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4章 减灶计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庞羲声令下,身后立刻冲出万六千士兵,朝战场央奔去。 ≦.1ZW.

    两万人,仅有四千人留在庞羲身后。

    这四千人神情严肃,手持战刀,站在原地动不动。相较于刚刚冲出去的万六千精兵,留在原地的四千人从气势上就比冲出去的士万六千士兵略胜筹,更精壮高大,更剽悍勇武。

    庞羲盯着对面坐在辇车上的邓正,恼恨老家伙不要脸,竟然派个将领围攻他派出的四个将领。虽是如此,庞羲却也没有将眼前的‘汉军’放在眼,‘汉军’两个人对战个益州将领尚且不能战胜,他麾下足有两万大军,轻易的就能解决对面的三万汉军。

    益州军奔驰出去,快冲向‘汉军’。

    邓正见大军冲过来,嘴角微微上扬,瞥了眼庞羲,沉声喝道:“击鼓,大军杀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咚!咚!……”

    战鼓声从军阵响起,浑厚的鼓声冲天而起,在战场上不停地回荡着,令所有的士兵热血沸腾。邓正声令下,三万大军全都窝蜂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三万人,对战万六千人。

    按照人数,南郑大族集结在起的私兵占据优势。

    然而,庞羲麾下的士兵都是军骁勇之士,悍勇无双;不过,南郑各大家族的私兵却也不差,虽然缺乏军纪律,许多士兵都选择各自为战。可是战场之上,两军碰在起,相互混战,所有的阵型都被打乱了,只有歇斯底里的以命搏命,生死全在线之间。因此,个人的实力越强,反而是稍微占据优势。

    两军交锋,南郑大族的私兵略占优势。

    胜利,逐渐向汉边靠拢。

    “将军,下令出击吧!”

    庞羲身旁,名身穿甲胄的年士见局势有些不对劲,急忙提出建议。他是庞羲的谋士,专门为庞羲提供建议。

    庞羲依旧面带笑容,摇摇头,冷冽的目光继续盯着战场上局势的变化。

    ‘汉军’全都已经杀了出来,后方除了保护将领的护卫,已经没有其余的士兵。由此看来,战场上交锋的士兵已经是老贼最后的底牌,不会再有其他的手段。庞羲在乎的不是时的胜利,而是要举击溃汉军,取得胜利。因此,到现在他都还没有下令让身后的四千大军出战。

    邓正也看见了庞羲身后屹立如山的大军,眼露出思索之色。

    旋即,邓正的老脸舒展开来,露出抹冷笑。

    战场,泠苞人对战陈石和骆云,虽然情况是二打的局面,可陈石和骆云毕竟不是沙场悍将,没有战场宿将那股悍勇无畏的气势。只见泠苞边大声喝吼,边挥舞手的战刀,劈向陈石和骆云,他每刀都霸道凶猛,狠辣无比,令人生畏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,陈石和骆云能够隐隐压制泠苞,随着时间的推移,两人竟然压制不住泠苞,反而被泠苞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尤其是泠苞大吼出刀的时候,更是令人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越是继续打,两人就越觉得泠苞杀气十足。

    “受死!”

    突然,泠苞瞅准骆云胸前露出的破绽,手战刀闪电般劈出。刀劈下,战刀破空,带着刺耳的声音,战刀劈向骆云的胸膛。这刀劈出,气势雄浑,快若闪电,整个人好似和战刀融为体,无法抵挡。骆云见战刀劈来,根本无法躲避,心更是畏惧无比。

    陈石见泠苞杀向骆云,立刻挥刀救援,战刀朝泠苞的脖子削去。

    刀削出,直奔泠苞要害。

    “哼,雕虫小技也敢拿出来献丑。”

    泠苞身体突然往下窜,然后又往前移动了尺,迅躲过了陈石的刀。

    他身体绷直,手的战刀刀势不减,依旧是刀劈下。好在陈石为骆云拖延了点时间,让骆云身体稍微挪移了点距离,却终究还是没有躲过泠苞的战刀。刀光落下,战刀劈骆云的战刀,刀磕飞了骆云手的战刀。泠苞战刀继续落下,猛地劈骆云右侧肩胛骨,竟然直接将骨头劈裂了。

    骆云惨叫声,脸色惨白,身体摇摇欲坠,右手也是垂在身旁,缓缓地晃荡着。

    “驾!”

    身体受伤,骆云立刻策马后退,退入大军。

    泠苞见骆云逃跑,并没有冲上去追赶,而是将目光瞄准了身旁的陈石。他已经摸透了陈石的套路。陈石本就没有经过系统训练,所有的招式都是野路子,凭借的是股狂野之气,没有任何招式可言,旦时间长了,到处都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“受死!”

    泠苞狰狞笑,挥刀朝陈石劈下。

    没有骆云在旁牵制泠苞,陈石心暗自叫苦,只能不停的抵挡。

    此时,泠苞击伤骆云,已经是胜券在握,稳稳压制了陈石。

    与泠苞相同,杨怀、高沛、邓贤经过番争斗,也都是成功压制了南郑大家族派出的家将,这些家将都不是军骁将,身所学也都是半路出家,半吊子武艺,不成气候。

    刚刚开始的时候,这些家将还能够凭借着骨子里的狂野和身的力气,勉强和杨怀等将领抗衡,时间长了,就显得捉襟见肘,无法挡住杨怀等人。尤其是杨怀、泠苞等人都是军宿将,招式精辟简练,每招直奔要害,厉害无比。

    主将被压制,大军的士气也受到了影响。

    从最初的气势如虎,变得萎靡起来。

    所有南郑大族的私兵,都开始慢慢的后退了。

    庞羲站在后方,眼光六路,耳听方,直紧紧盯着场的局势。眼见泠苞、杨怀、高沛和邓贤稳占上风,局势开始扭转,嘿嘿冷笑两声,手战刀豁然举起,大吼道:“鸣镝,随我杀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庞羲拎着战刀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庞羲冲向战场,身后的精兵也是拎着战刀冲向战场。

    股生力军的加入,瞬间改变了战场的局势。

    这四千士兵,手持战刀,身穿甲胄,气势如下山猛虎,悍勇无比,非常的厉害,冲入战场,肆意杀戮,刀光过处,蓬蓬鲜血飞溅,颗颗头颅掉落在地上。鲜血染红了大地,死伤的南郑大族私兵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而且,四千精兵讲究配合,三三两两的士兵组合在起,人挡住‘汉军’士兵的武器,另外的人战刀戳出,刀戳私兵的胸膛,旋即撩,就将敌人杀死。

    眨眼间,个挡住益州军的士兵就被杀死。

    大吼声、痛哭声、惨叫声……

    所有的声音汇聚在战场上,令人心胆寒。猩红的鲜血流淌在大地上,形成滩滩血泊,散着令人作呕的味道。

    庞羲神色狰狞,大吼道:“老贼,纵你人多,又能奈我何,伸长脖子受死吧。”

    他纵马奔驰,朝坐在辇车上的邓正冲去。

    见局面逐渐不受控制,邓正神色依旧不变,下令道:“鸣金,大军撤退!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铛铛的声音不停地在战场上回荡。邓正毫不犹豫的转身撤退了,陈熙、段炽等大族族长也是被群护卫拥簇着,不断地后退。铜锣声不断响起,南郑大族的私兵不断地后撤。

    庞羲见此,立刻领兵掩杀,冲向逃窜的军队……

    这场血战,持续到夜幕降临,才停了下来。由于天色渐黑,庞羲无法领兵追赶,只得安营扎寨,等明日天亮之后,再行赶路。

    第二日,庞羲继续领兵追击。

    大军赶路的时候,前方探听消息的斥侯回来禀报:“将军,汉军正往北逃窜。从他们停留的地方看,有千个灶,足够两万多人吃饭。”

    庞羲喃喃道:千个,倒也正常。

    昨日追击汉军,收获颇丰,路上都是汉军扔掉的武器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汉军已经是惊弓之鸟,正不停的逃窜。三万大军,被庞羲掩杀天,足足杀掉汉军六千多人,可谓是大获胜利。有了这等战绩,庞羲已经连夜命士兵将消息传回成都,告知刘焉,等刘焉得到消息后,肯定又是番奖赏。

    庞羲想了想,命令道:“大军继续追赶汉军,争取鼓作气,直入汉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斥侯得了命令,转身传达命令去了。庞羲率领益州军不停追赶,邓正则率领大族私兵不停地逃窜。

    第三日,斥侯又传回消息,汉军的灶减为百个。

    庞羲得知消息后,更是喜笑颜开,扬言汉军败亡在即,领兵快追赶汉军。

    第四日,斥侯再次传回消息,汉军的灶减为五百个。

    仅仅是几天的时间,汉军已经损失减半,路上逃窜了不知多少士兵。庞羲意气风,大声说道:“人皆言汉军骁勇善战,我看不是如此,将不成将,兵不成兵,连大军主帅都是书生,如何能抵挡我益州大军。如今交战不过三天时间,汉军就已经溃不成军,逃了大半,当真是不堪击。”

    庞羲志得意满,身旁的谋士却说道:“将军,汉军的灶每日减少,而且减少的度极快,会不会是减灶计啊?”

    “减灶计?”

    庞羲嗤笑声,说道:“书生领兵,你觉得有可能么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庞羲大声说道:“交战当日的情况你也知道,那站出来叫阵的将领长得人模狗样的,却是外强干,被我席话说得面红耳赤,羞愧难当,看就是难成大事的人。到时那个坐在辇车上的老贼,忒无耻,竟然不顾面皮派人围攻。可惜啊,他麾下的士兵都是些孬种,不成气候,败局以显,难以扳回局面了。”

    谋士见庞羲这样说,也是点点头,不再继续说话。

    庞羲说道:“汉军不断逃窜,若是大军追击,很可能追到汉也无法赶上。因此,我意带领四千精兵追击。”说到这里,庞羲目光转,看向身后的四大将领,命令道:“泠苞、邓贤、杨怀、高沛听令?”

    “末将听令!”

    四人齐声站出来,拱手抱拳大喝道。

    庞羲命令道:“你们四人随我起,率领四千精兵加快度追赶汉军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四人抱拳大喝,脸上都露出兴奋地神情。和汉军交战,四人都已经试探出遇到敌将的实力,所有的人都刚开始厉害,后续乏力,不能打持久战。这些将领的实力还算可以,却不是四人的对手。因此四人听庞羲要领兵追击,都是摩拳擦掌,准备立功了。

    庞羲又看向身旁的谋士,吩咐道:“大军由你率领,尽快追赶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谋士点点头,只能听从庞羲的命令。

    庞羲点点头,大吼声:“出!”

    他手战刀猛然挥出,旋即策马奔驰,率先冲了出去。紧随庞羲,泠苞、杨怀、高沛、邓贤也都是策马冲出去。在四人身后,四千精锐士兵快奔跑,朝往汉方向逃窜的汉军追去。

    ps:第更,求收藏、鲜花。早上起来,几十朵鲜花,小东苦笑,求鲜花支持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