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3章 马均弩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匠作坊,位于城南,距离军营校场不过百米远。> ≥ ﹤.<≤1﹤Z≦W<.≦

    匠作坊占地面积很宽,长约百米,宽约百米,其正央是墨言率领匠作坊工匠锻造武器和铠甲的地方,占据匠作坊六成的面积;左侧是蒲元的兵器坊,专门用于试炼新式武器,占据两成的面积;右侧是马均的科技院,专门拨给马均明新玩意儿的地方,也是占据两成的面积。

    整座匠作坊三分,央热闹嘈杂,两边人烟稀少。

    饶是墨言带了工匠来,汉也缺乏匠人。

    苏固担任汉太守的时候,不注意匠人的培养,使得汉的匠人技艺低下,只能锻造最基本的战刀和铠甲,汉所有的钢刀都是墨言带来的匠人锻造出来的。换言之,整座匠作坊几乎都是由墨言带来的匠人组成的,原来汉的工匠都成了学徒,学习如何锻造新式的钢刀。

    墨言接到王灿要来的消息,立刻带着马均和蒲元在门外等候。

    他知道王灿要来,非常的高兴。

    以前墨言隐居遁世,心锻造兵器,但是饱受材料和金钱制约,很多事情都是有想法,却因为没有资源和钱财支持,无法实现。现在汉的资源都任由墨言使用,不用担心钱财的问题,墨言带着马均和蒲元可谓是如鱼得水,日子过得非常的滋润。

    “来了,来了!”

    墨言望见马车行驶在匠作坊门口停下,当即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等王灿下马车,墨言、马均和蒲元又恭敬的朝王灿揖了礼。王灿摆摆手,带着众人往匠作坊里面走去,边走,边问道:“墨老,匠作坊运转如何?”

    王灿没有直接询问连弩的事情,而是询问匠作坊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也是种手段,体现出王灿是关心匠作坊,非常重视匠作坊的。

    墨言听了王灿的话,激动地说道:“回禀主公,匠作坊目前有能够熟练锻造钢刀的工匠三十人,正在学习锻造的学徒三百人,所有匠作坊的人都戮力同心,努力地学习,争取为主公锻造出更多的好兵器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,夸奖道:“匠作坊的展离不开墨老的努力,墨老辛苦了。我也听人说了,蒲元和马均虽然能力出众,各有擅长,但是两人搞研究的时候都是沉迷于其,很少管理匠作坊的事情,若是没有墨老主持大局,匠作坊也无法展到现在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墨言听了后,褶皱的老脸焕出璀璨的荣光。

    马均和蒲元闻言,尴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两人各有所好,马均痴迷于明,蒲元痴迷于锻造钢刀,都很少管理匠作坊的事情,所有的事情几乎都是墨言处理。

    王灿和墨言说了好会儿话,然后话题转,问道:“墨老,仲德公说匠作坊明了种新式连弩,可是属实?”

    墨言点点头,说道:“的确如此!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大喜,哈哈笑道:“好,有了连弩,汉又增加大利器,墨老功在千秋啊。”

    墨言摇摇头,说道:“主公,新式连弩是德衡观摩了秦弩,在秦弩的基础上,明出来的,这是德衡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王灿可不管这些,只要弄出了连弩就行,他笑说道:“德衡明出新式连弩,功劳甚大。但是,德衡虽然有大功,可没有墨老主持大局,德衡也无法心无旁骛的做事情,墨老之功不可抹杀呀。”

    马均听后,深以为然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对于马均而言,个好的环境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要搞明,要把个好的想法做出来,不仅仅需要财力的支持,还需要耗费无数的精力。若是马均既要管理匠作坊的事情,又要搞明创造,难以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明上。想要管理好匠作坊,又能够搞明,难度实在太大。

    鱼与熊掌,二者不可兼得,便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行人来到马均的科技院,其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新玩意儿,都是马均构思出来的。

    王灿走到摆放连弩的地方,拿起连弩,仔细看了看,然后才出声问道:“德衡,你明的连弩威力如何?”

    马均回答道:“主公,这连弩是在秦弩的基础上改进而来,轻便灵巧,容易携带。攻击力也非常强,十丈内穿金裂石,三十丈内箭穿喉。只要是使用连弩瞄准了,百百,不会出现任何意外。连弩不似弓箭,没有臂力要求,不管是身体强壮或者是身体瘦弱的人,只要安装好箭矢,扣动机括,就可以射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又问道:“次能射多少支箭矢?”

    马均回答道:“五支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后,心浮现出关于诸葛连弩的事情来,传闻诸葛亮明的连弩能够次性射十支弓箭,厉害无比。沉默了片刻,王灿又问道:“德衡,难道就不能射更多的箭矢,支?或者是十支?”

    马均摇头苦笑,说道:“主公,连弩锻造出来后,使用的箭矢都是专属的镔铁弓箭,长度、粗细都是特定的,旦过五支弓箭,就无法次性射出去。”顿了顿,马均又说道:“想要射十支弓箭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需要将现有的连弩进行改装,让连弩能够容纳十支弓箭,改装后的连弩重量和大小都将会生很大的变化,很可能不利于轻便携带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也是点点头。

    要保证连弩能连十箭,等各方面都要改进,肯定不合适。

    王灿忽的问道:“德衡,连弩可有名字?”

    马均答道:“尚且没有名字,既然主公来了,请主公命名。”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说道:“既然连弩是你制作出来的,就以你的名字命名,从今以后,这连弩就叫做‘马均弩’。”

    马均听了后,神情激动,脸上浮现出欢喜的神情。

    能以自己的名字成为武器的名称,无疑是最大的荣耀。

    墨言站在旁,见马均愣住了,急忙替马均拜谢道:“多谢主公!”

    马均见此,也是连忙朝王灿拜谢。

    墨言眼精光闪烁,说道:“主公,既然有了马均弩,您给士兵们使用的钢刀也命名吧!”

    王灿目光扫过三人,点头说道:“钢刀是你们三人合力锻造出来的,取你们的名字出来命令显得太过荣长了。我看这样,就以汉的‘汉’字来命名,称‘汉刀’,不仅有汉的意思,也有我大汉朝的意思,你们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墨言、马均和蒲元的神色略显失望,还是拜谢道:“多谢主公!”

    不管如何,锻造出来的钢刀有了名字,能流传千古就是好的。

    王灿目光看向马均,问道:“德衡,到现在为止,制作出了多少柄连弩?”

    马均竖起食指,晃了晃。

    王灿欢喜道:“制造出了百柄?”

    马均摇摇头,道:“主公,连弩的装置非常精细,想要大批量制作需要许多人共同出力才能完成。卑职耗费个月时间,才制作了十柄连弩,这已经是最快的度了,而且匠作坊其他的工匠还不会,想要制作更多的连弩,非常耗时间。”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和刘焉交战在即,短时间内制造出连弩,无疑能提升‘狼牙’的实力。

    因此,王灿吩咐道:“德衡,给你十天时间,必须在十天内制造出百柄连弩。匠作坊的人手和资源任由你调用,不管怎么样,都要在是十天内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马均面色苦,说道:“主公,您这是强人所难啊!”

    王灿摇摇头,说道:“有困难要努力克服,我信心你能够在十天内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十天,已经是王灿给出的做大限度了。现在和刘焉之间的战事触即,王灿不可能把时间拖得太久。

    马均苦笑两声,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王灿又问道:“墨老,钢刀锻造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墨言说道:“主公放心,截止上个月,汉军的武器都已经换新了。所有士兵的武器都换成了‘汉刀’,连赵将军麾下的百破军营士兵,每个人都配备了柄汉刀。”

    王灿这才点点头,然后说道:“走,再去看看工匠锻造汉刀。”

    说完,行人就往匠作坊走去。

    锻造武器的屋子,温度很高,很闷热。所有锻造武器的匠人都是光着膀子,赤裸着上身,他们吆喝着挥动铁锤的时候,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身体内渗透出来,汗如雨下,打湿了身下的衣衫,非常热。

    走在屋子,叮叮当当的声音不断响起。

    王灿边往里面走,边慰问正在锻造武器的匠人。

    走了圈下来,王灿现所有人都是单独作业,因此问道:“墨老,这里面有三百学徒,三十匠人,个学徒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单独锻造兵器,独掌面呢?”

    墨言想也不想,说道:“天赋出众者年可出师,次者三年可出师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后,感觉牙疼得厉害。

    培养个匠人,竟然需要三年的时间,实在是太长了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王灿说道:“墨老,你看这样如何?不如将三百个学徒分开来,比如说三百人分成十组,让他们学习种技术就可以了,部分人专门负责煅烧,部分人负责武器的冷却。所有人都分配个工作,各司其职,这样流水线锻造钢刀,不就能够提高度么?”

    墨言听后,微眯着眼睛,浑浊的眼闪烁着道道精光。

    良久,墨言感慨说道:“主公,您说的方法的确可行,也能够提高度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墨言脸上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,沉声说道:“这种方法短时间还可以,但是长时间使用,无疑是杀鸡取卵,不可取的方法。如果每个学徒都只会点技艺,长此以往,将不会有欧冶子、干将那样的锻造大师出现。因为没有人学会所有的锻造方法,无法锻造出更好的武器。因此,这种法表面上可取,却不可作为长久之道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后,也是悚然动容。

    摸了摸颌下的胡茬,王灿突然笑了。

    墨言见此,问道:“主公,何故笑?莫非是言说错了话?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墨老之言是正确的,但是墨老却理解错了件事情。我们可以向百姓服徭役样嘛,打仗的时候将学徒们分开来,各司其职,加紧赶制兵器。休战的时候,又恢复过来,让所有的学徒都学完所有的锻造方法,这就不会有什么影响了。”

    墨言抚掌笑道:‘“主公英明,言佩服!”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说道:“好了,抓紧时间制作连弩,十天后我派人来取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带着程昱离开了。

    ps:第章,求收藏、鲜花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