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0章 万夫不当之勇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严颜率领大军突然停下来,让王灿和郭嘉都感到错愕不已。≯≧  ≦.≦≤1≤Z≦W≤.﹤

    两人都笃定严颜会领兵继续前进,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严颜驻扎在原地,停止不前。

    这消息让两人哭笑不得,因为严颜停在原地,既没有前进,也没有后退。但是,从严颜将大军驻扎下来的情况看,严颜肯定还是要继续朝营地方向赶路的,否则严颜就直接领兵返回褒城,而不是选择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得到消息的第时间,王灿就派出大量斥侯,不停地探听消息。

    同时,将潜伏在各个路口的狼牙兵召回。

    整个下午,双方都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严颜领兵驻留在原地,等杜虚回褒城准备两日的干粮,以及晚上前往王灿营地需要的必要物品。

    严颜的大军停下来,没有动静。王灿的大营也是和平常样,没有任何动静,并没有选择主动进攻。两方默契的都没有选择动手,严颜是害怕王灿在路上设下埋伏,便没有领兵前进,而王灿则害怕将严颜吓回褒城,也没有选择攻击。

    彼此各有心思,都选择了沉寂。

    傍晚,夕阳西下。

    轮残阳挂在天边,将天际映照得通红。残阳如血,殷红的天空好似快要滴血样,好像是预示着傍晚来临,即将展开激烈的生死搏斗样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天空黑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勾弯月挂在空,漫天寒星点缀天际。

    星空下,视线看得很远,能够看到周遭的景物,却也无法看清楚,需要有人打着火把,才能将夜幕下的事物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王灿营地,火把噼噼啪啪燃烧个不停,将整座营地照亮了。

    群士兵在营地来回的巡逻,查看周围的情况。

    整座大营,寂静无声,并没有特殊的地方。

    距离营地六里外,严颜率领大军驻扎在这里。所有的士兵屁股坐在地上,三三两两的背靠背,倚靠在起,微眯着打盹睡觉。士兵都知晓晚上要继续行军,所以都没有说话聊天,眯着眼睛养足精神,准备晚上的战斗。

    严颜坐在大石上,手大环刀拄在地上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突然,他睁开眼睛,站起身,喝道:“集合!”

    严直和杜虚都是在刹那间跃而起,迅的站起身,召集坐在地上的士兵集合,士兵们站在起,摩拳擦掌,准备出。

    严颜朝杜虚喝道:“杜虚,你且上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杜虚抱拳喝道,然后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严颜靠近杜虚,张嘴在杜虚耳旁低语了阵,然后摆手让杜虚回到军阵前放。旋即,严颜神色严肃,大喝声:“出!”

    声令下,两千大军带着干粮和武器等物品快行军,朝王灿营地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严颜领兵出后不久,就出现了奇怪的现象,麾下突然消失了千余士兵。两千多的士兵,竟然有半士兵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,统帅这营士兵的校尉杜虚也没有随严颜起,和千士兵消失不见,不知道领着士兵朝哪个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千人快前进,动静还是比较大。

    路上,嗒嗒的脚步声不断地响起,而官道两旁的草丛也是不停地摇摆着。约莫半个多时辰,严颜带着大军距离王灿的营地还有里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严颜突然大喝声,让大军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严直满是疑惑,不明白严颜为什么突然下令停止前进。他手的战刀早已经出鞘,战刀在月光的照耀下,散出清冷的光芒。他往前踏出步,说道:“将军,王灿大营就在前方,怎么突然停止不前了?”

    严颜摇摇头,说道:“大军往王灿的营地赶去,依旧和白日样没有遇到任何抵挡,恐怕有埋伏,小心谨慎方为上策。”

    严直撇撇嘴,心不以为然,却不敢反对。

    严颜思虑片刻,吩咐道:“严直,你率领大军留在此地等候消息。我带着百士兵悄悄地摸上去,到王灿营地周围打探番,查探王灿营地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严直非常不情愿,却只能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军令如山,严颜的命令必须服从。

    严颜下达命令后,立刻带着点齐百士兵悄悄地朝王灿的营地摸去。

    百人行军的度非常迅,很快就来到王灿的大营外,严颜带着士兵隐藏在暗处,暗观察王灿营地的情况。只见营地内空荡荡的,除了巡逻的事情,其他的营帐都是黢黑片,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严颜见此,觉得王灿很可能领兵后撤了,而且汉也有可能生了大事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严颜刚刚作出决断的时候。

    名身穿甲胄,身体精壮的青年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青年腰间悬挂战刀,行走之间,龙行虎步,顾盼生威。即使是严颜看了后,也是心生出赞叹的想法。同时,严颜心刚刚推断汉生大事的想法立刻被推翻了,因为走出营帐的青年明显是王灿。

    唯有王灿,才有这般气势。

    “诱敌之计!”

    严颜心闪过道想法,立刻明白这是王灿设下计谋,故意引诱他出城。

    “撤!”

    严颜低喝声,带着百士兵准备撤退。

    他的话刚刚说出口,营地内王灿咧开嘴嘿嘿笑,大吼道:“严将军,人都已经来了,何必要藏头露尾的。王灿久闻严将军大名,今日有缘见,莫非严将军还要当缩头乌龟,不敢出来想见?”

    王灿的声音浑厚洪亮,底气十足,在寂静的夜空不停地回荡着。

    严颜不搭理王灿,领着百士兵缓缓后撤。

    “轰!轰!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周围猛地燃烧起无数的火把,个个汉士兵手持着火把,手持着战刀,眼散着狼样的眼神。那眼神,似饿狼盯着野食,随时准备扑上去咬食。火光照耀下,严颜领兵躲藏在树林,也被照出了身影。

    “撤!”

    严颜毫不迟疑,立刻撤退。

    百士兵,在杂草和树林不停地穿梭,往前方大军停留的地方跑去。

    王灿见严颜领兵逃窜,脸上露出抹笑容。

    若是严颜带着少许士兵跑到里外,现自家大军已经和陷入苦战当,又会是怎样番情景呢?他骑在马上,大喝道:“随我杀!”说完后,王灿已经策马奔驰,冲出了营地,领着周围拿着火把的士兵向前冲锋。

    营地外的士兵听见王灿的命令,转身就朝严颜逃窜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里的距离,不长不短。

    没用多久,严颜就领着百士兵逃到了严直领兵驻留的地方。

    此时,严直率领的千士兵已经被大军团团包围起来,周围全是汉士兵。

    裴元绍和周仓策马杀戮,凶猛无比。两人,裴元绍手持着杆狼牙棒,狼牙棒肆意挥舞,挂着尖锐的呼啸声,杀得益州军胆寒。周仓手口汉刀锋利无比,染上了无数的鲜血,猩红的鲜血根本无法沾在刀刃上,血液不停地从刀刃上滑下,滴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严直,随我起,往后撤!”

    严颜手大环刀猛然劈出,大刀破空,举将挡在前面的汉士兵劈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刹那间,鲜血喷溅,尸体横飞。

    这幕落在汉兵眼,顿时使得汉兵为之胆寒。不多时,严颜就冲上前去,和严直率领的大军汇合在起。

    王灿见严颜手的大环刀劈波斩浪般杀死无数的士兵,迅劈出条血路出来,暗叹严颜武艺厉害。王灿穿越至今,已经接近年的光景,眼光也是训练出来,看见严颜出刀的气势,立刻判断出严颜的武艺比裴元绍和周仓都厉害很多。

    裴元绍瞅见严颜如猛虎般冲入士兵,杀得汉兵人仰马翻,心怒气升腾,他大吼道:“严颜,休得猖狂,你家裴爷爷来会会你。”

    他大声吆喝,手狼牙棒抡起,朝严颜冲去。

    严颜冷哼声,吩咐道:“严直,大军被包围,局面岌岌可危,你领兵继续突围,我来断后。”说完后,严颜手大环刀举起,不过他举起大环刀的时候,不是举在头顶,而是右手握住大环刀,斜举在右肩上方,刀刃斜向下,等冲向裴元绍后,猛然大喝:“呔!”

    声大喝,声炸如雷,令裴元绍都为之怔。

    裴元绍自负已经是大嗓门,但相比于严颜这声怒喝,依旧差了许多。

    旋即,裴元绍迅恢复过来,手狼牙棒砸向严颜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策马奔驰,战马交错的时候,武器同时砸向对方。

    严颜的大环刀刀刃劈向狼牙棒,却是诡异的改变了弧度,没有碰撞到狼牙棒上,而是劈在了狼牙棒尖端周围的尖刺上。刀劈下,势若奔雷,竟然将狼牙棒侧的尖刺全都削断了。由此可见,严颜手的大环刀也是锋利无比,吹毛断。

    严颜刀削过,得势不饶人。

    他右手握住刀柄,左手下撑在刀背上,猛然往外推出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大环刀迅和狼牙棒碰撞在起,股巨大的力量从严颜手的战刀上迸出来,饶是裴元绍身强力壮,也是被严颜这刀震得双臂麻,胸腔内气血翻腾。

    演义,刘备领兵入蜀,遇到严颜的时候,已经是公元214年。

    如今,不过是初平二年(191年),距离刘备入蜀尚且还有二十多年的时间,当时严颜年事已高,已经是六旬开外,依旧有万夫不当之勇,凶猛无比。现在严颜正处于壮年,武艺绝伦,更是巅峰时期,难以抵挡。

    裴元绍心知不敌,立刻吼道:“周黑子,贼将凶猛,快来帮忙!”

    见不敌严颜,立刻找帮手。

    裴元绍听了后,猛然力,将挡在身旁的士兵劈飞了出去,朝严颜冲过去。

    ps:第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