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7章 难以抉择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深夜,星光点点。小≧说  .

    悬挂在天际的圆月早已隐去,只有点点繁星点缀在天空。

    夜幕下,人影憧憧,快奔窜。

    严**在马上,率领益州士兵往阳平关方向快逃跑。所有的士兵都非常疲惫,双腿好像是灌了铅,非常沉重。然而,士兵眼却透出股疯狂的执拗,都是撒开脚丫子夺路狂奔。

    连续奔逃几个时辰,严颜神色颇为狼狈,头上的头盔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掉落,额头上髻散乱,凌乱的散落下来。自从严颜两次停下来休息,两次都被王灿追上,他就没有停下来休息,个劲儿的往前赶路。士兵们知道命悬在线,也都是自觉地拖着双腿快逃跑,所有士兵脑海都只有个念头——逃!

    其实,天连续奔逃还不至于让士兵如此疲惫。

    其缘故,则是由于昨夜战鼓和号角声不断地响起,让士兵们没有休息好。晚上没睡觉,白天精神自然就要差些。而且白天又遇到连番大战,精神直处于紧绷状态,大战后又连续不断的逃跑透支了士兵全部的体力,才会使得士兵们后继无力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严直弯着腰,喘着粗气,断断续续的说道:“将…将…军,真…真…的是…跑…跑不动了,没…没…力气…了啊。”

    严直胯下的战马早已累死,他也是像普通士兵样,靠双腿跑路。

    这路奔逃下来,严直也挺不住要求停下来休息。而且现在已经连续不断地跑了几个时辰,身后并没有火光传来,很可能已经甩掉王灿的追兵了。严直松了口气,弯着腰,喘着粗气,说话时语都显得很急促,声音也都是变得沙哑了。

    严颜翻身下马,双膝半跪在地上,耳朵贴近地面,仔细的聆听片刻,也是松了口气,说道:“后面没有追兵,估计王灿已经收兵。传令下去,所有士兵原地休息。但是,切勿放松警惕,以免被王灿大军追上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严直听了后,脸上露出抹喜色。

    大军停下,士兵们直接屁股坐在地上,喘着粗气,脸上露出欢喜之色。

    跑了这么长时间,终于能够休息了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王灿没有领兵追上来,坐在地上半睡半醒的士兵都松了口气,开始闭目休息。个时辰后,王灿的大军依旧没有追来,士兵们警惕的心便放松下来,放开了躺在地上睡觉,直接忘记了严颜的命令。

    严颜见王灿个时辰后,依旧没有领兵追赶上来,心也是放松了,暗终于暂时的把王灿甩掉了。

    “呼噜!呼噜!……”

    营地,士兵们歪歪斜斜的躺在地上,或者是双手拄着兵器,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严颜靠坐在战马旁边,双手握紧大环刀拄在地上,闭目休息。

    虽然是睡觉,严颜的警觉性依旧非常高,并没有彻底的放松下来。士兵们可以睡,他却不可以。即使王灿暂时没有追上来,可天亮之后,王灿肯定会领兵继续追杀,不可能让他率领大军逃窜,因此严颜即使是闭目睡觉,心也盘算着如何能摆脱王灿,成功的返回益州。

    声东击西之计!

    诱敌之计!

    打草惊蛇之计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条条计谋在严颜心闪过,却又被严颜否定了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严颜已经进入梦乡,天上的星星消失了踪迹。

    官道上,片寂静,片漆黑,火堆早已熄灭。周遭除了打鼾声,以及杂草的鸟虫鸣叫声,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,所有人都已经沉睡了。就在此时,轰轰的声音传来,周围突然亮起无数的火光,将漆黑的夜幕照耀得片通红。

    “呼!呼!……”

    火把熊熊燃烧,刺眼的光芒将严颜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去,望见周围的情景后,心暗叹精神太疲惫,即使心想着警戒,却也没有察觉王灿大军的到来。

    严颜猛按站起身,手大环刀横在胸前,大吼声:“迎敌!”声怒喝,如惊雷炸响,让睡得像死猪样的士兵迅睁开眼,这些士兵看见周围通红的火光后,赶忙站起来,拿起手的武器,准备迎敌。士兵们手拿着武器,另只手揉搓着酸的眼睛,看着周围耀眼的火光,露出畏惧的神情。

    又被追上了!

    士兵们心如死灰,脸上露出灰败的神情。

    严颜目光扫视圈,竟然没有现王灿的身影。

    最终,目光停留在官道正前方名身穿白袍,头裹璞巾,腰间悬着柄长剑的青年身上。这青年目若朗星,双明亮的眼睛深邃无比,令人赞叹造物主之神奇。但是,青年脸上带着丝惫懒之意,笑吟吟的望着严颜。

    严颜眉头微皱,大喝道:“前方何人?”

    “颍川郭嘉,郭奉孝!”

    青年大袖甩,笑吟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郭嘉?”

    严颜闻言,眼眸顿时亮。郭嘉何许人也?王灿麾下三大谋士之,严颜身为方太守,自有消息渠道知道郭嘉的名号。

    他听了郭嘉的话,心思立刻活络起来,双眸子滴溜溜直转,想着若是擒住郭嘉,就有了和王灿讨价还价的本钱。严颜抡起大环刀,就准备冲上去擒拿郭嘉,只是他刚踏出只脚,又觉得郭嘉随意的站在前方,不可能轻易被捉住,很可能有陷阱。

    恰巧,这时候王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

    王灿喊道:“严将军,你站在原地可不要冲动啊。奉孝计谋绝伦,算天算地算鬼神,你和我交战时所有的计谋都是出自奉孝之手。你若是策马冲上去,很可能又了奉孝的诡计。与其计受辱,不如早早投降,早早投降啊!”

    狗屁!

    严颜听了后,暗骂声,他宁愿计也不愿意投降王灿。

    而且,令严颜兴奋和胆寒的是所有的计谋都是出自郭嘉之手。郭嘉虽然厉害无比,由此也能够看出郭嘉在王灿心的地位非常高。此时,严颜心更是无可抑制的想要抓住郭嘉,他瞬间翻身上马,手提大环刀,就策马奔驰,准备擒拿郭嘉。

    王灿见此,笑吟吟的提醒道:“严将军,前方有陷阱,去不得,去不得!”

    严颜回头瞥了眼王灿,冷哼声。又瞥见周仓和裴元绍站在王灿身旁,心暗道:我抓不住你,还抓不住没有人保护的郭嘉么?

    即使有陷阱,也要冲过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严颜心踌躇满志,满怀信心,也管不了前面是否有陷进。

    他拍马背,策马朝郭嘉冲去。

    严颜策马奔驰,郭嘉却纹丝不动,并没有移动分毫。王灿见严颜不听劝告,连连摇头,脸上露出怜悯的神情。只见严颜策马奔驰,刚跑了半的路程,胯下战马不停地昂头嘶鸣,又往前跑了几步,竟然双蹄不稳,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严颜低头看去,只见地上布满了尖刺,马蹄踩踏在地上,被尖刺戳马掌,战马四条腿的马掌都受伤了,直接摔倒在地上,无法前进。

    严颜身体也随战马摔下,他反应极快,战刀扫,刀将地上的尖刺拨开。

    站在地上,严颜看着周围撒满了尖刺,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他又挥舞战刀,将前方的尖刺全都拨开。然而,刚刚摆脱尖刺,又看见前方官道上铺满了杂草和枯枝,杂草和枯枝的范围很宽,足有五米宽。严颜想也不想,直接认为这是郭嘉在官道上挖的坑,故意放上枯枝和杂草,即使严颜战马冲过去,也会落入坑。严颜尖刺,知道无法跳跃过去,只能望着远处的郭嘉干瞪眼。

    王灿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,大声喊道:“尔等前进无路,后退也无路,立刻放下武器投降,降者不杀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严颜麾下的益州兵便哗乱起来。

    士兵们脸色阴晴不定,不多时,名士兵喊道:“我投降,我投降!”

    说完,士兵扔下手的武器,跪地投降。这名士兵眼眶通红,脸上露出非常疲惫的神情,连续不断的逃窜和交战,他早就被折腾得没有精神,心理防线也非常脆弱,听见王灿说话,立刻就投降了。严颜回头看见士兵投降,眼露出悲怆的神情,终究还是败了,败得如此彻底。

    前方有大坑,无法冲过去,后方有王灿大军。

    无路可逃,败了。

    “我投降!”

    “我投降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士兵们争先恐后的扔掉手的武器,跪地投降。这些士兵早已经是惊弓之鸟,被追逐得精神疲惫,心理防线极为脆弱,都是失去抵抗的勇气。出现第个士兵投降后,立刻就有第二个、第三个士兵投降。

    两千余士兵,眨眼工夫就有大半的士兵投降。

    严直望着跪地投降的士兵,双目喷火,愤怒不已,挥舞大刀朝投降的士兵杀去。

    距离严直最近的士兵,被杀了个措手不及,来不及躲闪,刀光过处,鲜血喷溅出来。士兵见严颜杀人,全都站起来,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双方对峙,益州军内部的局势,立刻变得微妙起来。严颜回头看了眼严直,微微摇头,眼露出黯然之色。大局已定,再继续挣扎也是没有任何用处。严直先后杀了几个人,顿时便有几十个准备投降的士兵将严直包围起来,意图杀死严直。

    严直冷哼声,又召集誓死抵抗的士兵,准备杀死想要投降的士兵。

    内战,触即。

    严颜见自家士兵生内讧,时间万念俱灰。

    若是他以身殉国,家的妻儿老小尚且能够保存。若是他选择投降王灿,家妻儿肯定无法保全。念及此处,严颜把心横,手大环刀抡起,往脖子上抹去。正当严颜闭目受死的时候,夜空支漆黑弓箭凌空射来,只听见叮的声,弓箭射在大环刀上,将大环刀撞得从严颜手脱手飞出去。

    严颜猝不及防,根本没有注意射来的弓箭。

    即使他感受到危险,也没有打算抵抗。

    无非死而已。

    严颜眼疾手快,突然闪又把抓住大环刀刀柄,再次往脖子上抹去,意图自杀。他无法击败王灿,难道连求死的机会都没有么?严颜看着前方身穿白衣的郭嘉,心叹息声,王灿有如此谋主,刘焉妄动刀兵,最终也只能大败而回。

    死了!

    了百了!

    严颜抡起大环刀往脖子上抹去,只是严颜挥刀的时候,又是支弓箭射来。弓箭和大环刀刀身碰撞,迸出溜璀璨的火花,使得严颜挥刀再次落空。

    王灿见严颜存了求死之心,心想了想,觉得用对付高顺的办法对付严颜,应该能收到奇效。大凡名将,大多都是爱兵如子,深受士兵拥戴。高顺如此,严颜亦是如此,只要用士兵威胁,应该能制止严颜自杀。

    王灿大吼道:“严颜,你若是自杀,本太守将所有的士兵全部诛杀。只要你投降,本太守就放过所有士兵的性命。想清楚,是自杀还是束手就擒。”

    王灿话音落下,士兵的目光都落在严颜身上。

    此刻,他们的生死全在严颜念之间。

    是生是死,旦凭严颜句话。

    ps:今日两更,第更,近四千字。求收藏、鲜花。第二更,晚上8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