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9章 破城(上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褒城外,大军列阵。  ﹤.﹤≦1≦Z≦W<.

    王灿身金色铠甲,骑在乌骓马上,神色冷峻,双目如刀,身后披着黑色的披风,抬头望着褒城城楼上的士兵,眼闪烁着道道精光。身后,裴元绍和周仓率领的汉兵,神色严肃。至于吕蒙率领的狼牙兵和郭嘉呆在起,保护郭嘉的安全。

    褒城,城楼上。

    名小将左手摁住剑柄,神色冷峻,身体微微前倾,打量着城外的情景。

    他睁大眼眸,望着城外黑压压的汉大军,脸上露出丝担忧的神情。又猛然回头望了眼站在城楼四面方的豪绅大族,看见众人眼闪烁着怨毒的目光,小将感觉背脊冷,额头冒汗,生怕被这些豪绅大族给生吞活剥了。

    “将军,快看,城外有攻城车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将左侧,名士兵左手持着长矛,右手指着城外,眼露出畏惧之色。

    小将放眼望去,只见十架攻城车在耸立在城外,攻城车上放着几百斤的巨石,随时准备抛向城楼上。

    见此,小将都忍不住哆嗦了下。

    城楼外,王灿大军阵前。

    名斥侯策马跑到王灿身旁,翻身下马,拱手道:“大人,匠作坊墨大人派人送来十架攻城车,每架攻城车都有十个工匠负责投掷大石攻城。”

    王灿略微沉思,问道:“精准度如何?”

    斥侯也仅仅是得到消息,具体的情况不甚了解,他赶忙招手,唤来名投掷大石块的匠人,替王灿解说。

    等匠人走过来,斥侯将王灿的问题说了遍,匠人拱手说道:“大人,我们所有人都是熟手,瞄准城楼的方向有九成九的把握不出现偏差。而且从此处抛射大石攻城,绝对没有丝毫偏差的抛到城楼上。请大人放心,我等百人,都是练习许久,不会出现误差。”

    匠人重复了几遍,都说他们能行,不会出差错。

    王灿点头道:“好,立刻瞄准城楼央的小将抛射,给我砸死他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匠人神色有些拘谨,抱拳大喝声,便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十架攻城车开始运转起来。

    这种攻城车依据的其实是最简单的杠杆原理,利用杠杆原理将放在攻城车端的大石抛掷到城楼上。然而,真正考校水平的是眼力,必须要靠眼力校正好方向,就如同使用步枪瞄准射击,不是力量大将子弹射出弹镗就行,还必须要瞄准城楼上需要抛射的位置,才能够将大石抛射出来。

    架攻城车配备十个人,却又有四个工匠是校准投射方向的。经过四人校准后,才能投射出大石。

    “放!”

    声大喝,稳稳放在攻城车端的大石被抛射出来。

    大石破空后,度非常快,而且力量奇大,根本无法挡住抛射的大石。

    “咻!咻!……”

    瞬间,十块几百斤重的大石如同炮弹般抛射出去,朝褒城城楼上砸去。眨眼工夫,大石就已经逼近城楼。此刻,负责驻守褒城的小将见大石朝他站立的方向射来,也是慌了神,赶忙逃窜。

    大石落下,根本无法抵挡,只能躲避,而且还无法还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第块大石落在城楼上,顿时在城楼上砸出个大坑。

    小将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冷汗,站在城楼上,明显感觉到城楼的地面微微震动了下。回头看见大石落下的地方,溅起丈高的灰尘以及四处飞溅的碎石,小将的面颊就不自觉的抽搐,有如此攻城利器,王灿却没有选择攻城,而是等到严颜离开后再攻城,这不是欺负他么?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阵阵轰鸣声不断响起,块块巨石不停地落下。

    每块大石落下,都是朝小将逃窜的方向落下,逼得小将在城楼上四处乱窜。突然,粒碎石子飞溅而出,直接砸到小将的额头上,巨大的力量瞬间就擦破小将额头上的肌肤,鲜血立刻流淌出来,染红了面颊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额头更是红肿了起来,疼痛无比。

    刻钟的时间,城楼上被砸的士兵非常多,城楼的地面也都被砸得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被巨石砸后,即使有活下来的士兵,都是手臂或者大腿被压在大石下,不能动弹,只能躺在地上干嚎。

    城楼外,负责投放大石的匠人飞快跑到王灿面前,说道:“大人,运来的大石已经用完,无法继续用大石攻城。”匠人说话的时候,神色有些畏惧,毕竟使用攻城车攻城,威力太大,效果太明显。突然间没有大石供应,保不准王灿会生气。

    王灿神色淡然,吩咐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退下吧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匠人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赶忙退去。

    王灿微微笑了笑,吩咐道:“去,让吕蒙带着狼牙上来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闻言,立刻去传达命令。不多时,吕蒙已经带着百狼牙赶到军阵前方。吕蒙朝王灿揖了礼,拜道:“末将吕蒙,拜见将军!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吩咐道:“使用弩箭,射杀城楼上防守的益州兵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遵命!”

    吕蒙抱拳大喝,然后转身将命令传达下去。百个少年士兵,分成两排,都从后背上拿出马均弩,瞄准城楼上的士兵。

    此刻,城楼上,额头沾血神色狼狈的小将神色大变。

    他从军也有几年的时间,知道弩箭的厉害。突然见看见百个身穿铠甲的少年手持弩箭,站在城外准备射击,立刻慌了神。

    脑袋缩,身体靠在城墙内,大喊道:“趴下,都趴下!”

    小将的声音在城楼上不停地回荡,虽然许多士兵都听见了,但并不是所有士兵都听从小将的命令,依旧有许多士兵伸出脑袋去打望城外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脑袋刚伸出去,就听见咻咻的弩箭破空。

    百人射击,立刻射出五百支弩箭。

    每支弩箭都不同于弓箭,弩箭更长、更粗、更锋利,威力比弓箭大许多。

    五百支弩箭,如同黑压压的箭雨落下,刚刚伸出脑袋去打量的士兵根本没有后退的机会,全都被弩箭射身体。

    弩箭射在铠甲上,出叮的声脆响,巨大的力量从弩箭上传递出来,瞬间就戳穿了铠甲,箭头戳如血肉当,刺穿士兵的身体。阵弩箭射击,足有百余士兵被弩箭射,瘫倒在地上,不停地**。鲜血从身体流淌出来,在城楼上形成滩滩血泊,散着令人作呕的腥味。

    弩箭不停射击,无数的士兵被杀死。

    时间,城楼上哀嚎遍野,士气低下。

    其实,这也是负责守城的小将缺乏应对能力,在王灿派吕蒙麾下少年兵射弩箭的时候,就应该立刻组织士兵用弓箭射击。王灿麾下的百少年兵和城楼上的大头兵不样,都是耗费大力气训练出来的,不可能和城楼上的士兵对射。

    约莫刻钟后,王灿喝止了弩箭射击,吕蒙立刻带着少年兵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王灿脸上露出抹冷笑,命令道:“周仓,让士兵将准备好的弓箭射进城去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周仓大喝声,将命令传达下去。

    刹那间,个个士兵站出来,神色冷峻。这些士兵都手持战弓和弓箭,弓箭上绑着条丝绢,丝绢上写着王灿的劝降信。只听见周仓声令下,所有的士兵都是将手的弓箭射到城楼上,也有的弓箭被射进城去,被城的百姓捡到。

    弓箭不多,也就几百只。

    但是,王灿相信丝绢上的内容足以让守城的士兵动摇。

    阵弓箭过后,王灿便没有继续射箭,停下来等候城楼上的反应。

    支支弓箭落在城楼上,士兵们看见弓箭上绑着条丝绢,赶忙将丝绢取下来。有的士兵大字不识,便找相熟的士兵识字的士兵浏览丝绢上写了什么事情。此时,城楼上的士兵以及豪绅大族都在浏览丝绢的内容。

    丝绢上内容不多,其唯的目的就是劝降。

    大意是严颜率领大军离开褒城,并没有攻打王灿,而是朝南郑奔去,准备攻打南郑。严颜领兵离开,已经放弃褒城,现在的褒城已经是真正的孤城,无法继续抵抗,王灿希望让城楼上的士兵投降,不要做无谓的牺牲。

    果然,城楼上的豪绅大族以及士兵看了后,都是露出深思的神色。

    其有三个大族的家主相视眼,缓缓朝负责守城的小将走去。

    小将的警惕性非常高,见三人走来,立刻喝道:“你们做什么?莫非是想要造反?”

    三人不约而同的摇摇头,其右侧的人为了表示诚意,竟然将手的宝剑扔在地上,说道:“将军,我放下武器,足以看出我的诚意。再说,我们的家眷尚且在将军手,怎么敢造反。常言道祸不及妻儿,希望将军在我等战死后,能信守诺言,放了我等的家眷。”

    其余两人也都是扔掉武器,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但是,三人都没有停下脚步,继续朝小将走去。

    小将见三人都丢下长剑,又听了右侧的人说话,神色稍微好转。不过他依旧握紧手的宝剑,旋即郑重的点点头,大声道:“只要你们尽力守城,我定信守诺言,等大战过后,放掉你们的家眷。”

    三人纷纷点头,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此时,三人已经走到小将身旁。

    站在右侧说话的人脸笑容,说道:“将军,如今的情况您也明白,王灿破城后,肯定会杀死防守褒城的士兵。因此,小人想请将军通融下,能不能先把小人的儿子放掉个,就放掉个,给小人留丝香火。万王灿将所有的人都杀了,至少小人的儿子还能够活下来,把小人家族的血脉延续下去。”

    这厮啰啰嗦嗦,说了大堆,说得小将都有些心烦意乱。他摇摇头,拒绝道:“不行,个都不能放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,您就不能通融通融?”

    那人又开始说话了,他张嘴还欲说话,却不停地朝另外两人使眼色。

    小将心不耐烦,提起宝剑指着右侧的人,大喝道:“再唧唧歪歪的,我下令将你全家老小都带到城楼上,让他们和我们共存亡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!小人不说话,不说话。”

    他好像是畏惧了小将,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然而,他的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抹冷笑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,第三更11点左右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