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4章 内患生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太守府,大厅。>   ≦.<≤1﹤ZW.

    王灿身着袭黑袍,腰缠玉带,头戴古冠,脸肃容,端坐在大厅主位上。

    下方,左侧坐着程昱和郭嘉,右侧坐着荀攸和王越。

    程昱老神自在,微微眯着眼睛,伸手捋了捋颌下的美髯,脸上露出自得的神色;郭嘉盘腿而坐,斜斜歪歪的,没有半点正紧;荀攸也是身穿官服,头戴古冠,打扮得丝不苟,说来荀家的人都很讲究,荀攸如此,荀彧也是如此;王越坐在荀攸下方,也是正襟危坐,双手合拢,放在袖口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掠过四人,最终看向荀攸,问道:“公达,我意攻打刘焉,你有何看法?”

    荀攸朝王灿拱了拱手,朗声说道:“主公,距离击败张鲁已有四月有余,经过四个月的展,汉军的实力已经得到极大地提升。同时,秋收已经完成,百姓屯粮入库,多余的粮食也卖了。时至今日,汉兵精将猛,百姓丰衣足食,正是攻打刘焉的大好机会。攸认为,主公可以檄,昭告汉百姓,讨伐刘焉。”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说道:“如此来,还需要招募士兵才行啊。”

    荀攸点头,说道:“的确如此,我汉精锐足够,有汉兵三千人,破军营百人,陷阵营百人。所有士兵都配有汉刀,都是精锐士兵,但数量毕竟太少,难以震慑刘焉。因此,必须要重新招募百姓参军,让更多的百姓入伍当兵。此次招募士兵,至少要三万大军,才能攻下成都,击败刘焉?”

    王灿深吸口气,脸上露出深以为然的神情。

    若仅仅是击败刘焉,三千汉兵再有陷阵营和破军营配合已经足够了。但王灿不仅要攻城掠地,还有将攻下来的地方稳定下来,需要的就不止三千士兵,毕竟三千士兵击败敌军后,不可能不留下士兵把守,就立刻离开。

    郭嘉听了荀攸的话,蓦地抬起头,说道:“主公,嘉以为,暂时不用檄?”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奉孝,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郭嘉沉声说道:“兵法云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。这四个月以来,汉直和刘焉打口水仗,双方你来我往,都只是限于口头交锋,并没有派出实际的兵力进行交战。刘焉以为我汉兵力不足,也没有任何防备。因此,嘉认为应该突然出兵,攻打距离汉最近的南江县,大军再继续长驱直入,直下成都。等刘焉得知主公出兵后,再檄,声讨刘焉。”

    “闪电战?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郭嘉的话,脑突然闪过‘闪电战’三个字。

    郭嘉的意图,便是突袭刘焉,打刘焉个措手不及。王灿想着郭嘉的办法,脸上露出抹笑容。

    郭嘉问道:“主公,您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王灿思虑片刻,说道:“奉孝的建议很好,很适合用于攻打刘焉,不过,做戏做全套,既然要准备打刘焉个措手不及,就先得转移刘焉的注意力,让刘焉忙于其他事情,无法注意我们,那才是派兵突袭刘焉的大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王灿目光看向王越,吩咐道:“子武,你返回英雄楼后,立即着手让人联系贾龙,让他在益州制造混乱,转移刘焉的视线,让刘焉疲于处理益州的事情,无法顾及汉的动向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王越抱拳回答。

    旋即,王越又说道:“主公,卑职有言,不知当讲否?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但讲无妨!”

    王越深吸口气,说道:“既然主公要和刘焉交战,益州是越乱越好。最近安排在益州的探子回报,说刘焉经常出府去道观祈福,我们可以制造混乱,派人刺杀刘焉,使得益州内乱,这样更能方便主公起事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惊愕的看向王越。

    程昱、荀攸和郭嘉也是脸错愕的神情,看向王越露出惊讶的神情。

    三人都是谋士,都能够布局谋划,而王越介武夫,竟然也懂得使用计谋了,顿时让三人生出刮目相看的想法。王越目光掠过王灿四人,眼闪过抹得意,说道:“孔子说朝闻道,夕死可矣。越和三位先生相处,常感鄙陋无才,故而每日勤恳读书,几个月的时间,倒也读懂了些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抚掌大笑,说道:“子武如此年纪,尚且能静下心读书,当为我辈楷模。”

    王越捋了捋颌下胡须,笑道:“主公过誉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是自谦,但王越眼眸依旧是露出难以掩饰的得色。他也是领教了郭嘉、程昱和荀攸的能力,只需要动动脑子,就能够杀人于无形当,而且见识三人运筹帷幄的本事,心生羡慕,开始努力读书。

    对于荀攸三人的能力,王越看书后,更是体会深刻。

    言以兴邦,言以丧国!

    这,就是谋士的能耐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王越,对于王灿的建议非常满意,说道:“子武之言甚为有理,完全可行。但是,想要搅浑益州的水,就必须要下辣手才行,刺杀的对象可以不限于刘焉,涉及和刘焉相关的人,比如说刚刚被立为世子的刘瑁,以及坚决支持刘焉的老臣,这些都可以成为刺杀的对象。不过,如有可能,最好不要伤及无辜百姓。”

    说出最后句话的时候,王灿都觉得自己假慈悲。

    乱世杀人,可能不波及百姓么?

    想要完成刺杀刘焉的事情,不可能是刘焉送上门给你杀。必须有时间、地点等综合的情况结合在起,才有机会。然而,当有机会的时候,百姓很有可能也在其,成为无辜的牺牲者。只是,王灿心依旧还有丝羁跘,希望能够轻松地杀死刘焉,而不波及百姓。

    王越也是急性子,急忙道:“主公,事不宜迟,越先行告退,去安排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目送王越离开。

    等王越离开后,王灿目光看向程昱,说道:“仲德公,大军在外,没有稳定的后方是不行的。因此,等我和奉孝、公达领兵出征后,还需要仲德公坐镇汉,安抚百姓,调度粮草,稳定粮道,切有赖仲德公了。”

    程昱当仁不让,说道:“主公放心,昱定不负主公厚望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又看向荀攸,说道:“公达,  ‘马均弩’还需要十天才能到齐,到时候再兵攻打刘焉。这十天,你尽量招募士兵,增加大军人数,同时尽量将所有的新兵训练番,让士兵们拧成股绳,以免出现战场上被敌人冲杀,就四下逃逸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荀攸点点头,抱拳喝道。

    王灿笑眯眯的看向郭嘉,说道:“奉孝,你这个参军是参谋军事的,就随我起吧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郭嘉眨眨眼,脸上露出抹笑意。

    分工完毕,王灿打了三人,往后院走去。还没到后院,就有侍从说蔡邕找他有事情。得到消息,王灿又往蔡邕的住处走去,进入书房,王灿先是恭敬的朝蔡邕揖了礼,然后才撩起衣袍坐了下来,说道:“老师,您找弟子有事?”

    蔡邕点点头,沉声说道:“的确有事情。”

    王灿望着蔡邕,等候蔡邕说话。

    然而,蔡邕却盯着王灿,言不,那深邃的目光落在王灿身上,好像要看穿王灿的内心,看清楚王灿心到底有什么想法?只是,蔡邕盯着王灿良久,依旧是没有丝毫收获,最终只能是叹口气,说道:“为先,还记得你在洛阳说过的话么?”

    王灿听得莫名奇妙,问道:“老师,弟子说过什么话?”

    蔡邕嘴角抽搐,说道:“关于天下大势,如何才能兴大汉的话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心汗颜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想过兴大汉,因为大汉朝已经腐朽了,根本没有救治的办法。

    历史上曹操最初不也是雄心壮志,心想要心大汉,可最后呢?或许是登上高位有内心野心作祟的原因,但皇帝的不信任,朝臣夺权,等等其他各方面的缘故,让曹操只能是做个权臣,最后以周王自居,让他的儿子曹丕覆灭了汉室江山,立大魏国。

    王灿深吸口气,说道:“老师,弟子尚且记得。”

    蔡邕说道:“你且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弟子曾说内有贤臣,外有股肱之臣,由领兵在外的股肱之臣起兵勤王,方有兴大汉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蔡邕听了后,呼吸逐渐的变得急促起来,眼睛盯着王灿,整个人突然间都散出股大无畏的气势。刹那间,蔡邕那浑厚的气势让王灿感觉自己突然间变成了条小船,在大风大浪来回的飘荡,随时都有可能翻船。

    王灿见此情况,心顿时生出不妙的感觉,不明白蔡邕这是做什么?

    不过,王灿也不可能屈于蔡邕之下。

    他身体猛然挺直,双眸睁,眼眸闪烁道精光。他抬头平视蔡邕,整个人也是突然间变得凌厉霸道起来。他穿越而来,经历了无数的战事,又长期担任汉太守,身居高位,自有股气势。

    两人大眼瞪小眼,互不相让。

    “诶!”

    良久,蔡邕叹口气,率先收了气势,整个人又如同邻家的普通老头样,丝毫不起眼,唯让人侧目的是身上的股儒雅之气。蔡邕说道:“我听人说你准备起兵攻打益州,主动挑起战事了?”

    王灿眉头微皱,眼冷厉之色闪而逝。

    蔡邕久居在太守府,很少出门,什么人会告诉蔡邕这种事情呢?

    况且,王灿还没有正式宣布,可蔡邕竟然知晓了。

    未卜先知?

    王灿可不相信,可事实却是蔡邕竟然知道了,有此可以看出,他的后方还不稳,这十天的时间他要做的事情还非常多,必须要清理自家的内患,才能放心去征讨刘焉,否则,刚出兵,后院就起火了,还打什么仗。

    ps:第二更,收工。洗洗睡觉去,求收藏、鲜花,拜谢各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