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7章 授旗(第五更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当日下午,王灿带着行人朝城南校场奔去。>>> ≦.≤<1ZW.

    城南校场外,王灿昂然而立,等候吕蒙、赵云、高顺、裴元绍和周仓出来迎接。

    五人得知王灿亲自前来,都是立刻到校场外迎接,不敢有丝毫怠慢。

    来到校场外,五个人看见校场外的幕都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只见王灿站在最前方,身后跟着三名士兵。每个士兵手都握着杆大旗,大旗上绣着各不相同的图画,每幅图画都各有寓意。从左往右,第杆大旗上绣着战马和长枪,寓意着赵云的破军营;第二杆大旗上绣着盾牌和钢刀,寓意着高顺的陷阵营;第三杆大旗上绣着狼牙棒和钢刀,寓意着周仓和裴元绍的汉兵。

    三面大旗,在风飘荡着,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赵云看着三杆大旗上绣着的图画,知道自己的旗帜是哪面;周仓和裴元绍望着绣着狼牙棒和钢刀的大旗,也是神色激动,非常兴奋;高顺望着绣着盾牌和钢刀的大旗,嘴角上扬,冷峻的面庞上露出丝微笑。

    四个人看着飘扬的大旗,都是激动莫名。

    然而,唯神色黯然的是吕蒙,他抬起头,目光掠过随风飘扬的三面大旗,没有找到和他麾下士兵相符合的大旗。

    “赵云(吕蒙、高顺、裴元绍、周仓)拜见主公!”

    五人走到王灿身前,不约而同的拱手朝王灿揖了礼。王灿点点头,吩咐道:“走,立刻召集所有士兵在校场集合,我有事情要说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五人同时抱拳回应,随王灿起进入营帐。

    此时,五人都注意到了王灿的变化。王灿身穿金色甲胄,头戴金盔,脚踏军靴,腰间挂着蒲元锻造的钢刀,身的装束是军人的打扮。往常王灿巡视营寨,都身穿黑色长袍,今日装束变化,肯定是有重要事情,具体是什么事情,五个人心隐约都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进入营帐后,几人都是立刻召集麾士兵集合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高亢的号角声在校场不停地回荡着,个个士兵飞快的跑出营帐,在校场集合。集合的士兵,也包括吕蒙率领的百特种兵。校场,所有士兵分为四个方阵。第个方阵是破军营,第二个方阵是陷阵营,第三个方阵是吕蒙的少年兵,第四个方阵是裴元绍和周仓率领的汉兵。

    大军列阵,黑压压的人头矗立在校场。

    王灿和赵云等人走到军阵前面,赵云、吕蒙、裴元绍、周仓和高顺返回军阵前面。王灿径自走上搭建在校场央的高台上,身体站得笔直,锋利如刀的目光掠过下方的士兵。目光所过之处,所有的士兵都是挺直腰杆儿,目光平视王灿,眼露出激动地神色。

    王灿深呼吸口气,大声说道:“去年,本官率领汉兵和破军营离开汉,起兵响应诸侯号召,讨伐董卓。汉军抵达盟军营地后,诸侯会盟,推举袁绍为盟主,正式讨伐董卓。会盟后,我们接到第个命令,押送诸侯大军的粮草前往虎牢关。”

    “汉军三千余人,押送十九路诸侯的粮草,任务不可谓不重。”

    “当所有诸侯都已经离开营地,抵达虎牢关外汇合后,我们依旧缓慢的押送着粮草,往虎牢关方向赶去。”

    “半道上,遇到李傕率领飞熊军来袭。”

    “飞熊军,是董卓麾下最精锐的军队,所有的士兵都是能人异士,是能够以当十的士兵,而且飞熊军的战马是上等的西凉马,长枪是黑铁大枪,又配备了标枪远程攻击,远不是刚刚组建的汉兵能比拟的。”

    “千飞熊军起攻击后,刚刚组建的四百破军营死死抵抗,最终只剩下几十个人,三千汉兵,只剩下几百人。仅仅是场战斗,汉大军死伤惨重,十不存。但是,我们挡住了飞熊军的攻击,成功等到了援军的到来,保证粮草没有受到丝毫的损伤,这是汉军得荣誉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话的时候,大声咆哮,声音在校场不停地回荡着。

    声音激昂慷慨,却又含着股悲恸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汉军损失惨重,士兵们也是伤痕累累,但是汉军没有倒下,活下来的汉兵更加骁勇善战,更加无畏无惧,因为他们已经死过回了,因为他们背后有无数英魂在支持着他们,支持他们奋力杀敌,要为死去的英雄报仇!”

    “死去的人是英雄,活着的人也是英雄!”

    “汉军,无愧于英雄二字。”

    王灿握紧拳头,狠狠地在空挥舞了下,眼逐渐的噙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“汉军,威武!”

    寂静的校场,突兀的响起声大喝。这声音在训练场回荡着,让所有的士兵都听见了这声大吼。紧接着,赵云、高顺、裴元绍和周仓,以及吕蒙都是奋力大吼,所有的士兵也都是奋力呐喊。

    “汉军,威武!”

    “汉军,威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每声呐喊,都饱含了士兵内心的心声,如炸雷般的大吼声在校场不停地回荡着,令人心颤动。

    这刻,吕蒙心黯然的心绪突然消失得干干净净,他望着王灿身后随风飘扬的三杆大旗,眼充满了炽热的神情。虽然现在没有属于他的大旗,不就的将来,他定会得到杆属于他和麾下百少年兵的大旗,杆书写着他们事迹的旗帜。

    王灿双手抬起,微微向下压了压,回荡着巨大声音的校场突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王灿轻轻的咳嗽两声,说话的声音变得更加高昂起来,他继续大吼道:“汉军虽然被打残废了,但是军魂还在,精神还在,汉军的精神永存。”

    “诸侯和李傕交战,击败李傕,攻克虎牢关。”

    “随后,吕布领军来袭,却被大军击败。吕布被击败后,麾下的士兵并入到汉军当,构成了现在的大军。同时,汉军当,也多了陷阵营,汉军的实力再次恢复到巅峰时期,甚至比巅峰士气更加强悍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汉军更加强悍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们有颗战斗的心,有颗无惧无畏的心,这颗心支撑着他们在战场上奋勇杀敌,在战场上悍不畏死。不久后,董卓领兵撤退,往长安方向撤去,留下李傕率领飞熊军阻截大军,汉军追击董卓的时候,遇到了李傕的飞熊军,两军交锋,汉军靠着股不怕死的劲儿击败李傕的飞熊军,杀死李傕好郭汜,取得胜利。”

    “这胜利,是汉兵实力的体现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徐荣和李儒率领西凉兵突然杀出,情况变得岌岌可危。”

    “情况危险,汉军依旧没有畏惧,没有后退。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面对李儒和徐荣率领西凉军,殊死抵抗,大军最终死伤惨重,再次被打残,汉兵和破军营都受到了重创。幸好有参军郭嘉运筹帷幄,早已料到西凉军会偷袭,以三寸不烂之舌说服诸侯出兵,最终颜良和丑领兵赶到,使得大军幸免于难。”

    “这战,汉军受到重创,却没有认输,没有气馁,取得了最终的胜利。”

    “依旧是靠西凉兵补充兵源,靠着俘虏的士兵冲入汉军当,使得大军再次挺了过来。虽然汉军许多是西凉兵组成的,但是他们的灵魂,他们的思想,都是和汉军保持致的,是我汉军的份子。”

    “数次大战,汉军数次重创,却依旧坚持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汉军,无畏无惧,是战场的英雄,当得起精锐之师四个字。”

    王灿奋力大吼,声音显得有些嘶哑。

    赵云和裴元绍无疑是体验最为深刻的,从始至终,两人都参与其,没有场缺席。周仓站在裴元绍旁边,望着身后激动地士兵,以及神情激动地裴元绍,心没来由的有些失落,因为他没有参与其。

    旋即,他又为汉兵感到骄傲,因为他是汉兵的份子。

    王灿身体打得笔直,大吼道:“和汉军样,陷阵营同样是久经战场,他们是西凉军的精锐,他们是西凉兵的大好男儿,让他们上战场和西凉兵拼杀是对他们的侮辱,虽然他们没有参与战斗,但不影响他们是支劲旅。”

    “当汉兵和陷阵营较量的时候,陷阵营没有孬种,没有因为害怕而投降的人。他们是为什么投降?因为我以高顺的性命作为威胁,迫使他们投降。陷阵营士兵能为了主将而放弃抵抗,足以证明他们是血性男儿,是令人竖起大拇指称赞的军队。”

    高顺站在陷阵营前方,眼眶微红,脸上露出感动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有群好兄弟,值得托付生死的好兄弟。

    王灿微微侧身,伸手指着三杆大旗,大吼道:“今日,是汉军必须要铭记的天,我将为你们授予军旗。这三杆大旗,代表着你们的功绩,他不是个人的功绩,而是所有的活着的、死去的士兵的功绩,它将是你们荣誉的见证。”

    吕蒙看着三杆大旗,突然大吼道:“汉军,威武!”

    刹那间,其他士兵也跟着大吼。

    浑厚的声音在校场不停地回荡,震耳欲聋,却又让人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ps:更之五,继续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