:“最近主公让世子参政,世子处理益州之事,刚开始略显生疏,但是熟悉政事之后,干脆刚毅,毫不拖泥带水,尽显出州之主的风范。主公后继有人,可喜可贺。”

    刘焉听了后,也是捋了捋胡须,露出抹笑容。

    换做是壮年的刘焉,听见这番话肯定会勃然大怒,毕竟是涉及到父子权利的争夺。

    如今,刘焉垂垂老矣,期待的就是后继有人,赵韪的话正刘焉下怀。如今刘焉要做的事情,就是为三子刘瑁铺平道路,方便刘瑁处理益州的事情。正因为如此,刘焉才会撇开贾龙和任岐,采纳赵韪的意见,兵攻打汉,为刘瑁处理内患。

    只是,王灿是块硬骨头,不仅啃不动,还有可能伤了刘焉的牙齿。

    刘焉叹口气,说道:“瑁儿身子不好,你们作为益州老臣,要多多帮扶才是,尤其是你作为益州的元老重臣,更应该大力支持瑁儿,帮助瑁儿站稳脚跟。瑁儿与你们可谓是荣俱荣,损俱损。若是你能够好生辅佐瑁儿,封妻荫子也是句话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赵韪拱手道:“主公放心,韪纵然是粉身碎骨,也要辅助瑁公子处理好内政,让主公能够安心养病。”

    刘焉点点头,却突然感觉到胸腔内阵气血澎湃,不停地咳嗽。

    他从衣袖摸出方丝绢,捂着嘴,不停地咳嗽着。

    嘶哑的咳嗽声,在书房不停地回荡。

    咳嗽间,刘焉瘦削的身体也是微微颤抖着。赵韪见此,赶忙站起身,走到刘焉身前,轻轻的替刘焉拍打着后背,想要替刘焉抚顺气息。好半响时间,刘焉才停下来,但是褶皱的面庞上却涌现出抹潮红之色,他摊开捂着嘴的丝绢,丝绢上已经是沾染上了血渍。

    赵韪见此,忙问道:“主公,您病已至此?”

    此时,赵韪眼眶通红,道:“主公,卑职回去后,立刻替主公遍访名医,治疗主公病患,以免主公受病痛折磨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赵韪的声音都显得有些哽咽了。

    刘焉见此,脸上露出抹感动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,才是忠于他的老臣啊!

    旋即,他摇摇头,吩咐道:“赵韪啊,你回去后不用寻找名医,也不要大肆铺张。你随我道入蜀,是我之心腹,是我的左膀右臂,你的忠心我是知道的,但是我的病早就深入肺腑,无法根治。你千万不要去四处寻医,以免被人得了风声,到时候益州又免不了阵慌乱。你要做的,就是好好辅佐瑁儿,让瑁儿继承我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赵韪站起身,撩衣袍,跪下来,慷慨激昂的说道:“主公放心,卑职定辅佐世子,不负住主公厚望。”

    刘焉的番话,隐约已经将他看成托孤重臣。

    如此好事,赵韪岂能不高兴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房门外传来阵急促的脚步声,名侍从急匆匆叩响房门,禀报道:“大人,世子刚刚昏厥在地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刘焉听了后,只觉得脑嗡嗡作响,好在刘焉也非常人,迅压下心不安的情绪,吩咐道:“走,去看看瑁儿的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说完后,刘焉带着赵韪起朝刘瑁的住处走去。

    赵韪已经被当做托孤重臣,自然是随刘焉道去后院。

    ps:第二更,第三更约莫晚11点。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