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2章 后退十里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吃过饭,严颜吩咐道:“大军立刻启程,返回褒城。≯>  ≤.≤<1≦Z≦W≦.﹤等天黑之时,寻找处空旷的地方落脚!”

    声令下,坐在地上的士兵纷纷站起身,列队往回赶。

    残阳挂在天际,透出抹嫣红,染红了半边天。

    此时,天色渐晚,在山间小路上继续行军更加的困难。士兵们你脚我脚踩在小路上,时不时总有名士兵没有看清楚地上的坑洼,脚踩空后重心不稳,个趔趄摔倒在地上。幸好大军的行军度缓慢,否则个士兵摔倒在地上,其余士兵迅蜂拥而上,立刻就会将摔倒在地上的士兵踩成肉泥。

    严颜见士兵们赶路困难,心有些担忧,这样的度,何时才能回到褒城。

    恰巧,严颜看见这片地方地势空旷,距离山林也有些距离,因此立刻下令大军安营扎寨,停下来休息。

    皓月当空,散着清冷的光辉,照亮了漆黑的夜晚。

    营帐,严颜身着铠甲,大环刀放在身旁,正考虑着如何应对王灿。

    严颜三十出头,还没有四十岁,可两鬓却隐约有了风霜之色,刀削般的面庞也是露出疲惫不堪的神情。变成这般模样,全都是拜王灿所赐。严颜刚刚抵达褒城,意气风,头乌黑如墨,可这才不到个月,却透出股苍老之色,全都是太过耗费精神,才导致出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他坐在大帐,闭目沉思,思考着和王灿交手的幕幕,仔细的盘算着。

    反思过去,着眼于未来。

    只有将以前的事情想通了,想明白了,严颜才能够更好地应对王灿。

    突然,他脑闪过道灵光,想到招对付王灿的办法。然而,严颜明亮的双眸瞬间又黯淡了下去,觉得王灿很有可能看破这番计谋。此时,严颜已经被王灿弄得草木皆兵,成了惊弓之鸟,连自己突然想到的办法都变得不自信。

    这也是严颜长期被王灿打击,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出现这种事情,也是常理。

    除了骨子里特别韧性的人,般人长期被打击,精神都会变得脆弱,信心也会不足,严颜也不列外,开始变得不自信了。而且,尤其是骨子里特别骄傲的人,受挫后若是不能越挫越勇,受到的影响就越大。

    严颜深吸口气,将内心的躁动平复下去,然后提着大环刀离开营帐去巡夜了。

    番巡查,士兵们都各司其职,凝神警戒。

    负责巡夜的士兵谨慎小心,守在营地外的士兵也是不敢有丝毫懈怠。严颜见营地内切如常,没有任何情况,才慢腾腾的返回营帐,将大环刀放下,脱下衣衫睡觉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营寨外,距离营帐五十米外的树林。

    队约莫五十余人的士兵藏匿在树林,神色凝重。

    这些士兵都是身穿汉军的服饰,其有二十余人手持号角,准备吹号;有二十余人手持棒槌,准备敲响战鼓;还有十余人站在周围,负责警戒。领头的士兵是汉兵大营的名小校。他算着时间,等圆月隐去后,吩咐道:“都给我鼓足劲儿,准备好,听我的号令。”等了约莫刻钟,小校大喝道:“击鼓!吹号!”

    刹那间,战鼓声和号角声齐鸣。

    雄浑的战鼓声在树林响起,往树林外不停地传播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高亢激昂的号角声也是直冲云霄,回荡在树林,波波的往外传。

    两种乐器齐鸣,混杂在起的声音令敲打战鼓和吹响号角的士兵都感到耳膜震痛,但是这些士兵都还是鼓足了劲,努力地敲打着战鼓和吹响号角,高昂的声浪不停地往外传播,传递到严颜的营地去。

    声音从树林传出,立刻让巡夜的士兵警戒起来。

    “敌袭!”

    “敌袭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巡夜的士兵大声吼叫,飞快的集结在营寨门口严阵以待。驻守在营寨门口的士兵也都是睁大了眼睛,望着营地远处的情况。

    然而,营地外漆黑片,没有现任何情况。

    严颜睡下不久,刚刚进入梦乡,就被战鼓声惊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赶忙起来,负责守夜的士兵走到严颜身旁,替严颜穿好衣服和铠甲,又替严颜束好腰带。还没来得及戴上头盔,严颜便拎着搁置在案桌上的大环刀和头盔往营帐外跑去,等他急匆匆的带着头盔冲出营帐,从树林传来的鼓声和号角声偃旗息鼓,又突然停了下来,再也没有丁点动静。

    此时,所有休息的士兵都已经从营帐出来,在营地集合,严阵以待。严颜眉头深锁,策马跑到营寨门口,问道:“可有敌军进攻?”

    巡夜的士兵道:“回禀将军,只有战鼓声和号角声,并无敌军进攻。”

    严颜伸长脑袋仔细打量了番,然后摆摆手,道:“命令士兵回营帐歇息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严直应了声,吩咐士兵回到营帐内休息。

    严颜又在营地内巡逻了番,然后才返回营帐内。进入营帐内,严颜将大环刀和头盔放在案桌上,又有士兵上前来替严颜解除铠甲。然而,士兵刚刚替严颜解除搭在肩膀上的护肩,就听见营帐外又传来雄浑的战鼓声和高亢的号角声。

    鼓声阵阵,号角长鸣。

    严颜神情严肃,把抓起放在案桌上的头盔和大环刀,顾不得身上凌乱的装束,立刻奔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他出了营帐,翻身上马,快朝营寨门口跑去。

    严颜是内心担忧,而士兵们却是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因为间隔了段时间,士兵们都已经脱掉身上的衣衫,躺在床榻上睡觉。

    然而,刚刚塔下,又响起战鼓声,使得士兵们又立刻爬起来,急忙穿好衣服,束好腰带,拿起放在营帐的兵器,往营帐外跑去。士兵们集合在起的时候,都是歪歪斜斜,衣衫不整,神情颇为狼狈。

    严颜策马站在营帐门口,等候大军集结。

    然而,当所有士兵集合在起,营地外喧闹的战鼓声和号角声嘎然而止,突然又消声觅迹,变得寂静无比。

    严颜眉头深锁,眼露出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又是这种令人烦躁的计谋,严颜感觉头疼不已。

    严直站在严颜身旁,他是直肠子,心想到什么,就说什么:“将军,营地外两次传来鼓声和号角声,可是却没有士兵进攻,应该是王灿派士兵到树林虚张声势,是故意闹得我军不得安宁。将军,何不下令全营将士尽管安睡,即使听到营外传来战鼓声,也尽可置之不理。如此,王灿弄出的袭扰之计岂不是不攻自破。”

    严颜思虑片刻,摇摇头,说道:“善用兵者,虚实真假本无定数,倘若战鼓和号角声响起的时候,王灿果真派兵来袭,而营士兵全都死睡,没有人起来反抗,我大军岂不是束手就擒,所有人都成为王灿的阶下囚。”

    严直闻言,点点头,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严颜深吸口气,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吩咐营所有的士兵,和衣而睡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严直抱拳喝道,然后转身就要去执行命令。严颜却大喝道:“慢,吩咐士兵们将武器放在身旁,起身的时候,才方便拿起武器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遵命。”

    严直听了后,立刻将命令传达下去。

    营地,再次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树林,击鼓的士兵问道:“大人,又该击鼓了吧?”

    那负责布号令的小校摇摇头,说道:“不着急,时间尚早,等严颜酣睡后,我们再击鼓叫醒严颜,岂不是更有趣。这袭扰之计嘛,不就是要出其不意,才能起到效果么,你们说是不是啊?”

    “对,大人说得有理!”

    树林的士兵听后,都是哈哈大笑,脸上露出欢喜的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营帐内,严颜依旧还没有睡着。

    他躺在床榻上,微微睁着眼睛,等着战鼓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然而,等了许久都没有响起战鼓的声音,严颜精神早就疲乏不堪,不多时,就已经沉睡过去。就在严颜酣睡后,营地外突然响起战鼓声和号角声,两种声音不断地传来,令严颜急忙掀开被衾,翻身从床榻上起身,提着大环刀朝营帐外跑去。

    来到营帐外,依旧是老样子,并没有现敌军。

    见到这样的情形,严颜心更是烦躁。

    王灿太狡诈了,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计谋。

    然而,这计谋却也好用,能够袭扰敌营,而且虚实之间,更加的令人防不胜防,换做是他,他也愿意使用这种计谋。严颜精神早就疲惫不堪,现在又被连番折腾,更是精神萎靡,有些挺不住了。他沉默了片刻,大喝道:“大军连夜启程,后撤十里!”

    严直听了后,长舒口气,心松。

    他也被弄得精神疲惫,神经直紧绷着,都快成惊弓之鸟了。

    立刻后退,无疑是最好的选择。大军连夜启程,拔寨后撤十里,再也不受号角声和战鼓声的影响。

    而此时,躲在树林的士兵得知严颜率领大军撤退的消息,都是欢欣鼓舞,脸上露出了璀璨的笑容,个个士兵好像是打了大胜仗样,兴奋得不得了。不过这些士兵却没有选择继续前进,而是继续深入山林,走山林往王灿营地的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严颜后退十里,距离褒城又近了许多。

    往前无路,只得后退。

    这,就是目前严颜的处境。

    ps:第二更,求收藏、鲜花。第三更晚上十点左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