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0章 刘焉吐血(第八更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益州,成都。 <.≤≦1﹤Z<W.

    州牧府,大厅。

    由于王灿封锁了汉和成都的道路,张鲁战败的消息至今还没有传入益州。刘焉虽然垂垂老矣,却还是端坐在主位上,打起精神听大厅的官武将禀报事情。其,刘焉最关心的还是汉的事情,每次召集众人议事,都要询问张鲁的进展情况。

    然而,这次却没有听到关于张鲁的消息。

    刘焉急忙问道:“赵韪,张鲁有消息传回没有?”

    赵韪神色苦,摇头说道:“回禀主公,张鲁已经有六天没有传回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六天?”

    刘焉喃喃自语两声,脸上露出抹担忧的神色。

    赵韪看见刘焉的神情,暗叹刘焉不能倒下。他想了想,立刻给刘焉打气,说道:“主公,王灿麾下的大军不到万,张鲁率领三万步兵,又有六千精锐士兵,再加上主公补给的粮草和盔甲兵器,这么强的实力足以让张鲁轻易的消灭王灿,攻下汉,主公不必担忧!”

    刘焉点点头,淡淡的道:“但愿如此!”

    然而,刘焉脸上依旧浮现出抹担忧的神色。

    没有得到张鲁的消息,刘焉显得兴趣缺缺,明显没有多少兴趣说话了,整个人的精神也变得萎靡起来。

    大厅的武官员,没有了刘焉约束,便开始争相讨论,窃窃私语。作为两个阵营的老对头,贾龙和赵韪也是相互开火,引动战乱,时间,大厅竟然如同菜市场般嘈杂混乱,坐在主位上的刘焉望着众人争吵,非但没有喝止,反而是眼流露出丝缅怀的神色,曾几何时,他也曾这般和人吵过。

    “嗒!嗒!……”

    急促的脚步声从大厅外传来,名士兵捧着只锦盒快走了进来,朝刘焉揖了礼,说道:“大人,府衙外来了名陌生人,他说送给大人只锦盒,里面装着大人急需的东西,让小人立刻给大人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士兵双手捧起锦盒,托到头顶。

    刘焉问道:“送锦盒的人呢?”

    士兵回答道:“回禀大人,此人奉上锦盒后,就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刘焉闻言,浑浊的眼精光闪烁,望着锦盒,喝道:“董扶,将锦盒呈上来。”

    董扶,字茂安,原来担任朝廷侍,刘焉被朝廷任命为益州牧的时候,董扶主动舍弃了侍的官职,随刘焉入蜀,任蜀郡西部属国都尉,是刘焉麾下资格最老,最倚重的老人。董扶双手从士兵手接过锦盒,恭敬地递到了刘焉手。

    “孤倒要看看,里面有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刘焉伸手撕掉了锦盒上的封条,双手摁住锦盒,把打开了锦盒盖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刘焉低着头望见锦盒的物品,猛然惊呼声,苍老的面颊陡然变得苍白无比。

    “痛煞我也!”

    刘焉大吼声,嘴张,吐出口血雾出来。

    他脸色苍白,胸腔内气血翻腾,嘴角流溢出猩红的鲜血,口心血吐出,刘焉的精气神变得萎靡颓废。他双手撑在地上,身体颤颤抖。望着锦盒的物品,竟然老泪纵横,惊慌失措。董扶距离刘焉很进,走上前去瞥了眼锦盒的物品,旋即也是惊呼声,身体噌噌的连连后退,眼露出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“茂安,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赵韪没有刘焉的命令,不敢擅自走上前去,只能询问董扶。

    “是人头,张鲁的人头。”

    董扶神色黯然,脸上露出惊愕的神色,显得惶惶不安。

    张鲁率领三万六千名士兵气势汹汹的攻入汉,最终却被王灿杀死。如今张鲁被王灿枭,又将张鲁的脑袋用石灰抹上,防止腐烂后,立刻派人送到成都,这很显然是为了打击刘焉,故意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大厅,其他官武将听了董扶的话,都是惊愕不已。

    贾龙低着脑袋,眼闪过抹钦佩的神色。

    果然,王灿收拾张鲁就好像是踩死只蚂蚁样,不费吹灰之力。

    赵韪听说锦盒装的是张鲁的脑袋,顾不得这么多,直接走了上去,看了眼张鲁的脑袋,又在锦盒仔细的逡巡番,忽然现了张纸条放在脑袋前方,他连忙说道:“主公,锦盒里面有纸条,竟然有张纸条。”

    刘焉闻言,吩咐道:“赵韪,你把纸条上的字都念遍。”

    赵韪拿起锦盒的纸条,快浏览了遍,脸色顿时变得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赵韪轻声说道:“主公,还是您自己看吧!”

    刘焉看着张鲁的脑袋就在眼前,心正烦躁着,根本没有心思看信上的消息,吩咐道:“赵韪,让你念,就念出来,让所有人都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,这……”

    赵韪还欲辩驳,却被刘焉喝道:“立刻念出来,赶紧的。”

    无奈之下,赵韪微微摇头,能念道:“刘焉老儿,垂垂老矣!以汉室宗亲之名,霸占汉,尸位素餐,致使汉饿殍遍野,流民丛生,百姓不宁……如此作为,当及早让贤,另觅贤才治理汉……”

    每句话,都戳入刘焉心,让刘焉非常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刘焉大吼声,赵韪不敢继续往下念了。

    坐在案桌旁,刘焉鼻息咻咻,气愤不已,伸手拍着身前的案桌,大声说道:“张鲁已经被王灿杀害,进入汉讨伐王灿的士兵也是全军覆没,没有个活着回来。王灿小儿欺人太甚,我欲亲自领兵讨伐王灿,攻下汉,割掉王灿的头颅,以祭奠张鲁的在天之灵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贾龙立刻站出来说道:“主公,卑职以为不可!”

    刘焉神色不虞,喝道:“为何不可?”

    贾龙说道:“回禀主公,犍为太守任岐来报,说马相的余孽又在犍为活动,大有往成都方向移动的可能,因此需要主公留在成都,镇压益州的宵小闹事。同时,其余各地的蛮人也是蠢蠢欲动,想要趁机从益州获得好处,若是主公亲自领兵讨伐王灿,恐成都危矣,请主公三思。”

    “诶!”

    刘焉叹口气,脸上露出无奈的神情。

    贾龙见此,心也松了口气,王灿让他拖住刘焉,让刘焉进退不得,如今刘焉进退维谷,贾龙心也是非常的高兴。

    刘焉目光看向众人,问道:“诸位,王灿猖狂,诸位有何计策击败王灿。”

    大厅,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刘焉看着跪坐在大厅的武众将,心有些冷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还得没有人出主意,可悲,可叹!

    赵韪想了想,说道:“主公,目前最重要的是搜集王灿的信息,充分了解王灿麾下的实力和财力,等王灿面临危难的时候,才能找准机会下手。

    刘焉叹口气,说道:“如此,也只能这般了。”

    ps:更完成,收工。实在是支持不住了,只能是小章节了。继续求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