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3章 拖延时间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张鲁麾下,杨柏仅是员小将,官职比张修还低。 .

    然而,军营官职高的不定有用,士兵服从强者,听从军强者的命令。

    杨柏提枪和裴元绍交战,不明不白的击败裴元绍,立下大功,随后又击败周仓,连番取得大胜,两次获胜,杨柏在军队已经有了很高的威望。

    士兵见识了杨柏的厉害,都愿意听杨柏的命令,杨柏站出来反对,立刻让张修下达的命令无法贯彻下去。张修心气急,乌黑的眼珠子不停地转动,考虑着如何能够解决张鲁和王灿,他才能顺理成章的把兵权弄到手。

    局面,变得僵持起来。

    王灿拎着张鲁,站在原地不动,并没有突围的打算。

    他的打算是拖延时间,等援兵到来。

    杨洪不知道王灿心所想,背对着王灿,警惕的望着周围冷光闪耀的长枪和战刀,心惴惴不安,暗自期待王灿带着张鲁离开,这些话他也只能想想而已,尤其是知道了王灿的身份,杨洪就更不敢在王灿面前造次。

    吕蒙手持战刀,昂然而立,也是背对着王灿。他黑溜溜的眸子不停地转动,警惕的望着周围的士兵,眼眸闪烁着冰冷的杀意。

    面对围绕成圈圈的益州士兵,吕蒙也是非常的镇定,没有乱了阵脚。

    王灿三人稳得住,杨松却稳不住了。

    杨松挺着弥勒佛般的大肚子,摇摇晃晃的站出来,大喝道:“杨洪,你居然和王灿厮混在起,难道不知道你已经误入迷途,危在旦夕了。我命令你立刻回来,只要你迷途知返,我在师君面前保你命,若是执迷不悟,等待你的只有刀斧加身,身死人亡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杨松不停地给杨洪使眼神,让杨洪出手偷袭王灿,救出张鲁。

    只是,杨松却不知道杨洪和王灿是条绳上的蚂蚱,不分彼此的。

    即使杨洪想迷途知返,也不敢动手。

    杨洪摇摇头,不为所动,反而劝说杨松,说道:“大表哥,我已经归顺主公,此生此世,生是汉的人,死是汉的鬼。张鲁此人既没有才能,又没有德行,大表哥跟着张鲁简直是明珠暗投,以大表哥的才华,只要大表哥愿意归顺主公,得到的官职肯定比洪高出大截,请大表哥三思啊!”

    王灿听杨洪说话,心好笑。

    这厮说话的时候竟然想着讨好他,真是极品啊!

    杨松脸色变,大喝声:“花言巧语!”

    说完,杨松贼溜溜的双眸眼光闪烁,肥厚的脸上露出思索的神色。停顿了片刻,杨松冷哼声,大喝道:“杨洪,你不要被王灿允诺的好处迷惑了,他是想要利用你才会许诺给你好处。旦王灿脱险,第个处置的人就是你。你现在悬崖勒马还来得及,还能够保住性命。我答应你,只要你愿意反戈击,保证你官升级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杨洪闻言,摇头拒绝了杨松的诱惑。

    他吃了‘九日断肠丸’,又亲自参与抓捕张鲁和阎圃,不可能重新归顺张鲁。

    与其当墙头草左右摇摆,还不如条路走到黑。

    王灿盯着杨松,突然想到派遣了两个少年兵和杨松起,那两名少年替杨松抬了麻袋稻米返回杨松的营帐。然而,杨松完好无损的站在眼前,两个少年兵岂不是?想到这里,王灿问道:“杨松,帮你抬稻米的两个少年兵呢?”

    杨松闻言,脸色瞬间大变。

    他脸色阵青,阵白,脸上也露出庆幸的神色。

    幸好!幸好!……

    他听了王灿的话,才明白两名少年兵也是王灿麾下的人。想了想,杨松冷笑两声,大喝道:“王灿,那两名少年兵是你的士兵吧,哼,年纪轻轻的就不学好,居然想刺杀我?我已经把他们处死了,你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两名少年兵,都是王灿亲自培养出来的,现在竟然被杨松杀了。

    王灿瞪大了眼睛,目眦欲裂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杨松,你竟然杀我弟子,此仇不共戴天,本太守与你势不两立,等抓住你之后,定要将你五马分尸以泄心之恨。除你之外,你的全家老小,男的世世为奴,女的代代为娼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王灿抓住张鲁的手也猛然用力。

    “啊!痛,痛!”

    张鲁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,目光恶狠狠的盯着杨松,恨杨松刺激王灿,让他受到牵连。

    杨松向张鲁投以歉意的眼神,旋即说道:“王灿,你休要猖狂,睁眼看看周围,你已经被大军包围了,你认为你还有机会逃出去?识时务的立刻放了师君,念在你主动投降,师君或许还会饶你命。若是执迷不悟,你命不久矣!”

    “你要杀我?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朗声大笑,不屑的说道:“本太守执迷不悟又如何?你能奈我何?杨松,把你的脖子洗得干干净净的,等着本太守来取。”

    杨松大袖挥,呵斥道:“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王灿嘴角微微上扬,脸上露出抹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不自量力?

    到底是谁不自量力呢?

    他现在需要的是时间,只要有足够的时间,就有机会。王灿深吸口气,压制着心的怒火。他的本意是让两名少年兵抓住杨松,然后带回汉,却没有想到不仅没有抓住杨松,反而被杨松杀了,出乎王灿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正当杨松和王灿言语交锋的时候,张修拔出战刀,大喝声:“杀!”

    声令下,站在张修周围的十个士兵提着战刀冲了上去,想要杀死王灿。

    张修为了体现他是为了杀王灿,又大吼声:“张司马,你稍等片刻,我立刻就派人来救你。”说话的时候,张修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说话的语气也都是不阴不阳,令人不寒而栗。稍微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张修表面想杀王灿,其实也想趁机杀死张鲁。

    “混账,立刻给我住手。”

    杨柏直留意着张修,见张修下命令,提着长枪立刻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长枪瞬间刺出,噗的声穿透了距离杨柏最近的名士兵的喉咙。但是,这几名士兵和般的士兵不相同,属于张修的死士,根本不怕死。名死士杨修杀死,其余的死士眼睛都不眨下,神色漠然,飞快的往王灿冲过去,想要杀死王灿。

    双拳难敌四手,即使王灿不惧几名死士,但拎着张鲁,总有顾忌。

    他大吼道:“杨柏,立刻杀了张修,否则我就用张鲁挡刀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名死士冲到王灿身前,王灿身形暴起,手战刀削出,刀刃在空划过,削裂了空气爆出阵尖锐的爆鸣声,战刀快削出,割掉了死士的脑袋,鲜血喷溅,死士的脑袋砰的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此时,杨柏也迅的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杀张修,围魏救赵救张鲁。

    虽然附带也救了王灿,但杨柏也只能这般做,谁让张鲁不争气,被王灿活捉了。

    张修眼见杨柏提枪杀过来,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,连忙大喝道:“杨柏,我是主公任命的别部司马,你敢以下犯上杀我,这是死罪。你若愿意归顺我,我保你世富贵,让你担任大军统帅,统领全军。”

    “花言巧语!”

    杨柏不为所动,长枪探出,刺向了张修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兵器相交,张修持刀和杨柏碰撞,感觉双手颤,虎口麻,险些丢掉了手的战刀。他瞥见其余的死士依旧无法斩杀张鲁和王灿,而他自己又被杨柏杀得没有抵抗的力量,立刻大吼道:“都回来,救我,救我!”

    张修和杨柏内讧,其余士兵都是干瞪眼,站在原地不动。涉及军大佬的交锋,他们这些小兵只有站在旁边观看的份儿。

    “张修,去死吧!”

    杨柏身体跃,手长枪猛然刺出,枪尖抖动,直奔张修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尖锐锋利的长枪刺张修的喉咙,旋即长枪撩,将张修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张修身体落地,张开嘴,嘴出嗬嗬的嘶哑声音,但是喉咙被长枪刺穿,无法出声音。他睁大眼睛望着杨柏,眼浮现出不甘的神色。可是喉咙处的伤口鲜血如同泉水般喷涌出来,无法制止,不多时,张修就觉得的眼前漆黑片,脑混混沌沌的。

    紧接着,张修脑袋歪,失去了气息。

    张修的死士见张修被杨柏杀死,立刻放弃王灿,转而杀向杨柏。

    王灿手借刀杀人,立刻转变成张修和杨柏间的内讧。

    ps:更之,求收藏、鲜花支持。小东在努力,记得支持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