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9章 抓捕阎圃(下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营帐,昏黄的灯光不停地摇曳晃动。≧ ≯≯ <.<<1ZW.

    阎圃正襟危坐,腰杆挺得笔直,双手捧起卷竹简,细细的品读。

    他沉浸在书海当,俊逸的面庞上时而露出欣喜的神情,时而露出懊恼的神情,似乎是为没有弄明白书的内容而懊恼。当杨洪和王灿进入营帐的时候,阎圃依旧盯着双手捧起的书简,摇头晃脑的品读,并没有注意到杨洪和王灿已经进入了营帐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王灿轻咳两声,声音不大,在寂静的营帐却显得非常突兀,立刻将阎圃惊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阎圃抬起头,望着杨洪和王灿,想也不想,便出声问道:“师君有什么命令?”

    因为阎圃定下规矩,拥有张鲁的命令能直接进入营帐。然而,对于前来拜访他的人,必须要经过士兵禀报,他同意后,才能进入营帐。杨洪和王灿没有经过士兵禀报,便直接进入营帐,阎圃就把王灿和杨洪归为张鲁派来传达命令的士兵。

    只是,阎圃没有想到驻守在营帐外的个士兵都已经命丧黄泉了。

    杨洪拱手说道:“阎大人,卑职杨洪!”

    “杨洪?”

    阎圃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,说道:“杨洪?我没有听过你的名字。嗯,不要拐弯抹角说话,直接说师君让你来做什么,有什么命令?”

    前来传达命令的士兵,有些士兵借机向阎圃求情,想得到好处。

    阎圃见杨洪报上姓名,顿时将杨洪拉进黑名单,单刀直入问张鲁有什么命令。

    杨洪依旧是毕恭毕敬,说道:“师君并无命令!”

    虽然杨洪已经心向汉,把自己当成是汉的官员。这种情况下,他可以选择轻视阎圃。然而,杨洪想得比较远,若是阎圃也归顺了汉,他的地位肯定不如阎圃,所以杨洪说话都是毕恭毕敬,没有丝毫越礼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阎圃手的竹简嘭拍在案桌上,喝道:“没有师君的命令,这里是你能随意进来的么?”

    顿了顿,阎圃喊道:“来人,将杨洪打出去。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却没有丝毫的回应。

    阎圃心咯噔下,顿时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劲儿。但是,他想到杨洪也是张鲁麾下的士兵,根本没有理由害他,脸上便露出莫名其妙的神色,不明白杨洪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,到底有什么打算?

    “来人呐!”

    阎圃再次大喝,喊了声。

    嘶哑的声音在大帐不停地回荡,营帐外依旧没有脚步声响起,没有士兵进来。

    阎圃见到这幕,颗心顿时沉了下去。不过,他的脸上依旧保持着镇静,没有露出丝毫的慌乱,喝斥道:“杨洪,营帐外的士兵为什么没有反应,你想要做什么?”说完后,阎圃居然看见杨洪主动往后退了步,站在王灿身后,心更是惊诧不已。

    杨洪神色谦卑,弓着腰说道:“王大人,阎圃就在眼前,您看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阎圃吞了口口水,眼露出惊愕的神情。他脑海突然闪过道灵光,觉得眼前的事情非常的棘手,已经出他的预料之外。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笑着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站在阎圃跟前,王灿说道:“自我介绍下,我叫王山,汉太守麾下的士兵。”

    阎圃乌黑的眸子滴溜溜转动,脸上的神色依古井不波,没有丝毫的波动,淡淡的问道:“你既然是王灿的人,如此说来,营帐外的个士兵都已经被你们杀死了?能人不知鬼不觉的混入营,果真是厉害!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过奖了,若无杨洪帮助,也不可能这么顺利。”

    杨洪听了后,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,露出得意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,可是大大的功劳。

    阎圃睁大了眼睛盯着杨洪,眼闪过抹愤恨之色,旋即目光又看向王灿,说道:“你不怕我大吼声,将士兵引过来,到时候你们都跑不掉么?”

    王灿脸上露出戏谑的表情,淡淡的说道:“你大吼声,我就能立刻杀死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,王灿双眸微眯,如毒蛇般盯着阎圃。

    旋即,股浓烈的杀气从王灿身上散出来。杨洪站在王灿身后,惊恐的望着王灿,眼露出恐惧的神情。虽然他距离王灿还有些距离,而且是站在王灿身后,但是也感觉到王灿身上散出来的杀气冰冷刺骨,令人背脊凉,好像是落入尸山血海,恐怖吓人,令人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阎圃脸色微微白,却依旧正襟危坐,端坐在案桌旁,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陡然间,阎圃朗声大笑。

    良久,他停止大笑后,说道:“好,厉害,不愧是能够混入营地的人。我大吼出声,你的确能立刻杀死我,然后趁乱逃逸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你是聪明人,有才学,有抱负,张鲁平庸无奇,志大才疏,虽然能够给你施展抱负的台阶,但是王灿也能,而且更能让你尽展所学。你还年轻,还有许多事情要做,我相信你不会因为张鲁,就舍弃了自己的理想和抱负替张鲁殉葬。我曾经听人说过,谋士有五个境界,具备了五个境界的人,才能称之为真正的谋士,相信你是个谋士,会审时度势,替自己考虑。”

    阎圃眼睛亮,问道:“哪五个境界?”

    王灿正色说道:“谋己、谋人、谋兵、谋国、谋天下!”

    阎圃闻言,陷入了沉思当。然而,阎圃虽然有才学,也相当聪敏,短时间内却还是没弄明白为什么将谋士分为这五个境界。沉默了片刻,阎圃问道:“为什么分为五个境界,而且开始就是谋己?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现在没时间告诉你,等你归顺汉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吩咐道:“杨洪,将他绑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杨洪闻言,立刻走上前去,准备将阎圃绑起来。他知道阎圃归顺后地位肯定比他高,恭敬的说道:“阎圃大人,洪也是受人之命,不得不将你绑起来,得罪之处,请阎圃大人多多包涵,勿怪!”

    阎圃哼了声,喝道:“不用绑,我随你们走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拒绝道:“不行,万碰到巡夜的士兵,你撒开脚丫子逃跑,我岂不是陷入了困局。对你来说,这是个机会;对我来说,稍不注意就是万丈深渊,不得不小心谨慎。暂时让你受点苦难,得罪之处,你自己忍耐下吧!”

    阎圃闻言,脸上露出绝望的神情。

    从王灿进入营帐后,阎圃就和王灿虚与蛇尾,没有作出过激的反应。其目的就是为了降低王灿的警惕性,让王灿以为他已经放弃了抵抗,等出了营帐后,他就能够找机会伺机逃跑,摆脱王灿。

    然而,阎圃没料到对方这么谨慎,丝毫不给他机会。

    不会儿,杨洪便将阎圃的双腿和双手绑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阎圃,摇摇头,说道:“还是不行,得将他的嘴封起来。杨洪,找块布将他的嘴堵住,以免他突然说话破坏我们的大事。”虽然王灿有把握阎圃不敢大声喊叫吸引士兵,可万阎圃说话,使得其他的士兵起疑,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做事情,必须要滴水不漏,不能有遗漏的地方。

    王灿朝阎圃投去歉意的眼神,表示歉意。阎圃撇撇嘴,冷哼声,不过他却没有出言反对。这时候,他心的希望已经熄灭了。从王灿做事的手段来看,相当的老辣,让他没有丝毫的可趁之机,根本不可能从王灿手逃脱。

    王灿见杨洪堵住阎圃的嘴,喊道:“张虎!”顿时,张虎掀开营帐的门帘,走了进来,抱拳道:“教官,张虎在此?”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你挑选四个士兵,将阎圃带走,往赵云营寨的方向去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张虎想要留下,但知道现在不是出言说话的时候,立刻答应了下来。他走到阎圃面前,低喝声,将阎圃扛起来搭在肩膀上,就往营寨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躺在张虎肩膀上的阎圃瞪大了眼睛,嘴依依呀呀的说着话,似乎是想要从张虎身上下来。然而,张虎却不管不顾,径自走出营帐后,挑选了四个少年,就飞快的潜入了夜幕,朝后营其他少年潜藏的地方跑去。

    杨洪看着王灿,问道:“王大人,已经抓捕了阎圃,现在去张鲁的营帐么?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ps:第更,求收藏、鲜花咯。