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4章 打破僵局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策马返回的时候,王灿的神色非常凝重,直担心郭嘉的安全。≧ ≯≯ <.<<1ZW.返回营地后,王灿看见郭嘉身穿袭白衣,站在营地衣袂飘飘,神采夺目,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,颗悬吊起来的心也安稳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王灿放下心来,加入战团厮杀起来,快杀出条道路,朝郭嘉的方向冲去。

    有裴元绍、周仓和王灿,三人都是凶猛霸道,杀人无数。

    不多时,又有无数的汉兵赶回。

    这些汉兵都是精锐,非常厉害,千益州兵,根本无法抵挡汉兵攻击。

    尤其是汉兵手的武器都是汉刀,刀劈下,虽然力量稍显不足,无法劈断益州兵手的战刀。然而,连几刀劈下,汉兵就将益州士兵的战刀劈断。没有战刀抵挡,益州兵根本无法和汉兵较量,局面成了单方面的屠杀。

    王灿突破重重士兵,策马跑到郭嘉面前,问道:“奉孝,身体可曾受伤?”

    郭嘉闻言,眼浮现出感动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拱手揖了礼,说道:“主公,嘉并没受伤。”说道这里,郭嘉神色黯然,叹息道:“此战没有击败严颜,都是嘉之过。若是嘉提前观测天象,托测出今夜的天气,就不会让严颜轻易逃脱了。而且,嘉太轻视严颜,以至于被严颜钻了空子,让他麾下的士兵偷袭营寨,虽然营寨没有损失,却也暴露出了嘉谋划不利,并没有重视严颜,过于轻敌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摇头,道:“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,何况是奉孝。这战,就当是和严颜试探了下,探清楚双方的敌袭,下次再战就是。”

    郭嘉叹口气,眼却闪烁着浓浓的战意。在哪里失败了,就在哪里爬起来,击败严颜,取得最后的胜利。

    “我投降,我投降!”

    益州兵被杀的心惊胆颤,再也无法继续抵挡了。

    有第个士兵投降,立刻就有了第二个。

    这些益州士兵都非常狡猾,见去路被堵住,无法逃窜,又无法击败对手,立刻选择投降,想保住自己的性命。士兵们纷纷弃掉武器,跪在地上请降。王灿见此,大喝道:“全部杀了,个不留!”

    和严颜交战,打得太窝囊了。

    被严颜阴了把,他心正憋着股气,心早就非常不爽了,见士兵不抵抗直接投降,立刻出言阻止,让裴元绍和周仓下杀手,除掉所有的士兵。

    郭嘉急忙劝道:“主公,虽然这些士兵是敌军,可也是益州的士兵,将来主公击败留言,入主成都成为益州牧之时,益州兵也是主公麾下的士兵,主公想要入主益州,就不能随意杀戮这些士兵,请主公三思。”

    “诶,罢了!罢了!”

    王灿叹口气,沉吟阵后,大喝道:“放下武器,立刻投降,降者不杀!”

    诚如郭嘉所言,这些益州兵现在是敌军,可是王灿击败刘焉后,王灿成为益州之主,益州兵就都是他麾下的士兵,若是现在屠杀投降的几百士兵,势必要给他留下个嗜杀的名头,对于以后收服益州非常不利。

    因此,将投降的士兵收为己用,才是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益州兵可谓是瞬间地狱,瞬间天堂。

    王灿下达个不留的命令,让益州兵都存了殊死抵挡的想法。然而,郭嘉劝谏王灿,让王灿说出降者不杀的命令。

    对于已经面临死亡的益州士兵来说,这无疑是让益州士兵兴奋地事情。

    千士兵,死伤六百余士兵,只剩下四百余人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活下来的士兵抬头,望着远处那身穿袭白衣,衣袂飘飘,站在营的白衣青年,眼露出感激之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距离王灿营地里外,已经能够看见褒城了。

    严颜带着活下来的益州兵停了下来,等候杜虚。

    长时间没有等到杜虚返回,严颜眉头深锁,眼露出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由于天降大雨,周遭的空气都非常潮湿,王灿的大军营地肯定无法被点燃,那杜虚率领士兵去袭扰王灿营地的任务也就非常简单了,只需要虚晃枪,迅撤退,就能够躲开王灿的大军,个时辰足以退回来。

    然而,已经过去了个时辰,杜虚率领千士兵还没有赶回来。

    这么长的时间没有返回,很有可能已经被王灿消灭了。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名士兵从远处奔驰而来,脸上带着焦急之色。

    这名士兵不是斥候兵,没有战马,只能是靠着双腿跑路。他是在王灿没有继续领兵追赶,转身折返会营地的时候,严颜派出去打探消息的士兵。个时辰过去,杜虚的大军没有回来,而打探消息的士兵却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严颜看见士兵的脸色,更是证实了心的揣测。

    “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严颜见士兵跑到他面前后,急忙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士兵弯着腰,喘着粗气,说道:“全,全,全军,覆,覆灭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严颜听了后,脑轰的声炸响,千士兵呐,竟然全军覆没,个都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严颜脸色惨白,大声喝道:“杜虚误我大事,误我大事!”他率领千士兵和王灿苦战,尚且还有这么多士兵,虽然死伤惨重,毕竟逃出来了。可杜虚领兵去扰营,竟然个士兵都没有回来,让严颜突然觉得有眼无珠,看错了人。

    他没有追究其的缘故,深吸口气,命令道:“回城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汉军,大营。

    营寨门口,所有的尸体都已经清理干净了,然而鲜血却凝固了起来,地上的泥浆都变成了紫红色。

    大帐内,王灿说道:“奉孝,此番诱敌之计不成,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郭嘉听了后,脸上也露出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将严颜骗出褒城,却让严颜溜回去了。这其,有天气的缘故,也有王灿和郭嘉轻敌的缘故。郭嘉沉吟片刻,说道:“主公,严颜武兼备,想要在短时间内击败严颜恐怕不可能。这战之后,严颜猜出我们是诱敌之计,肯定不会轻易出城。现在能做的,就是争取毁掉营内的粮草,迫使严颜不得不出城与我们决战。”

    王灿抿紧嘴唇,停顿了片刻,说道:“如此,只能入城毁掉粮食了。”

    郭嘉点点头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两人都陷入沉思当,严颜当然知道粮食的重要性,肯定是派士兵严加保护的,不可能轻易就被王灿毁掉粮食。况且褒城整日都是城门紧闭,不准进不准出,根本不容王灿混入城去,想要找机会进城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时间,两人都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随后两日,王灿的大军都没有动,而严颜回到褒城后,更是严防死守,直躲在褒城,不肯出战。

    军大帐,王灿和郭嘉相对而坐,商讨对付严颜的办法。

    时间拖得太长,虽然局面不利于严颜,但是对王灿也是不利的。

    因此,王灿也想要战决,尽快解决严颜带来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主公!”

    大帐外,周仓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王灿脸上挂起微笑,说道:“进来吧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周仓卷起营帐门帘,走了进来,朝王灿揖了礼。王灿摆手示意周仓坐下,问道:“周仓,俘虏的事情都处理好了?”

    周仓拱手道:“回禀主公,都已经处理好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知道周仓肯定还有要事,又问道:“还有何事?”

    周仓脸上露出欢喜的神色,说道:“主公,刚刚南郑传来消息,说邓正率领的三万私兵已经击溃了从巴西朝汉进的大军。并且,大军的主将庞羲被杀死,副将杨怀和高沛也被杀死,只有泠苞和邓贤带着少量士兵仓皇逃窜。此战,刘焉四千精锐全灭,只剩下万余士兵,不足为虑。”

    “好!好!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脸上露出欢喜之色。

    东边不亮西边亮,他驻守在褒城局面僵持,没有取得胜利。然而,南郑大族却取得了丰硕的战果,值得夸奖。王灿想了想,吩咐道:“周仓,你让斥侯给邓正传达消息,将此战表现突出,有卓越贡献的人写在名单,传份名单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周仓得了命令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郭嘉笑说道:“主公,您还要试探番?”

    王灿神色凝重,沉声说道:“城县的治理,都关系我汉未来的展,岂能轻易将南郑大族报上来的名单任命下去,我会专门对他们进行考核,然后确定分配的官职。若是现想要鱼目混珠,想要蒙混过关的人,只能用来杀鸡儆猴了。”

    郭嘉抚掌称赞道:“诱之以利,却也是拔擢人才,主公高明!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苦笑道:“若是我的手段高明,就不会拿严颜没有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郭嘉嘴角上扬,露出抹笑意,说道:“主公,如何对付严颜,嘉已经有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眼的凝重之色顿时散去,露出了笑容。郭嘉想到了对付严颜的办法,终于能够打破僵局了。

    ps:第二更,收工。小东今日去办理户口和档案,只有两更,请谅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