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0章 破城(下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动手!”

    小将正面面对右侧的人,背对着另外两人,这就给了另外两人的机会。≧ ≧ .

    身后,突然传来声大喝。

    小将闻听声音,立刻转过身去,手宝剑也反身横削,想要杀死身后的两人。然而,两人没有站着,而是身体迅蹲下,同时伸手抱住小将的双腿,猛然大喝声,把将小将托起来,往城楼下扔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眨眼工夫,城楼下传来声惨叫。那小将脑袋着地,摔得鲜血横流,猩红的鲜血从脑袋里面流淌出来,迅流淌成滩血泊。

    “逆贼,找死!”

    守城的将领死了,城楼上还有负责守城的校尉。

    名校尉刚刚大吼声,手持战刀就要冲上去杀人,可刚刚踏出步,就感觉到腰间阵疼痛。回头看见,只见另个城内的大族子弟面色狰狞,剑捅在校尉的腰间,将校尉杀死了。他狰狞的笑着,四下打量,还欲杀死想要反抗的益州军。

    城楼上,许多想要反抗的益州将校,都被大族豪绅杀死。

    没用多长时间,城楼上的局势就被大族豪绅掌控。

    驻守在城楼上的士兵见机不对,立刻放弃抵抗。再加上丝绢上说严颜已经领兵朝南郑而去,褒城成了孤城,继续待下去,也是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褒城,立刻易主。

    可以说,严颜让豪绅大族帮助守城,是最大的败笔。

    若是由将校守城,坚守褒城的时间肯定更长。

    严颜最大的败笔就是将城大族的老小全都抓了起来,因为这些大族的子孙后代代表着香火的传承,不容亵渎,不容侵犯。严颜用城大族老小的性命威胁,就已经结下了梁子,迟早都要爆出来。

    “开城,投降。”

    先前拖住小将的大族之人大喝声,城楼上的豪绅大族的私兵立刻往城楼下涌去,将城门打开。王灿看着从城楼上跌落下来的小将,脸上露出抹冷笑,严颜将此人留在褒城,本就是为了拖住时间的,却没想到个时辰的时间都没有,他就已经攻下褒城。

    “进城!”

    王灿声令下,准备进城。

    周仓却说道:“主公,恐城有诈,还请主公稍等片刻,等仓率领士兵进城打探情况后,主公再进入城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没有反驳周仓的话。周仓得了命令,吩咐裴元绍率领大军保护好王灿,然后率领部分士兵进入城,待周仓和城内的大族接触后,确定城没有危险,才让人去禀报王灿,让王灿进城。

    王灿率领少量士兵入城,大军依旧驻扎在城外。

    城的大族豪绅都神色恭敬,在城内迎接王灿。

    入城后,王灿骑在乌骓马上,朝城内的大族豪绅拱手施了礼,朗声说道:“王灿来迟,累诸位受罪,此灿之过也,在此向诸位道歉,望诸位谅解。”

    王灿如此做法,众人连称不敢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掠过众人,眼露出思索之色。

    众人也都是打量着王灿,见王灿剑眉朗目,举止间透出股威严,都是暗暗心折。

    同时,见王灿没有露出嚣张跋扈的神情,对王灿的好感也是噌噌的上升。

    王灿攻下褒城后,益州兵投降,他们的家眷也能得到保证。入城后,王灿朝站在城的大族豪绅说道:“诸位,此番本太守能进入褒城,全赖诸位相助,多谢诸位了。本太守还有要事和诸位商议,请诸位往县府行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策马扬鞭,道:“本太守先行步,在县府等候各位。”紧随王灿,其余的将校士兵也都是快朝县府跑去。

    “李公,王灿召集我等去县府议事,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三十许,张国字脸,颌下三缕短须,他目光看向身旁位年近七旬的老者,轻声询问道。这年人正是先前拖住守城小将的人,名叫曾易,是褒城曾氏族长。年近七旬的老者是褒城豪绅大族的领头人,名叫李礼,是褒城李氏族长。

    李礼拄着根木杖,神色从容。

    他先前也站在城楼上,却直被人保护着,并没有参战。李礼换喊说道:“王太守召集我们,自然有要事商议,当然去!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后,都说道:“愿听李公安排!”

    相比于南郑大族,褒城的大族豪绅更显得团结。

    三国,其实就是世家大族组成的。每座城,每个地方,都有豪绅大族。如三国魏国颍川荀氏、颍川陈氏等等大族,都是曹操麾下的重臣。曹操大举选拔寒门士子,未必没有削除世家大族影响力的用意,只是曹丕即位后,又大举拔擢世家大族子弟为官,使得世家大族昌盛,而司马懿夺得魏国,也未必没有世家大族推波助澜。

    究其缘故,还是曹操种下的因。

    由于曹操想要削弱大家族的影响力,才会和世家大族对立。

    反观东吴、荆州、蜀等地,何处没有大家族?只是,蜀、吴都没有像曹操那般对待世家大族,而是采取宽容的政策。

    王灿进入褒城,先想的自然是召集褒城大族商议事情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因为他们掌控了褒城的命脉。褒城大族都听从李礼的安排,统了口径,朝县府大厅走去。

    县府,大厅。

    王灿端坐在主位上,左右两侧站着周仓和裴元绍。

    郭嘉并没有随大军进城,而是在城外等待,吕蒙则带着百狼牙兵去取回散落在城楼上的弩箭,马均弩的弩箭不同于其他弓箭,不易锻造,必须要珍惜使用。因此,每逢大战过后,吕蒙都会将弩箭收回来,继续使用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李礼带着众人赶到大厅。

    李礼先是朝王灿揖了礼,拜道:“老朽李礼,拜见王太守。”

    不过,李礼也就是象征性的拜了下。因为他已经年近七旬,是长者。国古代,对于‘孝’之字看得很重,同时对于‘老人’也非常尊敬,年过六旬的人可以见官不拜,年过七旬的人已经可以得到朝廷赋予的特权,这都是对于老人的尊敬。

    古人的寿命不同于现代,**十岁的大把,但是古人说人生七十古来稀,到了七十岁,已经是非常稀少了,都应该得到尊敬,似出现十岁、九十岁的老人就是属于活化石,是祥瑞类人了。

    王灿也不敢怠慢,连忙摆手示意李礼坐下。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说道:“李公,事情紧急,本太守就不浪费时间说废话了。严颜领兵往南郑而去,不过往南郑的道路已经被本太守阻断,无法前进,很快就会返回。因此,本太守必须要领兵迎战严颜,防守褒城的重任,就交给李公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又朝李礼揖了礼。

    李礼想了想,问答:“王太守领兵迎战严贼,不知留下哪位大人守城?”

    王灿摇摇头,道:“既然由李公负责守城,本太守就不留下人掣肘李公,任由李公指挥。不过本太守也没有士兵帮助李公,希望李公能组织褒城百姓,守卫褒城。”

    李礼听了王灿的话,也是神色动容,大声道:“蒙王太守信任,礼定然竭尽全力,替王太守守好褒城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道:“如此,就拜谢李公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又朝其他众人拱手道:“褒城安危,全赖众位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定不负王太守嘱托!”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听从李礼的安排,见李礼答应下来,也都是立刻应和。这也是小城有小城的好处,大城有大城的好处。大城池利益纠葛太多,大族们彼此有利益纠纷,难以团结在起,但小城也就那丁点利益,出现个强势的大族,其余的家族都听从安排,不会出现过多的纷争。

    王灿满意的点点头,立刻说道:“事情紧急,城内的诸多事情由李公处理,本太守立刻带人离开,去迎击严颜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便带着周仓和裴元绍离开了。

    众人又把王灿送出县府,目送王灿等人离开。

    曾易望着王灿骑马离去的背影,问道:“李公,王太守此人如何?”

    李礼捋了捋颌下花白的胡须,说道:“常闻王太守英武不凡有雄主之资,今日见,果真不凡,令人佩服,单是这份心胸气度就令人心折。你们当,若是谁攻下城池,有谁敢将诺大的褒城托付给老朽?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尴尬的笑了笑,并不言语。

    这些人,也都是暗暗佩服王灿的勇气。

    但是,王灿凭的却不仅仅是勇气,而是有足够的理由。

    褒城内的大族将褒城守将推下城楼,已经和严颜誓不两立,不可能成为严颜的帮手。因此,王灿才敢将褒城交给李礼把守,至于所谓的褒城大族割据褒城,王灿从未想过,大军抵达,这些人不敢不听令。

    王灿带着周仓和裴元绍离开后,裴元绍瓮声瓮气的说道:“主公,褒城至关重要,应该留下人帮助李礼驻守褒城的,万褒城出现差池,岂不是功亏篑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,何必要自找麻烦。”

    裴元绍摇摇头,心却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诺大的城池,岂能任由不知根知底的人把守。三人离开褒城,出了褒城后,王灿问道:“阿蒙带人去取回弩箭,是否已经返回?”

    旁的士兵回答道:“小将军已经回营,正在军阵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道:“好,立刻启程,准备和严颜决战!”说完后,王灿率领大军飞快离开褒城,朝大军原来驻扎的营地奔去。

    决战地点,还是在老地方啊!

    ps:三更完成,收工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