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3章 白忙一场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杜虚率领千士兵起猛烈的攻击,疯狂的涌向营寨里面。≯≧≥  ﹤.≤﹤1≤ZW.

    六百驻守营地的士兵堵在营寨大门口,奋力厮杀,不让杜虚率领的千士兵冲进去。

    杜虚马当先,冲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他望见郭嘉身穿袭白袍,儒雅不凡,觉得远处的青年很可能是大人物。就在杜虚盘算着该怎么对付郭嘉的时候,只见营地内的名小校急忙跑到青年身旁,神色恭敬,令杜虚心稳定下来,再加上杜虚望见郭嘉身旁有四个护卫,更加肯定青年身份不凡。

    况且军营重地,能在王灿营地不穿军服的人,显然不可能是虾兵蟹将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杜虚心升起股火热,他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抓住眼前的年轻人。有了这人,说不定还能让王灿投鼠忌器。杜虚越是这样想,心就越加的忍耐不住,连严颜吩咐的事情也抛在了脑后,并没有想撤回褒城。

    大功,就在眼前!

    把握机会,举成名。

    杜虚望着郭嘉,露出灼热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策马扬鞭,挥舞着手的战刀冲向郭嘉。马蹄踩在泥浆,出哒哒的声音,溅起地的泥浆。他抡起战刀,刀劈向挡在身前的士兵,大声喝道:“挡我者死!”声音落下,战刀也随着劈向汉兵,和挡在前方的士兵举起的战刀碰撞在起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两柄战刀碰撞,出金铁交击的轰鸣声。

    杜虚并没有受到伤害,反而是挡在前面的汉兵被劈飞了。

    杜虚得意洋洋,手的战刀却“嚓咔!”声脆响。

    抬手看,他手的战刀竟然出现了裂痕,刀刃也被劈出条巨大的豁口。要知道杜虚骑在战马上,从远处冲过来,借着战马奔驰的力量,杜虚那刀的力量非常强大。刀之下,他的刀受损,而士兵的战刀却没有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汉兵的战刀非常好。

    杜虚双眼放光,如同现了新大6,飞快的策马向前。身体突然往右侧翻,整个人吊在战马右侧,伸手捞,迅将汉兵掉落在地上的战刀捡起,继续往前冲。

    这也是杜虚运气好,碰到了个力量差的汉兵。

    若是汉兵的力量再强点,肯定能劈断杜虚手的战刀,而不是被杜虚战刀上的力量劈在地上,失去战斗力。杜虚握着汉刀,冲锋起来,更是厉害,所过之处,士兵纷纷被奔驰的撞翻在地,或者是被战刀劈,受到重伤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好刀,好刀!”

    杜虚握着汉刀,感觉自己突然间变得无比厉害,简直是所向披靡。

    这样的他,好像是严颜拎着大环刀在敌军冲阵,难以抵挡。这刻,杜虚心充满了信心,只要冲过去,冲到那身穿白衣的青年身旁,举擒下白衣青年,就能够举立下大功。

    “近了!”

    “近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杜虚见距离越来越近,心更加的欢喜,等冲到距离郭嘉两丈外,猛然大喝:“贼将受死!”声大喝,杜虚神色狰狞,显得非常的吓人。虽然杜虚作出要杀死郭嘉的模样,可杜虚还是清晰地明白,旦他杀死眼前的青年,王灿将他包围起来,他也就失去了返回褒城的保证。因此将青年生擒,才能立下大功,返回褒城。

    他抡起汉刀冲向郭嘉,而站在周围保护郭嘉安全的黑衣武士也是凝神以待。

    杜虚策马接近郭嘉,露出欢喜的神情。

    站在郭嘉前方的两名黑衣武士神色冷漠,手黑铁长剑出鞘,长剑破空,出轻微的爆鸣声。旋即,两柄长剑化作两道黑光,刺向杜虚胯下战马的咽喉。两人出剑的度非常快,身影也是形同鬼魅,眨眼间就冲到战马旁侧。

    长剑撩起,剑尖戳进战马的喉咙。

    “噗!噗!”

    两声脆响传来,战马的脖子上立刻出现了两个血洞。

    “希聿聿!”

    战马吃痛,昂起脖子大声嘶鸣。然而,越是挣扎,脖子上喷射出来的鲜血更加不可抑制,两股血箭似泉水喷涌,眨眼间就染红了地面。

    战马嘶鸣几声,四蹄软,下瘫软在地上。

    杜虚开始根本没有在意两名黑衣武士,他的目标是前方的白衣青年,心想冲到郭嘉面前,将郭嘉生擒。因此,杜虚直接忽略了冲过来的两名黑衣武士,只是他没有料到的是黑衣武士剑术全是杀招,极为厉害,招就刺战马的喉咙,杀死了战马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杜虚从战马上摔倒在地上,又迅地爬起来。

    头盔掉在地上,他没有去搭理。

    髻散乱,他也没有去梳理。

    此刻,杜虚的心神都系在了郭嘉身上。他提着汉,快冲向郭嘉,想要将郭嘉抓起来。事情展到现在,杜虚依旧没有想领兵撤回褒城,而是想要立大功,生擒郭嘉。他撒开双腿,飞快冲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郭嘉身边的另外两名黑衣武士动了。

    “铿锵!”

    两柄黑铁长剑出鞘,两人拔剑冲向杜虚。

    两名黑衣武士冲向杜虚的时候,刚刚击杀战马的两名黑衣武士也刺向杜虚。

    “挡我者死!”

    杜虚双目圆整,大吼声,手汉刀迅劈向名黑衣武士,尝到了汉刀的甜头,杜虚对手的汉刀非常自信。然而,黑衣武士见汉刀劈来,脚踩阴阳,身体快挪动,立刻躲开了杜虚的刀。

    避过杜虚劈出的刀,黑衣武士并没有停止前进,继续朝杜虚冲去。他右手握紧长剑,在杜虚收回手战刀,准在再次劈出的刹那间,黑铁长剑如奔雷闪电,刺破了杜虚身上的铠甲,戳入杜虚的小腹处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杜虚感觉小腹如针扎般疼痛,旋即又感觉小腹像是被刀搅,疼痛无比。

    然而,小腹处的疼痛刚刚传来,身体的其他部位又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噗!噗!噗!”

    连三声,三柄铁剑刺入杜虚身体。

    至此,四名黑衣武士,都刺了杜虚的身体,而且都是致命伤。

    身体前面两柄剑,柄剑刺心脏,柄剑刺小腹。后面两柄剑,柄剑刺喉咙,柄剑刺腰椎,四柄剑刺的都要要害,没有任何差错,这也是黑衣武士的贯手段,招招毒辣,都是命要害。

    杜虚睁大了双眼,低头看着插在身上的双剑,又回头看了眼两名黑衣武士,脸上露出不甘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恨呐,只差步之遥,竟然被杀死了。

    “噗!噗!……”

    四柄长剑抽出,喷溅出四股血箭。

    杜虚身体受到致命伤害,身体重心不稳,下摔倒在地上。他想要出声,可喉咙处的血洞让他依依呀呀无法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嘴巴不停地张大,却无法让人明白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片刻后,杜虚带着不甘的神情,脑袋歪,便失去了气息。

    若是让他重新选择,他肯定会选择立刻后退,可惜没有后悔药。

    郭嘉站在远处观看,自始至终都没有移动身体。

    杜虚身死,郭嘉的眼睛都没有眨下,他也是久经阵仗的人,不会因为这点战事而变得换乱。杜虚死,营地也变得安全了起来。益州军的大好局面,因为杜虚身死而变得被动起来。尤其是士兵见杜虚被杀死,都慌乱起来,磅礴的气势也立刻生变化,落千丈。主将的存亡,往往关系着支军队的存亡,杜虚死,益州军也失去杀敌的勇气。

    局势溃败,只在刹那的时间。

    此时,远处传来阵急促的马蹄声。

    王灿带着周仓和裴元绍夺路狂奔,将汉兵远远地甩在后面,率先赶回来营地。

    裴元绍手杆狼牙棒,返回营地后直接冲入了营寨,杀向开始后退的益州兵;周仓也是抡起手的汉刀,劈向不停后退的益州兵。两人都是虎将,如狼似虎,凶猛无比,如同两支利剑破入益州兵,立刻让营地的局势生了变法。

    益州军本就在溃逃,被两人屠戮番,更是乱作团。

    ps:第更,小东今日去办理户口和档案,只有两更,谅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