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9章 稳扎稳打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秋日,艳阳天,突然吹起股大风,将矗立在褒城上的大旗吹得猎猎作响。≥≧  ﹤.1ZW.

    锦旗招展,士兵雄健,令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“嘎吱!”

    城楼下,城门突然打开。

    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城内传出来,声音杂乱。严**在战马上,策马扬鞭,快奔出城门,随后是严直和杜虚,两人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严直身穿甲胄,跟在严颜身后,身边只有几个亲卫保护严直的安全,麾下的士兵都留在了城内。杜虚则率领麾下的两千士兵,跟着快奔跑。大军出了城门后,城门迅关上了,除非严颜亲自返回褒城,守城的将士绝不可能打开城门。

    严直骑在战马上,神色兴奋,望着前方空旷的官道,露出期待的神情。

    杜虚则是神色清冷,并没有多少激动。

    大军快奔驰,严颜直接把杜虚麾下二十余斥侯全都派出去,用于查探王灿大营的消息。按照严颜的命令,每隔刻钟,必须传回消息。因此只要是刻钟后,都会有斥侯传回关于王灿大军的消息。

    通过这种方式,严颜能在最短的时间内,源源不断的了解王灿的情况。

    然而,刻钟后,没有个斥侯返回大军,传递最新消息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依旧没有斥侯返回。

    严颜见派出去的斥侯都没回来,心顿时生出不好的预感,

    刻钟没有斥侯回来,可以说是遇到事情耽搁了时间。可半个时辰后,二十余斥侯依旧是个都没有回来,这让严颜觉得王灿连夜撤军五里不简单,很可能计有计,而且是专门针对他设下的计谋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严颜策马跑到大军最前方,大喝道:“停!”

    刹那间,最前方的士兵听到命令后都停了下来,后面的士兵也跟着停下。

    杜虚也现了其的猫腻,策马走到严颜身旁,回禀道:“将军,派出去的斥侯个都没有回来,情况非常诡异啊。”

    严直雀跃欲试,立刻说道:“将军,卑职愿率领百士兵去打探消息。”

    严颜目光扫了眼杜虚和严直,随后命令道:“杜虚,你率领百士兵去打探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杜虚听令,点齐百士兵,立刻朝王灿大营的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严直看向严颜,眼露出不甘的眼神。他鼻息咻咻,气愤的说道:“大兄,分明是我先请战,可你却让杜虚领兵去查探,分明是公私不分。”

    严直正在气头上,对于严颜的称呼也都生了改变,直接从下属对上司的‘将军’称呼变成了亲属只见‘大兄’称呼,丝毫不顾及军纪律。严直也是气急了,是他先请战去查探消息,而严颜不分青红皂白,直接让杜虚去,让严直很生气。

    严颜并没有因为称呼的变化而怒,他神色比便,和声说道:“希元,我若让你率领百士兵去查探情况,旦碰到汉士兵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严直想也不想,神色狠,当即说道:“管他的,杀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话出口,严直就知道跳进了严颜的套子里面,既然是查探消息,当然不能打草惊蛇。他恨不得抬手扇自己两巴掌,多考虑下就对了嘛,可惜……

    严颜摊开手,说道:“看吧,我明明让你去查探消息,你却不顾大局杀死汉兵?若是引来王灿的大军,你说该怎么办?难道你率领百士兵上去拼命?你不顾及自己的性命,难道其他百士兵都像你样么?”

    严直拉耸着脑袋,道:“明白了!”

    严颜这才笑了,不过他也没有继续说话,抬头望着杜虚领兵远去的方向,露出凝重的神色,此去查探消息,切都是未知之数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汉军营地,军大帐。

    王灿面带笑容,说道:“奉孝,阿蒙率领‘狼牙’士兵将严颜派出的斥侯全都截杀了,这下严颜成了睁眼瞎,不能探查到营地的情况。他如今率领营大军赶路,恐怕都是颤颤惊惊,心不安稳了。”

    郭嘉笑说道:“主公,想要诱敌深入,自然要先去其爪牙。除掉探查消息的斥侯,不仅让严颜察觉不到情况,也让严颜升起了好奇心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你若将他吓回褒城,什么计划都泡汤了。”

    郭嘉摇摇头,说道:“主公放心,严颜会派兵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奉孝啊,你总是这般自信,若是严颜没有领兵追击,我看你还能像这般自信不?”其实,王灿说这番话,无非是打趣而已,他也知道严颜损失了二十余斥侯兵,不可能就这样灰溜溜的逃回去。更何况严颜在历史上也是有名的大将,能能武,不可能被这点事情吓得逃回褒城。

    两人你言,我语,不停地说着话。

    不会儿,营帐门帘卷起,周仓急匆匆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王灿见周仓进来,朝郭嘉笑了笑,然后问道:“周仓,是否又有新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周仓点头说道:“小将军刚刚传回消息,严颜大军停止不前,却派出百士兵查探消息,小将军询问主公是否将严颜派出的百士兵杀掉?”小将军,是王灿麾下的将士对吕蒙的称呼。吕蒙拜王灿为师的事情众人皆知,所有人都知道吕蒙前途无可限量,因此都以小将军称呼吕蒙,而吕蒙也是乐在其,非常受用。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当即命令道:“传令,放任严颜的士兵查探消息,不必阻拦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周仓闻言,立刻转身传达命令去了。

    王灿和郭嘉相视眼,旋即都是哈哈大笑。笑声在营帐不停地回荡,让刚走出营帐的周仓为之怔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杜虚率领百士兵,很是小心的前进,然后查探消息。

    路上遇到没有任何阻拦,没有遇到个汉兵,连个查探消息的汉兵斥侯都没有碰到。

    然而,越是如此,杜虚心就越没有底气,觉得每处都充满了疑云。他率领百士兵深入腹地,距离王灿大军安营扎寨的营地也只有里的距离了,可这么近的距离,依旧没有现汉兵斥侯查探消息。

    鉴于此,杜虚也不敢继续前进了。

    查探完消息,杜虚当即下令撤退,迅往回赶路。行军的官道上,虽然大部分都是空旷的官道,周围没有山谷、树林好杂草,但路途遥远,总有杂草和树林的地方。

    吕蒙则带着百‘狼牙’兵,就是分布在各处的杂草和树林当。

    百人少年,每十名少年组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十组少年隐藏起来,分布在各个路口,才能将严颜派出的二十余斥侯全部消灭。吕蒙率领的狼牙兵,每个少年都拥有马均弩和汉刀,可谓是装备精良,马均弩能够在百米内毫无误差的射敌人,而且次性能射出五支弓箭,相当的厉害。

    对于斥侯来说,骑在马上高奔驰,被瞄准后,几乎难以躲过,最终被全部灭掉。

    由于王灿传达不杀的命令,杜虚才能够路深入,而没有被截杀。

    耗费半个时辰的时间,杜虚又领兵返回严颜领兵驻扎的地方。严颜见杜虚率领百士兵安全的返回,脸上紧绷的神情顿时舒展开来,心底也是松了口气。等杜虚稍微休息会儿,严颜才问道:“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杜虚眉头紧蹙,脸上布满疑云,说道:“路畅通,没有任何阻拦。”

    严颜听后,脸上也露出惊诧的神色,道:“王灿的营地呢?”

    杜虚摇摇头,道:“末将觉得事情奇怪,深入到距离王灿营地里的地方,就再没有往前推进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,杜虚是心有些惧怕。

    开始,派出去的二十余斥侯全部被杀死,这事情在杜虚心留下了层阴影。然后,等杜虚领兵去查探消息的时候,又遇到道路畅通,没有现任何士兵的踪影,连死去的斥侯尸体都没有现,路上什么情况都没有碰到,让杜虚越走越惊惧。

    他若是遇见汉士兵,心还没有惧怕之心,毕竟遇到大军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然而,个人都没有,就显得有些奇怪了。

    或许,王灿也没有想到本是放行的,却将杜虚吓得不敢前进,生怕前方有埋伏。也正因为没有士兵,使得杜虚心疑惑,仅仅行进到距离王灿营地里的地方,就再也不敢继续往下查探情况了。

    严颜得到这样的消息,也颇感无奈。

    但总的来说,还算是得到些有用的消息。

    没有得到王灿营地确切的消息,而派出去的斥候兵又全被杀死,这是不是意味着王灿故弄玄虚,已经领兵撤退了,才会让人截杀斥侯,又没有出现士兵抵挡。严颜现在就是睁眼瞎,对于前面的情况无所知,无法看清楚迷雾到底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杜虚心有些忐忑,问道:“将军,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严颜没有接杜虚的话,反而问道:“杜虚,士兵们带了多长时间的干粮?”

    杜虚愣了愣,旋即立刻反应过来,急忙说道:“日的干粮!”

    严颜听后,抬头看了眼日上天的艳阳,脸上露出沉思的神情,他思虑半响后,说道:“我们领兵出城,不查清楚王灿的情况,就暂时不回褒城。这样吧,你立刻率领百士兵返回褒城,带两日的干粮出来。”

    杜虚问道:“将军,您还要领兵赶路么?”

    严颜脸上露出抹冷笑,说道:“王灿弄些鬼把戏吓人,我们何必要跟着他的步伐走,大军暂时停下,驻扎在此处。我们稳扎稳打,步步为营,等天黑之后,我们继续赶路,我倒要看看,天黑之后,王灿还能耍什么鬼把戏。”

    杜虚闻言,神色露出恍然之色,道:“将军英明!”

    严颜摆摆手,道:“快回城吧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杜虚带着百士兵,转过身就朝褒城的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严颜突然想到他下的命令,又大声吩咐道:“杜虚,你若是无法进城,就在城外让城内守将准备两日的干粮,送出城外即可。”

    杜虚挥挥手,道:“末将明白!”

    说完后,杜虚带着士兵飞快的往褒城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ps:第三更,收工。求收藏,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