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6章 撤!撤!撤!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严颜见局面不利于益州军,心也开始急躁起来。

    他心急躁,手便露出了破绽。

    王灿掌口汉刀劈下,严颜迅举刀格挡,却也是被王灿打了个措手不及,虽然挡住了王灿的汉刀,却还是身体晃动,差点被王灿刀劈下马,摔倒在地上。王灿见此,大喝道:“严将军,大局已定,益州军败亡在即,请严将军下马投降,王灿愿意以上将军之礼待严将军。”

    严颜想也不想,喝道:“王贼,休想!”

    他猛然大喝声,手大环刀抡起,连连几招都是搏命。

    王灿、周仓和裴元绍被严颜凶狠的杀招击退,不敢掠其锋芒。严颜趁着这个空挡,立刻拍马撤退,往严直的方向撤去。

    严颜后撤,自有士兵挡住王灿、裴元绍和周仓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严颜就已经策马冲向和严直交战的褒城大家族的武士。严颜武艺比严直高了不知道多少倍,几个眨眼功夫,口大环刀就已经将挡在前方的武士劈翻在地,所过之处,血肉横飞,鲜血喷溅。

    似严颜这般武艺的武将,只要不遇到武艺相当的人,杀起人来简直是所向披靡。

    挥舞着手的武器,简直是6地坦克,横行无忌。

    口大环刀,杀得大家族武士胆寒。

    “噗!噗!”

    刀光闪烁,大环刀劈在武士的铠甲上,迅破开铠甲,斩杀了挡在身前的武士。严颜策马不断地奔驰,冲向褒城。王灿也是率领大军追赶,想要追上严颜。即使王灿、周仓和裴元绍奔跑的度很快,还是被挡在前面的益州兵拖住去路,度缓慢了下来,不能快追上严颜。

    严颜起冲锋,如同支尖锥戳入大家族私兵,劈波斩浪般快前进。

    挡在前方的大家族私兵纷纷后撤,不断地撤入城。

    褒城城门,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虽然后方的益州军被斩杀无数,却也给严颜提供了足够的时间,任由严颜突破大家族私兵的包围,朝褒城城门冲去。李礼站在城楼上,望着严颜冲过来,褶皱的脸上露出凝重之色。严颜之威,竟至于斯,可叹!可惧!可怕!

    “立刻关闭城门!”

    李礼眉头微皱,低喝声。

    刹那间,城楼下负责防守的私兵迅将城门关闭,还没有进入城的士兵只能被挡在城外,无法进入城。由于城外大家族的私兵太多,许多私兵站在吊桥上还没有通过吊桥,因此仅仅是关闭城门,无法拉起吊桥。严颜正领兵冲杀,快冲向城门,却见城门轰然间关闭了,心失望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入城的道路,又被阻拦住了。

    严颜抬头看了眼城楼上白苍苍的李礼,眼露出愤恨之色。

    条生路,被李礼断绝了。

    “撤,往西面撤!”

    此时,严颜已经是回天乏力,无法击败王灿。有褒城的大家族帮助王灿,再加上王灿麾下的士兵有汉刀这样的神兵利器帮助,严颜领兵根本无法战胜王灿。严颜甚至已经预见到刘焉突然起的这场战事将以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唯值得期待的,只能是最后路大军,希望最后的路大军能够建奇功,取得胜利,扭转大局。

    严颜本是刘焉麾下太守,牧守方,却被临时调回益州。

    其目的,自然是为了袭击汉。

    这场突袭战,由于赵韪的建议,将益州的大族撇开了,使得贾龙、任岐等人都不知道具体的情况。等双方战事生后,贾龙等人才得到消息。严颜心思虑万千,考虑着撤退的事情,如今的办法,只能是撤回益州,甘愿受罚。

    严颜领兵撤退,不停地后撤。

    严直虽然脾气粗暴,却也不是不懂局势的人。

    用通俗的话说,他只是有些憨直,却不是憨傻的人。

    严颜下达撤退的命令,严直就直跟在严颜身旁,随严颜左右。正因为如此,严直才没有受伤,反而是努力地加快度奔跑,往西面阳平关方向跑去。只要出了汉地界,就是益州刘焉的地盘了。到时候,就有大军支援。

    只是,王灿紧追不舍,定要抓住他。

    严颜不停地逃跑,王灿领兵不停地追赶。

    双方你追我逃,不断地往西面跑去。

    时间逐渐的流逝,天上的烈日已经挂在天边,变成了残阳。火红的光芒照耀下来,将西边的天际映照得通红。这路逃窜,益州军死伤无数,无数的士兵丢铠甲和兵器,撒开脚丫子夺路狂奔,也有无数的士兵被追上来的汉兵乱刀砍死,被砍成滩肉泥,失去了气息。

    缕微风乍起,天色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严颜领兵跑在最前方,回头看了眼幽暗的道路,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甩掉追兵了!

    严直神色狼狈,身上站满了暗红色的血迹,他策马走到严颜跟前,拱手道:“大兄,六千余大军,如今只剩下两千余,大多数的士兵都是精神疲乏,体力不支。必须要停下来休息,若是连夜赶路,恐怕士兵们继续奔逃的力气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不仅严直狼狈,连他胯下的战马都垂着头,不停地喘着粗气,没有半点精神。

    匹上等的战马,此刻却是萎靡不振。

    战马如此,士兵更是不堪。

    旦停下来,这些士兵身体立刻瘫软在地上,伸手拄着手的战刀或者是长矛,不停地喘着粗气,脸上露出疲惫的神情。

    严颜沉思片刻,道:“扎营,休息半个时辰!”

    他也很想继续赶路,可长途奔逃,非常劳累,士兵们的精力早已支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严直见严颜没有同意安营扎寨,心有些失望,却又升起抹无奈。

    痛打落水狗,谁都会。

    相信王灿这么狡诈的人也不可能任由他们逃掉,因此继续逃跑才是上上之策。大军停下来休息,约莫半个时辰后,士兵们再次集合在起,但精神都显得有些颓废。严颜召集所有的士兵,站在大军前方,说道:“连续跑了整天的路,我知道大家都精神疲惫,已经难以支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不继续奔跑,就有性命之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只有赶到阳平关,才有大军接应我们,如今只能继续前进,不能停下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活命的士兵,全都随我起继续赶路;想要留下来休息的士兵,可以停在此处继续休息。等天亮之后,再加赶路追上我们。但是,我却不保证王灿是否会领兵来夜袭,因此诸位要考虑清楚,刻钟后,大军出。”

    严颜说话简略,却让所有的士兵都为之动容。

    留下,就是死!

    面对死亡,谁愿意留下呢?

    “我们不休息,继续赶路。”

    军阵,个士兵突然大吼声。

    旋即,所有的士兵都大声吼叫,表示要和严颜起快赶路,声声大喝在官道上不停地回荡着。正当所有士兵的喊声停下来,严颜准备继续赶路的时候,阵阵掌声传来,严颜回头望去,只见王灿策马缓缓行驶过来,身后还有裴元绍和周仓率领的大军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,足够王灿率领大军追上严颜。

    “逃啊!”

    严颜还没有下令,士兵就生了内讧,开始四下逃窜。

    这些士兵不停地逃窜,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,看到王灿率领大军追赶过来,立刻就选择后退奔跑。刹那间,严颜麾下的大军立刻作鸟兽散,到处奔逃。严颜也是叹息声,大吼声:“撤!”旋即,他就带着士兵飞快的撤退,没有和王灿交战。

    两军再次展开追逐战,方奔逃,方追逐。

    皓月当空,月光下人影憧憧,不停地闪动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,严颜率领的大军终于再次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严直催促着胯下疲惫的战马走到严颜身旁,说道:“大兄,士兵逃窜阵,停下来后又跑不动了,若是王灿追来,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严颜神色苦,说道:“都跑了晚上,王灿应该不会追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严颜都觉得自己是自欺欺人,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说的话。

    停顿了片刻,严颜又吩咐道:“休整半个时辰,然后继续赶路。”

    对于疲惫不堪的士兵来说,半个时辰实在是太过短暂,仅仅是打了个盹,就已经完了。半个时辰后,大军正准备继续赶路,可大军后面突然闪现出点点火光,王灿率领着大军又追赶上来。

    “汉军来了,快逃啊!”

    益州兵突然喊了声,其余的士兵停稳后,都是闻风而逃。

    严颜暗叹声晦气,大吼道:“撤!”

    然后,严颜又策马奔驰,带着麾下的士兵快逃遁。

    严颜身旁,严直已经是脸色灰败,彻底的失去信心。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摆脱王灿,才能好好地停下来休息。严直催马赶路,却见胯下战马希聿聿嘶吼,嘴口吐白沫,下摔倒在地上,便没有了气息。

    严直没有战马,只能下马奔跑,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这晚,注定让严颜无法休息,只能继续不停地奔跑。被王灿两次追上,严颜便没有停下来休息了,而麾下的士兵也都是自觉地赶路逃跑。

    和性命相比,再苦再累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ps:第三更,收工,求收藏\鲜花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