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7章 严颜准备决战了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严颜目光掠过大厅的众将,看见奖的表情,,脸上露出抹微笑。≯>≯  ≦.≦1ZW.

    如此,军心可用!

    将校不畏死,不胆怯,则有战之力。

    若是大厅的将校都失去了和王灿拼死战的勇气,纵然他有万夫不当之勇,也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无法抵挡王灿。严颜也是暗骂王灿歹毒,没有能耐攻破褒城,却采用这种釜底抽薪的毒计,旦将领士兵都投降了,严颜人之力,如何能够挡住王灿的大军。

    只是,换做是他,他不能攻破褒城也会和王灿般,也会用攻心计制造机会。

    “将军,末将誓和王贼周旋到底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,末将誓杀王贼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将校,都是激昂愤慨,挥舞着拳头誓与王灿决战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这些将校也是迫于无奈,不得不和王灿决战。或许,其有两个将校没有家室的,父母也都是双双去世的,但是独木难成林,大多数的将校都站出来挥舞拳头要和王灿决战,他们不敢不站出来。因为旦坐在坐席上不动,会被其他人认为是想着投降王灿,其结果肯定会被其余的将领排斥。

    尤其是严直,更是怒冲冠,咬牙切齿,誓与严颜共存亡。

    严颜点头说道:“诸位有此心,众志成城,定能击败王灿,攻破汉。到时候,我们立下大功,诸位也能得到刘益州的赏赐。”

    “誓杀王灿!”

    严直挥舞着手的拳头,突然大吼声。

    他的嗓门非常大,浑厚的声音在大厅不停地回荡,其余将领看见严颜的动作,也都是被严直影响了。严颜望见严直的动作,丝毫没有怪罪,反而是露出赞赏的眼神,严直这个时候说出这番话,无疑是最合适的,时间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“誓杀王灿!”

    “誓杀王灿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将校,都有悍不畏死之心,都团结在起,才能众志成城,拧成股绳对战王灿。

    严颜紧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,现在解决了最大的困难,他也能松口气了。只有让将校们稳下心来,才能让将校们安下心去稳定军士兵。他稳定将校们的心,将校们去稳定士兵们忐忑不安的心,才能将褒城经营的如同铁板块,和王灿决战。

    正当所有将校都激动不已,誓要杀了王灿的时候,大厅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大厅外,士兵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进来!”

    严颜目光看向大厅外的士兵,眼露出丝疑惑。

    眼看去,士兵脸上并无急切的神色,而且手还拿着支弓箭,弓箭上绑条白色丝绢。严颜见此情况,心又升起不好的感觉,这不会又是王灿的诡计吧?王灿诡计迭出不穷,从严颜和王灿交手,严颜就没有取得过胜利,都是被王灿压制着。

    最开始,王灿后退五里,严颜必须要探明情况,才能制定针对王灿的方阵。

    后面,王灿故意召集士兵围住褒城,鼓动士兵投降。

    今日,王灿又用庞羲的脑袋动摇军心,使得严颜难以应对。有道是人心隔肚皮,严颜即使表面上说服了将校,却依旧没有把握麾下的将校能够说服所有的士兵,这不是严颜能够把握住的。王灿番动作,严颜被弄得心神疲乏,疲于应付。

    他深吸口气,问道:“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士兵回禀道:“将军,城外突然射来支弓箭,弓箭上附带着条白色丝绢,上面写明让您亲启。

    “哦,竟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严颜当即说道:“快,拿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严颜又觉得不妙,说不定看了就王灿的计谋。

    因此,严颜连忙摇头说道:“这定然是王灿的阴谋诡计,用来扰乱军心的。哼,既然是王灿的信,不看也罢,把弓箭上绑着的白色丝绢烧毁了,这样我不知道,诸位也不知道,王灿的毒计也就没有用处了。

    众将齐声应和:“将军英明!”

    严直却是个二愣子,非常讨厌王灿,听见是王灿的毒计,立刻站出来拱手说道:“将军,王灿小儿只知道使用阴谋诡计,上不得大雅之堂。将军堂堂正正,行得正,站得直,有什么好怕的,将军不愿看,末将愿意替将军览。”

    严颜先前暗道严直会配合,这时候却恨不得杀了严直。

    他要毁掉白色丝绢,如今被严直搅和通,让他进退不得。

    若是烧掉信封,固然能让所有人都不知道信封上的内容,却显得他不够堂堂正正,害怕王灿的阴谋诡计,而且也说明他心有鬼,才不敢看信上的内容。但若是选择观看,而严颜又知道白色丝绢上写的是什么内容,旦了王灿的计谋,严颜又得头疼了。

    瞪了严直眼,严颜喝道:“将弓箭递上来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走上前去,恭敬地将弓箭递到严颜手。

    严颜摆摆手,喝退士兵,将白色丝绢从弓箭上取了下来。丝绢上写着严将军亲启,颜看见这五个字,心不妙的感觉更加的明显了。他缓缓地摊开丝绢,当严颜看到丝绢上的内容,立刻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丝绢上的内容写到:严将军,灿仰慕将军久矣,早已经盼望着和将军联手攻打益州,如今庞羲、杨怀和高沛都已伏诛,灿允诺给将军的上将军之职已经虚位以待对。再加上杜虚以被杀死,麾下剩余的都是忠诚于将军之人,将军可以开城投降了……

    总之,王灿说了很多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大意是说严颜可以开门投降了,并且授予高官。

    而且,更令人疑惑的是丝绢上到处都是黑黢黢的污点,让人觉得甚是可疑。严颜看了白绢上的内容,嘴角不自觉的抽搐,他娘的,王灿还真是毒啊,又针对他下套子。都怪严直,若是严直不阻拦,他已经焚烧掉丝绢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又瞪了眼严直,但这幕落在将士眼,却显得有些诡异。严颜尚且不知道自己的神情落在众将眼,深吸口气,说道:“传下去,给众将看看。”说完后,严颜将丝绢拿起,递给了侍从,让侍从将丝绢递给严直,然后依次给其他的将士观看。

    严直看了后,立刻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他也恨不得扇自己巴掌,他也明白严颜为什么瞪他两眼了。

    严直明白严颜绝对是终于刘焉的,肯定不会投降王灿。然而,严直明白,却不能保证其余的将领都愿意相信严颜不投降啊,人心隔肚皮,谁能保证其他将领怎么想。他的句话,又让严颜陷入尴尬的境地。

    看完后,严直将丝绢又传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嘶嘶……”

    个个将校看了后,都是脸上露出沉思之色,抬头看向严颜。

    严直知道自己犯了错,立刻站出来,主动说道:“将军,王灿小儿只知道耍阴谋诡计,今日又派人射来张丝绢污蔑将军,其心之歹毒令人指。末将以为,既然庞羲、杨怀和高沛三位将军都已经身死,应该立刻起兵出城,攻打王灿,和王灿决死战。”

    不管如何,众将都是深色各异。

    有王灿的劝降信,即使其他将领都钦佩严颜,却还是将此事惦记在了心上。

    严颜心微微冷,还是冷静下来,沉声说道:“诸位听我言,诸位家眷都在益州,严某的家眷也在益州。我若是投降王灿,家妻儿老小立刻就要面临危险,被刘益州斩杀,因此,本将是不可能投降的,请诸位放心,本将誓与王灿决死战。望诸位助我臂之力,整军备战,和王灿决死战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严颜站起身,走到大厅,深深地朝将领们揖了礼。

    见严颜如此,众将校都是深色动容,抱拳大声道:“将军放心,我等誓杀王灿!”声音在大厅不停地回荡,不管将校们心是怎么想的,此刻都是异口同声的声讨王灿。至于将校们内心的真正心思,却是难以揣摩清楚了。

    严颜点点头,摆手说道:“好了,大家都去准备吧。希望诸位安抚士兵,整军训练,准备决战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将校们抱拳大喝,然后离开了。

    众将离开县府大厅,又开始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严颜看着将领们离开了,眼却还是闪烁着忧虑的眼神,王灿歹毒无比,此时的局势堪忧啊!而且王灿的手段层出不穷,严颜也保不准下刻会做出什么事情出来?他刚刚召集将校们说事情,王灿就射来招降信,使得严颜陷入被动的境地。

    这般手段,令严颜胆寒。

    将领们离开了,严直却留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兄,都怪严直,若不是严直任性鲁莽,也不会让大兄进退两难。”严直脸愧疚的神情,低着头,不敢正视严颜的目光。

    严颜叹口气,说道:“算了,即使没有看丝绢上的内容,也会让将校们心疑惑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严颜吩咐道:“严直啊,如今困守褒城是不行了,时间越长,对我们越不利,只有寻找机会和王灿决战了。你立刻返回军营,安抚好麾下的士兵,让士兵们准备好和王灿决战。其他的事情,你也不要想了,专心训练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严直回应声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严直离开,严颜又重新回到坐席上,他的脸色不停地变化,神色阴晴不定:“王灿,欺人太甚,欺人太甚!”说完,严颜大袖拂,将案桌上摆放的竹简全都推到在地上,大厅外的士兵听见大厅内传来的咆哮声,都是胆颤心惊,害怕被严颜迁怒。

    而此时,王灿营地内。

    王灿和郭嘉都是面带笑容,谈笑间说话随意,透出股喜色。

    “主公,严颜连连受挫,肯定要准备决战了,主公也该让士兵整军备战了。”郭嘉摸了摸嘴唇上毛茸茸的胡须,脸上露出自信从容的神情,所有的计谋都是出自郭嘉的手笔,每件事情都直指严颜和严颜麾下的大军。

    几天时间,严颜大军就已经军心动摇,严颜也是难以应付了。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大军早已经准备好了,随时都可以迎战,严颜要战,我便战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笑,都是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ps:三更完成,收工.求收藏\鲜花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