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5章 中计了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秋日,天朗气清,微风轻轻的吹拂着,带着丝凉意,令人浑身通透,非常清爽。>>  <.﹤﹤1<ZW.

    庞羲想要歼灭狼狈逃窜的汉军,率领四千精锐士兵,不停的追赶着四处逃窜的‘汉军’。

    路上,关于汉军的消息源源不断的传来。

    几天的时间,汉军埋锅造饭的灶终于稳定下来,也没有士兵继续逃逸了。

    双方都是争分夺秒,边追,边逃,霎时有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名斥侯纵马奔驰,大声疾呼。

    正在赶路的士兵听见远处传来哒哒的马蹄声,纷纷侧目望去,只见斥侯脸上带着急切之色,快跑到庞羲跟前,喝止了胯下战马,拱手抱拳道:“将军,前方五里处现汉军生火的痕迹,火堆仍旧还有余温,汉军应该还没有走远。”

    庞羲眉头扬,脸上露出抹喜色:“尽量派出更多的斥侯,加大搜查的范围,务必要找出汉军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斥侯回禀后,立刻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庞羲领兵苦苦追寻,却没有抓到汉军的踪迹,现在得到汉军的消息,心花怒放,大声命令道:“斥侯已经现汉军的踪迹,大军立刻赶路,加快度,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追上汉军。”

    命令传达下去,四千士兵飞赶路。

    对于四下逃窜的汉兵,庞羲是存了全部歼灭的心思。

    尤其是得到的消息证明汉兵不断地减少,已经只有万余人,这样的情况更加坚定了庞羲灭掉汉军,挥兵直下汉的想法。

    大军连续不断的赶路,度非常快,约莫个时辰后,庞羲率领四千精兵终于抵达了斥侯探查到火堆的地方。庞羲翻身下马,伸手在火堆上感受了下,火堆上居然还有余温,由此可见汉军逃窜的时间不久,距离这里不远。

    “哒!哒!……”

    马蹄声传来,探查消息的士兵策马奔驰到庞羲身前,说道:“将军,东北方向六里处,现汉军踪迹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庞羲闻言,大笑道:“好,终于抓到这群龟孙子的尾巴了,大军立即起程,务必要在两个时辰内追上汉兵,这战,不容有失!”

    泠苞、杨怀、高沛和邓贤听了后,率领士兵加快度,追赶汉兵去了。

    庞羲扬言要两个时辰内追上汉军,然而两个时辰却还是没有追上,足足耗费了三个时辰,才追上努力逃窜的汉军。虽然耗费的时间多,但是更加表明汉兵已经是军心溃散,都想着四下逃窜保命,所以才会像兔子样跑得这么快。

    汉军没有了反抗的斗志,更加让庞羲满意。

    胜利,已经是掌握在他手了。

    “儿郎们,汉兵就在前方,随我杀!”

    庞羲怒吼声,铿锵声拔出腰间长刀,策马朝前方逃窜的汉兵冲去。

    庞羲的命令传达下去,精锐士兵都是奋力向前,朝汉军冲去。大军冲锋,以泠苞、杨怀、高沛、邓贤最快,四个人提着武器,策马奔驰,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。眨眼间,四人就追上汉兵了。

    然而,正当四人以为可以大开杀戒的时候,变故突起,正在逃窜的汉兵突然转过身来,杀向益州军。

    “杀!杀……”

    声声大吼,响彻天地。

    所有的汉军士兵变得凶猛无畏,悍不畏死,朝益州军起冲锋。

    庞羲看见汉军没有继续逃跑,反而是主动杀过来,愣了愣,旋即目光扫过周围的环境,见周围虽有草木,却没有山谷等遮掩物,无法藏匿士兵。汉士兵转身杀过来的时候,没有任何伏兵。

    见到这种情况,庞羲心冷笑,继续抵抗不过是做无畏的挣扎,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庞羲安下心来,提刀冲入汉军当,手起刀落,斩杀了挡在前方汉军士兵的脑袋。

    士兵项上头颅被砍掉,体内热血冲了出来,染红了庞羲的战袍。

    庞羲神色狰狞,骑马在汉军士兵来回杀戮,时间,不知道有多少南郑大族的私兵成为了庞羲的刀下亡魂。随着庞羲和泠苞等将领展露出强劲的实力,益州大军的气势更是鼎盛,杀起人来也是霸道凶猛,汉士兵根本挡不住。

    “撤,立即撤退!”

    汉军,名士兵喊了句。其他的士兵听见后,都是转过身又继续飞快的往后逃去。顷刻间,想要扳回局面的汉军兵败如山倒。

    庞羲见局面得胜,立刻下令掩杀。

    杨怀、高沛、邓贤、泠苞拎着战刀,冲到正在逃窜的南郑大族私兵,肆意杀戮。

    刀光闪烁,鲜血飞溅,残肢断臂四处可见。

    庞羲领兵追赶,又追出五里外。

    突然,咚咚的鼓声响起,半路上突然杀出支军队,足有三千余人。

    三千士兵都是属于南郑大族的私兵,领兵的人是邓军、陈石和段安,三人领兵掩杀出来,直接冲向正在迅奔跑的益州军。两军交锋,大军碰撞,双方刚刚交战不久,邓军、陈石和段安还没有和庞羲麾下四将交手,就大声吼叫,连称不敌,带着士兵退去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却给被庞羲追杀的大军拖住了时间。

    因此,所有的大族私兵都摆脱了庞羲的追杀,飞快的逃窜。

    泠苞见此情况,眉头微皱,说道:“将军,刚刚突然杀出来的汉军有些诡异,刚刚才交手,还没有交战,就选择了撤退,末将认为其有诈,很可能是故意如此。”

    庞羲问道:“泠苞,你说前方有埋伏?”

    泠苞点点头,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庞羲闻言,大笑两声,说道:“汉军领兵的主帅是个年纪老迈的老头子,麾下的大将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,其余小将也都是你们四人的手下败将,这样的军队布下埋伏,有什么好害怕的?哼,即使是布下十面埋伏,我又有何惧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庞羲说道:“继续追杀,即使有埋伏,本将也不惧。”

    泠苞无奈,只得领兵继续追赶汉军。

    庞羲率领大军追击,追到处山林外,突然听见声箭响,刹那间,杀出无数的汉军。

    领兵的人正是邓正,他坐在辇车上,身后杀出无数的士兵。

    庞羲看见邓正出来了,朗声大笑,手战刀指着邓正,大笑道:“泠苞,看到没有,这就是那老贼设下的埋伏。他在树林藏匿士兵,现在突然杀出,想要打本将个措手不及。可惜,本将麾下的四千儿郎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士兵,怎么可能被打乱阵脚。我今天必定要击败汉军,活捉那老贼,才肯罢兵。”

    两军交锋,邓正率领的汉军虽然竭力厮杀,却也不是益州大军的敌手。

    仅仅刻钟时间,大军再次溃败。

    邓正望着庞羲,露出惊愕的神情,好像是遇到了克星般,连忙下命令撤退。命令下达后,邓正领兵沿着官道飞快撤退,后续又有邓军、陈石、段安等小将阻拦庞羲率领的大军,倒也勉强能够保持军阵不乱,从容不迫的撤退。

    庞羲看见邓正抵挡了阵,又继续逃窜,心兴奋无比。

    他领着大军继续追击,路上都不做停留……

    时间流逝,天色逐渐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簇簇乌云显现出来,遮住了天空的轮弯月。同时,微风逐渐的变得肆虐起来,大风吹过,吹得大旗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路追赶,不知追了多远。

    大军越往前进,官道两旁枯黄的杂草就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这时候,虽然光线很暗,仍旧能够看见周围五米内的事物。

    泠苞看见官道两侧不仅有树林,还有枯黄的杂草,心不祥的预感更加浓重。他想了想,急忙勒住战马,策马朝庞羲跑去,跑到庞羲跟前,说道:“将军,汉军连续两次交战都不战而退,如今官道两侧都是杂草和树林,而现在的情况又是秋高气爽,天气干燥,杂草和树林容易燃烧,旦周围点火,树林和杂草燃起来,大军立刻就要陷入火海当。将军,三思啊!”

    庞羲闻言,心惊。

    他猛然四顾,看见周围的情况后,也想到了其的缘故。如今天色昏暗,又吹起了大风,旦燃起大火,他麾下的士兵将要面临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“嘶嘶……”

    庞羲倒抽口凉气,立刻大喝道:“泠苞,大军正急奔驰,难以停下,你立刻跑到大军最前面,让前军立刻停下来,只要前军停下,后军肯定能够立刻停下来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泠苞心庆幸庞羲听从建议,立刻策马冲到最前方,喝止前军停下。

    命令下达,杨怀、高沛、邓贤也是立刻喝止大军前军。

    顷刻间,前面的大军停下,后面的大军也无法继续前进了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益州军停下来的时候,大军后方突然传来阵喊杀声。旋即,支支火箭从远处射来,点燃了周围的杂草和树木。杂草和树木都干燥易燃,被火箭点燃后,火势立刻往周围蔓延,不多时,官道上火光冲天,四面方都燃起了大火,熊熊燃烧的大火照亮了漆黑的夜空,将周围映照得片通红。

    庞羲见此情况,心咯噔下,暗道:“计了!”

    ps:第二更,继续求收藏,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