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0章 混入张鲁营帐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和杨洪先后走出阎圃的营帐,然后将剩下的十六名少年兵召集在起。≯>≥ ≤.<≤1﹤Z≦W≤.<≦

    等十六个人全都集合,王灿从十六人重新挑选了名少年兵,吩咐道:“你们个人,装扮成保护阎圃安全的士兵,拒绝其他人拜访阎圃。不论是谁来拜访阎圃,都说阎圃已经休息了,让其他人明日再来。不管遇到什么情况,都不能让人进去,明白么?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个少年低声回答,都是郑重的点点头,眼露出坚毅的眼神。

    王灿又吩咐道:“你们留在这里,等看见营地燃起大火的时候,也立刻点燃营帐,制造混乱。但是,要趁着士兵混乱的时候,立刻离开营地,去营地外和其他人集合,不要被前来灭火的士兵抓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少年们压低声音,齐声回答。

    王灿吩咐完事情,才说道:“走,去张鲁的营帐。”

    由杨洪带路,往张鲁的营帐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张鲁营帐远处,王灿放眼望去,现张鲁的营帐没有丝毫动静,周围也没有现吕蒙率领的少年兵。更重要的是,张鲁营帐内外都非常的正常,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。这幕让王灿心的期望破灭了,颗心也沉了下去。吕蒙带着十个少年兵负责抓捕张鲁,现在却个人都没有,这是什么缘故?

    难道吕蒙带人藏匿起来了?

    或者,吕蒙根本没有带少年兵过来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灿眉头紧皱,思考着吕蒙带着十名少年兵去了哪里?

    若说吕蒙临阵脱逃,王灿绝不会相信,因为吕蒙是他**出来的弟子。仅此点,王灿就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吕蒙不会让他失望,只是眼前的情况,又是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王灿百思不得其解,脸上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踏!踏!……”

    正当王灿停下来呆的时候,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王灿身后的少年兵听见脚步声,回头望去,看见跑过来的人是他们的同伴,都让开条路。少年兵快跑到王灿跟前,拱手朝王灿揖了礼,喊道:“教官!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清醒过来,急忙问道:“就你个人么?其他的人呢?”

    少年兵抬头四处打望了番,回答道:“所有人都分散了,躲藏在张鲁营帐周围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见少年们都藏起来,也是毫无进展,心不免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耗费了无数精力和时间训练出来的士兵,竟然连小小的张鲁都没有办法下手,只能躲藏在周围等他赶过来,让王灿非常的失望。王灿深吸口气,把心的浮躁压制下去,问道:“阿蒙在哪里?立刻让他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少年闻言,脸上立刻露出担忧的神色,说道:“教官,吕哥孤身人去张鲁的营帐了,到现在都还没有出来。”

    王灿吓了大跳,问道:“他怎么个人混进去了,仔细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王灿原以为吕蒙带人藏起来了,心非常的失望。然而,他却没有料到吕蒙竟敢孤身人混进张鲁的营帐去,胆气十足。但是,王灿却不得不承认,他听见吕蒙孤身混入张鲁的营帐,心是非常高兴的,虽然又担忧,但更多的是欣慰。

    至少,吕蒙没有辜负他的期望,有胆量,敢拼命。

    虽然很危险,却敢于付出。

    作为精锐的精锐,不能遇到困难就退缩。

    吕蒙,做到了这点。

    这会儿的时间,其他的少年都纷纷回到王灿身旁,有杨洪这尊挡箭牌在此,倒也没有引起巡夜士兵的注意。

    少年兵眼眶通红,说道:“吕哥说张鲁营帐外把守森严,我们人数太多,不可能所有的人都混进去。只能擒贼先擒王,由吕哥进入张鲁的营帐擒拿张鲁,迫使营帐外的士兵放下武器,再由我们将营帐外的士兵击杀,才能抓住张鲁,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叹口气,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他真不知道应该佩服吕蒙的勇气,还是说吕蒙胆子够大。且不说能否抓住张鲁,即使抓住张鲁后,能否摆脱张鲁麾下三万六千名士兵的追捕都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但是,王灿也必须承认吕蒙的办法是最佳办法。

    抓住张鲁,就抓住了保命的王牌。

    即使面临张鲁的大军追杀,也能抱住性命。

    王灿回头望着张鲁的帐篷,只见昏黄的灯火闪耀,依稀能够看到帐篷内有两个身影微微晃动。他吩咐道:“杨洪,由你打点张鲁营帐外的士兵,我们两人混入张鲁的营帐去。其他人依旧分散开来,藏匿在周围,时刻注意周围的动静。你们只有个任务,那就是拖住前往张鲁营帐的人,不能让其他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少年们得到命令,飞快的消散在夜幕。

    杨洪惊愕的看着王灿,问道:“王大人,就我们两个人进去?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说道:“是的,就我们两个人进去。”

    杨洪伸手指着站在营帐外严阵以待的士兵,说道:“不解决营帐外的士兵,就直接冲进去,我们抓住张鲁后能逃出来么?”

    这厮和王灿起抓捕了阎圃,对王灿让个士兵瞬间击杀保护阎圃的士兵印象很深刻,认为王灿应该先派遣士兵把张鲁营帐外的士兵先杀了,然后再从容的进入张鲁的营帐,保证事情万无失。

    王灿扫了眼营帐外驻守的士兵,冷笑两声,说道:“杨洪,张鲁营帐的位置不同于阎圃,阎圃营帐的位置比较偏僻,巡逻的士兵很少,而张鲁的营帐处于营地央,巡逻的士兵非常多,旦和营帐外驻守的士兵交手,很容易被巡逻的士兵现。因此,我们不能从外面动手,要进入营帐先抓住了张鲁,有张鲁这张王牌在手,才能保证我们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杨洪闻言,点头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他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,拱手道:“王大人睿智,小人佩服!”

    王灿眼闪过抹厌恶的神色,冷声说道:“走吧,去张鲁营帐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!”

    杨洪笑着点头,转身朝张鲁的营帐走去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去的瞬间,微微躬着的腰刹那间挺得笔直,昂挺胸,脸上谄媚的神情也变成了骄傲自信的表情,举止投足之间,透露出股傲气。

    王灿跟在杨洪身后,看着杨洪的转变,暗叹杨洪这厮能屈能伸,是典型的小人。你拥有足够的实力震慑杨洪,他就会像狗样乖乖的听话;若是没有足够的能力压制他,他就会像弹簧趟立刻反弹。

    “杨大人,您是来拜见师君么?”

    “杨大人,令兄杨柏还好么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杨洪走到张鲁营帐门口,负责守营的士兵纷纷向杨洪示好。

    这些士兵都是老兵,消息非常灵通,知道杨柏要得到张鲁的重用,都纷纷讨好杨柏,以及杨柏身边的人,

    因此,杨洪也成了香饽饽,走到哪里都受欢迎。杨洪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,从怀摸出两串用细线穿好的五铢钱,递到守营的校尉手,说道:“这点小钱给兄弟们买酒喝,我还有事情找师君,先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杨洪就往张鲁的营帐走去。

    王灿跟在杨洪身后,也混进了张鲁的营帐里面。

    营帐外,负责保护张鲁营帐的校尉掂了掂手的五铢钱,眼露出欢喜的神色,说道:“兄弟们,有酒钱喝酒了,等进入南郑后,我请兄弟们喝酒。”

    说完,校尉便将钱财揣进了怀。

    其他士兵看着两串五铢钱落入校尉怀,眼露出嫉妒的神色。但是,校尉得了钱财能请他们喝酒,已经是够仁慈了。

    营帐,王灿和杨洪先后进入。

    杨洪率先进入营帐,看见营帐内的场景,脸上布满了惊愕的神情。

    王灿紧随杨洪,看见营帐的情景,脸上则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ps:第二更,求收藏、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