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7章 谁更急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邓正统帅南郑大族三万私兵,以损失万余人的代价,杀死庞羲、杨怀和高沛,举剪除益州军从巴西冲向汉的威胁。  .

    庞羲被杀,依旧不断前进的万六千大军不足为虑。

    事实上,邓正能够击败庞羲,方面是因为邓正以万余私兵为诱饵,使得庞羲骄狂自信,轻视邓正,最终被乱箭射死;另方面,也是庞羲身为主帅,却不顾大局,撇开大军行进,以至于最终被杀死。

    有道是骄兵必败,庞羲得胜便猖狂,使得邓正的计谋有了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换做是赵云、高顺这等用兵严谨的将帅,绝不会轻易让邓正的计谋得逞。

    邓正的计谋虽好,步步为营,步步将庞羲引入陷阱。

    然而,诱敌之策却是破绽百出,尤其是段安、邓军、陈石领兵突然冲出来,想要伏击益州军。这本事场伏击战,可段安三人硬是不战自退,仅仅是虚晃枪,就逃跑了。这样的情况,已经摆明了是诱敌之计,只是庞羲被冲昏了头脑,才会继续领兵追赶。

    到最后,追到山林的时候,邓正出现,和益州军交手,又立刻撤退。

    庞羲还是不管不顾,死死追赶,最后落入邓正的圈套。

    期间,泠苞已经劝谏庞羲,却被庞羲拒绝。

    若是庞羲虚心纳谏,仔细思量,战况又将会另番情景,而邓正用来作为诱饵的万余私兵也将是无用之功。可惜,大火燃烧起来,紧接着是弓箭伏击,又是枪兵截杀,连环截杀,庞羲四千精锐全灭。

    泠苞和邓贤带着几十名存活下来的士兵逃出生天,也是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邓正这路大军,取得大胜。

    剩余下来的万六千益州军,失去主帅后大势已去。剩余的,就看邓正怎么扫尾,清除这万六千人了。

    然而,几日之前,褒城局面,却陷入了僵局当。

    褒城外,五里处。

    军大帐内,王灿坐在主位上,双手按膝。下方,左侧坐着郭嘉、吕蒙,郭嘉身穿袭白袍,透出丝儒雅之气,吕蒙身穿甲胄,腰悬汉刀,威风凛凛。右侧坐着周仓和裴元绍,两人都是甲胄在身,神情严肃。

    郭嘉神色平静,而周仓和裴元绍却略显焦急。

    裴元绍拱手说道:“主公,大军抵达褒城已有两日,卑职领兵数次叫阵,严颜都是躲在褒城内不肯应战,如之奈何?”

    王灿也是点点头,问道:“奉孝,你觉得应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郭嘉笑说道:“主公,严颜避而不战,对于我军是有利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郭嘉笑说道:“褒城地处汉腹地,位于汉境内。对于严颜来说,是守着座孤城,既没有粮草支援,又没有大军救援。相反,对于主公来说,主公领军在汉境内作战,熟悉周围地理情况,有地利优势;主公可以随时调遣汉大军支援,有人和优势;如今秋风萧瑟,天气逐渐转凉,严颜领兵长途跋涉,士兵必然无法长久支持,主公有天时优势。”

    “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主公都占全了,严颜却没有点优势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的情况,应该是严颜着急,而不是主公担心。”

    郭嘉修长的手指在空有韵律的晃动着,脸上透出无限的自信。

    裴元绍听完郭嘉的话,长长地舒了口气,脸上露出抹快意,竖起大拇指,瓮声瓮气的说道:“郭先生这番话太精辟,太好了。哼,我们就和严颜耗着,看谁最后忍耐不住,率先出兵。”

    郭嘉摇摇头,继续说道:“严颜据守褒城,而不主动出击,肯定是还有后手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公达早就将刘焉大军的动向分析清楚了,其路大军自巴西进,威逼汉。如今严颜据守褒城不出,肯定还有尚未被现的大军隐藏起来,因为严颜不可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巴西那路大军上。肯定有其他的军队要攻打南郑,这才是严颜愿意冒着危险和主公耗着,将主公拖在此地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退,严颜就会继续攻城略地;主公围而不攻,严颜就占据褒城据守;主公进攻,严颜就立刻选择防守。严颜采取的策略就是拖住主公,将主公的注意力吸引住,给隐藏的大军制造机会。”

    郭嘉侃侃而谈,番话将严颜的动向剖析了出来。

    若是严颜听见郭嘉的话,定然神色大变。

    他领兵据守褒城,就是和王灿僵持着,目的是拖住王灿的军队,使得王灿进也不得,退也不得。王灿进攻,他据守城池;王灿后退,他就可以肆意攻城略地。总之,严颜就是要给其他的益州军留下足够的时间,用以攻下汉。

    王灿听后,沉思番,说道:“严颜此计虽好,却也将他自己陷入困局,不是良策。”

    郭嘉深以为然的点点头,道:“严颜据守褒城而不出战,所依仗的就是褒城秋收过后,屯入褒城的粮食。有足够的粮食,他才能据守褒城,挡住主公的大军。然而,旦城的粮食告急,严颜就失去了据守城池的力量,麾下的士兵根本不用主公领兵去攻打,就会自己乱阵脚。”

    吕蒙眼睛亮,说道:“先生之言,意思是只要毁掉褒城内囤积的粮食,就可以扭转战场的局势了?”

    郭嘉依旧轻轻摇头,没有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吕蒙没有得到郭嘉的肯定,脸上露出失望之色,旋即问道:“以先生之见,应当如何?”

    郭嘉说道:“刚刚所言,是严颜没有选择主动出击,只是选择据守城池拖住主公的情况。然而,旦严颜有了击败主公的机会,他肯定会选择主动出击,只要能够击败主公,严颜同样能够率领大军长驱直入,直逼汉,这样不用靠其他的两路军队,岂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王灿嘴角上扬,他也弄清楚郭嘉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思虑片刻,王灿说道:“奉孝,你的意思是严颜还是会主动出击,伺机击败我们?”

    郭嘉点头道:“主公说得对,严颜和主公僵持,方面是为了拖住主公的军队,另方面是没有找到击败主公的机会。旦严颜瞅准了机会,就会选择主动出击,击败主公。和据守褒城两军相持相比,严颜只要瞅见机会,肯定会选择主动出击,击败主公,毕竟困守褒城不是长久之计。因此,此时急切的是严颜,而不是主公。”

    王灿也笑了,问道:“奉孝可有击败严颜之策?”

    郭嘉闻言,脸上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褒城,县府大厅。

    严颜身穿甲胄,金刀大马的坐在大厅,身旁放着口大环刀。

    下方,坐着众益州军将领校尉。

    “将军,大军被汉军团团围住,困守褒城,根本不能得到其他大军的消息。短时间内,我们的大军能够靠城粮仓的粮食补给,可长此以往,城的粮食肯定会用完的,旦出现那样的情况,大军困在褒城就要成为瓮之鳖,难以逃出去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名叫严直,是巴郡严氏族人,和严颜是同族之人。

    严颜目光扫了眼下方的将校,摇摇头说道:“不是不出击,而是时机未到。”

    严直眉头微皱,又说道:“将军,褒城守将邓方个照面,就被您斩杀,麾下的汉兵也是四下逃逸,根本不抵抗。从邓方的军队,也能够看出汉军的实力不足。将军携威武之师,领军杀出,肯定能够举斩杀王灿,夺得大功。如此大功摆在将军眼前,还等什么呢?现在就是出击最好时机,斩杀王灿,攻下南郑,将军扬名益州,岂不美哉。”

    严颜摇头道:“王灿杀苏固,讨董卓,灭张鲁,件件事情都不容易完成,这样的人,不可能轻易被击败。邓方实力低下,没有能力,被轻而易举斩杀也是情理之,可王灿却不同,他能力非同般,不能轻视。我说时机未到就是时机未到,不用争执。”

    “诶!”

    严直叹口气,知道无法劝说严颜,便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将军,什么时候才是主动出击的时机?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年纪不大,尚不及三十岁,身材略显精瘦,但刀削般的面庞却透出股英武之气。此人名叫杜虚,是严颜最倚重的校尉,他多少猜出了严颜的心思,却还是站出来问了句,想要得到确切的答案。

    严颜说道:“兵者,国之大事,岂能妄自断定时间。想要击败王灿,得看机会,有机会才能主动出击。杜虚,你派出所有的斥候,密切监视王灿大军的动向,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得到王灿大军的动向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杜虚神色肃然,抱拳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都散了,全部回去整军训练,切不懈怠。”

    严颜摆摆手,将大厅的众将领打了。

    大厅的将领都离开了,唯独严直留了下来。此刻,严直没有了刚才拘谨的神情,反而透出股随意的意味,轻声说道:“大兄,屯兵褒城,据守不出,稍有不慎便是全军覆没的局面,你可得想清楚啊!”

    严颜正色道:“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,我接受命令攻打褒城,吸引汉军的兵力,自然要做该做的事情,不能因为有危险就选择躲避。”顿了顿,严颜又说道:“好了,你也下去吧,好好训练士兵,准备好随时作战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严直叹口气,摇摇头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ps:第更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