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6章 情况复杂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从蔡邕的书房离开,王灿心有些烦躁,便没有去后院看貂蝉和蔡琰的心思了。 ≧ ≤.1ZW.

    他回到书房,考虑着蔡邕的事情。

    先,他必须要清楚蔡邕找他的目的。无疑,蔡邕找他谈话是为了阻止王灿兵攻打刘焉,可惜王灿番话将蔡邕说服了,使得蔡邕默认了王灿兵攻打刘焉,而没有选择和王灿翻脸,阻止王灿兵。

    其次,到底是谁通知了蔡邕,让蔡邕得知了消息。

    这是最关键的环,没有人通知蔡邕,蔡邕就不可能得到消息,更不可能派人找他谈关于刘焉的事情。

    最后,为什么有人通知蔡邕,让蔡邕得知消息。

    这其是否因为王灿兵攻打刘焉,损害了某些人的利益,或者有人不愿意看到王灿攻打刘焉,才故意透露消息给蔡邕知道。

    然而,追根究底,还得找到给蔡邕传话的人,才能弄清楚具体的原因。

    想明白了其的关节,王灿立刻派侍从找来太守府的管事。

    当初王灿进入汉,杀死苏固成为汉太守后,就把太守府的所有人员都来了个大清洗,保证太守府所有人都是信得过的人,而太守府的管事肖福也是王灿从军遴选出来的快要退伍的老兵。肖福能力不错,有警惕性,有定的实力,能保证太守府的安全。

    书房外,脚步声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“咚!咚!”

    两声脆响,门外传来浑厚的声音:“大人,是我,肖福!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进来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肖福推开房门走了进来。他走路极快,身体微微躬着,脸上带着恭敬地神情,快步走到书房,朝王灿揖了礼,问道:“大人,您找小人有什么事情么?”说完后,肖福双手合拢放在身前,微微低着头,神色谦卑,等候王灿说完。

    眼看去,肖福两鬓斑白,显得有些苍老,和普通的人没有异常。

    不过,王灿却知道肖福长期担任太守府的管事,将自身的杀气收敛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初王灿现肖福的时候,肖福已经是四十岁开外。虽然年龄稍大,但仍是军的好手,实力颇为厉害,能够人单挑四五个士兵,因为肖福年龄较大,王灿才将肖福接到府担任管事。

    王灿面带微笑,问道:“肖福,最近府上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人出入?”

    “特殊的人?”

    肖福愣了愣,旋即说道:“大人,府上往来最多的也就是程大人、荀大人等诸位官,以及赵将军、高将军等武将,其他没有什么人进出太守府。”

    王灿再次问道:“你仔细想想,真的没有其他人?”

    肖福想了想,肯定的说道:“大人,真没有!”

    王灿眉头微皱,又问道:“最近段时间,老师可有离开太守府,去府外溜达?”

    肖福听后,脸上露出沉思之色,思虑良久,才说道:“最近段时间内,蔡老先生的确出过府,不过他老人家离开太守府都是去程大人的府邸,而且蔡老先生每次出去的时候,都会说明去向,是去程大人府上找人聊天。”

    王灿还是不死心,继续问道:“老师在府内和哪些人接触过?”

    肖福想也不想,说道:“只有蔡琰小姐,别无它人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完后,心莫名的有些烦躁,如此说来,岂不是蔡邕自己现的,王灿心摇头,蔡邕不通军事,又没有接触汉政事,再者也不了解他和刘焉之间的战事,不可能推断出来的。停顿了片刻,王灿问道:“老师离开太守府后,和哪些人见过面,你可知道?”

    肖福摇摇头,脸不知的神色。

    王灿也是自嘲笑,肖福直住在府上,怎么可能知道蔡邕出去后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下去吧!”

    王灿摆摆手,示意肖福离开。

    无法从肖福口得到消息,就只能找王越了,这个情报头子知道的事情肯定不止星半点。其实,王灿心里还是想能解决就自己解决了,毕竟涉及他和蔡邕的事情,王灿不想把事情弄得人人皆知,只是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,只能找王越了。

    他下定决心,喊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名侍从飞快的推开房门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请王越到府上来趟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回应声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书房,王灿独自人,眼闪烁着点点精光。既然肖福说府内没有人和蔡邕接触过,那肯定是府外的人和蔡邕接触了。否则蔡邕久居府内,不可能知道汉即将兵的事情,而且王灿也相信程昱不可能将刘焉的事情告诉蔡邕。

    私交归私交,公事归公事。

    程昱老而弥辣,不可能将两者混为谈。

    因此,只可能是蔡邕和外人接触过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王越来到太守府。进入府后,王越没有任何停留,直奔王灿的书房。等进入书房后,他先是向王灿揖了礼,然后才说道:“主公,卑职刚回到英雄楼,正着手处理刘焉的事情,您找卑职有什么事情么?”

    语气,颇有些怨气。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也能理解王越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坐!”

    王灿摆手,示意王越坐下。

    王越也是熟络得很,直接撩起衣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的确够郁闷的,先前得到王灿的命令前往太守府商议刘焉的事情,等事情处理好后,刚刚返回英雄楼不久,又被王灿派人召唤,让他尽快赶到太守府。这来来回回,饶是他身板健壮,也遭不住啊。不过,王越还是蛮高兴地,频繁往来太守府,说明王灿倚重他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子武,找你来,是让你查件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王越拱手道:“主公尽管吩咐,卑职定完成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说道:“老师进入汉后,就直久居太守府,很少和其他人打交道,也很少接触汉的事情。可不知怎的,老师竟然知道汉准备和刘焉交战的事情,刚刚老师找我去说话,劝我停止攻打刘焉,罢兵止戈。”

    王越听了后,立刻急了。

    和刘焉交战可是他展示英雄楼实力的时候,怎么能罢兵呢?

    想也不想,王越立刻劝说道:“主公,箭在弦上,不得不,不能罢兵啊!”

    王灿也是点头说道:“我当然知道不能罢兵,也说服了老师。然而,老师竟然知道这件事情,你不觉得奇怪么?老师住在汉除了和仲德公有交往,很少接触外人。而且老师对于汉的政事从不插手,也不关心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语气沉重的说道:“更重要的是,我们和刘焉交战还在准备阶段,并没有公开讨伐刘焉,老师究竟是从何处得知了消息呢?我认为,是有人将事情告诉老师,让老师知晓,好通过老师来影响我的决断。”

    王越眼珠子转,说道:“会不会是仲德公和蔡先生交谈的时候,无意说漏了嘴,蔡先生得知了这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道:“仲德公公私分明,绝不会透露消息的。”

    王越想了想,又说道:“主公,我们还没有兵攻打刘焉,外人也不可能看出来。卑职还是认为,很可能是仲德公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王灿望着王越,现这老头也固执的很。

    旋即,王灿说道:“和张鲁战后,汉秣兵厉马,直都准备和刘焉交战,若是长期观察汉的人,不难现汉准备和刘焉交战。这件事,肯定是有人煽动老师,而且我也相信仲德公不可能因私废公,无意告诉了老师汉的事情。这样吧,你立刻派人将保护老师的人找到,问问他们,弄清楚这段时间内关于老师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王越闻言,只得立刻起身返回英雄楼,去查探消息。

    王越急匆匆的来,又急匆匆的离开。

    书房,光线逐渐的暗了下来,盏油灯熠熠生辉,散着昏黄的光芒,驱散了屋子的黑暗。王灿除了离开书房去吃晚饭,然后又回到书房处理汉的事情,同时等候王越的消息。大半个下午,王越没有丁点消息,王灿心也颇为着急。

    他倒是不担心蔡邕,而是在意那个传递消息的人。

    尤其是出征在即,有这样居心叵测的人在,王灿心不踏实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,书房外传来嗒嗒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王灿听到书房外的声响,立刻站起身来,走到书房门口,打开房门眼看去,果然是王越来了。将王越迎到屋子,两人宾主落座,王灿期待的望向王越,问道:“子武,情况查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王越神色严肃,道:“主公,情况有些复杂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心咯噔下,急忙道:“说说,是怎么回事?其牵扯了哪些人?”

    这时候,王灿心也没有底了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事情很简单,最多就是有人不想让他出兵,因此派人和蔡邕接触,想要借蔡邕的嘴说服他,让他停止出兵。如今看来,参与其的人远不止两个,而且从王越的神色看来,其涉及的人让王越都有些为难,非常的复杂。

    王越深吸口气,说道:“主公,据暗保护蔡先生的武士说,派人和蔡先生接触的人有三拨人。好在这些人接触蔡先生的时候,保护蔡先生的武士就立刻禀报了英雄楼,楼负责的人也查探清楚了这些人的来路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嘴角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看来蔡邕还是个香饽饽,非常受人欢迎啊!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具体有哪些人?你且详细说清楚,我倒要看看是哪些人想要插足汉的内政。哼,几个月没有清晰汉了,当真以为我王灿的刀不锋利了么?”

    王越听王灿的话,更是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他深吸口气,说道:“最开始派人和蔡先生接触的人是以邓正为的南郑大族,这些人最先传递消息给蔡先生;随后派人和蔡先生接触的是刘贤的人,主公对刘贤应该还有印象。就是当初主公领兵追击董卓,带人潜入百姓当遇到的刘氏宗亲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道:“刘贤,嗯,我知道他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又问道:“你说有三拨人,最后拨呢?”

    提及最后拨,王越顿时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ps:第二更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