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2章 来龙去脉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距离王灿给出的十天期限已经过了七天,马均、墨言和蒲元三人带着匠作坊的工匠和学徒不停地赶制,终于将百柄马均弩赶制了出来。≥≥  <.≦≦1≤Z≤W≦.﹤

    这也是归功于王灿给墨言说的分工制作,虽然墨老头对此不以为然,觉得个人专做个器件会让工匠的技艺失传,却不得不承认让工匠们各自做部分器件,才能在短时间内完成马均弩的制作。

    南郑城南,校场内。

    士兵的吼声不断响起,声炸如雷,在校场内不停地回荡。

    大战在即,士兵们训练得热火朝天,所有士兵都卯足了劲儿,准备大展身手。

    吕蒙率领的狼牙兵也是拿着刚到手的马均弩,适应着新装备的大杀器,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将马均弩用好。王灿解决好蔡邕的事情,又处理好南郑大族私兵招募,稳定了南郑的内患,便开始留在校场,带着吕蒙以及百少年兵加紧训练。

    正在训练的时候,名士兵跑到王灿跟前,恭敬的说道:“大人,王越大人在校场外,有急事找您。”

    王灿颔点头,然后朝校场外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,王越站在校场外,来回踱步,焦急的望着校场内,等候王灿。片刻时间,王越看见王灿出来,急忙迎了上去,说道:“主公,褒城失守了。”

    “褒城失守?”

    王灿脸惊愕,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。旋即,王灿迅恢复过来,吩咐道:“走,立刻返回太守府,召集奉孝、公达和仲德公来府上商议对策。”说完,王灿又吩咐守在校场外的士兵,让他转告吕蒙继续训练士兵。

    时间,王灿心也有些着急,不过脸上仍旧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王越说道:“主公,越见事情紧急,已经派人通知三位先生了,主公回到府上的时候,他们也肯定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称赞声,然后和王越起上了马车,朝太守府奔去。

    路上,王灿问道:“子武,是谁偷袭褒城?”

    王灿的第反应不是刘焉,因为王灿认为刘焉忙于稳定益州,将益州牧的位置传给儿子刘瑁,根本腾不出手来对付他,除了刘焉之外,王灿却又想不到会是谁主动起攻击。

    董卓?

    不大可能!

    王灿绞尽脑汁,却也不能确定是谁?

    王越说道:“主公,是刘焉麾下的大将严颜,此人领兵偷袭褒城,斩杀褒城守将邓方。这邓方是邓正的儿子,消息传回后,邓正得到邓方被斩的消息,直接被惊得吐血昏厥,如今邓府已经办起丧事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眉头微皱,说道:“严颜?竟然是他!”

    严颜,此人也在三国留下了浓浓的重要的笔。

    王越看见王灿的神情,问道:“主公,您认识严颜?”

    王灿摇摇头,他不过是知道严颜而已,并没有和严颜见过面。沉默半响,王灿说道:“褒城位于汉大后方,又背靠大山,竟然突然失守了。哼,看来刘焉也得到我们要出兵讨伐他的消息,本以为我们先制人,没想到刘焉居然先走步。”

    王越神情略显无奈,说道:“英雄楼安插在益州的探子直注意刘焉的动静,也正在伺机对付刘焉,不过刘焉直在府上,潜伏在益州的人还没有得到机会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王越又说道:“主公,贾龙已经归顺主公,他担任益州从事,怎么会不知道刘焉出兵的消息?如今贾龙没有传回来消息,是否是贾龙已经被刘焉现了,或者是贾龙根本没有打算投降主公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摇头,说道:“现在不是追究贾龙问题的时候,要想办法应对刘焉的大军才行。不过,你可以派人和贾龙接触,看看贾龙作何反应?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王越点点头,抱拳说道。

    王灿神色显得有些凝重,他相信刘焉旦出兵,而且选择攻打汉后方的褒城,就应该不止褒城,很可能还有后招存在。否则仅是褒城地,只要王灿领兵击溃褒城的军队,就能将刘焉的军队赶出汉。

    益州和汉,接壤的地方太多,而且大半部分都被益州包围着。

    刘焉可以派兵从褒城出击,也可以从南江等地出击。

    此时,王灿才觉得有些小看刘焉了。

    这老贼不出手则以,出手令人惊诧,相比于张鲁领兵攻打汉,刘焉的手段更显老辣,令王灿都没有察觉。王越的英雄楼直监视着益州的举动,可如此密集的探子,却没有现益州出兵的情况,足见刘焉的能耐不般。

    回到太守府,王灿和王越急匆匆的朝大厅走去。

    大厅,郭嘉、荀攸、程昱已经在大厅等候多时了。见王灿和王越返回太守府,三人赶忙朝王灿行礼。

    “免了,都坐吧。”

    王灿摆摆手,直接走到大厅位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已经得到消息,现在褒城被严颜攻下,汉的后方也就出现了危机,随时面临被严颜攻打的可能。而且刘焉出兵,不可能仅有褒城处,肯定还会有其他的手段,大家都说说,应该怎么应对现在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的目光看向荀攸。

    荀攸来府上后,也是考虑了许久的,他神色从容,朗声说道:“主公,刘焉派兵突袭褒城,成功占据了进攻汉的个据点,使得主公后方受到干扰,不能全力攻打刘焉,这是刘焉的第路大军。”

    “同时,攸认为刘焉应该还会有支大军从正面进攻,拖住汉的军队,让占据褒城的严颜能够放开手脚,领兵攻打汉,使主公顾头不能顾尾,顾尾不能顾头,等出现尾无法兼顾的情况,刘焉便有了可胜之机。”

    “最坏的情况,刘焉还藏有支军队。这支军队潜入汉,直奔南郑,意图攻击汉府。等主公这支军队,就要面临三路大军攻击,而汉大军尽出,南郑也没有士兵防守,很容易就被刘焉大军攻破。”

    “此三路,为刘焉大军的进攻方向。”

    荀攸侃侃而谈,脸上露出从容的神情。

    王灿看见荀攸的神情,也是稳下心来。老贼刘焉,岂能是他麾下三大谋士的对手,王灿笑问道:“公达,有何破解之法?”

    荀攸笑道:“解决严颜,挡住正面大军,抱住南郑!如此,主公就机会击败刘焉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脸上露出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郭嘉老神自在的坐着,悠然自在,丝毫没有感到紧张。王灿瞥见郭嘉的神情,心突然阵轻松,郭嘉如此作态,表明刘焉大军虽然来得突然,却也不可怕。王灿又问道:“奉孝,刘焉来势汹汹,你有何良策?”

    听见王灿问,郭嘉神色整,说道:“主公,刘焉大军尽出,无非是想要攻下汉。日前主公已经从南郑大族募得大军三万,足以抵挡刘焉正面大军,无须担忧汉安危。主公要解决刘焉,可在公达计谋的基础上,再派出支奇兵,直下成都。只要成都被困,攻打汉的益州军不攻自破,不得不返回益州救援成都,而和益州军僵持的大军就可以趁势掩杀,击溃益州军。”

    说完,郭嘉伸出手掌,在空划了下。

    其神情从容自信,丝毫没有将刘焉放在心。

    王灿略微想,问道:“若刘焉打持久战,坚守成都,又当何如?”

    郭嘉笑道:“主公忘了贾龙乎?”

    句话,让王灿茅塞顿开。有贾龙作为内应,里应外合,王灿肯定能轻易的骗开成都大门,只要破城,刘焉就灭亡在即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王灿心更加的舒畅起来。按照荀攸的计策,解决严颜除掉后顾之忧,然后和益州军交战,攻向成都。而郭嘉的办法,则是在此基础上派出支奇兵,攻打成都,使得益州军自乱阵脚,两策并用,便是解决益州的计策。

    王灿放下心来,突然听见大厅外传来沉稳的脚步声,抬头望去,只见名黑衣武士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武士朝王灿揖了礼,然后走到王越身旁,低语了阵。

    刹那间,王越抬头看了眼荀攸。

    王越挥手斥退黑衣武士,说道:“主公,荀先生的话果然应验了,巴西县突然冒出刘焉的大军。此前,巴西直没有多少益州军,可几乎是夜间,巴西县涌出无数的大军,开始往汉的方向开过来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眉头微皱,指轻轻的敲打着案桌,脸上露出沉思之色。褒城、巴西,两地的大军都是突然出现,令人奇怪啊!

    这种情况,让王灿心觉得非常可疑。

    “有了,我明白刘焉的大军是如何出现了!”

    突然,王灿脸上露出欢喜的神色。

    程昱急忙问道:“主公,刘焉大军为何突然出现?”

    王灿脸上露出叹息之色,说道:“我们直注意6地上的情况,却忽略了益州的地理情况,我认为刘焉的大军很可能是走的水路。我们初到汉,没有水军,对于水上的情况,不甚了解,因此才给了刘焉可趁之机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喝道:“来人,拿地图来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名士兵捧着地图走了上来,将地图递到王灿手。

    看着地图上的水系,王灿在地图上指指点点,说道:“成都周围水系达,刘焉可以秘密派遣大军乘船进入长江,再通过渝水(嘉陵江)进入巴西,从而将大军神不知鬼不觉的送过来,打汉个措手不及,刘焉这招的确厉害。”

    程昱点头说道:“主公所言甚是。”

    郭嘉、荀攸和王越也是微微颔,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ps:第二更,有些晚了,抱歉。嗯,还是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