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8章 无妄之灾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本想多写关于貂蝉、王灿和蔡琰的事情,其再掺杂点阴谋诡计,看来不行,没那水平,这章结束,直接跳过去。 ≧ ≤.1ZW.不合理的地方,大家提出来,小东好做修改。

    ########

    貂蝉泫然欲泣,娇滴滴的模样令人心动不已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灿的心思根本不在貂蝉身上,直接忽略了貂蝉露出的少妇风情。

    他眉头紧锁,脸上露出思索之色。

    片刻后,王灿伸手指向婢女,说道:“秀儿,她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,这件事情到此为止。不过,我希望你瞒着我带人回府的事情不会再有下次。我知道你关心王司徒的安全,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,只要你没事情,王司徒也不会有事的。纵然李儒胆子颇大,也不敢杀害王司徒的。好了,夜已经深了,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貂蝉樱桃小嘴轻起,说道:“夫君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去吧,回去吧!”

    王灿摆摆手,示意貂蝉离开。

    涉及他和蔡邕的事情,他心里面有些烦躁。这小女人尽耍些小聪明,虽然明白他不让女人干涉政事,却以此为理由将人带了回来,当真是蠢透了,而且这事情早通知他,也不会这么令人烦躁了。况且太守府是王灿办公的地方,涉及许多汉机密,怎么也不能随意的将李儒的人回来。若不是他灵机应变,真真假假番话说服了蔡邕,恐怕现在已经和蔡邕闹翻了,

    貂蝉见王灿语气坚决,无奈之下只得离开书房,返回后院住处。

    等貂蝉离开后,王灿目光瞥了眼婢女,冷笑两声,喊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顷刻间,个侍从走进书房,拱手道:“大人!”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把她绑起来,立刻派人送到王越府上,让王越查清楚此女的身份和同伙。此女身份特殊,路上多派些人保护,以免出现差错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侍从抱拳回答,然后朝地上的婢女走去,把拉起躺在地上的婢女,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想法,直接拽着婢女朝书房外走去。

    屋子,只剩下王灿人。

    距离和刘焉开战,还有十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十天内,王灿必须处理好内事,才能免除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想着以邓正为的南郑大族竟然和他耍花招,搞小动作,王灿脸上浮现出抹冷笑,他还有十天的时间,有的是时间和南郑的大族‘沟通’。

    至于刘贤安插在汉的人,王灿也是睁只眼,闭只眼,只要不触及他的底线,王灿就开面。因为刘贤是汉室宗亲,能够和小皇帝说话。刘贤经常入宫觐见皇帝,很可能影响到他在小皇帝眼的印象,因此王灿没有打算清理刘贤的人。

    至于李儒的人,必须要彻底解决才行。

    夜已深,王灿的书房依旧闪耀着昏黄的灯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蔡邕书房,屋子内。

    蔡邕还没有睡觉,正埋头读书。

    书房外,突然响起叩门的声音:“老爷,是我,蔡诚!”蔡诚,是蔡邕府上的老管家。诸侯讨董的时候,王越进入洛阳,将蔡邕送往汉,蔡家就由蔡诚手维持。等蔡邕抵达汉后,王越将蔡邕府上的丫鬟随从都遣散了,仅仅是把几个蔡邕府的老人送往汉,蔡诚就是其之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!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蔡诚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蔡邕抬起头,问道:“阿诚,情况如何了?”

    蔡诚大步走到书房,神色恭敬,说道:“老爷,老奴刚刚从下人口得到消息,说貂蝉被太守大人请到书房去,过了不久,她又离开书房,返回后院去了。等貂蝉离开后,她身边的婢女也被太守大人送走了,据说是送到王越府上去。”

    蔡邕神色喜,又问道:“为先直留在书房,没有随貂蝉返回后院?”

    蔡诚道:“没有,太守大人依旧在书房。”

    “妙!妙!妙!”

    蔡邕抚掌大笑,褶皱的面颊舒展开来,说道:“貂蝉整日和为先厮混,老夫都是闭着眼睛当没看见。可她竟然派婢女来通知老夫汉和益州交战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在此之前,早有其他人把益州和汉的战事告知了老夫,想让老夫出言阻止为先出兵。这些人想得挺好,却不明白为先是老夫的弟子,将来又是琰儿的夫君,老夫怎么会阻止为先出兵攻打益州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貂蝉也不甘寂寞,派人来通知老夫。她可不会想着阻止为先出兵,无非是想要煽风点火,挑拨老夫和为先的关系,好让琰儿受到波及。如此心胸狭窄之人,岂能不给她点教训。想来为先派人彻查此事,查到她的事情后,定很懊恼吧,哈哈,正该如此啊!”

    蔡邕不知貂蝉和李儒的关系,仅仅知道貂蝉是王灿的女人,而婢女是貂蝉的人,得到消息后,先想到的是就是貂蝉想设计挑拨他和王灿的关系。

    所谓家国天下,先有家,再有国,最后才有天下。

    蔡邕膝下没有儿子,只有蔡琰个女儿。

    王灿娶了蔡琰,就是蔡邕的女婿,俗话说个女婿半个儿,况且王灿还是蔡邕的弟子,俗话说日为师,终身为父,女婿加上关门弟子已经抵得上个儿子了。即使蔡邕心是忠于汉室的,可蔡邕也是明白人,知道大汉朝的情况。当面临汉室和家人抉择的时候,蔡邕绝不会选择汉室,而是要考虑蔡琰的幸福。

    蔡邕几次去程昱府上,路上都有邓正和刘贤派遣的人和他接触,告知王灿要兵攻打益州的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,蔡邕得知消息后,却没有找王灿,都是选择沉默不说。

    等貂蝉的婢女跑到蔡邕那里,告诉了蔡邕王灿即将兵和刘焉交战的事情,想要借蔡邕阻止王灿出兵。事实上,婢女得到的是李儒的命令,她将消息告诉蔡邕,并没有涉及貂蝉,貂蝉也没有任何不轨的企图。然而,表面上婢女还是貂蝉的丫鬟,个有主人的丫鬟跑到蔡邕这里传话,不是代表着主人么?

    蔡邕不疑有它,直接将事情挂在貂蝉头上,认为貂蝉居心叵测。

    故此,蔡邕才特意找来王灿,将事情说了出来,故意引起王灿的警惕。王灿得到消息后,立刻派人彻查。而且蔡邕也知道貂蝉的婢女禁不起调查,很容易就被王越揪了出来,这拔出萝卜带出泥,貂蝉也被弄出来了。

    只要事情涉及到貂蝉,蔡邕的目的就到达了。

    借王灿之手,小惩貂蝉番。

    只是,貂蝉本无罪,却因为李儒派来的婢女而受到无妄之灾,当真是冤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清晨。

    王灿从书房出来,洗漱完毕后,又去练武场晨练了番。然后,王灿才返回书房,着手处理南郑大族的事情。

    王灿想好对策,立刻派人去请杨家族长杨廉来太守府。

    自南郑方家被灭族、方鞠被斩示众后,杨廉惧于王灿的实力,便投靠了王灿。之后,王灿从没有找过杨廉,而杨廉也没有主动到太守府拜见王灿,双方进水不犯河水,相安无事。不过,这次王灿必须得敲打杨廉,通过杨廉敲山震虎,这些大家族的人,不用大棒伺候着,就翘起了尾巴。

    杨廉接到王灿的命令,急匆匆的来到太守府。进入书房后,又恭敬地朝王灿拜道:“大人,您找小人有什么事情么?”

    王灿笑眯眯的盯着杨廉,话题转,问道:“杨族长,最近忙什么事情啊?”

    “不忙,不忙,闲得很。”

    王灿越是面带和善的笑容,杨廉心就越没有底,觉得王灿好像是躲藏在草丛的条毒蛇,随时都有可能窜出来咬人。尤其是杨廉见识了王灿声令下,将方家上下全部杀死,简直是杀人不眨眼。

    有了前例,杨廉更不敢得罪王灿,忐忑的站在书房,神情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王灿依旧是满面春风,笑问道:“真的不忙么?我怎么觉得你这段时间很忙啊?”

    杨廉连忙摆手道:“不忙,不忙!”

    “不忙啊?可是我听说有些人闲得无聊,拍几个人特意找老师聊天啊!”王灿盯着杨廉,双眸忽然变得凌厉起来,锋利如刀般的眼神让杨廉心忐忑不安,而且王灿此话说出口,杨廉立刻明白南郑大族派人找蔡邕说话的事被查出来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杨廉没有丝毫犹豫,直接说道:“大人,是邓正、段炽和陈熙三家族长共同提议的,我也是被逼无奈,才参与其啊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杨廉不敢有丝毫隐瞒,立刻将邓正等人供了出来。

    王灿哦了声,说道:“你们很有能耐嘛,居然想通过老师来影响我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杨廉这时候是六神无主,生怕王灿暴怒之下,派人将杨家夷平了。他大声说道:“大人,事情是这样的,段炽说您担任汉太守,虽然连连交战,可南郑大族却不能从赚取丝毫利润。不仅如此,还有可能抽调大族的家丁护卫,削弱南郑大族的实力,故此才想着通过蔡老先生传话,让蔡老先生劝说您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问道:“你听了段炽的话,也动心了吧!”

    杨廉点头道:“上次囤地后,杨家虽还有人脉,可杨家的处境每况愈下,支撑不了多久了。因为这个缘故,小人才加入其。小人有罪,请大人责罚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杨廉眼眶红,好似快要哭出来。

    王灿见此,心冷笑,他若是相信杨廉的话,太阳都要打西边出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