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3章 群挑(三更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得知刘焉的大军突然从巴西冒出来,立刻命令南郑大族集合在起的三万私兵离开南郑,往刘焉大军赶去,截住刘焉大军,将刘焉的军队阻拦住。≯≥  ﹤.≦≤1ZW.

    有了立功的机会,所有大族都是众志成城,加快度行军。

    南郑大族聚集起来的大军,以邓正为主将,以段炽、陈熙为副将。

    王正、刘甫、骆惧、孙赍四人虽然拧成股绳,派出的私兵共有五千人,占据数量优势。然而,四人都是小家族,没有威望,每个人的家族实力不强,只能听从邓正的安排。

    邓正得知儿子邓方被严颜斩杀,悲愤无比,本想带着南郑大族的三万私兵往褒城的方向赶去,想要斩杀严颜,以报邓方被杀之仇。然而,王灿命令南郑大族率领的私兵开赴南江方向,抵挡刘焉大军。

    邓正无奈,只得听从命令,带着邓家的私兵随大军起往南江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刘焉大军从巴西补充好粮草,又在巴西休整日,继续往南江赶去。

    这次率领大军的主将名叫庞羲,原来是朝廷议郎,刘焉入蜀担任益州牧的时候,随刘焉起入蜀,担任巴西太守。

    由于刘焉要派出部分兵力镇压益州境内的蛮人,又要镇压益州境内的叛贼。因此给予庞羲的大军只有两万,但也是精锐之师。事实上,若不是张鲁带着三万六千大军去无回,半个士兵都没有跑掉,刘焉派遣的大军将会更多,军队的实力也会更强横。如今,除掉严颜带领的大军,能够让庞羲率领两万精兵,已经是刘焉极限了。

    主帅是庞羲,大军将领有泠(1ing)苞、高沛、杨怀、邓贤,四人均是刘焉麾下将领,这次都随大军往汉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江县,城外二十里,两军相遇。

    大军列阵,两军对垒。

    邓正乘坐着辆辇车,车上撑着把大伞,挡住了天上的烈日。

    邓正放眼望去,望见前方黑压压的益州军,眼闪烁仇恨的眼神。他膝下虽然有几个儿子,可就邓方这个儿子能力还算出众,担任褒城守将,其余的子嗣都是碌碌无为。如今邓方被杀死,断了邓家的官路,让邓正心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他伸出干枯的手,摆摆手,说道:“云方(陈熙的字),去叫阵,看对方是何人?”

    陈熙闻言,策马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军阵前放,陈熙大吼道:“来将何人,报上名来?”

    庞羲骑马站在军阵前方,见对方军阵走出个面容白皙、俊逸淡雅的人,心就忍不住哈哈大笑。很显然,那将领是个书生,个书生居然敢出来叫阵,当真是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他手马鞭扬起,直指庞羲,大吼道:“某家巴西太守,庞羲是也!老子率领大军讨伐王灿,识相的赶紧投降。嗯,看你长得白白嫩嫩的,说话都像个娘们,根本就不是上战场的料,乖乖的投降,本将饶你命,若是想和老子对战,大军杀过,片甲不留,连你也要被脱光了衣服,被所有人观赏,哈哈哈……。”

    庞羲是沙场宿将,眼就看出陈熙不是军将领。

    由此,庞羲心对前方的‘汉军’颇为不屑,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,如何能够抵挡得了两万精锐。

    而且,看见对方领兵的是个老头,庞羲就更不屑了。

    书生!

    老不死的!

    这样组成的大军能打胜仗么?至少,庞羲不相信。

    陈熙听庞羲说他像个娘们,立刻涨红了脸,大喝道:“兀那黑厮,介匹夫,安敢嚣张?前车之覆,后车之鉴,张鲁率领三万六千大军,气势汹汹,口称轻易拿下汉,结果却全军覆没,连项上头颅也被送往成都。庞羲,你若冥顽不宁,执意抵抗,张鲁的下场就是你的结果,我若是你,立刻投降。”

    陈熙毕竟没上过战场,说起话来冗余复杂,非常绕口。

    尤其是最后句话,更是令人捧腹大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庞羲哈哈大笑,马鞭指着陈熙,偏头看向身后的士兵,大吼道:“你们见过这样的将军么?这人真是傻蛋啊,你们说,是不是傻子?”

    “傻子!”

    “傻子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士兵的吼声连成片,声炸如雷,同时又带着嬉笑声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士兵嘻嘻哈哈大笑,讥讽的目光落在陈熙身上,那双双眼神好像是看着个傻子样,充满了讥诮的神色。而且,双双火辣的目光落在陈熙脸上好像是烧红的烙铁,令陈熙面颊烫,张白皙的面庞涨得通红,伸手指着庞羲,更是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俗话说秀才遇上兵,有理说不清。

    陈熙遇到庞羲,还真是下山老虎遇到刺猬,难以下手。

    邓正坐在辇车上,看着陈熙被益州兵嘲笑,心暗叹声,毕竟是没有上过战场的人,和当兵的泥腿子说道理有屁用,你绉绉的通废话,人家根本搞不懂,弄不明白。说话简单通俗就是最方便的。尤其是军营的老兵油子,脏话连篇,出口就是骂人的话,似陈熙这般绉绉的,根本行不通。

    邓正让陈熙出去,本想栽培番,却遇到这般情况。

    此时,邓正心非常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庞羲狗贼,受死吧!”

    陈熙受辱,陈家的家将忍受不住了,提着锋利的战刀就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陈家的家将名叫陈石,是陈熙家里的家奴。陈熙见陈石冲出来,心感到阵安慰,好歹还有助阵的人。陈石策马奔驰,双目圆睁,咧开嘴大声喝骂,直奔庞羲而去。和陈熙充满人气质相比较,陈石就是土包子,充满了狂野之气,整个人显得粗鄙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和军的士兵差不多,甚至比军的士兵更加狂野。

    庞羲见对方冲出名小将,大喝道:“谁与我斩杀此寮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庞羲身后冲出名将领:“泠苞来也!”

    泠苞神情严肃,双腿夹住马腹,策马朝陈石冲去。他手的战刀横在胸前,并没有像陈石那般高举战刀,副誓要杀死对方的神情,反而是神情冷漠,目光看着冲过来的陈石好像是看着死人样,待冲到陈石前方,泠苞大喝:“受死!”

    旋即,刀削出。

    战刀划破空气,出尖锐的锐啸声,裹挟着巨大的力量朝陈石削去。

    陈石战刀猛然劈下,战刀电光火石间和泠苞的战刀撞在起,出铛的声金铁交击声。泠苞刀便试探出陈石的实力,赞叹声:“好,力量不错。”赞叹归赞叹,手战刀却不停下,猛然抡起,扑棱棱翻转,将陈石的战刀磕开,继而又劈向陈石的胸膛,若是刀劈,定然将陈石开膛破肚。

    陈石冷哼,见招拆招,和泠苞打得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‘汉军’前方,邓正望见陈石和泠苞局面僵持,短时间分不出高下,喝道:“玉弗(段炽的字),派你的家将上去,杀了泠苞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段炽拱手回道,然后偏过头去,看向身后名身穿甲胄,手拎着战刀的国字脸壮汉,大声喝道:“段安,上去帮助陈石,杀了泠苞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段安拎着战刀出战,策马冲向泠苞。

    庞羲策马扬鞭,见此情况,嘿嘿冷笑两声,喝道:“杨怀,你上去杀了那汉子。”

    杨怀得了庞羲的命令,拎着战刀冲上前去。

    眨眼间,两人就碰到起,战马交错,战刀碰撞。甫交手,杨怀就试探出了对方的实力,知道段安比他的实力略逊筹。杨怀脸上露出冷漠的笑容,手的战刀连连劈出,刀光闪烁,尖啸声四起,他的每刀都攻击段安的要害,令段安手忙脚乱,不停地防守。

    交手,段安就落在了下风,处处受制。

    “邓军,你且去相助段安。”

    邓正见段安局势危急,已经露出抵挡不住的态势,又下了道命令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邓正身后的家将邓军拎着杆黑铁长枪冲向前去,直奔杨怀,只要邓军冲上前去和段安起截杀杨怀,就有机会取得胜利。邓军出战后,邓正并不停歇,又命令道:“刘甫,让你的家将立刻出击。”

    刘甫得令,立刻吩咐道:“刘志,冲上去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是去杀谁,但刘志还是本能的提着武器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正当刘志冲出去的时候,对面庞羲已经下令,让高沛冲了出去,想要让高沛去挡住邓军,但是刘志在这时候恰巧冲了出来,挡住高沛,使得和高沛的交战对手成了刘志,无法援助杨怀。唯的办法,就是高沛先解决眼前的对手,才能去支援杨怀。

    庞羲见此,暗骂对面指挥大军的老头贼不要脸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有的是将领,大喝道:“邓贤,你出阵,务必斩杀敌将。”

    邓贤得到命令,握紧战刀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的目标也是朝着刘志冲去,想要和高沛联手,在最短的时间内斩杀刘志,然后救援旁边的泠苞和杨怀。

    然而,邓正这只老狐狸早就做好了准备,而且他直都在等着庞羲派人出战,望见庞羲军阵冲出名将领,立刻又吩咐道:“王正、孙赍,派你们各自的家将出战,围攻刚刚出来的将领。”

    很无耻,直接命令两人围攻邓贤。

    王正和孙赍得令,立刻吩咐身后的家将出战。

    王正的家将是名精瘦汉子,手拎着柄和身体极不相称的大斧子,他得到王正的命令,哇哇大叫的冲向了邓贤;孙赍的家将是个精壮大汉,手握着只铜锤,非常骇人,也是冲向了邓贤。

    两人冲上去,递极快,眨眼间就拦住了邓贤。

    二打,两人围攻邓贤。

    好在邓贤武艺还不错,堪堪能够和王正、孙赍的家将打成平手。

    然而,庞羲以及身后的士兵却是愣住了,他娘的,这是斗将么?对方冲出来的小将越来越多,他麾下却只有四个将领,这么比拼下去,还不得亏死了。正当庞羲心暗恨邓正无耻的时候,邓正又下命令了:“骆惧,派你的家将相助陈石。”

    骆惧得令,立刻喝道:“骆云,帮陈石去。”

    邓正老脸笑了笑,又吩咐道:“赵礼,派你的家将出战,帮助刘志。”

    赵礼,也是南郑大族的家,实力上。赵礼拱手回答声,然后吩咐道:“赵明,你去帮助刘志,击杀敌将。”

    ‘汉军’,又冲出了两员小将,朝泠苞、高沛冲去。

    这眼见,庞羲派出四将,邓正派出员将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庞羲已经麻木了,他再也忍受不住邓正这样二打的无赖战法,手战刀举起,大吼道:“儿郎们,杀,杀了这群无胆鼠辈。”

    ps:第三章,收工。三千六百字,嗯,给力章节。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