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2章 悍然杀人(第四更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刀光闪烁,杀意冲霄。≯≧≥  ﹤.≤﹤1≤ZW.

    个个士兵握紧手的战刀,身穿铠甲,冲入营帐将营帐的出口堵住了,使得王灿、吕蒙和杨洪无法离开营帐。

    张鲁看见士兵进来,肆意的笑道:“王灿,你若是投降,我还可以饶你命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张鲁刚说话,吕蒙就巴掌扇在了张鲁脸上。

    这巴掌当着所有士兵的面,又给张鲁红肿的面颊增添了道殷红的五指印。张鲁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扇耳光,丢了面子,心气愤不已,大骂道:“兔崽子,我记住你了,等我抓住你,定会好好对待你的,让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”

    声音森冷,几乎是从张鲁牙缝吐出来的,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啪!啪!……”

    吕蒙不惧反喜,咧开嘴嘿嘿直笑。

    只见他捋起袖子,抬起左右手,左右开弓,将张鲁扇得晕头转向。站在营帐的士兵看着张鲁被吕蒙扇耳光,感觉头皮麻,张鲁太悲惨了。

    良久,吕蒙甩了甩酸的双手,停了下来,说道:“小爷手都扇痛了,不然还得继续扇你耳光,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,命都快要保不住了,还敢大言不惭。”吕蒙搓了搓红的双手,仍旧不解气的盯着张鲁,乌黑的眼眸露出冰冷的光芒。

    此时,张鲁瘦削白皙的脸颊已经肿得老高,嘴角溢出丝猩红的鲜血,血液从嘴角流淌下来,看上去狰狞吓人。

    王灿左手拎着张鲁,走到油灯面前,突然拿起油灯,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,不要啊!”

    营帐门口的士兵以为王灿要用油灯烧张鲁,都惊呼得出声,想要冲上去制止王灿。然而,士兵刚往前踏出步,有突然想到王灿手拎着张鲁,若是惹怒了王灿,肯定会波及张鲁,因此士兵们都退了回来,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吕蒙望见王灿的动作,也是吓了跳,心道还是老师厉害!

    他不过是扇了张鲁几巴掌,王灿出手就是用油灯弄张鲁,果然不是般人。

    只有杨洪知道王灿拿起油灯的用意是准备做什么?因为王灿带人离开阎圃营帐的时候,就已经说清楚了,起火为号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所有士兵,嘴上上扬,笑了笑,突然把举起的油灯扔在了营帐角落处。油灯落在地上,刹那间就引燃了张鲁的营帐。这时候,王灿拎着张鲁,往营帐门口走去,边走,边说道:“全都让开,否则我立刻杀了张鲁。”

    士兵们都害怕张鲁受伤,连忙后退。

    同时,眼见营帐起火,士兵们又想要冲上去扑灭大火。

    士兵,名士兵大吼声,猛地冲出去想绕过王灿,去扑灭引燃的大火。

    王灿见此,眼眸怔,低喝声:“找死!”

    只听见铿锵声,王灿左手拎着张鲁,右手闪电般探出,猛然拔出腰间的战刀,劈向朝大火冲过去的士兵。

    刀光闪烁,战刀带着刺耳的锐啸声划破空气,劈向正快奔跑的士兵。虽然士兵的度已经佷快了,可王灿的度比士兵更快,身形闪,刀光骤然落下,刀劈在了士兵的额头上,战刀从上往下,划过士兵身上的铠甲,出嚓咔嚓咔的声音。

    战刀从士兵的额头到胯下劈过,没有迸溅出丝鲜血。

    没有痛苦声,没有血痕。

    刚刚生的幕,好似士兵根本没有被战刀劈。

    其他士兵看着王灿杀人,都怔住了,没有人会相信王灿刚刚的刀没有劈士兵,因为这刀不仅度快,而且又准又狠,让士兵们心惊胆战。刹那间,士兵额头上出现了条血痕,血痕从额头上往下蔓延,在胯部停下。

    “噗!噗!……”

    鲜血喷溅,猩红的鲜血从士兵身上喷洒出来,染红了地。

    “啊!啊!”

    这时候,被战刀劈的士兵才反应了过来,脑有了痛苦的感觉。然而,片刻之间,士兵挺立的身体轰然倒下,身体被王灿刀剖开,肚腹的内脏散落在地上,将干净清爽的营帐染得片血红,飘散着浓浓的血腥味儿,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吕蒙见王灿暴起杀人,干脆利落,心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杨洪面色苍白,眼露出恐惧的眼神。

    太厉害了!

    太霸道了!

    王灿刚刚杀人的手段深刻的印在了杨洪脑袋,让杨洪深深地觉得惹不得王灿,后果太严重了。张鲁被王灿拎着,更是切身感受到王灿的厉害,看见躺在地上动不动,已经死去的士兵,张鲁心冷冰冰的,有些绝望了。

    火势不断地蔓延,大火越来越旺。

    站在营帐,已经能够感受到丝灼热。

    王灿神色冰冷,喝道:“立刻让开条路来,否则张鲁的下场和士兵也是样。”

    张鲁也是被王灿杀人的手段震慑住了,大吼道:“让开,全都让开,让他出去,让他出去!”面对死亡,张鲁再也无法保持冷静,活下来,活下来才有机会报仇。张鲁心已经没有和王灿抗拒的心理,脑盘旋的是怎么才能够保存性命,然后伺机报仇。

    士兵们往外退去,王灿带着杨洪和吕蒙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营帐外,聚集了无数的士兵。

    士兵里三圈,外三圈,圈圈的将王灿、吕蒙和杨洪围了起来。熊熊燃烧的火光照耀下,长枪晃动,刀光闪烁,散出冷冽的杀机。

    王灿身后,张鲁的营帐已经化作片火海,照亮了漆黑的夜空。

    此时,王灿没有拎着张鲁突围,依旧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分布在周围的士兵眼巴巴的望着王灿,露出无奈的神情。

    张鲁在王灿手,士兵们根本不敢轻举妄动。时间就在双方的对峙当缓缓流逝,不多时,杨松和杨柏已经来到张鲁的营帐旁边,别部司马张修也是如此。张修望着面容惨淡的张鲁,眼闪烁着异样的眼光。

    他左瞅瞅,右瞧瞧,看着周围束手束脚的士兵,又看了眼杨松和杨柏,脑千思百转。沉默良久,正当张修想要说话的时候,突然传来声大吼:“起火了,又起火了!”

    众人循声望去,只见阎圃营寨的方向也燃起了大火。

    刹那间,士兵阵骚乱,士兵变得有些慌乱了。

    杨松见此,立刻吩咐道:“那是阎圃居住的营帐,立刻派人去灭火,你们,你们立刻去救阎圃。”杨松大手挥,让站在左手边的士兵立刻去救援阎圃。士兵们闻言,赶忙朝阎圃营帐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张修、杨柏和杨松依旧站在原地,动不动。

    突然,张修大声喝道:“王灿就在此处,冲上去杀了王灿。”

    这刻,张修让士兵公然杀死王灿,其目的也有杀死张鲁的想法。张鲁架空了他的权利,张修也是知道的,只是迫于无奈,张修无法反抗。现在张鲁被王灿挟持,张修就有了控制大军的机会。

    因此,张修也想要趁机掌权,杀死王灿和张鲁。、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杨柏大喝声,呵斥道:“师君尚且在王灿手,岂能冲上去厮杀,万伤了师君,汝等能够担当得起,所有人都给我站在原地,不准轻举妄动,谁要是擅自出手,别怪我手长枪不认人。”杨柏手长枪横空击出,在空刺出尖唳的刺耳声,令刚刚想要出手的士兵又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杨松和杨柏都是张鲁的人,不可能看着张鲁去死。

    再加上杨柏刚刚立下大功,威望鼎盛,士兵们都听从杨柏的话。

    杨松作为张鲁的二号谋士,也有着定得威望,他挺着大肚子,肥厚的脸上露出森冷的笑容,说道:“师君虽然被王灿抓住,但王灿不敢杀师君,谁若是敢冲上去厮杀,伤了师君,等师君摆脱王灿后,就是他的末日。因此,大家要沉住气,想办法救出师君,至于某些小人想撺掇大家冲上去杀了王灿,那是为了个人利益,让大家背上弑主的名声,希望大家能够明白。”

    张修闻言,气得差点跳脚骂娘。

    大好机会,就被杨松和杨柏两兄弟破坏了。

    ps:四更完成,收工。

    明日更,小东又要爆了,求收藏、鲜花支持。嗯,愿意打赏的,俺乐意接受,有pk票的,欢迎投,视个人情况而定,但鲜花记得要投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