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5章 不敌众人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除了自身刀法,严颜任何个方面都不占优势。≥ ≯  ﹤.﹤1ZW.

    相比于王灿,他都处于劣势。

    “希聿聿!”

    严颜承受了王灿战刀上传来的部分力量,双腿夹紧战马马腹,稳稳地坐在战马之上,纹丝不动。可以说,严颜胯下的战马将王灿战刀上绝大部分的力量承受了下来,只是他的战马不比王灿的乌骓马,虽然也算得上是良马,可依旧是双腿颤,不停地颤抖,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王灿身体跨坐在乌骓马上,动不动,并没有感到多少压力。

    两人胯下战马都是后退四步,自身的情况却差得很远。

    双方碰撞,严颜就吃了暗亏。

    严颜心暗叹王灿果然厉害,竟然能够轻易的接下他倾尽全力的刀,换做是周仓和裴元绍,恐怕已经被他刀劈得气血翻腾,无法接下他全力劈出的刀。由此观之,王灿的武艺比周仓和裴元绍都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严颜心暗赞王灿,手大环刀却不停下,继续挥出,朝王灿劈去。

    然而,他手大环刀再次劈出的时候,杆狼牙棒横空击出,下挡住了严颜的战刀。狼牙棒上的尖刺不多,只剩下少许,挡住严颜大环刀的面正是光秃秃的,并没有尖刺。在狼牙棒挡住大环刀的瞬间,严颜又感觉背脊凉,后背传来令他心悸的危险。

    这刀,正是周仓挥舞汉刀自严颜身后劈来。

    严颜想刀劈王灿,可裴元绍狼牙棒伸出,挡住了他的大环刀。随后,周仓又挥刀从严颜身后袭击,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,让严颜为之惊愕。这也是两人出招的时候刚刚好,时间恰巧选在了严颜刀势落下的时候,使得严颜根本不能全力应对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严颜低喝声,身体俯身,迅躲过周仓的刀。

    旋即,他左手突然撑在刀背上,双臂用力,猛然全力推,将裴元绍手的狼牙棒磕飞了出去。严颜刚刚躲过裴元绍的截击,却见王灿又挥舞着汉刀劈来,刀势凛冽,汉刀还没有到严颜身前,就已经让严颜感觉到股极大地威胁,刀芒吞吐间,让严颜都为之惊叹。或许王灿的刀法不精,可力量却不差。

    有道是乱拳打死老师傅,王灿力量大,非常占优势。

    严颜被裴元绍和周仓羁跘着,无法全力迎敌。

    若没有两人,他即使战马和汉刀不占优势,也能够击败王灿。

    只是,三人围攻,只要有人挡住他,另外两人就能够瞬间起致命的攻击,让严颜无法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严颜想要逐个击破,但是却没有机会。因为他若是全力进攻王灿,裴元绍和周仓就会给他造成威胁。事实上,以严颜的能力,只要瞅准了机会,不顾及自身性命,有九成把握能击杀王灿,但代价是他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,也会被裴元绍和周仓杀死。

    严颜虽然忠于刘焉,却也不会杀身成仁,以自己被杀的代价杀死王灿。

    四人群战,四匹战马不停地来回奔驰,相互交错。

    同时,两军也开始交锋,相互厮杀。

    四个月的时间,裴元绍麾下汉兵的武器都已经换成了汉刀,锋利无比,和刘焉麾下的士兵交战,汉兵非常占优势,几刀劈下后,就能够迅劈断益州兵的战刀,从而奠定优势,举杀死益州兵。

    两军交战,战况非常惨烈。

    然而,褒城外,却静谧无声。

    严直跨坐在战马上,眼露出担忧之色,即使身后的战况惨烈,他也只能领兵屯在城外,不让李礼有可趁之机。这时候,只要稍有动静就是牵而动全身。旦严直领兵加入战团,褒城内的大家族私兵也会加入战团。到时候益州军面临两军夹击,严颜率领的益州军就成了夹心饼干。

    因此,保持现状则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严直性子火爆,却还是明白事情的。

    此时,城楼上,李礼朝曾易点点头,吩咐道:“王太守已占优势,你立刻和严直说话,劝降严直,说服严直投降,动摇城外军队的军心。”

    曾易看了眼严直,道:“李公,严直是严颜的族人,严颜尚且殊死抵抗,严直肯定也会殊死抵抗,不会投降。我们劝降严直根本没有可能。与其如此,不如直接打开城门,领兵杀向严直,只要我们击败严直,和王太守麾下的大军汇合,再击败严颜,这样岂不是更好。”

    严颜在褒城驻扎了大半个月,曾易也知道严颜和严直的关系。

    严直听命于严颜,只要严颜不投降,严直也不可能投降。

    李礼摇摇头,说道:“不着急,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曾易目光看向李礼,眼露出丝疑惑之色,旋即又快反应过来,脸上露出抹耐人寻味的笑容。他站在城楼上,大吼道:“严直,王太守大军赶到,已经取得绝对的优势,你若是立刻投降,我尚且能够留你全尸。”

    全尸?

    严直嘿嘿笑了笑,人都死了,还要什么全尸啊?

    他战刀横在胸前,大吼道:“曾易匹夫,你竟敢杀我益州军的守城将士,等本将攻破褒城后,定要将你千刀万剐,五马分尸。到时候,本将要让所有杀害我益州军的人知道,胆敢反叛的下场是什么?等着吧,把你的脖子洗干净受死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曾易听后不仅没有怒,反而是朗声大笑。

    日落西山,还敢大方狂言。

    正当曾易还要说话,却听见身后传来另人的声音:“李公,锦上添花不如雪送炭,虽然现在领兵出击会损失很多士兵,却能够帮助王灿迅击败严颜,稳定局势。这时候出兵更能在王灿心留下好印象,等王灿奠定胜局后,我们再出兵就显得有些晚了。李公,不可执着于眼前的利益啊!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名叫唐远,是褒城唐氏族长。

    唐家不属于书香门第,是世代从商的家族。

    虽然商人地位低下,可唐家的财力却相当惊人,在褒城占有席之地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唐远的目光看得更远些。

    李礼想着等王灿占据优势的时候,再派兵出击,而唐远却直接劝说李礼,让褒城大族出击,这更加有利于褒城大族。李礼听了后,脸上似乎是露出恍然之色,说道:“若无唐远,老夫险些误了褒城大族的前途。传令,城内的大族私兵集合,立刻出城攻打严直。对于严直,诸位可以起击杀此寮,不必手软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众位族长听了后,转身朝城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城楼上,只留下少数人,以及些士兵保护城楼的安全。

    没用多长时间,城门突然打开,城内的褒城大族率领大军出了城,往严直冲去。为的人,是几个身穿甲胄的精壮汉子。他们手持兵器直接冲向严直,没有所谓的单挑,有的只是能在最快的时间内斩杀严直的策略。

    因此,褒城大族上来就是围攻,并没有斗将。

    严直见大军出来,神色顿时大变。

    局势,堪忧啊!

    严直也不怯场,大喝声,直接率领大军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严直双目圆睁,神色狰狞,如怒目金刚,他策马冲向最近的名大族武士,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抹冷笑。手战刀抡起,迅朝最近的武士劈去。战刀碰撞,两人碰撞的瞬间,战刀贴在那武士的战刀上,往前削出,抹寒光闪过,颗大好头颅冲天而起,腔热血从脖颈喷涌出来,染红了严直的脸。

    “鼠辈受死!”

    严直大喝,神色吓人。

    那模样,令冲上来大族武士都为之惊讶,没想到严直这么快就斩杀人。

    然而,这些精壮武士都是大家族豢养的死士,常年行走在生死边缘的人,对于生死早就淡漠了。之所以惊愕是因为严直杀人的度太快,这么快就斩杀人,旋即,都挥舞着武器冲向严直。群人,起围攻严直,饶是严直武艺不错,却也是好汉架不住人多,有些难以招架。

    无数的大家族私兵冲出来,冲向益州军。

    严直不敌众人,不停地撤退。

    此时,严颜也是陷入苦战当,即使严颜丝毫不惧三人,却也是难以挡住王灿三人。

    严颜能支撑住,麾下的士兵却无法长久的支持,越来越多的益州兵失去了手的战刀,空手和汉兵交战,这般交战根本不能对汉兵构成威胁,这也就构成了汉兵屠杀的局面,杀得益州军连连后撤。

    严颜率领的益州兵不敌汉兵,严直率领的益州兵也是挡不住大家族众多的私兵。

    严直和严颜各领军,间本是隔了段距离。

    可是,番厮杀,两军竟然合拢在起,被重新压缩在起。

    现在的局面是大家族的私兵咄咄逼人,不停地追击,努力地压缩严颜麾下士兵的空间,而裴元绍和周仓率领的汉兵也是步步紧逼,悍不畏死的冲向益州军。汉兵的大旗不断地前进,往褒城方向赶去。那绣着口大刀和柄狼牙棒的大旗随风飘扬,猎猎作响,好像是代表着汉兵此刻的凶威。

    大军,不断追击,越来越猛。

    王灿三人也是不停地出招,想要解决严颜。

    尤其是王灿,口汉刀挥舞起来,虽然刀法粗糙不精湛,却是力量十足,令严颜都疲于应付。交战的时间越长,他越吃亏,大环刀被周仓和王灿连番劈砍,已经出现许多的豁口,受到了重创。

    严颜边交战,边也观察战场的局势。

    他也看出局面的诡异了,汉兵手的战刀都和周仓、王灿的样,锋利坚韧,非常的厉害,士兵们手的战刀根本挡不住。

    ps:第二更,求收藏\鲜花.第三更,晚上11点左右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