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9章 杀张鲁,收阎圃(第七更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从城南校场回到太守府,王灿重新换了身装束,将身上的甲胄脱下,带上长冠,重新穿上了袭黑色长袍。≯ ≯ ≤.1ZW.

    现在,王灿的实力越来越强大,对于穿着的要求也更高了。

    平常穿的衣服多以黑色为主,因为黑色更显庄重大气,更能凸显出上位者的威严,这不是王灿刻意要营造出比其他人高出等的情况,而是王灿身为汉太守,事物繁忙,经常要接见汉的官武将,必须要显示出郡太守的威仪,才能服众。

    回到大厅,王灿传令将张鲁带到大厅。张鲁在士兵的带领下,摇摇晃晃的进入大厅,走到大厅央站定。

    王灿摆摆手,将士兵喝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士兵离开,大厅只剩下王灿和张鲁。

    此时,张鲁神色惨淡,脸上已经失去了征讨王灿时候意气风的表情,颌下三缕长须参差不齐,竟然被掐断了许多,头上的髻虽然重新梳理了,同样是显得凌乱不堪。

    成王败寇,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王灿笑问道:“张鲁,朝沦为阶下囚,有何感受?”

    张鲁轻咳两声,皮笑肉不笑,冷测测的说道:“这日子,不愁吃,不愁穿,很好,很好,用不了多久,你也会像我这般的。”

    “用不了多久?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朗声大笑,笑声充满了讽刺的意味,他盯着张鲁,笑问道:“你说的时间是多久,年,五年,十年……百年?哼,我这生都不会沦为阶下囚,即使是百年后,也不会像你这般窝囊。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,活着就该凌驾于众生之上,为人上人;即使死了,也是鬼之雄,称王称霸。”

    张鲁闻言,身体颤。

    抬起头,惊愕的望着王灿,说道:“我本以为我筹划着割据汉,已经是胆大包天,没想到你也是野心勃勃,不愿久居人下,此番想法,非我能比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过奖了!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问道:“张鲁,你可愿意投降,归顺于我?”

    张鲁笑问道:“我若归顺?你不怕我起兵造反?”

    “怕,当然怕!”

    王灿松了耸肩,露出无所谓的神情,说道:“我所怕的,是调兵遣将的麻烦,而不是你造反。对你造反构成的威胁,我丝毫不放在心上,且不谈你的消息是否能比得上我的消息来源,单论臣武将,你麾下哪个人能比得过我麾下的人,群乌合之众,尚且想要造反,无非是飞蛾扑火,自取灭亡而已。”

    张鲁闻言,拉怂着脑袋,说道:“我败得不冤!”

    王灿突然间锋芒毕露,大声说道:“你当然败得不冤,从你率领大军进入汉的时候,就注定了你必须要失败。就以这次两军交战而言,你率领三万六千大军来势汹汹,其三万步兵,又有六千精兵,粮草充足,兵器不缺,可谓是兵强马壮,气势如虎。”

    “再看汉拥有的兵力,仅有汉兵步卒三千,破军营骑兵百,陷阵营步兵百,加起来尚且没有五千人,只有你兵力的七分之尚且不到,这么大的差距,最终你却拜得败涂地,你就当真就没有想过?”

    王灿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,沉声说道:“战争,不是儿戏,也不是靠人数取胜。孙子兵法曾言夫未战而庙算胜者,得算多也;未战而庙算不胜者,得算少也。多算胜,少算不胜,而况于无算乎?吾以此观之,胜负见矣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,又有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之说,两军交战,比拼的不仅是人数、武器的较量,更有计谋和消息灵通与否等等各方面的较量,你麾下仅有阎圃个谋士,同时又没有其他的消息来源,而我麾下有荀攸、程昱、郭嘉三大谋士,再有源源不断收集在起的消息,将你的举动,所有信息都掌握在手,所以说,你根本没有获胜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再看你,你知道我拥有的实力如何?麾下具体有多少兵力?又知道我麾下的官武将有哪些特点?哪些人可以为你所用?哪些人必须要杀掉?所有的切,你都是凭着你自己的臆想在做事情,件没有准备的事情,凭着想象能完成么?绝无可能!”

    王灿说完后,长长地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张鲁神色灰败,被反驳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是的!

    他从开始就轻视王灿,起兵讨伐王灿的时候也没有正视过王灿。这样的交战,双方兵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张鲁要失败,这是场不可能胜利的战争,只能是王灿获胜,而不是张鲁巧合之下取得胜利。

    沉默良久,张鲁忽然挺直了腰杆,脸上露出郑重的神色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张鲁,再次问道:“张鲁,你可愿降?”

    张鲁摇摇头,说道:“我有我的坚持,我有我的骄傲,我张鲁不服刘焉,不服皇帝,也不会服你王灿!”

    王灿叹口气,张鲁终究还是选择了死亡。

    尽然如此,也只能刀斧相加了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

    王灿大吼声,大厅外负责巡逻的士兵走了进来,朝王灿拱手揖了礼,微微低着头,等候王灿下达命令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拖下去,枭示众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走向张鲁,要将张鲁拉出去。然而,张鲁却冷哼声,大袖挥,说道:“我自己会走,不用你强拉着离开。”对于王灿的命令,张鲁心也是知道王灿的想法,张鲁死了也还有利用价值,王灿是在最后利用他震慑城的人,这也在意料当。

    盏茶时间,大厅外传来声惨叫声。

    王灿深吸口气,又命令士兵将关押起来的阎圃押到大厅。

    此时,阎圃神情狼狈,双眼顶着两个眼袋,他身上的衣服褶皱不堪,整个人的精神也显得有些颓废,望着坐在大厅正央的王灿,阎圃咬牙切齿,恨不得冲上去逮住王灿,痛扁王灿顿。

    王灿看了眼阎圃,问道:“阎圃,你可愿意归顺我?”

    阎圃想也不想,说道:“不愿!”虽说阎圃心对王灿还是有些期待的,但是听见王灿没有半点礼贤下士的意思,顿时就拒绝了王灿的话。

    如此语气,岂能让他阎圃归顺。

    王灿经过了张鲁的事情,心正有些烦躁,也不愿意和阎圃继续鬼扯。

    他记忆知道张鲁,对于阎圃却没有什么印象,因此也没有多少挽留的心思。不过,王灿想着人才不易,还是再次问道:“阎圃,你真不愿归降?”

    “不愿”

    阎圃瞥了眼王灿,没有丝毫的犹豫,直接拒绝了王灿。

    对于王灿这般无礼,阎圃非常的厌恶。

    王灿冷哼声,喊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脚步声从大厅外传来,先前带走张鲁的士兵快跑了进来,又是毕恭毕敬的朝王灿揖了礼,等候王灿的命令。

    王灿喝道:“拖下去,砍了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闻言,直接走到阎圃身前,拽起阎圃就往大厅外走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阎圃脸上的神色依旧是波澜不惊,没有丝毫惊讶,因为他认为这是王灿想要收服他采用的种手段,其目的是为了吓唬他,想要用杀他来威胁他归降。因此,阎圃没有露出慌张的神色,反而是胸有成竹,认为王灿定会喝止士兵,将他带回大厅。

    然而,当士兵退拽着他走出大厅的刹那间,阎圃立刻慌了神。

    王灿没有丝毫反应,岂不是证明王灿不在意他的死活?

    想到这里,阎圃当即大吼道:“王太守,我愿意归降,我愿意归降。”他站在地上,拉拽着士兵,不让士兵将他拉走,因为旦被拉走后,面临的就是刀斧相加,绝对没有活过来的机会,阎圃顾不得自己的面子,站在大厅外大声嘶吼。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突然笑了。

    有些人,总是喜欢自讨苦吃。

    “把他放下吧!”

    王灿看着大厅外不停挣扎的阎圃,眼露出戏谑的神情。等阎圃走进大厅后,王灿没有说话,闭口不言。阎圃抬头望了眼王灿,见王灿微眯着眼睛,暗道王灿肯定是让他先说话了,他深吸口气,双手合拢,拜道:“阎圃,阎子茂,拜见主公!”

    这拜,阎圃拘到地,显得非常的诚恳。

    王灿这才睁开眼睛,点点头,吩咐道:“你去主簿府找程昱,跟在他身边做个小吏,若是能力出众,能迅得到提拔,若是能力般,你就皓穷经,埋头写书吧!”

    阎圃闻言喜,拜道:“多谢主公!”

    他自信能力不弱,定能得到重用。

    王灿摆摆手,阎圃便主动告辞离开了。王灿看着阎圃离去的背影,暗道刘焉尚且不知汉的情况,是该给刘焉送份儿大礼了。

    ps:更之七,小东继续坚持,还得努力,求收藏和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