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8章 声东击西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两颗大拇指宽,长约四厘米的木制棋子碰在起,声音清脆。≧≯≯  <.<≦1﹤Z<W.

    大帐,王灿和郭嘉大眼瞪小眼,互不相让。

    “诶,军长刚刚被炸死,司令又被炸死,这棋没法下,投降,投降!”

    郭嘉撇撇嘴,伸出修长瘦削的手在棋盘上搅和两下,副棋顿时变了模样。旁边作为公证人的周仓看后,也忍不住挑了挑眉头,脸上露出抹笑意。他伸手将搅和在起的棋子打乱,然后说道:“主公、郭先生,还继续下棋么?”

    郭嘉嘿嘿笑道:“下,当然下了,这次得加点彩头,贯钱局!”

    王灿哼声道:“贯就贯,我就不信,下不赢你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和郭嘉大眼瞪小眼,都露出不服输的神情。

    不加彩头的时候,郭嘉就心不在焉,没有精神。加了彩头,郭嘉的精神像是打了兴奋剂,双眼放光,布局的时候,相当厉害,王灿的司令和军长稍不注意就被炸掉。但是,不加彩头,郭嘉走棋就很马虎,司令和军长很快就被炸死,局棋又得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因此,只有加了彩头,才能体现出真实水平。

    这也是王灿呆在军营闲得无聊,便寻思着把军棋做出来,用以娱乐。

    郭嘉看见王灿设计的军棋,连连赞叹,立刻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这厮脑子反应迅,上手极快,下棋简直是算无遗策,周仓和裴元绍都和郭嘉对弈过,可惜都是被虐得不敢和郭嘉下棋。

    唯独王灿从刚开始赢了两局,到最后屡战屡败,屡败屡战。

    “主公,不要急,末将也加个彩头,我压郭先生获胜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周仓麻利的从怀掏出贯钱出来,摆在案桌旁,期待的望着王灿。

    王灿想也不想,立刻拒绝道:“不行,你是公证人,怎么能参与其,不行,不行!”

    开玩笑,他屡败屡战,已经不知道输了多少贯钱给郭嘉当酒钱,现在周仓知道郭嘉百战百胜,也来横插脚,他不是得赔双,赔了郭嘉还得赔周仓。不过,王灿还是带着丝侥幸,说不定,这局就能迅炸掉郭嘉的司令或者是军长,取得胜利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周仓幽怨的望了眼王灿,施施然收起手的贯钱。

    郭嘉笑说道:“周将军,没关系,等我赢了主公的钱分你半,等回到南郑侯,你请我喝酒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!”

    周仓连连摇头,不答应。

    他可是清楚地知道郭嘉就是酒坛子,等回到南郑请郭嘉喝酒,半贯钱还不够酒钱,与其如此,还不如不分钱。想了想,周仓觉得就这样看两人下棋也好,顺便从郭嘉手偷学点技巧。

    王灿和郭嘉摆好棋,双方你来我往,不停地攻击。

    不久后,郭嘉颗棋横冲直撞冲入王灿营地旁,王灿立刻用炸弹炸掉郭嘉颗棋,他笑着抬头,见郭嘉眉头微皱,嘀咕道:唉,军长都被炸掉了,这棋不好下了。王灿心嘿嘿笑了笑,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不过,王灿还是自我提醒道:这是假的,是郭嘉制造的假象。

    不多时,王灿又使用最后颗炸弹炸掉郭嘉颗棋,他抬头又见郭嘉神色凝重,嘀咕道:诶,司令都被炸了,这棋没法下了。

    郭嘉这么说,却没有投降,继续下棋。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欢喜不已,炸掉两个最重要的棋子,终于胜局有望了。不管郭嘉说的是否属实,王灿觉得两颗炸弹用得不冤枉。

    旁,周仓瞥见郭嘉的神情,嘴角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他是负责查看棋的大小,清楚的知道被炸弹炸掉的是什么棋子,没想到郭嘉这么奸诈,竟然和王灿耍诈。

    由于郭嘉耍诈,放烟雾弹迷惑王灿,成功使得王灿的军长和司令都被炸掉。到最后,王灿剩下的全是虾兵蟹将,而郭嘉却是司令、军长都还在,所有的棋翻开看,王灿顿时傻眼了,这厮太狡诈了,又招了。

    叹口气,王灿将贯钱推到郭嘉面前:“诺,这是输给你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主公赏赐,嘉便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郭嘉半眯着眼眸,没有丁点客气直接将贯钱揣到腰包里面,低声道:“又赚了贯钱,返回南郑后又有酒喝了,嘿嘿!”

    见此,王灿嘴角微微抽搐,这厮太狡猾了。

    叹口气,王灿说道:“奉孝,咱们还是下没有彩头的棋吧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郭嘉点点头,应下了。两人下棋还是边倒的局面,不过是王灿毫无意外的获胜,郭嘉大败。王灿知道郭嘉这样下棋,是想让他下有彩头的棋,可是他偏不,这样继续折磨郭嘉,也是大乐事。

    两人边说话,边下棋,时间倒也过得飞快。

    营帐外,传来沉稳的脚步声。裴元绍卷起营帐门帘,大踏步走了进来,他看见王灿和郭嘉正在下军棋,脸上露出极大的兴趣,这厮最喜欢用炸弹炸人,甭管是小兵还是师长、司令,总之炸到颗棋就高兴,至于输赢,裴元绍从不在意。

    裴元绍朝王灿揖了礼,拜道:“主公,严颜领兵出城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放下手的棋子,问道:“果然出兵了,他率领多少大军?朝哪个方向?”郭嘉见裴元绍进来,也是松了口气,终于可以不用受折磨了。

    裴元绍又道:“严颜率领六千大军出城,他领兵离开后,并没有朝我们营地冲来,而是绕过大营,往南郑方向赶路。”

    王灿又问道:“严颜领兵离去,褒城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裴元绍道:“依旧是城门紧闭,不准进出,想要破城还是非常困难。”

    王灿问了番话后,脸上露出沉思之色,偏头看向郭嘉,说道:“奉孝,严颜虽然出兵,却是朝南郑方向赶去,其有古怪啊,这是何道理?”

    郭嘉笑说道:“主公,用兵之道,虚虚实实,实实虚虚,虚实难以揣测。”

    “表面上,严颜是领兵往南郑赶去,可他并没有放弃褒城,而是留下部分士兵驻守褒城,显然是留了条后路,保证大军有落脚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事实上,旦严颜选择领兵攻打南郑,肯定会弃守褒城。因为严颜离开,褒城肯定防守不住,必然被攻下,严颜练兵有方,深得士兵爱戴,不会轻易的放弃麾下的士兵。现在出现严颜领兵离开,却又没有放弃褒城,其缘故是严颜想要声东击西,表面上是朝南郑方向赶路,却等着我们去拦截他,而严颜则趁机攻打大军营地。”

    郭嘉拿起颗棋子,不停地把玩着:“既然严颜声东击西,我们就将计就计,陪严颜把戏做全套。”

    “奉孝,计将安出?”

    “主公,严颜已经被逼急了,狗急跳墙,失了分寸,不足为虑。主公只须这样做……如此来,严颜自会进入套。到时候,主公举击败严颜,大事可定矣。”

    王灿颔点头,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严颜率领六千大军离开褒城,并没有直接和王灿交战,而是选择了褒城周围的弯道,想要绕过王灿大军驻扎的营地。大军不停前进,严颜策马停下,喝道:“探马何在?”探马,即侦查骑兵,也相当于军的斥侯,用于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“大军出城,王灿有何动静?”

    “禀将军,王灿大军依旧驻扎在城外五里,并无动静。”

    严颜听了后,眉头微蹙,难不成王灿已经看穿了他的意图?

    不过,严颜心也是做了两手打算,下定决心王灿若真不率领大军阻拦,他就派兵直下南郑。对于驻守在褒城的士兵,严颜也只能是无能为力,现在的局面岌岌可危,严颜放弃褒城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

    沉思片刻,严颜吩咐道:“继续探查消息,密切注意王灿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探查消息的探马抱拳大喝,然后翻身上马,飞离开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,大军停下休整。

    此时,派出去的斥侯也源源不断的返回营地。

    空旷的场地,严颜坐在正央,周围坐着严直等众将校。

    斥侯走到严颜正前方,恭敬地禀报道:“将军,已经探得王灿大军的消息。王灿得知将军领兵离开,已经派遣军队往褒城赶去,准备攻打褒城。”

    严直张嘴欲说话,但想到上次害严颜被王灿陷害,便没有站出来说话。

    严颜挥手将斥侯打,扫了眼周围的将校,说道:“既然王灿想要褒城,我们就把褒城送给他。大军再休息半个时辰,然后连夜赶路,摆脱王灿,往南郑方向赶去,争取举攻下南郑。只要有南郑在手,王灿大军就不攻自破。”

    严直听了后,还是忍不住,开口问道:“将军,我们离开褒城不是要和王灿决战么?为什么要放弃褒城的士兵。旦将军率领大军往南郑方向赶去,城士兵缺少,弓箭不足,粮草不足,怎么是王灿大军的对手?褒城被破,士兵们肯定也不能活下去,请将军三思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严颜怒喝道:“本将的决定,哪容你质疑?”

    然而,严直依旧昂着头,脸上露出不服的神情。

    严颜见此,叹口气说道:“你们且放心,褒城固若金汤,不会被攻下的。本将领兵出的时候,已经让士兵将城豪绅大族的家眷全都关押起来,以此威胁豪绅大族派私兵和捐献粮食,用以保卫褒城。旦城坡,豪绅大族的家眷全要被杀死。因此,他们不得不帮助防守褒城。有豪绅大族帮助,褒城固若金汤,不会被攻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本将率领大军出城,若是王灿前来阻截,我们立刻绕道袭击王灿的大营。而王灿不出兵阻拦,则直奔南郑,攻打汉府。”

    “两种选择,都是有利于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严颜说话的时候,脸上也露出落寞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领兵征战,何曾这么窝囊过!但是,现在的局面却容不得他犹豫,只有迅占据优势,才有机会扳回局面。

    “好了,都去准备吧,好好休息,半个时辰后,继续赶路。”

    严颜大手挥,将营帐的将校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大军继续赶路,往南郑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严直虽然觉得不稳妥,可严颜已经耐着性子解释清楚,不可能改变主意,念及此处,严直也只能离开去稳定军心,准备出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,第二更在点左右,求收藏\鲜花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