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5章 张鲁屁股中刀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声大喝从远处传来,声音冷漠,没有丝毫的感情。≯>   ≤.<≦1﹤Z≤W≤.﹤

    说话的人是周仓,他纵马奔驰,朝杨柏追去。

    杨柏刚刚从地上站起身,抬头望去,看见周仓骑在马上,化作道黑影在夜色奔驰而来。他睁大了眼睛,看着周仓手熠熠生辉,散着冰冷光芒的钢刀,眼露出恐惧之色。虽然白天的时候他不费吹灰之力击败周仓,心仍有些轻视周仓。然而,杨柏猛然想到裴元绍藏拙,棒砸得他气血翻腾,心就觉得周仓也是藏拙,故意败给他的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杨柏惊骇得转身拔腿就跑,想要摆脱周仓。

    裴元绍骑马站在旁边,他距离杨柏最近,本想纵马冲上去杀了杨柏,但望见周仓冲上来,想了想还是将目光转向其他士兵,没有追上去。

    他棒砸飞杨柏,已经出了口恶气,该让周仓去解决杨柏,泄番。

    周仓神色冷峻,右手持刀,左手策马奔驰,他手的钢刀是蒲元锻造出来的,削铁如泥,非常的锋利。

    杨柏顾不得身上的伤,快窜进士兵,快逃跑。周仓嘿嘿冷笑,弓着腰,手钢刀奋力削出,将挡在前方的益州兵全都杀死。不过,两条腿儿毕竟跑不过四条腿,眨眼间,周仓策马就追上了混入士兵的杨柏。

    周仓微眯着眼睛,身体向前探,手钢刀削出,如同割草样轻松随意。

    “嗞啦!”

    钢刀削过杨柏的头顶,将杨柏的头盔顶上削了块铜钱大的圆孔出来。

    枚铜钱大的圆孔,也包含了杨柏的髻。

    钢刀将杨柏的髻削断,顿时使得杨柏的髻散乱,失去了束缚。这也是杨柏反应非常快,身体往下缩了几寸,才没有被周仓削脑袋。只要稍微反应慢点,就不是戴在脑袋上的头盔被削,而是大好的头颅被削掉了。

    周仓没有杀死杨柏,也不气馁,大笑道:“杨柏,你逃不掉的,受死吧!”

    声大吼,周仓双腿夹住马腹,催促胯下战马追赶杨柏。

    奔跑过程,杨柏头上的头盔落在了地上,乌黑如墨的髻散落下来,混乱的披在肩膀上,神色痛苦,狼狈不堪。他后背上鲜血如注,浸红了大片的衣衫,鲜血的失去使得杨柏感到身体阵虚弱,跑起路来也是摇摇晃晃,重心不稳。

    听着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,杨柏忍不住回头望了眼。

    刹那间,杨柏睁大了眼睛,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他刚刚回头看去,就看见抹闪烁着冷光的钢刀削来。刀光闪过,颗硕大的头颅冲天而起,猩红的鲜血如泉水般从杨柏的脖颈上喷涌出来,头颅上散落的鲜血落在在周仓的面颊上,使得周仓冷峻的面庞变得冷漠吓人。

    在周仓削掉杨柏脑袋的瞬间,战马继续往前奔驰,瞬间撞在杨柏的无头尸体上,将杨柏的身体撞飞出去。

    无头尸体落下,血雨洒落,溅落在士兵身上,吓得胆小的益州兵慌乱逃窜。

    “杨柏已死,降者不杀!”

    周仓睁大眼睛,猛然大喝,他声音洪亮如钟,声音在营地不停地回荡。

    “逃,赶紧逃!”

    名老兵大吼声,立刻转身逃窜。

    其他的士兵听见老兵的声音,也跟着逃窜,这些逃窜的士兵都是没有被周仓和裴元绍追上的。其他已经和裴元绍、周仓麾下汉兵交手的益州兵眼见无法逃窜,立刻缴械投降,想要保住性命。

    时间,占据人数优势的益州军轰然溃败,如鸟兽奔散,四下逃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营地内,张鲁营帐外。

    杨松盯着王灿,眼露出无奈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很想下令围杀王灿,可是张鲁在王灿手,让杨松束手束脚,不敢下令。面对王灿,杨松感觉面对的就是头蜷缩身子的刺猬,不管怎么样,都无法下手。

    看着火光四起的营地,杨松心本能的升起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尤其是营地传来的喊杀声,以及由远及近的马蹄声,都令杨松感到不安。

    杨松心惴惴不安,不知道该如何做决断?但他也知道时间拖得越久,对张鲁就越不利。正当杨松犹豫不决的时候,被王灿拎着的张鲁猛然抬起头,大吼道:“杨松,下令杀了王灿。杀,定要杀了王灿,我就是死,也要拉上王灿陪葬。”不知是不是感觉到自己败局已定,张鲁竟然豁出去,让士兵不顾他的安危,都要杀了王灿。

    杨松闻言,担忧道:“师君,您的安危?”

    张鲁神色狰狞,喝道:“管不了这么多了,杀了王灿。”

    杨松深深地吸了口气,脸上浮现出解脱的表情,有了张鲁的命令,他也能够顺理成章的下令攻击,不用背上弑主的名头。杨松望着王灿,脸上露出笑容,立刻往后退,退到了士兵当,确保王灿杀不了他,然后,他张嘴大吼道:“众将听令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声音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杨松张大了嘴,想要大吼出声,可是嘴却出嗬嗬的嘶声,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他感觉胸腔堵,提不起丝毫力气。

    低头看去,只见两柄尖锐的刀尖从胸腔穿透了出来。尖锐的刀尖上,还挂着温热的鲜血,滴滴鲜血从刀尖上流淌下去,滴落在地上。杨松回头望去,只见两名身穿益州兵服侍的少年咧开嘴,露出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那笑容,令杨松感到心寒冷。

    “噗!噗!”

    两柄钢刀猛然间抽出,杨松嘴吐出口鲜血,眼睛翻,便倒在了地上,脸上露出不甘的神情,本已经甩掉两人了,怎么又冒出了?可惜杨松永远也得不到答案了。两名少年站出来,大吼道:“杨松以死,汝等负隅顽抗,自取灭亡,立刻放下武器,降者不杀!降者不杀!”

    两名少年手持战刀,背靠着背,凝神警惕的望着周围。王灿目光凝滞,怔怔的望着两名少年,眼神色复杂,有欢喜,有惊愕。

    两人不是被杨松杀了么?

    为什么突然出现了?

    虽然王灿心满腹疑惑,不知道其生了什么事情,但王灿还是非常的高兴,活着就好,能活下来就是做好的。

    张鲁被王灿拎着,亲眼看见杨松被杀了,心更是阵悲凉,兔死狐悲,他也快了。想到自己快死了,张鲁大吼道:“杀,杀了王灿!”士兵听了张鲁的命令,顿时犹豫不觉。因为士兵们都知道大势已去,都想着逃跑,听到张鲁的命令,本能的觉得要留下来,开始左右为难。

    “汉军来了,挡不住了,快逃啊!”

    士兵当,名胆小的兴兵突然大吼了声,转身朝后营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新兵逃窜如同引燃了导火索,无数的士兵撒开脚丫子,四下逃窜。

    虽然无数的士兵逃窜,但依旧有许多士兵选择留下,这些士兵都是六千精锐当的士兵,悍不畏死,骁勇善战。他们久经战事,都是百战老卒,并没有被王灿吓到,都拎着战刀朝王灿冲去,想要杀死王灿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王灿大吼声,握紧战刀朝冲过来的士兵劈去。

    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事情终于生了,现在大军混战,益州军人数太多,他们很容易遭到群攻,这种情况下蚂蚁多了能咬死象,不是个人能力能决定切的。幸好散布在周围的少年兵都集结在起,和王灿结成圆阵,阻截冲上来的士兵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王灿正和名益州兵交战的时候,柄战刀突袭而来。战刀度非常快,眨眼间,就要落在王灿左侧肩膀上。

    王灿右手战刀劈出,挡住了右侧的士兵,左手提着张鲁,想也不想就把张鲁提起来挡住士兵的战刀。那士兵没有料到王灿会突然把张鲁作为挡箭牌,但是刀势已经用老,想要收回来又不可能,只能握紧战刀翻,将刀刃朝上,同时又尽量的收回力量。然而,战刀还是无可避免的和张鲁碰撞在起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战刀落下,刀背劈在了张鲁的屁股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张鲁声惨叫,感觉屁股如遭雷击,身体不停地秫秫抖,额头上冷汗直冒,脸色变得惨白无比。士兵望见张鲁的表情,心也是惴惴不安,五味杂陈。他是看见王灿左手提着张鲁,露出空档才出手的。却没有料到王灿这么无耻,居然把张鲁当做挡箭牌,使得士兵的计划落空,没有劈王灿。

    战斗仍在继续,十多名少年兵越战越勇,变得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所有的训练,都化作了实战交锋。

    战场厮杀非常的残酷,饶是少年们英勇善战,以当十,仍旧免不了受伤,战刀劈在少年身上,鲜血流溢,令人疼痛难忍。

    益州兵太多,时间不长,少年们已经是伤痕累累,个个负伤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已处在崩溃的边缘少年们,怒吼道:“赵云,你他娘的在哪里?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远处传来声大吼:“主公,赵云在此!”

    赵云手龙胆亮银枪化作点点寒芒,寒光闪过,挡在赵云前方的益州精锐士兵都被戳飞了,紧跟在赵云身后的破军营更是凶悍,如狼似虎般冲入益州兵当,肆意的屠戮。

    骑兵冲杀,即使是益州的精锐之师,也难以措其锋芒,只能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ps:更之三,现在章节都是三千字大章,有些慢,大家见谅。

    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