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1章 逮住张鲁(三更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营帐内,灯光昏黄,微微晃动摇曳。≯>≥ ≤.<≤1﹤Z≦W≤.<≦

    张鲁斜躺在地上,瘦削的面庞上露出痛苦的表情。髻散乱,古冠掉落在地上,乌黑如墨的头散落下来遮住前额,挡住了双眼的视线。同时,张鲁白皙的脸上青块,紫块,布满了红红的五指印。

    双手背在身后,用绳子死死地捆住。

    双腿弯曲着,用绳子捆得牢牢的。

    嘴巴张大,里面塞着条乌黑的臭袜子。

    张鲁躺在地上,身体不停地扭动,嘴出呜呜的声音,额头上细密的汗珠不停地渗透出来,眼露出屈辱的眼神。

    太惨了!

    实在是太惨了!

    此情此景,让他情何以堪。

    反观吕蒙的情况,只见吕蒙随意的坐在张鲁的案桌上,翘着二郎腿,粗大的脚丫子悬在半空,不停地晃悠着,神情悠闲自在,乐在其。

    杨洪和王灿前后进入营帐,神色各异。

    杨洪张大了嘴,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。

    王灿微微颔点头,露出欢喜之色。

    张鲁躺在地上看见王灿和杨洪走进来,又注意到两人穿着益州兵的服饰,脸上闪过丝喜色。他双腿用力,不停地挪动,嘴呜呜出声音,眼露出渴求的眼神,想让王灿和杨洪出手救他。

    这厮还以为王灿和杨洪是他麾下的士兵,浑然忘记了吕蒙进入营帐的时候,也被他误以为是他自己的士兵。

    最终,吕蒙将他绑起来,又用穿过的臭袜子堵住他的嘴。

    吕蒙见张鲁挪动身体,向王灿和杨洪求救,眼闪过抹厉色。他双手撑在案桌上,突然从案桌上跳下来,走到张鲁面前,脚踹在张鲁屁股上,低声喝道:“不准动,再乱动把你阉割了。”

    张鲁闻言,顿时不敢乱动了。

    他望着吕蒙,眼露出凄惨的眼神。

    这小子年岁不大,怎么就这么歹毒呢?先是用臭袜子堵住他的嘴,现在又威胁要将他阉割了,太歹毒,太没有人性了。而且张鲁看见王灿和杨洪站着没有动静,顿时明白三人是蛇鼠窝的同伙,都是坏人。

    果然,吕蒙踹了他脚,立刻跑到刚进来的两人身旁。这幕,让张鲁心刚刚升起的希望破灭了,余下的只有无尽的绝望。

    吕蒙跑到王灿身旁,欢呼道:“老师,您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伸手摸了摸吕蒙的脑袋,夸奖道:“干得好,比虎子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吕蒙闻言,狠狠地点点头,张略显稚气的面庞激动得涨红,整个人如同打了鸡血样,非常兴奋。

    他站在王灿身旁,笑说道:“老师,我可是花费好大力气才把张鲁抓住的。我把他捆起来后,他还不死心,诱惑说等击败老师,占领汉后,要封我做大官。哼,当我是三岁小孩,想要骗我,我嫌他说话讨厌,就用臭袜子堵住了他的嘴。老师,弟子亲自出手抓住张鲁,厉害吧!”

    这时候,吕蒙的表现完全是个讨赏的小孩,没有老气横秋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厉害!老师的弟子当然厉害。”

    王灿脸上露出笑意,说道:“你进入张鲁的营帐这么长时间,老师都担心你的安全呢。没想到你竟然把张鲁给逮住了,很好,值得夸奖,等返回汉后,老师给你升官。”

    吕蒙闻言,露出兴奋地神色,拜道:“多谢老师!”

    杨洪站在旁边,静静地听着王灿和吕蒙说话,脸上神色变幻莫测。

    吕蒙说张鲁领兵击败老师‘王山’(杨洪依旧认为王灿是王山),想要夺取汉,而不是说击败汉太守王灿;同时,‘王山’又放出大话,说要给吕蒙升官。这连串的对话组合起来,证明‘王山’的身份肯定是假的。

    然而,张鲁率领大军攻打汉,是击败王灿,而不是王山;王灿作为汉太守,有权利给汉武官员升官,而不是王山给武官员升官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层,杨洪诺诺的问道:“王大人,您就是汉太守么?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笑说道:“杨洪啊杨洪,看来你还不笨嘛,居然从我和阿蒙的对话猜出了我的身份,倒也值得夸奖!”

    杨洪闻言,顿时惊呆了。

    旋即,脸上又露出惊喜的神情,那神情,好像是了五百万样。

    王灿已经保证给他请功,意味着他也要升官了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杨洪的心变得火热起来,非常兴奋。他吃了王灿给的九日断肠丸,因祸得福竟然为王灿抓捕阎圃和张鲁立下大功,虽然所有的事情都是被迫的,但也有他的功劳。杨洪想了想,心突然又有些忐忑不安,诺诺的问道:“王太守,我的功劳,我的功劳……”

    杨洪说话结结巴巴,句话许久都没有说清楚。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你放心,你的功劳我都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杨洪闻言,脸上忐忑的神情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欢喜。他连忙向王灿拜谢,神色诚恳,不停地说道:“多谢王太守,多谢王太守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见杨洪废话忒多,喝道:“停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杨洪立刻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王灿走到张鲁身旁,蹲下身来,解开了捆在张鲁脚上的绳子,说道:“你好歹也是刘焉麾下的员大将,不该受到这种待遇。”

    张鲁双脚活动两下,然后单膝跪在地上,继而站起身。

    他眼睛望着王灿和吕蒙,露出怨毒的神色,心充满了屈辱。

    堂堂五斗米教的领,又是统帅三万六千名士兵的将领,居然被个小儿欺辱成这般模样。现在王灿在他面前装好人示好,让张鲁非常不舒服,恨不得弄掉嘴的臭袜子,命令营帐外的士兵冲进来将王灿三人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张鲁,说道:“我拔掉你嘴里的袜子,希望你不要出声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王灿拔出了张鲁嘴里面的臭袜子。

    “呕!”

    张鲁张开嘴,吐出滩滩的口水,弯着腰不停地张嘴欲吐。

    他吐完嘴的口水,又连连深吸几口气,平复了内心躁动的心情,苍白的脸色才稍微恢复了点红润。目光盯着吕蒙,冷声说道:“小子,本将记住你了,今日之仇,只要本将不死,定会讨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张鲁话音落下,吕蒙巴掌扇在张鲁脸上,白皙的面颊上又升起条红红的五指印。吕蒙不屑的盯着张鲁,讥讽道:“都死到临头,还这么嘴硬。也不看看你的处境,你现在是小爷的阶下囚,懂么?你以为你是谁?是万年王打不死啊?哼,就算你是万年王,小爷也能把你烹了。”

    张鲁呼吸急促,张嘴大吼道:“来人,有刺客!”

    气急之下,张鲁大声吼叫。

    刹那间,营帐外的士兵冲了进来,手握着战刀,眼露出浓浓的杀意。

    杨洪看见明晃晃的战刀,心阵堵,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。他目光看向吕蒙,恨不得冲上去扇吕蒙两巴掌。你说你抓住张鲁就行了,激怒张鲁做什么?现在好了,所有士兵都进来,想要逃跑都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当然,杨洪只能心暗骂,不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吕蒙看见士兵冲进来,也是懵了。

    他目光看向王灿,见王灿神色如常,浮躁的心蓦地又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鲁神色癫狂,看着进入营帐的士兵,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,大笑道:“王灿,这么多士兵将你包围起来,你往哪里逃?嘿嘿,你不敢杀我的,你要是杀了我,你也别想活着走出去,给你百个胆子,你也不敢杀我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笑声凄厉,饱含着冲天的怨气。

    王灿摇摇头,盯着张鲁,露出不屑的神情,语气平淡,说道:“我本来就没有杀你的想法,而且你将营帐外的士兵喊进来也在我的意料当,否则,你认为我会主动拔掉你嘴的臭袜子,我可没有这么好心。只要有你在,我就不怕这些士兵敢冲上来。”

    张鲁闻言,顿时沉默了。

    如王灿所言,只要他在王灿手,王灿就没有危险。

    ps:第三章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