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1章 突如其来的战事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九月,秋风乍起,天气逐渐转凉。小≯说 ≥> .

    南郑县南门外,五里处,立了座营寨。

    营寨,全是南郑大族凑起来的私兵,人数非常多,足有近三万人的私兵。

    因为王灿下令,每家族派出两千私兵,而各家族都是积极准备,想要从牟利,很快便凑齐了所有的士兵。王正、骆惧、孙赍、刘甫联合在起作为个团体,共五千人,是其人数最多的拨人。每个家族之间,都划定了界限,确定好每个家族私兵驻扎的地方,这也使得营寨内非常杂乱。

    军营帐,王灿坐在上方,下方依次坐着各大家族的人。

    王灿扫了眼所有的人,说道:“今日来营寨召集诸位议事,是给诸位通知些事情,让诸位心有底,以免大军出站后出现违纪情况,被杀了却心有怨言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王灿说,心顿觉不妙。

    王灿继续说道:“大军攻打刘焉,路往成都行去,肯定是破城无数,其也有富商豪绅,我相信你们肯定有人会抢劫抓人。因此,提前立下军令,不准奸淫掳掠,不准肆意抢劫,所有家族必须管好麾下的士兵,若是出现为祸百姓,扰乱治安的情况,杀无赦!”

    刹那间,所有的家主都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奸淫掳掠还好说,毕竟这种事情令人不齿。

    然而,不准抢劫却让所有的家主都觉得为难,因为这些家主私下里都准备好破城后,立刻带人去城抢劫富商豪绅,想要从赚笔。然而,王灿的命令直接掐断了所有人的财路,命令下,家主们率领的私兵都成了王灿麾下的士兵,必须听从王灿的命令。

    大帐,突然变得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气氛,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所有家主都沉默了,眼闪烁着异样的眼神。

    王灿见此情况,又说道:“这次攻打益州,待击败刘焉后,本太守统领益州,麾下郡县无数,需要无数的人才。因此,诸位家族的青年俊杰能够在这次大战脱颖而出,本太守将不吝啬官职,尽数赏赐封官,让他们在益州担任要职。但是,本太守要说明点,若是用才华平庸的人滥竽充数,被现后,律斩杀。”

    家住们听了王灿的话,眼睛又是亮。

    诚如王灿所言,王灿入主益州后,肯定需要大量的人才治理益州。

    州之地,不比郡之地。

    其需要的人才无数,这就是大家族的机会!对于大家族而言,支系繁多,虽然没有才华横溢,能力卓越的人才,但是普通的青年俊杰还是能够找出来的,只要不是草包,大家族就能够将他们包装起来。这些家主们听王灿说不能通过抢劫获得利益,现在却又能让自家的子侄做官,心顿时火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灿见众人的神情,心笑。

    大棒加萝卜,无疑是最好的手段了。

    只要大家族的人想要出仕,就断然不敢放任私兵肆意劫掠。

    王灿的番话,各位家族的家主都是充满了干劲儿,心考虑着如何能让自家的人才辈在这次大战脱颖而出。经过今日的谈话,王灿也成功的解决了私兵的隐患,以免出现士兵混乱的情况。不用王灿说话,王灿相信大家族的家主们为了后辈的前途,都会自己控制私兵,不让士兵乱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汉,褒城!

    守城的将领是邓正的儿子邓方。

    说来邓方也是凭借邓正的余荫,才担任褒城守将。

    褒城地处汉西北部,背靠大山,又毗邻白水关和阳平关两个关卡,可以说是汉西北部的战略要塞,极为重要。此时,邓方带领城内的士兵在城外巡逻,这是日常必须做的事宜,却不重要,并不能够引起邓方的重视。

    邓方兴趣缺缺,正想巡逻后返回城。

    然而,正当邓方领兵想要返回的时候,名士兵惊呼道:“将军,前方有大军出现,拦住了我们回城的去路。”

    邓方放眼看去,只见队军马奔驰而来,军队竖立着杆大旗,大旗上绣着个斗大的严字。

    见此,邓方心升起抹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但是,对士兵奔驰而来,邓方却不能下令往后撤。

    旦后撤,军心溃散,追过来的大军就会趁势掩杀,出现那样的情况,不用冲过来的大军掩杀,他麾下的士兵就会立刻逃散了。想到这里,邓方立刻下令让麾下的士兵停下来,整军列阵,准备迎敌。

    眨眼间,对面的大军已经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前方大军,为员将领约莫四十岁,身高接近尺,长得是虎背熊腰,魁梧雄壮。胯下匹棕色战马,气势十足,手口大环刀,横在胸前,杀气腾腾,令邓方心为之颤。那将领策马向前,走到邓方正前方,大喝道:“某家严颜,乃是益州刘州牧麾下大将,前方可是邓方小儿?”

    句话,尽显轻蔑的口气。

    邓方听后,气得跳脚。

    他娘的,好歹他也是褒城守将,也是镇守方的大将,如今却被个四十来岁已经‘落伍’的将领奚落,让邓方心怒。然而,严颜又说话了,大吼道:“邓方,听说你是靠着邓正的余荫才担任褒城守将,哼,介纨绔子弟,何德何能居然担任褒城守将,快快下马受降,本将尚可饶你命。”

    顿时,邓方怒了,拔出腰间战刀就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严颜见此,刀削般的面庞露出抹微笑。

    真是雏儿个,几句激将的话,就失了阵脚,难堪大用。

    严颜脸上露出冷峻的表情,抡起大环刀就朝邓方冲去,胯下棕色战马铁蹄狂奔,出令人心悸的声音。战马奔腾,严**在马上,整个人和战马浑然体,好似融为了体,他手的战刀抡起,借着胯下战马奔驰的力量,如天神降临,不可抵挡。

    邓方冲向严颜的时候,立刻就察觉到严颜气势的变化。

    杀气逼人,绝对是战场宿将。

    而且,严颜抡起战刀劈来的时候,那气势压得邓方喘不过气来。邓方虽然明知不敌,却也知道这时候必须要挡住严颜,因为他不和严颜交手就立刻后退,肯定会出现败局,麾下的士兵也都没有了抵抗的心思。

    因此,邓方也是抡起战刀劈向严颜。

    战马奔驰,两人刹那间就碰撞在了起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兵器碰撞,严颜大环刀劈在邓方的战刀上,使得邓方双手颤,险些握不住战刀。严颜嘿嘿冷笑两声,大环刀顺势抹,朝邓方的腰间削去。邓方见战刀削来,吓得魂飞魄散,急忙收到抵挡。然而,严颜却是脸不屑之色,他手的大环刀削出后,等邓方收回战刀抵挡刹那间,手翻,战刀转,立刻朝邓方的脖子削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大环刀锋利无比,刀削出,只见颗脑袋冲上天去。

    旋即,股血箭喷洒出来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严颜杀了邓方,大吼声,立刻领兵朝其余的士兵冲去。

    ps:第章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