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2章 连弩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清晨,金灿灿的阳光穿透窗门,射进屋子洒落在地上,照亮了漆黑的屋子。≥  <.≤1ZW.

    阳光照耀下,屋子的情况清晰可见,眼看去,春光撩人。

    貂蝉赤裸着身子躺在王灿怀,脑袋靠在王灿胸膛上,嘴角勾起淡淡的微笑,白皙晶莹的双臂如同爪鱼般缠绕在王灿身上。她的身体紧贴着王灿,好似要把身体挤进王灿的身体般,两个人就这么相拥而眠。从两人赤裸相拥的情景以及屋子内散乱的衣物,也能猜测出昨夜又是场盘肠大战,战事激烈,令人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刺眼的阳光照在王灿脸上,让王灿从睡梦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伸手揉了揉惺忪睡眼,王灿看了眼怀睡得正酣的女妖精,眼露出丝笑意。

    王灿伸手抱着貂蝉,将她轻轻的放在床榻上,又伸手在貂蝉挺翘的琼鼻上轻轻的刮了下,然后准备起身穿衣服。

    只是,他刚刚收回手,貂蝉就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狭长的睫毛眨眨的,充满了无限的风情。

    王灿望着未着寸缕,光溜溜的貂蝉,心又是片火热,这妖精,举动都撩人啊!

    “夫君!”

    貂蝉朱唇轻启,喊了声。和王灿相处几个月,貂蝉的称呼已经生了质的变化,从‘灿哥哥’般恋人之间的称呼,改变为妻子对于丈夫的正规成为。‘灿哥哥’三个字现在只有蔡琰小萝莉使用,而貂蝉则是使用‘夫君’这个专用词。

    “醒了?不继续睡会儿?”

    王灿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,问了声。

    貂蝉摇头道:“睡足了,不睡了!”

    她身体妖娆柔软,从床榻上起身,迅的穿好抹胸,将身上敏感的私密地方遮住,然后朝门外喊了声:“来人!”

    不会儿,个娇俏的婢女走了进来,那婢女低着头,可是脑袋仍是时不时的微微抬头,瞟眼王灿眼。目光瞥见王灿光着膀子,只穿着条裤衩,婢女的俏脸红。尤其是婢女看见王灿上半身强健的肌肉,以及裤衩下面凸出的坨,更是羞得耳根子红,面颊烫。她毕恭毕敬的站在屋子,恭敬地说道:“夫人,您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貂蝉说道:“去打水来,我和夫君要洗漱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少女娇媚的瞥了眼王灿,然后扭着大屁股,娉娉婷婷的离开了屋子。王灿瞥了眼扭着细腰,甩着屁股离去的少女,笑了笑。

    貂蝉见此,笑道:“夫君,这丫头怎么样?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说道:“腰细,屁股大,还不错。就是和秀儿差得太远了。”

    貂蝉俏脸被羞得通红,但是内心又升起抹骄傲,这可是女人的骄傲。她黑溜溜的眼珠子转,试探着问道:“夫君,要不我安排她侍寝?”

    王灿果断的摇摇头,说道:“算了,琰儿还未过门,这些破事儿就不用安排了。我和你之间生的事情已经是琰儿能接受的底线,要是再弄个侍女进门,还不得让你们天天吵架,现在有你们两个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貂蝉笑了笑,扭着妖娆的身子,说道:“昭姬妹妹嫁给夫君,可真是好福气呢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着,怎么都感觉话里面有股醋味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他低着头,目光看向貂蝉,抬起右手巴掌打在貂蝉丰腴肥厚的屁股上。

    入手处,富有弹性且令人爱不释手。温热的大手贴在貂蝉臀部上,出声脆响,手上的热量传入貂蝉身体,让貂蝉身体颤,脸上升起抹红晕,眼睛水汪汪的望着王灿,那神情好像是处于情期的女妖精样,勾人摄魄。

    王灿却是置之不理,昨夜和貂蝉疯狂了夜,把存货都榨干了,要是白日宣淫,还不得睡上天不起床啊,到时候还得被蔡老先生耳提面命的教导,就亏大了。王灿大手在貂蝉丰腴的屁股上揉捏了两下,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嫁给我,难道没有好福气了?”

    貂蝉听王灿说话,脸上也是露出幸福的神色。

    蔡琰嫁给王灿,她也嫁给王灿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王灿的妻妾算是非常少了。古人讲究三妻四妾,似曹操、袁绍、孙坚等方豪雄都是妻妾成群,非常多,而王灿除了蔡琰和貂蝉外,连个侍妾都没有,不得不说,已经相当的令人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不过,貂蝉脸色突然变,脸上红润的神色消散,唯唯诺诺的问道:“夫君,秀儿是不是不能生育,都半年了,点动静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貂蝉幽怨的看了眼王灿,伸手摸着小腹,露出失望的神色。

    她抢先步和王灿生关系,却终究是只开花,不结果。

    半年时间,貂蝉都有些心灰意冷了。

    王灿听了貂蝉的话,安慰道:“秀儿,放心吧,会有孩子的,现在只是时机未到,我们加把劲继续努力,定会成功的,说不定昨天晚上之后,就已经怀上了呢?”

    其实,这种事情王灿也不能确定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到底是他的问题,还是貂蝉的问题。更重要的是古代没有检查不孕不育的设备,不可能知道到底是什么回事?王灿总不能去当种马,找群女人,个个的都去播种,看有没有反应,这样的事情王灿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唯能做的,就是安慰貂蝉,让她能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貂蝉听了王灿的话,嗯了声,抬头望着王灿,坚定地说道:“夫君,我们继续努力,定会怀上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看见貂蝉期待的神情,也只能是点点头。

    目前来说,他虽然年轻,却也需要个子嗣来安定军心。

    古人云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。

    子嗣繁衍,是非常严肃的件事情,必须要慎重对待,好在他还年轻,还有时间处理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和貂蝉上演了无数场激情戏,王灿也不能确定是否是他穿越的原因。这只能等明年蔡琰满十五岁后,两人成亲,就能知道否是他不能播种成功的缘故?还是貂蝉无法生育的缘故?但是,这之前说不定貂蝉又怀上了呢?

    切,都是未知之数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门外响起脚步声,婢女端着洗漱的用具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貂蝉接过洗漱的用具,打了婢女,替王灿洗漱好,又给王灿穿好衣服,王灿才离开。临走的时候,王灿又安慰了貂蝉番,才放心的走了。

    屋子,貂蝉坐在床榻上,双手撑着下颌,眼流露出坚毅的光芒。

    到现在为止,她依旧没有任何反应,必须得采取辅助的手段了。

    貂蝉想了想,还是觉得派人弄点虎鞭、牛鞭等等十全大补的东西给王灿吃,这样更让王灿龙精虎猛,说不定她就怀上了。此时的貂蝉别无所求,唯期待的就是能够怀上个孩子,有个傍身的保障。

    离开貂蝉的屋子,王灿又去蔡琰的屋子走了趟,然后才往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他刚到书房,就听见侍从说程昱到了府上。

    王灿当即让侍从将程昱请到书房,两人相对而坐,王灿问道:“仲德公,这么早到府上,可是又有什么重要事情。”

    和益州停战的四个月,王灿除了训练吕蒙率领的狼牙,其余就是巡视军营和逛匠作坊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最多就是在家和两个美女**。

    程昱捋了捋颌下的长须,脸上洋溢着欢喜的笑容,说道:“主公,汉境内的粮食都已经收割完毕,这季收获后,百姓家都有了足够的粮食,而且还有余粮。昱认为粮食乃是战争储备的必需物品,百姓有过多的余粮,我们可以将百姓手多余的粮食收购回来,囤积起来,毕竟主公接下来又要连番大战,屯有粮食,才能保证粮道无忧。”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说道:“粮食是战略物资,不嫌多,而且我们有的是钱财,将百姓手的余粮收购回来也好,不仅让百姓高兴,也能加强汉的战略储备。”

    程昱说道:“既然主公同意,昱回去后就着手办理此事。”

    王灿嗯了声,点点头。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问道:“仲德公,阎圃和杨洪都安排在你麾下,两人做事也有四个月了,你看他们两人的能力如何?”

    程昱思虑片刻,道:“两个人各有优点,阎圃能力出众,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各项事情,能力不错,只是做人有些高傲,故而在众人眼评价稍低;反倒是杨洪此人,能力般不出众,但是嘴巴会说,长袖善舞,颇为受人喜欢。两人各有所长,都还不错,能胜任目前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道:“如此就好!”

    程昱又说道:“主公,最近匠作坊弄出了种先秦连弩,非常厉害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脸上露出欢喜的神色。

    连弩可是好东西,大秦能够统六国,秦弩便是大利器,两军交战,漫天弩箭射过去,股脑就摧毁了敌人作战的信心,何其强大。王灿听说匠作坊制作出了连弩,非常的兴奋,若是大军装备了弩箭,战斗力又能够增强不少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去匠作坊看看。”

    王灿立刻下了决定,带着程昱往匠作坊行去。

    ps:第二更,今日就两更了,休整下,收工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